您的位置 首页 seo经验归总

怎么暗示外甥和我做,外甥发信息说要上我

怎么暗示外甥和我做,外甥发信息说要上我,淩冽跟在鬼哭的身邊,眼巴巴看著自己的這位小弟。

從黑獄島出來的時候,淩冽就已經成了這三個人的老大,只不過淩冽一直沒有把這個身份公布出來。

不是因為淩冽低調,而是淩冽的心裏特別的清楚,這三個人裏沒個的實力都比自己要強,他們願意做自己的小弟完全是出於他們的誠信,但要是自己真把這三位大爺給惹毛了,那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所以這次淩冽明確的提出,只要願意收他為徒弟,那他和鬼哭之間就不再是老大和小弟的關系,而是師父和徒弟的關系,這一次是淩冽提出了要做徒弟。

但是鬼哭依然默默地走著自己的路,根本就不理會他。

鬼哭的冷漠並沒有澆滅淩冽的激情,他繼續跟在鬼哭的身邊,相信只要自己有恒心,就必定能打動鬼哭。

三人都走出了很遠一段距離了,鬼哭還是沒有回複。

平常話就不多的鬼哭現在就好像是鐵了心一樣,三棒子打不出一個屁。

直到淩冽的請求連九尾都聽煩了,九尾才有些不耐煩地問道:“你總得說明自己為了什么要拜師吧,就我所知鬼哭最擅長的能力就是掉眼淚,難道你要學掉眼淚不成?”

淩冽幽怨得看了九尾一眼,如果不是被對方能力壓制的話,他絕對揍九尾。

但淩冽還是乖乖的聽從了九尾的建議,直接說道:“我知道萬鬼哭嚎的正是充分使用了武王空間的模范,我想要知道怎么才能擁有像是萬鬼哭嚎這么強力的武王空間。”

九尾有些憐憫的看了他一眼:“倒不如我們兩個好好研究一下姐姐我的身體吧,保證比武王空間的收貨大。”

“嗤嗤”跟在後面的康偉和霍青鳴忍不住噴出了鼻血。

他們假裝沒事人一樣,捂著自己得鼻子繼續走著,但眼睛還是忍不住看了看九尾的身材。

雖然不知道這位魔門的功臣到底多大了,但是康偉和霍青鳴都被九尾的完美身材給折服了。

這無疑讓九尾非常得意,她直接看著後面的兩個年輕人舔了舔嘴唇,似乎在勾引他們。

看到這一幕,淩冽趕緊站在了九尾的面前,有些尷尬地說道:“這兩個現在可是我信得過的助手,現在可不能對他們兩人動手。”

既然淩冽都這么說了,九尾也只好遺憾的搖了搖頭。

淩冽回過頭來狠狠地瞪了康偉和霍青鳴一眼,這兩個人心神被震懾了一下,這才清醒了許多。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出了眼神中無盡的恐慌,如果在清醒狀態的話,他們怎么可能對九尾這樣的怪物有非分之想,這肯定是無形中了九尾得魅惑。

看到兩人的一事終於清醒了許多,淩冽也終於松了一口氣。

其實他心裏清楚,九尾真正想要勾引的人是我,作為一個擁有真龍不死血,鳳凰磐涅血好混沌血液的人,自然對九尾有非凡的吸引力。

就算九尾在不傷害淩冽的前提下,也能從魚水之歡中得到不小的好處,但淩冽可不敢招惹這種帶刺的毒花。

淩冽早就對這種魅惑有了免疫能力,但沒有免疫能力的康偉和霍青鳴卻是直接中了圈套。

無形中兩人的心神就被影響了,這兩人現在畢竟也是半步武王級別的高手,對於九尾來說雖然小了點,但還是可以接受的,所以九尾也准備將計就計。

康偉和霍青鳴不約而同的看了淩冽一眼,眼神中充滿了感激,如果不是淩冽的話,兩人可能會被九尾吃幹抹淨然後棄屍荒野。

接下來半天的時間裏,淩冽一直呆在鬼哭的面前,嘴皮子都快磨破了,還是沒有說服鬼哭教自己怎么才能運用自己的武王空間。

淩冽有些絕望了,這個方法不行,他就決定采取另外的行動。

當夜深人靜,所有人都回房間休息的時候,淩冽偷偷來到了九尾的房間門口。

白天的時候三個人總是走在一起,想要單獨給九尾說說話實在太難了,所以淩冽只好出此下策。

“當當”淩冽小心翼翼地敲響了九尾的放房間門,一般趕在這個時候敲門的人,最後差不多都被九尾給折磨死了,所以這敲門聲也把九尾給嚇了一跳。

但隨後她就興奮起來,這個時候鬼哭和無天絕對不可能來找他。

門慢慢地被打開,當淩冽出現在九尾面前的時候,九尾整張臉都變得通紅。

不了解她的,還以為這是大姑娘害羞時候的臉紅,其實是她興奮過度,體內的血液在瘋狂的運動,這才導致臉紅。

還沒等九尾說話,淩冽就先沖進了她的房間裏。

九尾看到這一幕,更是興奮地不能自已,她用牙齒咬著手指,愣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想起來做正事。

只見九尾兩三下就撕掉了自己的外衣,只留下了一件很暴露的內衣,她直接來到了床上,以一個極盡魅惑的姿勢躺下,但淩冽卻是有些無語的看著她:“你想幹什么?”

“幹什么?呵呵,小弟弟你可真會說笑,我們孤男寡女,在這房間裏面還能做些什么呢,你是不是故意在調戲人家?”

“噗!”淩冽一口鮮血很不得吐滿一屋子,自己明明是懷著很純潔的目的來著,但是這位大姐姐卻在侮辱自己的純潔。

淩冽趕緊拍了拍身邊的板凳,有些無語地催促道:“別鬧,趕緊到板凳上來。”

九尾雖然慢慢走到淩冽面前在板凳前坐了下來,但眼神中還全是嫵媚。

直到淩冽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九尾的身上,這才像是一盆冷水澆滅了那片烈火。

九尾終於相信淩冽這才來真的不是想要給自己約會的,既然這樣,她的熱情也在瞬間降到了冰點。

淩冽笑著說道:“我想大家就算再怎么厲害,也都是人心肉長的對不對,特別是鬼哭,肯定有自己喜歡的東西!”

聽他這么說,九尾現在也算是全部明白了,淩冽白天用熱臉貼了鬼哭的冷屁股,現在想要換著法的讓鬼哭教他,這才到這裏來摸索消息。““哼,既然不想有什么誤會,那你幹嘛不直接去找無天!”九尾現在不僅失望,還生氣了。

淩冽嘿嘿笑了笑:“無天看起來有點不好相處啊,你那么溫柔善良大方,所以就來找你說說。”

聽到淩冽的誇獎,九尾的心裏似乎又燃起了一些希望,她眼巴巴的看著淩冽:“既然你都這么說了,不如今晚”

“我是個有原則的人,所以我不會妥協的。”淩冽義正言辭的說道。

比起無天那邊,從九尾這裏得到一些消息似乎更簡單一些。

事實上淩冽也終於等到了九尾松口,只見他猶豫了一會兒之後,終於笑著說道:“我看你也確實是真心求學,那我就給你說說鬼哭最喜歡的東西吧。”

聽到九尾這么說,淩冽立即笑出了聲,但隨後又淡定住說道:“你說吧,我好好聽著。”

九尾示意他把耳朵靠過來一些,淩冽也照辦了。

九尾終於說了幾句話,但聽完這些話的淩冽卻是一臉懵逼,他完全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你這是在逗我吧,鬼哭都那個樣子了,還好這一口?”淩冽看著九尾,似乎想看出來一些撒謊的痕跡,但偏偏九尾現在少有的認真。

“你不會好好想一想嗎,世界上哪個男的不好這一口,況且鬼哭又在裏面呆了這么久,如果是你,你受得了嗎?”九尾挑了挑眉毛。

淩冽確實知道他們三人在黑獄島被關了很長的時間,但他還是有點不相信。

這時候九尾又說道:“不瞞你說,我對男人得想法看的特別透徹,當然你這個奇葩是例外,鬼哭很多時候都會偷偷的看我,者能代表什么呢?“

聽完九尾的這些話,淩冽終於相信了,他也不禁感慨,看起來這么嚴肅的鬼哭竟然也和一般男人沒有什么區別啊。

得到了情報之後,淩冽再也等不及了,他直接告別了九尾,來到了院子裏。

“喂,我這裏需要些服務,把你們那裏最美的最漂亮的都給我叫來,不要擔心,錢不是問題。”淩冽一邊打著電話,一邊笑嘻嘻地說著。

沒過多久,他找的人就全部到齊了,淩冽直接指了指鬼哭所在的房間,想著給鬼哭一個驚喜。

但是當女孩走進去的時候,屋子裏突然傳出來了鬼哭的笑聲,感受著這笑聲,淩冽額有一種得手的感覺。

不過隨後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啊!

鬼哭和正常人的情緒是不一樣的,他在高興和興奮得時候會哭,那么他現在笑成這個樣子,就是

還沒等淩冽想明白,姑娘們就像是看到了怪獸一般從房間裏跑了出來。

而鬼哭更是沉聲說道:“再敢打擾我休息者,殺無赦!”

這聲音伴隨著一陣真氣在整個院子裏傳播,當然淩冽心裏很清楚,這句話主要是說給自己聽的。

看來自己的計劃失敗了,這非但沒有讓鬼哭滿意,還直接惹怒了他。

淩冽看了一眼九尾的方向,裏面那個人現在肚皮都笑破了,應該是正為自己的陰險計劃慶祝呢。

早知道九尾不靠譜,淩冽萬不該按照她說的去做,只是淩冽想要進步的願望實在太強烈了,所以才會做出來這樣的蠢事,現在自己在鬼哭心裏的形象更壞了,看來學習武王境界的使用已經是一件遙遙無期的事情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房間的門突然打開,那正是無天的房間。

無天沒有看向淩冽,只是看向了天上的星星。

淩冽慢慢走了進去,他知道在三個人中,比起鬼哭的冷漠,其實最難接近的一直是無天,因為無天的實力最強大,也總讓人看不明白。

現在九尾肯定是不能相信了,但淩冽並不想放棄向鬼哭學習的機會,所以還是深吸了一口氣。

就在他想要說話的時候,無天卻是先開了口:“你急於求成的心思太過浮躁,根本就沒有一點高手應該有的風范,欲速則不達。”

無天竟然主動談論起了自己,這讓淩冽一下子來了精神,他也吐露出了自己的真心話:“地府一天不被除掉,我的家人和朋友就一天得不到安寧,我要保護他們,就必須要強大自己。”

但是無天卻冷笑了一聲:“聽起來似乎像個好男人的樣子,但你也應該知道他們之所以會卷進這場戰爭,也是因為你。”

無天的這句話淩冽非常贊同,就是因為他和地府對立的關系,才讓家人受到了牽連,在這一點兒上面,淩冽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事實就是如此。

但淩冽卻笑著說道:“如果我現在苟延殘喘,等地府強大起來的時候,到時候受到災難的就不僅僅是我的家人了,那將是無數的人。”

無天沒有說話,他已經見到了地府的可怕,一旦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必將是生靈塗炭。

淩冽攥緊了拳頭,還是問道:“我想要讓鬼哭教我對武王空間得使用,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比如像我透露一些鬼哭的愛好?”

但這個請求很快就遭到了無天的回絕:“你想要靠這種手段打動鬼哭,本身就是給幼稚到家的想法,鬼哭的立場遠比你想的要堅定許多。”

“我的立場也比你想的堅定許多,如果達不到我的目的,我是不會放棄的。”淩冽靜靜地說著,放佛這句話是在說給自己聽。

兩人陷入了沉默,就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樣沉默。

但隨著月牙走過了小半個天空,無天終於說道:“你永遠無非打動鬼哭,你只能讓他欠你的。”

淩冽看了無天一眼,無天又繼續說道:”我知道我們三個現在都欠你的,但這還不夠,不夠讓鬼哭做到這個地步。“

這時候淩冽有些迷茫了,這樣的恩情還不足以讓鬼哭做到這一步,那接下類還能讓鬼哭怎么虧欠自己,難道盼望著鬼哭再被關進去幾次,自己再去救他幾次,這是不可能的。

無天笑了笑:“其實很簡單,你只要把我們三人身上的毒素解掉,到時候虧欠你的就不僅僅是鬼哭了,還有我和九尾。”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