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经验归总

听到公婆那个声音好大,人家还要嘛,要嘛来嘛

听到公婆那个声音好大,人家还要嘛,要嘛来嘛,夜深人靜的時候,淩冽換上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悄悄潛伏在甲家莊園得一顆大樹上。

雖然甲家只是天京的二流家族,但是這莊園可不差不多都能和陸家的那個莊園差不多大小了。

能在天京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開辟出這么大的莊園,也足以看出甲家的資金力量似乎並不大。

如果不是有五大家族在上面壓著,估計甲家早就發展成一流家族了。

不過讓淩冽好奇的是,甲家的高手都去哪裏了,自己都已經深入到腹地了,盡然沒有遇到一個像樣的高手。

那些成群結隊在莊園裏走來走去的人只不過是普通的保安,就算他們裝備精良,但也很難發現淩冽的身影。

等到腳底下那一隊保安走過去之後,淩冽直接從大樹上跳了下來,向著不遠處最核心的地方走去。

那裏有幾棟很有複古風格的小洋樓,而且不少洋樓裏面都開著燈,應該是甲家真正重要的一些人。

在快要逼近那幾個建築的時候,淩冽突然停住了身形,一頭紮進了灌木裏。

這一路上都沒有遇到高手,但是在快要接近小洋樓的時候,淩冽突然感覺到二十多道霸道的氣息。

本來淩冽還以為自己是被伏擊了,但是等了好一會兒也沒有感覺到後續的動作之後,他這才露出頭來,開始偵查附近的情況。

最中間的那一棟小洋樓,不知道裏面住著什么不得了的人物,竟然需要二十多個高手共同守衛。

而且現在明明是深夜了,這些高手還不知疲倦地站在那棟小樓的周圍,放佛不知疲倦。

與這一棟樓相比,其他也有不少樓裏都亮著燈,但卻沒有任何一個高手在把守。

看來甲家真正的秘密就藏在中間的這棟樓裏!淩冽躍躍欲試。

但是在觀察了好一陣子之後,才發現這些高手的防守可以說是滴水不漏,毫無死角。

這些高手好像不知道累一樣,站在各自的位子上連動都不動一下,想要無聲無息地過去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你們都不出來撒泡尿的嗎?”淩冽低聲埋怨了一聲,這些人簡直就是機器人。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突然感覺自己的腳踝有點隱隱作痛。

他用手摸了摸,差點就從灌木叢裏跳了起來。

就在他摸自己腳踝的時候,卻直接摸到了一個黏糊糊的東西,正纏繞在自己的腳踝上,無聲無息地腐蝕著自己的血肉。

這么大的東西落到自己的腳上,按理說淩冽早就應該發現了,但是當淩冽借著一點暗淡的月光看到自己手裏的這東西的時候,就算是身為醫王的他,也止不住的流下了冷汗。

纏繞著自己腳踝的不是別的東西,竟然是一只腐肉蠱!

這玩意平常看起來和鼻涕蟲沒什么區別,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它一旦遇到人的身體,其殘暴本性就會暴露無遺。

身體會瞬間增大五到十倍不說,身體各個部分更會分泌出一種極具腐蝕性的粘液。

最關鍵的是這東西還自帶麻痹屬性,就好像有些蚊子盯人的時候不會讓人感覺到一樣,腐肉蠱在進攻的時候也會先把人麻痹,然後再施展自己什么都能融化的粘液。

如果不是淩冽發現的及時,再過個十幾分鍾的話,估計自己腳踝上的肉已經沒有了。

他毫不猶豫地拿出銀針,把這蠱蟲釘在了地上,這東西只要在地上呆個半小時,身體就會自動融化掉。

隨後淩冽又把一些藥粉撒在了腳踝上還有腿上,做這些只是為了再有蠱蟲盯上自己。

這腐肉蠱怎么說也是中等品質的蠱蟲,現在卻像是爛大街的貨色一樣的東西丟在了灌木叢裏。

不過淩冽很快就領會到了蠱蟲出現在這裏的原因。

既然所有的高手都在守護的最中間的那棟小洋樓,那么莊園的其他部分都將是力量空虛的地方。

如果這時候有高手入侵了莊園,因為沒有遇到高手而掉以輕心的話,那他們就將距離死亡不遠了。

散步在莊園中的各種食肉蠱蟲隨時隨刻都會掉落在他們身上。

除了這只趴在地上拼命掙紮得腐肉蠱,淩冽相信肯定還有成百上千的蟲子暗自躲在黑夜裏,等著獵物自己送上門來。

這些“蟲子守衛”比任何的高手都更冷血,也更有效率。

淩冽的眉頭緊皺,現在的他既無法接近中間的那棟樓,也沒有辦法在莊園裏自由行動了,這一次搜尋情報的任務比想象中藥困難很多。

但是淩冽並沒有被這些東西嚇倒,他直接從灌木叢中跳起,在樹木間迂回跳躍,向著其他建築物快速奔去。

既然接近不了中間的哪一棟小樓,那就去其他的小樓裏轉轉,今天如果不搜集到有用的情報,那么當二狗帶著巡邏隊前來複仇的時候,必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淩冽在各個小樓之間跳躍,希望能遇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當他在經過一個小洋樓聽到裏面有人在大叫得時候,就立即停住了腳步。

環顧了一下周圍沒有人,淩冽跳上了這小洋樓的窗戶,悄悄地向著裏面看去。

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裏面竟然上演著一出精彩的大戲!

而且竟然還是兩個男人一個女人!

只不過這女的看起來似乎太磕慘了點,那一身肥肉就算沒有三百斤也得有二百五十斤。

這讓淩冽瞬間覺得這場戲索然無味,甚至還他媽有一點惡心。

不過這個時候淩冽卻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那兩個辛勤勞動的男人竟然眼睛是駭人得純白色!

這讓淩冽又多看了一會兒,原來這男人是被攝神蠱控制住的高手,他們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意識,而所有的動作都聽命於那個胖女人。

“真他媽會玩啊”淩冽感慨了一句。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閉嘴,身形在小洋樓的外側輕輕跳了兩下,就把身體全部躲藏在了柱子的後面。

剛才淩冽似乎感受到了真氣的波動,這波動肯定不是來自於自己,他早就已經把氣息全部收斂。

突然,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小洋樓的前面。

這也讓淩冽驚呆了,竟然出現了第二個黑衣人,今天的甲家也太熱鬧了吧!

淩冽這個時候可沒有半點要打擾的意思,他只是看看這第二位黑衣人到底想要做什么。雖然另外一個黑衣人的境界也不低,但是比起淩冽還差了不少,在實力碾壓的情況下,這人根本沒有察覺到淩冽的存在。

他直接跳到了淩冽剛才看好戲的地方。

本來淩冽還以為是專門有人重口味來欣賞這裏的大戲,但隨後就笑了笑。

另外那個黑衣人竟然從手裏拿出了一個小刀一樣的工具,悄悄地劃開了玻璃,然後無聲無息地潛入了進去。

臥槽!難道圍觀還不行,還想親自去參與這大戲?

淩冽被震驚了,他本想讓換一個窗戶看看裏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當然只是純潔的看看,如果淩冽真有什么心思,只能被那個胖女人給惡心到。

還沒等他起身,淩冽就突然發現那胖女人得叫聲竟然停止了!

他再次藏起了身體,事情變得似乎有些微妙。

果然和淩冽想象的一樣,黑衣人很快就從進去的地方爬了出來,他的身形很快,就好像在拼命躲避什么東西一樣。

在那個黑衣人沖出來的後一秒,兩個眼神發白得大漢直接撞開了窗戶,向著他追殺過去。

這兩個大漢得動作很機械,但是力量和速度都很快。

三人離開後,淩冽再次跳上了窗戶,等他再看向那裏的時候,胖女人得脖子已經被人給割破,正躺在地上抽搐著身體。

淩冽跟著,另外一個黑衣人和兩個被控制的大漢追去。

那黑衣人似乎對周圍的環境很了解,他充分利用周圍的一切東西東躲西藏,但兩個沒有自主意識的大漢的沖擊力是何等的強悍。

沒過多大會兒,黑衣人就已經被整的遍體鱗傷,面罩也掉了下來。

通過這微弱的月光,雖然看不清楚那黑衣人的樣子,但淩冽從輪廓就可以確定,這人正是甲家的少家主,甲天亮。

不知道甲家最近到底發生了什么變故,作為一家之主的甲天亮竟然在自家蒙著臉殺人,這也是夠奇葩的。

不過這個時候淩冽可沒有半點心疼他的意思,當淩冽發現三個人已經距離中間的那棟樓很近的時候,二話不說從地上撿起了一些石塊,狠狠地朝著守護中間樓得高手們砸了過去。

甲天亮注意到了飛過去的石頭,立即向著這邊看來,但他這時候看到的只是無邊的黑夜而已,淩冽早就躲起來了。

那些站立在中間小樓周圍的高手們就好像被喚醒的機器人一樣,一個個都睜開了眼睛,而且他們的眼睛也全部都是駭人的純白色,很明顯這些人也已經被攝神蠱給控制了。

這些高手齊齊看向了正在逃亡的黑衣人,二話不說,身形就暴動起來,直接向著黑衣人追去。

這時候淩冽的嘴角都樂開花了,蟲子畢竟是蟲子,在這種時候永遠沒有人機靈。

但是淩冽也知道,現在只是沒有人給這些攝神蠱下達命令而已,如果有一個人把這些不知道死亡和疼痛的高手協調起來,那發揮的破壞力將是巨大的。

現在守衛的高手全去追那個悲催的甲家大少爺了,淩冽身形快速動了起來,瞬間就來到了這棟神秘的小樓前。

這裏必定存在著甲家真正的秘密,淩冽也知道井陽炎和那個哀天凝必定就在其中。

那可是兩位實力莫測的高手,淩冽現在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他輕輕地爬了上去,中間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經過一番努力,終於在沒有驚動裏面人的情況下,爬到了三樓的窗戶邊。

從剛才開始淩冽就注意到這個房間裏一直有人影閃動,他終於可以看到裏面發生什么了。

在小心又小心的情況下,淩冽在窗戶的一角露出了眼睛,房間裏面的場景終於看的一清二楚。

此時一位成年男性被倒掉著掛在了房間裏面,而井陽炎正用一把小刀輕輕把男人肩膀上的皮膚劃開。

也不知道這中年人經曆了什么,他的血液竟然是黑色的,而且從房間裏還飄出一股類似酒香的氣味。

當滴下的鮮血終於灌滿了一個瓶子之後,井陽炎表情大喜,他趕緊拿起了瓶子,先用鼻子聞了一下,立即一臉陶醉的表情。

隨後他又喝了一口。

就好像在沙漠裏行走了三天的垂死之人終於喝到了甘甜得泉水一般,井陽炎不禁精神好了很多,就連身上的肌肉都跟著增強了一些。

不過這個時候井陽炎的感知能力似乎也增強了不少,他突然轉頭看向窗戶,但那裏什么都沒有。

井陽炎似乎感覺有些不對勁,他向著窗戶一步步走來,又伸出頭來看了一圈。

當看到黑夜裏荒唐的追逐戲之後,只是冷漠地哼了一聲,就直接關上了窗戶,拉上了窗台。

而這個時候淩冽正掛在他窗台的下面,剛才那一刻真的是千鈞一發,光是隱藏自己的真氣是完全不夠的,如果不是淩冽精通醫術,在剛才那一刻短暫停止了身體的各項機能的話,恐怕真的要被井陽炎給發現了。

現在淩冽也終於知道井陽炎手裏的黑酒是怎么來的了,雖然對裏面具體的原理不太清楚,但淩冽已經知道了一個大概。

這黑酒確實是用人的鮮血煉制出來的,但並不像是自己原來想象的那樣,先把血搜集出來,然後放到燒酒爐裏去提煉。

真實情況是井陽炎直接用蠱蟲把人的身體改造成燒酒爐,當鮮血從那人的身體裏流出的時候,就已經是煉制好的血酒了。

當然,作為代價,被當做燒酒爐的人,肯定不會活過今晚。

淩冽真不知道井陽炎這次到底帶來累多少毒蠱,又到底有多大的野心。

此時已經無非再繼續刺探井陽炎的情況,但淩冽並沒有急著離開,他繼續在這棟樓的外側攀爬,希望得到更多的情報。

雖然井陽炎身邊的那個女孩沒有井陽炎那么可怕,但她也絕對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因為和那女孩有過肢體的接觸,所以淩冽已經對她身體裏的秘密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只不過還不能確認而已。

在一個已經拉上窗簾的窗戶外面,淩冽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