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说今晚一切都是我的,今夜你让我弄个够

妈妈说今晚一切都是我的,今夜你让我弄个够,現在你給我跪下磕頭認錯,或許,我還能考慮……啊……”

哢嚓!

淩冽抬起腳狠狠的一腳跺在了王成的大腿上面,骨頭碎裂,直接將王成的腿踩斷了,王成頓時叫的跟殺豬的似得。

一旁的琳琳早就嚇傻了,道:“淩冽,你真是好大的膽子,這一次你死定了。”

淩冽對這個女人是徹底的失望了,冷聲道:“我死不死跟你有關系嗎?”

他是出手重了一些,但是王成該死,如果不是自己趕回來的話,奶奶就已經死在他手裏了,就算王成欺負的是陌生人,像這樣欺淩弱小的惡霸,也一樣應該受到嚴懲,淩冽問心無愧。

“好,你就等著吧,到時候我看看你怎么死的。”琳琳憤恨道。

“立即給我滾,再敢進我家一步,你們的腿都別要了。”淩冽冷喝道。

王成的那群小弟都被嚇壞了,忍著痛扛著還在慘嚎的王成就跑了,如果真的把淩冽給惹毛了,連王成的腿都被踩斷了,還會在乎多踩斷幾條腿兒嗎?

王成走後,穆鏡心也呆住了,道:“哥,這一次你真的是闖了大禍了,王成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王家本身就是這一片的惡霸,這兩年王家又開始搞起了土建工程,賺了不少錢,在這一片可以說是有權有勢,再加上,這一次的開發的確是白家的風雲地產。

白家,光州四大家族之一,在光州可以說是只手遮天,如果想要對付一個平頭百姓,實在是太簡單了。

“沒事兒,難道你還不相信哥嗎?放心,現在我回來了,再沒有人可以欺負你跟奶奶。”淩冽冷聲道。

奶奶終於醒了過來,讓穆鏡心難以相信的是,奶奶竟然是容光煥發,看起來甚至年輕了十歲,跟昨天垂死的樣子截然不同。

“奶奶……”淩冽再次跪了下來。

“冽兒,我的孫子,你總算是回來了,你怎么才回來啊……嗚嗚……”奶奶看見真的是淩冽回來了,又捶又打,最後抱著自己的孫子大哭了起來。

淩冽也是兩眼淚花,奶奶只不過是一個很普通的老人,沒有文化,可卻將淩冽撿回來養大,是他世上最親的人,也是最尊敬的人。

“奶奶,對不起,冽兒不孝,我再也不走了,我現在有錢了,我有本事了,以後我養你!”

“好好好,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

祖孫倆抱著頭痛哭了好長時間才算是安靜下來,雖然奶奶已經沒什么大事了,但剛剛痊愈,情緒一激動,又睡下了。

“鏡心,去做一些好吃的吧,等奶奶醒了一定會很餓的,我先出去一趟,辦一件事。”淩冽道。

他知道王成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報複遲早都會來,與其等著,不如主動出擊,從根源上面解決問題。

“你不是說你現在有權有勢嗎?那我就讓你變的一無所有。”

風雲地產執行總裁辦公室,方宏宇正在低著頭批閱文件,突然感覺自己面前有什么動靜,一抬頭頓時被嚇的渾身直哆嗦,他沒有聽到敲門聲跟開門聲,可房間裏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年輕人。

“你是誰?連敲門都不會嗎?立即給我滾出去!”方宏宇冷喝道。

這個年輕人自然就是淩冽,仔細的盯著方宏宇看了一會兒之後,搖著頭惋惜道:“嘖嘖,虛火內生,濕毒侵體,最嚴重的就是腎髒已經接近衰竭,不出三個月,如果你找不到合適的腎源,恐怕你時日不多啊!”

方宏宇心裏猛的一驚,他的腎的確出了問題,可是卻極少有人知道,因為現在風雲地產正處在大開發的關鍵時期,如果傳出他的身體出了問題,可能會有大亂子。

尤其是讓白家知道了,估計他會立即從這個位置上面滾下去,哪一個老板估計都不會讓一個即將失去利用價值的人待在重要位置上面。

所以,他在極力的尋找合適自己的腎源,但是已經半年時間了,竟然一個合適的都沒有。

“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方宏宇一臉的陰沉,難道這小子是想要挾他不成?

“呵呵,方總,在下淩冽,今天來只是想跟方總結下一個善緣,你的病,我能幫你治好,不需要腎源。”淩冽笑眯眯道。

方宏宇冷笑了起來,道:“你想要多少錢直接開口就是。”

他不知道找了多少國內外的專家,都是只有換腎這個唯一的方法,一個黃毛小子居然來跟他說不需要腎源,就能治好他,你當我方宏宇是傻逼嗎?

“就知道你不相信,不要緊,我會讓你相信的。”

淩冽突然一個閃身就逼到方宏宇的身前,手指飛快的點在了方宏宇的身上,數道銀光閃現,那是十幾根銀針,閃電般的刺入方宏宇的身體。

方宏宇頓時感覺十幾道炙熱的氣流竄進自己的身體裏面,就像是有火在灼燒一般劇痛,他想叫出來,卻發現自己口不能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十幾道氣流擰成一股,直接竄入一個部位,那是腎,炙熱的氣流流遍全身。

淩冽又掏出一顆黑色的藥丸塞進方宏宇的口中,這才手指在他身上連續點了幾下,銀針彈出體外,被淩冽握在手中。

方宏宇感覺自己能動了,捂著嘴厲聲道:“你給我吃了什么?”

淩冽笑眯眯道:“我想方總一定有自己的私人醫生,不如叫過來給你檢查一下身體,放心,我不會走的,如果你出現任何問題,你隨時都可以將我抓去警察局。”

方宏宇這樣重要的位置當然有自己的私人醫生,而且最近一直都帶在身邊,沉聲道:“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如果有問題,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拿起電話,道:“讓李醫生進來一下。”

李醫生來了,用儀器給方宏宇做了一下檢查,立即驚叫了起來,道:“這……這……這怎么可能?”

方宏宇的腎已經即將衰竭了,三個月之內必須換腎,可是現在卻神奇的重新煥發了活力,而且生機勃勃,健康程度甚至超過了二十歲的小夥子。“李醫生,你確定沒有看錯?”方宏宇問道。

“當然沒有,我已經替你檢查三次了,不可能出錯的。”李醫生非常肯定的說道。

李醫生是方宏宇的心腹,而且跟自己還是親戚關系,不可能拿這種事情跟他開玩笑的,道:“好了,李醫生,你先出去吧。”

方宏宇震驚完畢之後,無比客氣的向淩冽道:“不知道小兄弟高姓大名。”

如果三個月之後如果找不到腎源的話,方宏宇必死無疑,淩冽這等於是救了他一條命。

“方總客氣了,在下淩冽,我這一次來主要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方總。”淩冽笑道。

“淩老弟請說,只要我方某人能夠辦得到的,必定竭盡全力。”

方宏宇起了巴結淩冽的心思,沒有人不怕死,可病來如山倒,誰也擋不住,如果能夠結識一個有如此神奇醫術的人,那等於生命上面有了很大的保障。

“是這樣的,風雲地產現在正在開發,而且正好是我家的區域,但是有些人好像不懂規矩……”

淩冽將王成的所作所為都講了一遍,方宏一聽,頓時大怒,道:“真是豈有此理,竟然有這樣的事情,淩老弟請放心,我們白氏集團風雲地產一項秉著良心做生意,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追究到底,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淩冽聽說過白家,口碑一項都不錯,而且這一次開發賠償也的確非常優厚,他知道方宏宇應該不知道這件事情,否則的話,他不會救方宏宇,想讓方宏宇就范,他有很多種方法。

“那好,我就等方總的好消息,就先告辭了。”

“淩老弟先走一步,我去安排一下,隨後就到。”

淩冽快速的趕回到了家中,跟王成從小鬥到他,知道那小子有仇必報,一定不會等到明天。

果然,家門口停著兩輛警車,院子裏面響起穆鏡心憤怒的聲音:“你們憑什么抓人?放開我,快放開我……”

“小婊子,你竟然敢踹我!”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音,然而就聽見奶奶的哭喊聲:“鏡心,鏡心……”

淩冽沖進院子,只見五六個身穿制服的壯漢抓著穆鏡心,穆鏡心的臉上一片血紅,嘴角還流著血絲,奶奶趴在門邊哭喊著。

王成跟琳琳也在,坐在輪椅上面的王成,看著穆鏡心獰笑道:“小婊子,淩冽那個野種跑了,老子就拿你開刀,給我帶走……啊!”

王成話剛說完,就從輪椅上面飛了起來,一只腳再次踩在他的臉上。

“好大的狗膽,竟然還敢來?”淩冽一臉寒意道。

“淩冽,淩冽,你個野種,我要殺了你,我一定會殺了你的!”王成咆哮著。

琳琳也在一片尖叫道:“淩冽,你別亂來,警察來了,你逃不掉的。”

那幾個穿著制服的家夥松開了穆鏡心,指著淩冽喝道:“好大的膽子,當街行凶,還有沒有王法了,給我抓起來!”

幾人凶神惡煞的沖了過來,想要抓人。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只是協警,連正式的執法權都沒有了,你們有什么資格抓人?”

淩冽看出這幾個人雖然穿著制服,卻沒有正式編號,也就是說他們並不是正式的警察,而是協警。

一個協警眼睛瞪了起來,道:“協警也是警察,一樣有執法權,怎么?你還想反抗?信不信老子再治你一個抗法襲警罪?”

“你們這樣還有王法嗎?”

“王法?在這一片,老子就是王法,抓人。”一個協警冷笑道。

琳琳這個時候也得意了起來,道:“淩冽,我早就跟你說過要識時務一點兒,看吧,你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幾個協警沖了過來,要控制淩冽,淩冽手一擺,兩個協警就摔倒在了地上,李哥立即尖叫道:“好啊,竟然真的敢襲警,給我打,狠狠的打!”

眼看一場沖突就要爆發的時候,一輛奧迪車開了過來,可是當王成看見車牌號,眼睛頓時就直了,一骨碌爬了起來,拖著一條斷腿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車門打開之後,裏面走下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人。

“方總,您怎么親自來了?是不是為了拆遷的事兒,您放心,我已經擺平了,肯定耽誤不了開工!”王成對著中年人點頭哈腰,簡直就跟一個奴才似得。

來的正是方宏宇,白氏集團旗下風雲地產公司的執行總裁,這一次大開發王成的建築施工隊只不過風雲地產麾下一群提鞋小弟中的一個。

換句話來說,方宏宇就是王成的大老板,見到了肯定跟一個狗腿子似得。

誰知道面對王成的殷勤,方宏宇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直接穿過他走向淩冽,客客氣氣道:“淩冽先生,我這一次來是跟您洽談穆老太太的拆遷賠償問題,不知道有空嗎?”

淩冽指著眼前一群人道:“好像不是太有空,這些協警要把我抓去蹲大牢!”

方宏宇一臉怒意,道:“你們只不過是協警而已,竟然就敢私自抓人,你們眼中還有王法嗎?”

那幾個協警頓時被嚇的面如土色,他們平日裏狐假虎威,唬弄那些平頭老百姓也就算了,可在像方宏宇這樣的大人物跟前,他們連屁都不算一個。

“滾吧,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跟張局長談談,現在的執法隊伍應該嚴格監督了,不然執法不成,只會變成禍害老百姓的毒瘤。”

那幾個協警,兩腿一軟,差點兒就跪地上了,如果這事兒捅到局長那裏,他們就徹底的完了。

這個時候哪兒還敢繼續留在這裏,一個個尖著尾巴跑了。

方宏宇再次扭頭看向王成,黑著臉冷聲道:“王成,我們風雲地產一向是本著良心做事,對於拆遷戶的賠付問題一直都做到條件優厚,你竟然私自扣押拆遷戶的賠償,你知道你這樣做,會給風雲地產,給白氏集團帶來什么樣的負面影響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