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儿子今天不用戴套,爱如潮水:妈妈的爱

儿子今天不用戴套,爱如潮水:妈妈的爱

一道虛弱的聲音響起,眾人被驚醒,那是白夫人的聲音,幾個醫生又是被嚇了一跳,一般情況下產婦這樣的狀態最起碼要昏迷二十四小時以上,現在竟然醒了過來。

白雲文這個時候簡直就是從地獄升到了天堂,連忙將孩子抱了過來給自己的妻子看看。

淩冽看著之前那個詆毀中醫的醫生,冷聲道:“現在我做到了,你是不是應該有所表示?”

那個醫生卻是撇過臉道:“只不過瞎貓碰見了死耗子。”

“你是好貓,但為什么死耗子讓我這只瞎貓碰見了?還是說你連我這條瞎貓都不如?”淩冽譏笑道。

“你……”那個醫生大怒。

就在這時,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走過來,向那個醫生道:“陳醫生,既然許諾過就要做到。”

“韓院長,我……”

老者的年紀最起碼有八十了,叫韓宏遠,他是光州出了名的神醫,一手創辦了宏遠醫院。

雖然現在退休了,卻依然有著極高的威望,這一次因為白雲文的身份特殊,他特意趕了過來,剛才在淩冽接生的時候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對不起,我不應該小看中醫,我向你道歉!”那個醫生一萬個不情願的向淩冽道。

淩冽冷哼一聲道:“中醫是我們老祖宗留給我的東西,既然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你不要忘記了,中醫也曾輝煌過,我承認現在中醫沒落,但我相信總有一天世人會重新看到中醫的偉大之處!”

“說得好!”

韓宏遠道:“中醫的確有很多可取之處,可惜的是現在西醫橫行,中醫已經漸漸被人遺忘了,但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財富,不能丟,小夥子,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希望你能將中醫發揚光大。”

淩冽也聽過韓宏遠的大名,慌忙見禮道:“韓老嚴重了,中醫發展需要眾志成城,淩冽不敢說自己能當大任,但自會盡一番綿力。”

“呵呵,小夥子身懷醫術,卻不驕不躁,好,有沒有興趣來宏遠醫院?”韓宏遠發出邀請道。

韓宏遠醫術高超,聽到白夫人的情況之後,也一樣認為大人小孩只能保住一個,但淩冽卻做到母子平安,如此高明的醫術,可以說一塊至寶啊。

“多謝韓老的厚愛,淩冽剛回光州,家裏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日後肯定是要去打擾韓老的。”淩冽笑道。

“那好,我就等著你的大駕光臨!”韓宏遠道。

白雲文總算是安頓好了自己的妻兒,從狂喜中冷靜了下來,向淩冽道:“我說過,如果你能讓我妻兒母子平安,我白雲文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你現在你想要什么?”

淩冽微微一笑道:“不需要,我是一個醫生,醫者仁心,救死扶傷是我的責任,我的醫術能夠得到肯定,對一個醫生來說就是最大的報酬!”

一些人立即滿臉的古怪,心中大罵淩冽傻逼,白雲文是什么人?如果淩冽要一個億的報酬,估計人家都眼睛不眨一下,可這個居然拒絕了。

白雲文兩眼之中露出一絲亮光,大聲道:“好,好一個醫者仁心,現在不是時候,等我有時間,咱們再聊!”

“那就不打擾了,我先告辭!”

淩冽離開了宏遠醫院,剛到醫院門口方宏宇就追了過來,滿臉的激動道:“老弟,你這一次真是立了大功了。”

確實,燕鋒救了白夫人母子,對白雲文有天大的恩情,而方宏宇做為推薦人也是功不可沒!

“呵呵,舉手之勞而已,談不上功勞,我是醫生,救人是我的本分!”淩冽道。

方宏宇一陣歎息道:“老弟身懷,卻這般高風亮節,老哥真是慚愧,以後我們就是真的兄弟。”

之前方宏宇接近淩冽,只是心存巴結,但看見淩冽拒絕白雲文的報酬,雲淡風輕,才真正的起了相交的心思。

“老弟,白先生得知你有一個妹妹,就讓我捎來一個小禮物,說讓你務必手下。”方宏宇掏出一張紫色的卡片道。

白雲文是什么人?在淩冽進入病房之後,他已經讓人將淩冽的底細全部調查清楚了。

“這是什么?”

“這是白氏集團的至尊貴賓卡,拿著這一張卡,在白氏集團旗下所有的消費場所都可以免單!”

至尊貴賓卡?所有得到消費場所都可以免單?

要知道白氏集團在光州如日中天,旗下的商場,餐飲,奢侈品店……幾乎占據了全城的半壁江山,有了這張卡就等於有了半個光州城。

淩冽明白了,白雲文曾經說過如果自己能救活他的妻兒,他的一切自己可以任意拿走,送這一張至尊貴賓卡,就是要兌現他的諾言。

淩冽想了想,掏出一顆黑色的藥丸,道:“老哥,白先生是不是曾經受過很嚴重的傷,導致他的體質非常虛弱,甚至很難生育?”

方宏宇道:“老弟是怎么知道的?白先生年輕的時候當過兵,受過傷,所以身體留下殘疾,所以身體非常虛弱,這一次能有子嗣也是人工授精!”

淩冽笑了笑,將手中的藥丸交到方宏宇的手中,道:“方老哥,請將這顆藥交到白先生的手裏,讓他用開水化開,分一個星期服下,我保證一個星期之後讓他生龍活虎。”

方宏宇不知道這顆藥是什么東西,但見識過淩冽的神奇醫術,知道這顆藥肯定不簡單,道:“老弟放心,我一定會將東西帶到的,好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但是我現在還要陪在醫院,我讓我的司機送你回去吧。”

回到家中,穆鏡心拿著那張什么至尊貴賓卡一下子就蹦了起來,尖叫道:“給我的?”

由於家境貧困,穆鏡心甚至連超市都極少進入,現在她竟然可以在光州半數以上的消費場所裏面購物免單。

“是啊,就是給你的,穆大小姐,你現在可是比我還有錢,半個光州城都是你的了。”淩冽道。

“不行,這實在是太貴重了,我不能要,你還是還給人家吧。”穆鏡心有些慌張道。

“怕什么?你哥我又不是白拿他的東西,哥可是給報酬的好不好?走,咱們去買東西,試試這玩意兒管不管用?要是唬弄我的話,我扔他臉上!” 進了市區,淩冽直接殺進了白氏集團旗下最大的商場,反正手裏有一張不用花錢的貴賓卡,有便宜都不占,那不成傻逼了嗎?

穆鏡心一般就算去商場,也只會去超市區買買菜什么的,至於二樓的服裝區是從來都不去的,那裏的衣服動不動就要上千,她可消費不起。

今天淩冽是連拖帶拽才把她給拉上了二樓,走進一家門面最大的店面,裏面是裝扮的金碧輝煌,裏面的顧客一個個都是衣冠楚楚,都是上流人士,淩冽兄妹衣著普通,怎么看都覺得有點兒格格不入。

不過這裏的導購員素質都很高,看見有人進門,立即有一個相貌清秀的女孩走了過來,微笑道:“兩位,請問有什么能為你們服務的嗎?”

淩冽大手一揮,牛逼哄哄的指著穆鏡心道:“瞧見了沒有?這是我妹子,給大爺伺候好嘍,把你們這裏最好最貴的衣服給我拿出來,便宜的我可不要啊,丟不起那人!”

頓時,在場所有人都跟看傻逼似得看了過來,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么奇葩的裝逼貨,就連穆鏡心都是微微一側,感覺太丟人了。

就在這時,兩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生走了過來,一臉詫異道:“穆鏡心?”

穆鏡心也是有些愕然的看了看兩個女生,表情有些不自然道:“李慧,羅倩倩,你們也在?”

“我們是買來衣服的,你呢?是來見見世面的?”李慧的語氣帶著嘲諷道。

一旁的羅倩倩則譏笑道:“可別怪老同學沒有提醒你,見見世面可以,但只能看,不能摸啊,要知道這裏的衣服一件就上萬,摸壞了的話,把你賣了都賠不起的。”

“你可別這么說啊,追咱們鏡心的大少爺可不少,萬一哪一天她往誰的床上一趟,大腿一張,憑她那股子騷勁兒,說不定就有人把整家店都買來給她了!”

“說的也是,搞不好人家已經爬上誰的床了,不然的話,怎么有底氣來這裏呢?”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尖酸刻薄,說話非常的刺耳,穆鏡心氣的渾身直打顫,怒道:“你們胡說一些什么?”

穆鏡心現在是光州一中高三的學生,雖然家世不好,衣著樸素,但難以掩蓋那清秀脫俗的美麗氣質,而且,她的成績非常好,名次從未被擠出全校前三名,是光州一中的學霸兼校花,身邊的追求者無數。

出色的人總是會被人嫉妒的,這兩個女孩子就是其中之一,長的沒有穆鏡心漂亮,學習更是差了穆鏡心幾條街,就連她們喜歡的男生都成天圍在穆鏡心的身後團團轉,她們早就恨的牙癢癢了。

她們唯一比穆鏡心強的就是她們的家世,現在有一個這么好的打擊穆鏡心的機會,她們怎么能錯過呢?

“我哪裏胡說了?你一個窮鬼,沒事兒來這裏幹嘛?這裏是你能來的地方嗎?”李慧冷笑道。

羅倩倩打量了一下淩冽,鄙夷道:“還是說你已經爬上了誰的床,現在有錢了?不過看著也不像啊,一個小癟三,只不過是帶你進來解解眼饞的吧?”

“你們……”

穆鏡心差點兒就氣哭了,淩冽卻拍拍她的肩膀,笑眯眯道:“好了,跟兩個只會嘴賤的瘋狗有什么好生氣的?難道狗咬你一口,你還要咬回去不成?”

像這種嘴賤無知的白癡女生,淩冽懶得跟她們一般見識,但惹到他妹妹不高興了,他才不會客氣。

李慧跟羅倩倩頓時就怒了。

“混蛋,你說誰是瘋狗?”

“你竟然敢罵我,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

淩冽翻著白眼道:“說你們是瘋狗都抬舉你們了,瘋狗還知道自己咬人,你們呢?現在靠爹媽,以後靠男人,連咬人你們都要靠別人,廢人!”

李慧暴跳如雷的吼道:“混蛋,王八蛋,經理,你們經理呢?”

服裝店的經理立即跑了過來,顯然是認識李慧的,客氣道:“李小姐,請問有什么吩咐嗎?”

李慧指著淩冽跟穆鏡心道:“你們是怎么搞的?連這種窮鬼都放了進來,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樣會影響顧客購物的心情嗎?”

經理一臉的為難,羅倩倩道:“經理,我們每年在這裏的消費可不低啊,如果你不把他們趕出去,以後我們是不會再光顧的。”

經理下了決心,像淩冽道:“不好意思兩位,如果你們不買東西的話,請你們離開。”

淩冽冷笑道:“誰說我們不買東西了?現在你們店裏所有的東西,除了活人,我全都買了,給我打包吧。”

聽見這話,店裏面的所有人都是一陣狂暈,媽的,你吹牛逼還能不能靠一點兒譜兒?

李慧像是聽見了天大的笑話,指著淩冽道:“見過臉皮厚的,但就是沒見過臉皮這么厚的,泡妞兒沒錢也就算了,還在這裏充大瓣兒蒜?”

羅倩倩卻笑了起來,看著穆鏡心道:“這你就不懂了吧?吹牛逼又不要錢,不過有些村姑就是喜歡這種愛吹牛逼的,說不定人家心裏一感動,就上了人家的床了。”

經理的臉色也變的難看起來,道:“兩位,你們現在已經影響到了我們顧客的心情,請你們立即出去,否則我就叫保安了。”

媽蛋,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么東西,還要買下老子的店?你知道這家店值多少錢嗎?

這間店裏面最便宜的衣服也要上萬,一些高檔區域更是數萬,數十萬,甚至有些鎮店之寶價值高達百萬,所有的衣服加起來,絕對超過五千萬。

“你確定要趕我走嗎?”淩冽問道。

“不錯,現在請你們立即出去。”經理才不會相信淩冽真的有買下整家店的實力。

淩冽掏出那一張至尊貴賓卡扔給了經理,冷笑道:“這是你們白先生送給我的至尊貴賓卡,可以在白氏集團旗下所有的消費場所買單,今天我倒想試試究竟管不管用,如果不管用的話,我會親自還給他!”

李慧跟羅倩倩頓時就又笑了起來,道:“至尊貴賓卡,還能免單,這小子該不會是瘋了吧?還白先生親自送的,你配嗎?”

就連其他一些顧客也是滿臉的鄙夷,感覺淩冽牛逼吹的有點兒太不靠譜兒了。

有些人是聽說過白家的至尊貴賓卡的,只有白家的至親嫡系才有,當然了,如果外人持有,那肯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或者是對白家有極大恩惠的人。

而淩冽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資格拿到至尊白金卡的人。

可是經理接過貴賓卡一看,臉色頓時大變,頭上的冷汗都流了下來,有些結結巴巴的問道:“請問,您……是淩冽先生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