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太喜欢我儿子了怎么办,我现在就是想给儿子

太喜欢我儿子了怎么办,我现在就是想给儿子,先不要說方宏宇現在想要跟淩冽深交,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白雲文送給淩冽那張至尊卡意味著什么,方浩輝竟然敢招惹淩冽,他不是存心找死嗎?

“二叔,我……”方浩輝一臉的詫異。

“道歉,否則的話,以後就不要再叫我二叔了。”方宏宇的目光都能殺人了。

“對不起,我向你道歉!”

方浩輝都快哭了,他再傻逼這個時候也能明白,這個陳帆口中連爹媽是誰都不知道的窮小子絕對不是他所能招惹的。

淩冽對方宏宇的印象不錯,道:“既然這樣,那這件事情就算了吧?方老哥,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否則的話,一直這樣下去的話,只會害人害己!”

“淩老弟說的是,我會嚴加管教的。”

方宏宇當然多少也知道一些方浩輝的德性,冷聲道:“立即給我滾回老家,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出家門一部,如果再惹出事來,就不要再說是我方宏宇的侄子了。”

“是是是,二叔,我馬上回去!”方浩輝慌忙帶著人跑了。

就在這個時候,本來就已經神智不清的楚香湘突然頭一歪徹底暈了過去,淩冽連忙上前扶住。

方宏宇被嚇了一跳,剛才在電話裏面淩冽就已經告訴了他情況,道:“快快,送她去醫院!”

“不用了,我就是醫生,有我在沒有問題,方老哥,能不能給我找一個房間。”淩冽道。

“春陽樓就有,你跟我來。”

春陽樓雖然是飯店,但也有不對外開放的客房,是專門為醉酒的尊貴客人提供的。

進入房間,淩冽對方宏宇跟穆鏡心道:“你們在外面等一會兒,我很快就能解決的。”

穆鏡心頓時就怒了,道:“死色狼,不是好東西!”

“你瞎說什么呢?誰不是好東西了?”淩冽問道。

“你還裝傻?小說跟電影裏面都是這樣說的,女的中了春藥,必須要跟男人那個啥一下才能解毒,哼,臭流氓!”穆鏡心瞪眼道。

淩冽頓時臉一黑,道:“胡說八道,我可是醫生,當然有別的解決方法。”

“你就騙鬼去吧。”穆鏡心非常的不爽,顯然不信。

不過淩冽怎么看都覺得穆鏡心好像是在吃醋呢?

將楚香湘抱進房間,楚香湘的藥效已經發作了,面色潮紅,身體不停的扭動,可能之前在包廂裏面衣服就已經被方浩輝等人撕扯過,都已經露肉了,胸前白花花的一大片,晃的淩冽兩眼發花。

“嚶……”

藥效越來越猛烈了,楚香湘一片呻吟著,竟然拉起了自己的裙子,兩條白嫩的大腿展露在淩冽的眼前。

淩冽頓時感覺自己的胸膛裏面有一萬只野馬在狂奔,心跳的都快蹦出來了。

楚香湘本來就是他曾經的夢中情人,現在如此誘惑的畫面,差點兒就讓他把持不住了。

啪!

淩冽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子,道:“淩冽,雖然你是一個流氓,但卻是有理想,有抱負,有文化,有素質的新社會四有極品流氓,乘人之危的行徑可不能做。”

強行壓制住蠢蠢欲動的,幾根銀針出現在淩冽的手掌之中,正要刺進楚香湘的身體,誰知就在這個時候,楚香湘突然向他撲了過來,手中的幾根銀針頓時插在了他的大腿上面。

“啊……”

淩冽頓時一聲慘叫,還好插的是大腿,要是插在大腿根兒上面的話,那豈不是要事情大條了嗎?

藥效實在是太猛烈了,楚香湘就發狂了似得,跟一頭母獅子似得,撲向淩冽,直接將淩冽撲倒在地上,一邊撕扯著淩冽的衣服,一邊張開嘴瘋狂的啃咬!

“我擦,你放手,別撕我衣服,露點了都,那裏不能咬,疼,啊……”

又一聲慘叫之後,淩冽也火了,翻過身將楚香湘壓在身下,用自己的身體強行控制住那躁動的曼妙軀體。

淩冽動作極快,手中的銀針飛快的刺中楚香湘的穴位上面,頓時,楚香湘就安靜了下來。

伸出手掌,一股炙熱的氣流灌入楚香湘的體內,楚香湘的身體一陣抖動,全身都冒起了大汗,體內的迷藥也隨著汗液排除了體外。

“總算是搞定了!”

淩冽長出了一口氣,正准備起身的時候,楚香湘突然清醒了過來,瞪大一雙眼睛看著淩冽,眼中滿是迷惘,不過她很快就發現有些不對勁兒的地方。

自己衣衫不整,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而這個男人的衣服也爛了,都露點兒了。

“啊……”

一聲刺耳的尖叫聲,楚香湘的腿猛的向上踹了過去,而因為兩人曖昧的姿勢,她的膝蓋正中淩冽的大腿根兒!

“嘶……嗷嗷……”

淩冽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臉色變的煞白,額頭的青筋都暴了起來,半蹲著身體,雙手捂住大腿根兒,口中發出痛叫聲,跟一個兔子似得蹦了起來。

“臭流氓,我殺了你!”

楚香湘以為自己已經受到了侵犯,暴怒之下,沖過來一腳將淩冽踹的翻倒在地,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我……日,你瘋了嗎?別打,擦!”

淩冽怒了,一下子站起身來,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身體裏面爆發了出來,將楚香湘彈到一邊。

“我又沒有把你怎么樣,你發什么瘋?”淩冽道。

“你胡說,我們都已經這樣了,你還說你沒有把我怎么樣?”楚香湘不相信。

“你愛信不信,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有沒有把你怎么樣,你自己不會看嗎?”淩冽怒道。

楚香湘一愣,低頭一看,雖然自己衣衫不整,可是內衣都還在,她不放心的轉過身檢查了一下自己私密部位,,發現自己竟然真的沒有受到過侵犯。

“對對對不起啊,我剛才以為你把我……”

楚香湘連忙道歉,可是盯著淩冽看了兩眼之後,一臉愕然,道:“你是淩冽?”

淩冽也愣住了,道:“你認識我嗎?”

兩人從未有過交集,淩冽知道她是校花,但楚香湘應該不認識他吧?

楚香湘笑了起來,道:“當然認識了,你可是以前咱們學校的四大惡人之首啊! 楚香湘這話倒是沒有說錯,之前的淩冽逃學曠課,打架鬥毆,標准的問題學生,經常被校方當作反面教材,跟其他三個問題學生一起合稱四大惡人。

所以,淩冽的名氣其實一點兒也不比楚香湘的要小,只不過楚香湘的是美名,他的則是惡名!

“呵呵,沒有想到學姐也聽過我的惡名啊?”淩冽笑道。

楚香湘笑著道:“我知道其實你並不壞,你雖然不喜歡上學,但你每一次打架都是有原因的,甚至還有幾次是為了替自己的同學打抱不平才跟人家動手的。”

“哈哈哈,沒有想到學姐還是我的知音呢。”

淩冽一臉的得意,能得到之前自己夢中情人的誇獎,尾巴都快翹起來了。

“對了,學姐,剛才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會跟那些人在一起的?”淩冽問道。

提起這個,楚香湘頓時一臉的憤怒,道:“還不是因為陳帆,我大學學的電視台主持,可是一直沒有門路,陳帆就說那個方浩輝能幫我,我就去了,但最後我知道方浩輝不安好心,但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用這種下流的手段!”

說到這裏,楚香湘眼睛就又紅了,道:“淩冽,這一次真是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可能就已經完了。”

以方浩輝等人的背景,今天就算是真的把楚香湘給輪暴了,估計最後也是不了了之,但是楚香湘算是徹底被毀了。

“學姐,你可是我的學姐啊,而且又是我的夢中情人,遇到這樣的事情,我怎么會不出手幫忙呢?”淩冽道。

“我還是你的夢中情人?”楚香湘一愣道。

淩冽頓時臉就紅了,倒不是他臉皮薄,而是楚香湘曾經是他那段青澀年齡段的美好向往。

不過這貨立馬又賊笑道:“嘿嘿,是啊,剛才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許呢?”

可就在這個時候,楚香湘的電話響了,接通之後,道:“阿力,剛才打你電話你怎么沒接?我還在春陽樓呢,你也在,我馬上下來!”

掛掉電話之後,楚香湘不好意思道:“是我男朋友,他來接我了。”

淩冽頓時心中一陣失落,原來自己的夢中情人已經有男朋友了,我擦,沒戲了。

“呵呵,那你快去吧,走,我送你下去!”淩冽道。

兩人下了樓,只見一個帥氣的青年在下面等著,正是楚香湘的男朋友阿力,看見楚香湘下來了,立即沖過來一臉緊張道:“香湘,你沒事吧?剛才我在忙,沒有聽到你電話。”

不過淩冽卻奇怪的發現這個阿力的緊張明顯有些做作,但楚香湘卻沒有看出來,一臉欣慰道:“都沒事了,放心吧。”

可就在這個時候穆鏡心跟方宏宇走了過來,穆鏡心更是一臉不爽道:“大色狼,完事兒啦?”

淩冽黑著臉道:“別瞎說,什么都沒有發生好不好?”

“切?什么都沒有發生?人家都被人下春藥了,現在好了,你說什么都沒有發生?”

穆鏡心一臉的鄙夷,看了一下淩冽跟楚香湘的衣服,更是撇嘴道:“連衣服都扯爛了,還說什么都沒有發生,鄙視你!”

“我……”淩冽正想辯解。

卻不曾想那個阿力反應比他更加的激烈,一臉猙獰道:“你的春藥是他幫你解毒的?”

楚香湘臉色一變,道:“阿力,你別胡說,我跟他真的什么都沒發生,他是一個醫生。”

啪!

一記耳光狠狠的抽在了楚香湘的臉上,阿力厲聲道:“我放你媽的屁,夜魂香這種春藥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跟男人上床,你現在沒事了,你還說什么都沒有發生?你這個賤人!”

楚香湘懵了,她怎么都沒有想到阿力竟然會打她!

可是淩冽卻聽出了味道,冷聲道:“你怎么知道她中的春藥是夜魂香?”

阿力臉上頓時一陣慌張,道:“我就是知道,管你什么事兒,媽的,老子都沒有舍得吃的女人,被你給奪走了初夜,小子,這筆帳咱們慢慢算!”

他想撇開話題,但是剛才淩冽問出來的問題已經引起了楚香湘的注意,一把就抓住了阿力的胳膊,道:“阿力,你說,你是怎么知道我中的是夜魂香?”

阿力怒了,一把甩開楚香湘的手,動作非常粗暴,竟然將楚香湘甩倒在地,一臉暴露道:“賤人,你還有臉來問我?平日裏裝的跟聖女似得,摸個胸都不讓,現在被別的男人給幹爽了吧?”

“你胡說,我說過我跟他什么都沒有發生過!”楚香湘尖叫道。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嗎?賤貨一個!”阿力語氣極其惡毒道。

 淩冽站了出來,冷聲道:“你不用撇開話題,現在我們應該來談談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香湘被人下藥,你也參與了吧?”

“你胡說八道,我警告你小子,你這是汙蔑,小心我去告你!”阿力憤怒道。

淩冽轉身向方宏宇道:“方大哥,這件事情方浩輝是主使,我想他應該清楚事情的全部經過。”

方宏宇點點頭,掏出了電話撥通了方浩輝的電話,之後方宏宇的臉上頓時一臉的怒氣。

原來淩冽猜的一點兒都沒有錯,原來阿力跟楚香湘是同學,跟陳帆也是校友,是熟識,陳帆為了巴結方浩輝就打起了楚香湘的主意,被阿力發現了,而阿力竟然要了陳帆二十萬塊錢,提出主動配合他!

楚香湘來春陽樓就是阿力鼓動的,而之前楚香湘打電話求救,阿力也是故意不接的。

穆鏡心也是女人,頓時跳了起來,指著阿力的鼻子破口大罵道:“禽獸,媽的,沒想到世界上竟然會有你這樣禽獸的人,為了二十萬塊,竟然就把自己的女人給賣了,這一頂綠帽子戴著舒服吧?從頭綠到腳!”

而一旁的楚香湘就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樣,她跟阿力從高中時期就談上了,現在大學都畢業了,超過五年的感情,可是她卻被自己的愛人為了二十萬塊,把她交給了一群男人肆意淩辱!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