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说只在外面突然进去了,妈妈为我生一对儿女

说只在外面突然进去了,妈妈为我生一对儿女,淩冽覺得簡直是太可笑了,天底下竟然會有這樣的男人,為了那么一點兒錢,居然心甘情願的親手為自己戴上一頂從腳綠到腳的綠帽子,這樣的奇葩男也算是天下難找了。

“阿力,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嗎?”楚香湘的聲音在發抖,她還是難以相信對自己海誓山盟的男友居然會這樣對待自己。

“胡說八道,香湘,你也太不要臉了吧?是不是覺得我沒出息了,就想換個山頭兒,找這樣的理由來踹我?”阿力還是死鴨子嘴硬。

淩冽指著方宏宇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方宏宇,風雲地產的總裁,也就是陳帆想巴結的方浩輝的親叔叔,剛才他就是給方浩輝打的電話。”

阿力頓時面如死灰,連當事人方浩輝都承認了,他想不承認都不行了,鐵證如山。

“香湘,不要聽他們胡說,我也是被逼的,你知道的,陳帆跟方浩輝有權有勢,是他們逼我的,我也是萬不得已啊。”阿力慌忙道。

一滴清淚順著楚香湘的臉頰滑落下來,站起身來,淡淡道:“阿力,我們完了,你走吧。”

楚香湘已經對阿力徹底的絕望了,無論是什么樣的理由,為了出錢將自己的女人送到別人的床上,這樣的男人已經不再是男人了,而是畜生,都是不可原諒的。

“你要跟我分手?”

阿力發現楚香湘的眼中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柔情,只有冷漠,知道自己再也沒有辦法挽回了,臉色一橫,眼中滿是怨毒的看了淩冽一眼,忿忿的離開了。

淩冽知道像阿力這樣的小人已經把他恨上了,一定會報複他,不過不要緊,這樣的人渣他也沒有打算放過,只要他敢來,淩冽保證揍的他走路扶牆根兒,吐痰帶血絲兒!

“淩冽,今天的事情真是謝謝你,可以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嗎?”楚香湘擠出一絲笑臉向淩冽道。

“當然可以!”

兩人交換了一下電話號碼之後,楚香湘就快步離開了,淩冽能夠理解,被自己深愛的人出賣,估計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先冷靜下來。

“哎呦,你踩我幹嘛?”淩冽突然捂著腳脖子痛叫了起來。

穆鏡心瞪著眼珠子,道:“大色狼,看什么看?還不趕緊去把人家給追回來?”

“我為什么要追啊?”淩冽問道。

穆鏡心咬著牙道:“混蛋,你都把人家給那個啥了,人家現在這么傷心,你不應該去安慰一下嗎?”

淩冽知道這個誤會大了,道:“我都已經跟你說了,我跟她真的什么都沒有發生!”

穆鏡心盯著他都已經露屁股的褲子看了一下,道:“你說這話你自己相信嗎?”

方宏宇也看不過去了,上前挽住淩冽的肩膀,語重心長道:“老弟啊,不是我說你,男人可以花心,但是做過的事情也得認啊,萬一你槍命中,到時候抱著娃兒哭著喊著來找你,那麻煩就大了!”

淩冽想哭,楚香湘被人下了藥,兩個人待了一段時間,楚香湘好了,自己的褲子都被扯破了,要是說兩人沒事兒,鬼才會相信。

這簡直就是褲子上的黃泥巴,不是屎也是屎!

既然解釋不清楚那就不解釋了,淩冽向方宏宇道:“對了,方老哥,我現在需要一些藥材,而且都是比較珍惜的那一種,你知道光州有藥材市場嗎?”

淩冽的藥丸可不是普通的藥,需要大量珍貴稀少的藥材,現在他的藥已經快要用完了,需要補充!

方宏宇想了想,道:“光州藥材市場倒是有,但是都是普通的藥材,名貴藥材市場倒是沒有,不過,光州有一家鑒寶商行,裏面雖然以古董名器交易為主,但也經常會出現名貴藥材,你可以去那裏轉轉,商行一位股東是我的朋友,如果你想去的話,我可以給他打一聲招呼。”

“那就多謝老哥了,找時間我會過去看看。”淩冽道。

告別方宏宇之後,兩人趕回了家中,奶奶的病基本上已經全部痊愈了,而且幫淩冽之前的房間重新收拾了出來,又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

餐桌上面,奶奶終究是忍不住問道:“小冽,這幾年你到底去什么地方了?”

淩冽猶豫了一下之後,道:“奶奶,你放心,這幾年我跟著師傅學藝,現在是一名醫生,我沒有做出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

聽到淩冽現在是醫生,有些欣喜道:“做醫生好啊,這是一個好職業,不過你要記住,千萬不能跟那些黑醫生一樣,只知道賺錢,坑害病人,我希望你永遠記住醫者仁心!”

奶奶沒有文化,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但淩冽覺得奶奶身上品德令她是一個很偉大的女人!

“奶奶,你放心,我會永遠記住的。”淩冽道。

“那就好,你現在有了自己事業,等你真正的成家立業,我就真正的放心了。”奶奶欣慰道。

這時一旁的穆鏡心冷哼了一聲道:“奶奶,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人家已經把你的孫媳婦兒找好了,說不定過兩天就把你的曾孫給抱回來了。”

奶奶一聽,頓時兩眼一亮,給打了雞血似得來了精神,道:“真的?”

淩冽黑著臉道:“哪兒的事兒,別聽她胡說。”

“我哪裏胡說了?你都已經跟那個誰已經那個啥了,你還想抵賴?”穆鏡心叫道。

“我說過我沒有。”淩冽叫道。

誰知道奶奶發飆了,一拍桌子瞪眼道:“我不管你有沒有,我警告你,你要是把我的孫媳婦跟曾孫給弄沒有了,我非打斷你的腿!”

淩冽兩眼一黑,腦門子差點兒就磕在了飯桌上面,天啊,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運天商行!

就是方宏宇說的那個商行,是光州最大的古董交易市場,因為光州並沒有專門的藥材交易市場,所以,一些名貴的藥材交易也會在運天商行進行。

打車到了運天商行的門口,只見一個清秀的白衣女孩已經等候在了那裏,看見淩冽來了之後,走了過來,微笑著問道:“請問是淩冽先生嗎? 淩冽沒有想到會有美女主動跟自己打招呼,難道自己風華絕代的氣質往那兒一站就能吸引美女嗎?

“我就是,請問你是……?”

“我叫秦爽,秦運天是我的父親,因為他的身體有些不適,所以讓我來接待你,還請淩先生不要介意。”

秦爽微微致歉,看起來非常的有修養,一看就知道是出生富貴人家,標准的白富美一枚。

秦運天就是運天商行最大的股東,也就是方宏宇的那個朋友。

“嘿嘿,沒有關系,淩冽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哪兒能勞煩秦先生大駕,叨擾秦小姐就已經很過意不去了。”淩冽微笑道。

“淩先生不介意就好,請!”秦爽將淩冽領進商行。

整家商行足足有六層,一樓是大廳,沒有固定的攤位,基本上都是地攤兒,很多看起來非常古樸有年頭兒的古董就直接擺放在地上,不過稍微懂行的人都清楚,這裏面極少出現真品,九成九以上都是仿品,並不值錢。

“淩先生,三樓有可能有你需要的東西。”秦爽道。

普通的藥材在藥材批發市場就能買到,能出現在這裏肯定都是很珍惜的藥材,自然不會在一樓大廳。

就在淩冽跟著秦爽即將走進通往二樓電梯的時候,淩冽突然停住了腳步,道:“等一等。”

只見淩冽走向一個地攤,地攤上面什么字畫,瓷器是應有盡有,看起來都是非常的名貴,但淩冽指著一塊黑不溜秋的方形石頭問道:“老板,這個怎么賣?”

那塊石頭是一方硯台,不過賣相實在是不怎么樣,就跟河裏隨便撈出來一塊石頭隨意打磨的似得。

看見有生意上門了,老板頓時就來了精神,可是一看見淩冽指的是那一方硯台,頓時就有點兒蔫了,無精打采道:“一千塊,要就拿去。”

“五百!”淩冽直接道。

“五百就五百,拿走!”

淩冽直接付錢,接過硯台,就在秦爽不明白他為什么要買一塊破石頭的時候,卻見他直接將硯台交給她,笑道:“秦小姐,勞煩你親自來接待我,為了表示感謝,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秦爽差點兒兩腿一軟摔倒在了地上,哭笑不得,就算你想送禮物,也稍微靠譜一點兒,我可是光州古董大王的女兒,你送我一塊破石頭,你不嫌丟人,我還掀起丟臉呢!

不過她良好的修養還是讓她接過淩冽的禮物,笑道:“那就多謝淩先生了!”

其實淩冽根本就不懂什么古董文物,也看不出來這塊破石頭就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可但凡珍惜藥材,比如千年靈芝,千年血參這樣的靈藥,都有一種靈性,淩冽長期接觸這些靈藥,對這種靈性非常的熟悉,盡管有所差別,但淩冽還是感覺到了這塊石頭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一絲靈性。

既然有了靈性,淩冽斷定這塊石頭絕非只是一塊簡單的石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陰冷的聲音橫插了進來,道:“哼,用一塊破石頭來追女孩子,真是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

淩冽扭頭一看,直接一個長著鷹鉤鼻的青年臉色不善的盯著他,目光充滿了陰毒。

秦爽微微皺眉,冷聲道:“鄭麒麟,他是我的朋友,請你說話客氣一點兒!”

“小爽,我送給你那么多珍貴的古董你不要,你偏偏收了這個傻逼的破石頭,就算你想要拒絕我,也用不著用這樣的傻逼來惡心我吧?”鄭麒麟一臉不爽道。

淩冽算是聽明白了,感情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傻逼在追求秦爽,可秦爽偏偏看不上他,鄭麒麟送了秦爽很多名貴的古董,可秦爽一樣都不收,現在偏偏收了淩冽的一塊破石頭,他心裏面當然不爽了。

“我說,你說誰是傻逼?”淩冽道。

鄭麒麟斜著眼睛道:“說你是傻逼,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秦運天的女兒,什么古董沒有見過?你送一塊破石頭就想追人家,你不是傻逼是什么?”

淩冽冷笑道:“你確定我送的是一塊破石頭?”

“哈哈哈,難道你以為你送的是端硯不成?傻逼!”鄭麒麟一臉鄙夷道。

“是不是端硯我不能肯定,但是我卻能肯定你才是一個傻逼!”

淩冽扭頭向秦爽道:“我想你們這裏應該有專門的鑒定師吧?幫我看看這塊石頭究竟是什么。”

“這……”

秦爽有些為難,這裏的確有專門的鑒定師,可是需要嗎?以她跟隨父親多年的鑒定經驗,那快硯台根本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鄭麒麟獰笑道:“嘿嘿,不用找了,我帶的有專門的團隊,可以立即鑒定,今天我讓你看看你究竟多傻逼。”

不等秦爽拒絕,就有幾個人走了出來,一看就知道是非常專業的那種,看這邊有熱鬧好看,大廳很多人都圍了過來,其中不差行家,看了看那塊硯台都道:“石頭一塊,還有什么好鑒定的?誰要是想要,我拉一火車皮過來!”

一個鑒定師滿臉為難的向鄭麒麟道:“少爺,一塊破石頭,你讓我怎么鑒定?”

“嘿,可是這個傻逼卻說這塊石頭是寶貝啊。”鄭麒麟笑道。

淩冽問道:“有沒有可以將外面鈣質去掉的方法?”

有人道:“有,是一種酸性藥水,只要泡在裏面,表皮的鈣質就會自動脫落。”

這個時候有人認出了秦爽,主動將藥水送了過來,淩冽直接將手中的硯台扔進藥水裏面。

果然,硯台表面一層黑色物質脫落了,露出裏面白色的鈣質,鈣質大量的脫落,一塊石頭幾乎都融化掉了一半,鄭麒麟譏笑道:“你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

“咦!”

突然有眼尖的人發出驚異的聲音,眾人仔細一看,大片的白色鈣質脫落之後,竟然露出一絲紅光,紅色的,血紅色的,裏面竟然是血紅色的。

隨著所有鈣質都脫落之後,一塊雕琢著麒麟,血紅色的精致硯台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所有人都傻眼了,因為誰都沒有想到這塊破石頭裏面真的內藏乾坤,看硯台散發出來的血紅色光芒,就算是不懂行的人也知道必定不是凡品!

淩冽看著嘴巴張的下巴殼子都快跌在地上的鄭麒麟嘿嘿笑道:“現在我倒想知道誰才是傻逼?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