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婆同意和她妈一起,一家子换着睡

老婆同意和她妈一起,一家子换着睡,秦爽的臉色頓時變的有些蒼白,萬馬幫雖然只是一個幫派,但這些年一直都在極力的洗白,已經由一個純黑的幫會變成了黑白通吃的集團,秦家現在風雨飄搖,的確是惹不起馬家。

可是秦爽非常清楚一點兒,少馬爺想要帶走淩冽一定跟鄭麒麟有關,因為誰都知道鄭麒麟來到光州之後一直都跟馬家走的很近。

“我不管是誰,他是我的朋友,又是在我的運天商行,我不允許任何人帶走我的朋友!”秦爽一咬牙,竟然站了出來,擋在了淩冽的身前。

淩冽一愣,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秦爽竟然會這么維護他,可能是因為端溪血硯的一份恩情,但不管怎么說,這一份關懷跟維護對從小無家可歸的淩冽來說都顯的格外珍貴!

大漢怒了,瞪著眼睛道:“秦大小姐,秦家現在什么處境你不清楚嗎?再跟馬家做對,你這等於是自尋死路!”

秦爽笑了起來,道:“那又怎么樣?如果秦家連對自己有恩情的朋友都保護不了,日後又能如何立足?”

“那好吧,就勞煩秦大小姐一起走一趟了,帶走!”大漢獰笑道。

“慢著!”

淩冽站了出來,輕輕的拍了一下秦爽的肩膀,微笑道:“不管怎么說,我也是一個男人,怎么能讓一個女人站在我前面呢?放心吧,我沒事,你先回去,我跟他們走一趟!”

“可是……”

秦爽對少馬爺非常的了解,淩冽落到他的手裏就算不死都會脫掉一層皮,況且馬家有黑道背景,殺人這種事情也未必幹不出來。

“沒什么可是,我先走,你回去吧!”

淩冽直接打斷她的話,然後湊到她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然後鑽進了車裏面,既然淩冽這么上道,大漢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兩輛車快速的開走。

看見車子被開走,秦爽立即掏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道:“爸,這一次你要幫我救一個人。”

電話那頭的秦運天聲音非常的虛弱,道:“是什么人?”

當秦爽將事情的經過說完一遍,之後,秦運天長歎一聲,道:“小爽,這是我秦家的恩人,理應去救,可是我們拿什么去救呢?現在我們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啊,咳咳咳……”

聽到秦運天發出劇烈的咳嗽聲,秦爽一愣,心中一陣悲涼,她知道秦運天說的是實話,鄭家狼子野心,秦家風雨飄搖,再跟馬家對上,估計秦家很快就會被吞的連渣兒都不剩下,還有什么資格去救人?

“不過,他既然是方宏宇親自介紹來的朋友,相信方宏宇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你可以立即聯系他,但是你記住,你萬萬不能出面。”秦運天又道。

秦爽頓時兩眼一亮,淩冽是方宏宇介紹來的,而且還讓自己親自接待,一定跟方宏宇交情不錯,他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馬家雖然強勢,但方宏宇背後靠的是白家,馬家跟白家還不在一個檔次上面。

她立即撥通了方宏宇的電話,果然,方宏宇滿是怒氣道:“什么?小馬崽子蹄子是長硬實了怎么著?連老子的兄弟都敢動,大侄女,這事兒你放心,我兄弟要是少一根毛,我剁了他四個馬蹄子!”

秦爽有些震驚,她沒有想到方宏宇竟然會這么大的火氣,而且一口一個兄弟,方宏宇是什么人?怎么會對一個小小的醫生這么重視?

不過,既然方宏宇已經出面了,秦爽也就放心了。

她想起了淩冽上車前小聲跟她說的幾句話,那是商行裏面幾樣交易品的編號,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立即讓人交易了過來,發現都是極其普通的幾件古玩,價格也不是很高,加不起還不到五十萬。

拿到這幾件古玩之後,秦爽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讓商行的鑒定師團隊過來,道:“把這幾樣東西好好的鑒定一下,所有的方法都要用上。”

幾個鑒定師都是名家,一看就知道這幾件古玩沒有什么價值,稍微懂行一點兒的人都不會有太大的興趣,但大小姐這么說了就得照做,畢竟幹的是這種活兒嗎?

最常規的方法都用過了之後,什么都沒有發現,可是經過多次的鑒定之後,終於發現了秘密,那幾個鑒定師都驚呆了,這幾件古玩竟然全都是價值非凡的精品,保守估計價值在五千萬以上。

這幾件古玩看起來太普通了,很難讓人升起去鑒定的心思,而且隱藏手段極其高明,就算有人想要鑒定,幾次下來沒發現也就放棄了。

如果不是秦爽對淩冽的信任,要求鑒定師們鑒定到底,可能這幾件精品永遠都不會有人發現。

所有人都是一陣狂喜,再過幾天就是拍賣大會了,如果秦家拿不出像樣兒的東西,可能就會被鄭家掃地出門,可是現在那一塊端溪血硯,這幾件精品,再加上秦家的底蘊,已經足以跟鄭家抗衡了。

秦家有救了!

秦爽狂喜之後,兩眼之中卻是一陣迷惘,喃喃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呢?”

那幾件通靈的寶物,淩冽本來是打算留給自己的,但是當他被少馬爺的人帶走的時候,秦爽讓他有些感動,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就當是幫她一次好了。

奔騰俱樂部,萬馬集團麾下的一家會所,也是少馬爺馬俊坤的大本營,淩冽直接被帶進了奔騰俱樂部的頂樓。

“少馬爺,人已經帶來了。”

一進門,就聞到濃烈的煙酒味兒跟刺鼻的香水味兒,一個留著長發的雄壯青年嘴裏叼著香煙,兩邊坐著身材火爆,衣著暴露的妖豔女子。

他就是少馬爺馬俊坤!

少馬爺狠狠在身旁女子的腰上面捏了一把之後,眯著眼睛盯著淩冽,道:“你就是淩冽?你知道我是誰嗎?”

淩冽打了一個呵欠,直接坐了下來,拿起一包煙給自己點上之後,懶洋洋道:“你特么的不就是想要欺負我嗎?直接把我打一頓不就行了?還非要把人帶走這裏來,然後自報家門,我不是說你們,你瞧瞧你,好歹也是一個流氓骰子,連欺負人都拖泥帶水的不利索,拜托,大家都是流氓,你不要丟盡我們流氓聯盟的臉面好不好?真特么的瞧不起你!” 少馬爺頓時一愣,就連坐在他旁邊的兩個女人也是一臉的愕然,像是看怪物似得看著淩冽。

在光州,論權勢馬俊鵬還差了一截,跟所謂的光州四少有著不小的距離,但是很多時候如果非要選擇得罪一個的話,人們寧願去招惹權勢滔天的光州四少,也不願意得罪馬俊鵬。

因為光州四少都是家世顯赫的人物,他們要維護自己的形象,要維護家族的名聲,就算想要對付誰,也要顧慮後果,做起事情來遮遮掩掩,偷偷摸摸的。

馬家是是黑道出生,幹的本來就是殺人越貨的生意,你能指望他在出手的時候會有所顧忌嗎?

要形象?一個流氓頭子,還要個屁的形象?

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跟光州四少相比,馬俊鵬就是光腳的,因為光腳的通常做事情都會很瘋狂。

“嘿嘿,真是有種,在光州還是第一個人敢這樣跟我講話,之前跟我說過這種話的人,要么不能站著講話了,要么就是永遠不能講話了。”

馬俊鵬的目光就像是一條毒蛇盯著淩冽,凶光畢露。

“你是一個太監!”淩冽道。

馬俊鵬臉色突然一變,一張臉變的猙獰起來,噌的一下站起身來,指著淩冽厲聲道:“媽的,你想死嗎?”

淩冽面帶玩味兒的笑意,指著馬俊鵬兩邊的女人笑眯眯道:“這兩個妞兒貨色不錯,長的水靈,身材火爆,估計床上也騷勁兒十足,可你卻只能看,不能上,一定憋的很難受吧?”

果然,那兩個女人的表情頓時變的古怪起來,偷偷的瞄了馬俊鵬一眼,因為淩冽說的太對了。

她們都知道自己有什么樣的手段,相貌身材都是一流,尤其是對自己勾引男人的功夫更是無比的自信,可是她們跟來馬俊鵬這么久,馬俊鵬愣是沒有碰她們。

難道淩冽說的是真的?馬俊鵬真的不行,真的是一個太監?

“老子弄死你!”

砰!

馬俊鵬一腳將面前的桌子踹翻,怒吼道:“來人!”

砰!

房門被人踹開,沖進來幾個膘肥體壯的大漢,滿臉的凶相,道:“少爺,什么事兒?”

馬俊鵬指著淩冽,一臉怨毒道:“給我廢了他一條腿!”

“老子,連咱們少馬爺你都敢得罪,活膩歪了你!”

幾個大漢一看就知道是那種身經百戰的好手,如狼似虎的向淩冽沖了過去,淩冽眯起了雙眼,手中還在燃燒著煙頭突然輕輕一彈,突然爆開了,綻放出一臉火花。

就在那一瞬間,數道銀光閃現,閃電般的向那幾個大漢射了過去!

“啊……我的腿!”

“我的手,我的手……!”

詭異的是,那幾個人高馬大的壯漢突然都倒在了地上,捂著自己的腿跟手掌在地上痛苦的打著滾兒!

那是一種細如牛毛的銀針插在他們的身上,卻令他們痛的死去活來,甚至連站起來都做不到。

馬俊鵬的臉色頓時大變,那兩個女人更是嚇的尖叫了起來。

“你究竟是什么人?”馬俊鵬的聲音變的有些慌張起來。

他非常自己幾個打手的實力,是萬馬幫的精英,是他老子專門派來保護他的,一個個都是身經百戰,以一當十,可是淩冽就坐在那裏沒動,就把他們給幹趴下了。

要是淩冽想要殺他,簡直就跟幹掉一只小雞崽子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淩冽半眯著雙眼,道:“說說吧,鄭麒麟給了你多少錢讓你來對付我?”

心裏有些害怕,馬俊鵬不敢有所隱瞞,道:“一百萬……”

馬俊鵬的話還沒有說完,淩冽頓時大怒,一個大嘴巴子狠狠的抽在了馬俊鵬的臉上,頓時把他抽的倒在了地上,,他正想起身,就看到一個鞋踩在了他的臉上。

“你大爺的,對付老子就只出了一百萬,太看不起老子了,老子也太便宜了,實在是豈有此理,你這是在侮辱我嗎?我要你道歉,聽見沒,還不給我道歉,你啞巴了,不道歉老子就打斷你下半截兒……”

房間裏面的人都傻眼了,包括倒在地上的那幾個大漢都忘記了身上的疼,石化般的看著淩冽暴跳如雷的一下又一下踩著馬俊鵬的臉,一邊踩,一邊罵咧咧的要馬俊鵬道歉,每踩一下,王馬俊鵬就發出一聲痛叫,根本就沒有機會開口。

真是太瘋狂了,萬馬幫是光州三大幫會之一,馬俊鵬是萬馬幫幫主馬爺的獨子,放在手裏怕凍著,含在嘴裏怕化了,這要是被馬爺知道了,非是把淩冽給剁成肉醬不可。

馬俊鵬委屈的都快哭了,他可是堂堂少馬爺,平日裏只有他欺負別人的份兒,沒想到今天反被別人給欺負了,真是特么的太丟臉了。

“別打了,別打了,除了一百萬的出場費,鄭麒麟還答應給我運天商行百分之十的股份……”馬俊鵬帶著哭腔兒喊道。

“呃,百分之十的股份,那是多少錢?”淩冽愣了一下之後道。

見淩冽停手了,馬俊鵬慌忙解釋道:“運天商行市值五到六億,每一年的手藝都在兩到三億之間!”

一聽都上億了,淩冽才滿意的點點頭道:“這個價格賣的還不錯,算了,這一次就饒了你了。”

馬俊鵬頓時一陣狂暈,媽的,搞了半天原來是覺得自己賣便宜了。

淩冽重新坐了下來,再次點起一支煙,懶洋洋道:“小馬駒兒啊,以後跟著我混怎么樣?”

馬俊鵬想要吐血,小馬駒兒?你特么的是在喚牲口嗎?

老子堂堂萬馬幫少馬爺,跟著你混,你憑什么?

在外遊曆的四年,淩冽看的太多了,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個人如果想要立足,想要風生水起,想要不被人欺負,就必須要有實力,拳頭必須要比別人的硬!

淩冽在光州生活了十年,對萬馬幫還是有些了解的,雖然是黑道幫會,幹的是黑活兒不假,可是口碑卻是一向不錯,極少對普通百姓造成危害。

如果淩冽想要建立自己的實力,從底層做起的話,萬馬幫無疑是一個極佳的收攏對象。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