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中考前跟我,拨出来你爸要来了

妈妈中考前跟我,拨出来你爸要来了,淩冽以為像秦爽這樣的大家閨秀應該不知道網上流傳的六塊錢麻辣燙這個黃色笑話,誰知道她臉一紅,微怒道:“你個臭流氓!”

“喂,你幹嘛罵我啊?”淩冽道。

秦爽翻著白眼道:“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網上說一個女的千裏迢迢去見網友,男的就請她吃六塊錢的麻辣燙,結果一晚上就跟她那個啥十幾次……哎呀,你個混蛋,不理你了!”

說到一半秦爽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跟淩冽解釋起這么色情的笑話來,頓時氣的直跺腳轉身走開了。

淩冽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沒事兒調戲調戲大美女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了。

“我不是要飯的,你們把我買了吧!”

就在淩冽正准備追上去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道非常稚嫩的聲音,淩冽扭頭看去,那是一個頂多只有歲的小女孩,頭發淩亂,衣衫襤褸,一臉的汙垢,但卻有一雙透明靈動的大眼睛,目光之中帶著乞求。

這是一個小乞丐,在外遊曆的四年之中淩冽經常會見到,無父無母,獨自流浪,一個人靠行乞填飽肚子堅強的活下去。

淩冽曾經有過同樣的經曆,如果不是奶奶的收留,可能他現在依然在流浪,所以,每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淩冽都會出手相助,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一對青年男女正准備進奔騰俱樂部,突然就被那個小女孩給攔住了,抓住那個年輕女孩的胳膊,湊巧的是,那個年輕女孩竟然是琳琳。

然而琳琳身邊的那個青年並不是王成,現在是夜裏,琳琳跟別的男人去奔騰俱樂部,傻逼也知道是幹什么。

淩冽有些唏噓,沒想到自己的初戀情人已經墮落到這種地步,這樣也好,淩冽心裏最好一份念想也不存在了。

可能是小女孩太過心切了,一把就抓住了琳琳的胳膊,看見小女孩黑糊糊的手抓住自己胳膊,琳琳頓時大怒,一記耳光抽了過去,厲聲道:“滾開,小雜種,弄髒了我的衣服,你賠得起嗎?”

小女孩身體太單薄消瘦了,直接被這一記耳光抽的摔倒在了地上,小臉高高腫起,一縷血絲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很疼,小女孩一臉的痛苦,卻是沒有哭出來,而是從地上爬起來,強忍著疼向琳琳道歉道:“對不起姐姐,我把你的衣服弄髒了,你脫下來我給你洗洗吧。”

“洗你媽呀,給我死遠一點兒,像你這樣的小野種怎么不死絕了呢?”琳琳正在氣頭上,一瞪眼怒道。

“我……”

小女孩挨打沒有哭,可是聽見琳琳罵她野種,眼圈子頓時就紅了,一旁的淩冽心裏一痛,他曾經也是無父無母的獨自流浪,可以挨餓,可以挨打,都可以不在乎,但是“野種”這個字眼卻能狠狠的刺痛心髒。

淩冽快步走了過去蹲下身來,伸出手輕輕擦幹小女孩嘴角的血跡,輕聲問道:“告訴哥哥,疼不疼?”

小女孩搖搖頭道:“不疼,我不疼,我已經習慣了。”

習慣了?輕描淡寫的語氣,但卻令人聽著覺得異常的心酸。

“告訴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淩冽問道。

“我叫綿綿!”

淩冽點點頭,道:“綿綿,你要記住大哥哥的話,人可以窮,可以被人打,可以被人罵,但一定不能讓人淩辱,一個人只有擁有自尊,才算是真正的活著,明白嗎?”

綿綿其實並不懂淩冽話中的意思,可她覺得淩冽對她太親切了,雖然是陌生人,但那種感覺卻就像是見到了自己的親人。

“嗯,綿綿記住了。”綿綿很認真的點點頭道。

手掌貼在綿綿的臉頰上面,綿綿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氣流,臉上的劇痛消失了,並且很快的消腫!

“淩冽,是你?”琳琳終於認出了淩冽來。

淩冽對於琳琳這個自甘墮落而且心腸變的如此惡毒的女人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不想再跟她有任何的交集,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拉著綿綿轉身就想走。

“小子,給我站住!”一道囂張的聲音從淩冽的身後響起。

說話是跟著琳琳一起的那個青年,一臉的張狂,一看就知道是那種自以為天老大他老二的那種二世祖。

淩冽根本就懶得理他,繼續往前走,青年怒了,竟然一腳踹了過來,罵道:“狗雜種,本少爺讓你站住,你耳朵聾了嗎?”

淩冽微微一個側身,青年一腳踹空,淩冽一腳伸了過來,直接將青年絆倒在地,摔了一個狗吃屎!

“秦少,秦少你沒事吧?”

琳琳連忙跑了過去,將青年扶了起來指著淩冽冷喝道:“淩冽,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秦家的大少爺,你竟然敢打他,你不想活了嗎?”

秦家大少?

光州上得了台面的秦家也就只有秦運天了,可是秦運天只有秦爽一個獨生女兒,那這個秦家大少是哪兒冒出來的?

青年在自己女人面前摔的這么狼狽,頓時怒氣沖天,立即暴吼道:“你們這群飯桶,沒見我挨打了嗎?給我上,給我廢了他!”

頓時,四個身穿黑衣的保鏢沖了過來,想要對淩冽出手,可是等看清楚淩冽的樣子之後,立即全都愣住了。

淩冽也有些發愣,因為他認得其中一個保鏢,之前他運天商行的時候,這個保鏢就跟在秦爽的身邊,看來這個所謂的秦大少跟秦爽的確有非凡的關系。

看見四個保鏢在發愣,琳琳怒了,道:“你們這群廢物,養著你們難道都是吃白飯的嗎?還不動手,是不是全部都想滾蛋!”

淩冽暗自搖頭,沒想到琳琳的心胸這么狹窄,看她那樣子比那個秦大少還要恨自己。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我們秦家養不養廢物與你無關,他們滾不滾蛋也不是外人能說的算。”

是秦爽折過頭又回來了,那四個保鏢立即恭敬道:“大小姐。”

那個青年叫秦宇,是秦爽的堂弟,秦運天只有秦爽這么一個女兒,一直都將秦宇這個侄子當成兒子來養,算起來他的確算的上是秦家大少爺。 然而這個秦宇卻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家夥,秦家的確只有這么一個男丁,倍受寵愛,漸漸的就養成了張揚跋扈的性格。

秦宇看見秦爽來了,立即叫道:“姐,就是這個雜種,他打了我,快,快點兒給我收拾他,我要打斷他一條腿!”

“給我閉嘴!”

秦爽怒了,冷聲道:“秦宇,他是我的朋友,你最好給我放客氣一點兒。”

秦宇一愣,沒想到淩冽竟然秦爽是朋友,也怒了,道:“那又怎么樣?我可是你弟弟,他打了我,難道你還向著外人?”

秦爽的臉色變的陰沉起來,緩緩道:“我再說一次,他是我的朋友,你可以走了。”

“我……”

秦宇還想說什么,可是看見秦爽真的生氣,下面的話卻又不敢說出來了,看樣子他對自己這個堂姐還是有些畏懼的。

琳琳本來還指望秦宇教訓淩冽一頓,現在卻看見秦宇蔫了,頓時就火了,竟然不經過大腦的冷笑道:“什么朋友?我看是養的小白臉吧?秦少,雖說你是人家弟弟,可是弟弟哪兒有自己的男人親近?”

淩冽臉色一變,琳琳這話說的太惡毒了,秦爽的目光頓時變冷了,可是還沒有等她有所反應,秦宇突然就反手一個大嘴巴子抽在了琳琳的臉上。

啪!

琳琳直接被這一個大嘴巴子抽的撲倒在地上,一臉的呆滯:“秦少,你……”

秦宇一臉猙獰道:“媽的,這裏有你說話份兒嗎?老子看得起你就睡你幾天,看不起你,你就是一個臭婊子,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草!”

琳琳是徹底的懵圈了,打死她都想不到秦宇受了這么大的氣,竟然還能忍得住,反過頭來收拾她。

秦宇雖然囂張了一些,但可不是白癡,他的一切都是秦爽父女給的,如果惹毛了秦爽父女,把他掃地出門,他會立即變的一無所有,琳琳竟然想要挑撥秦宇跟秦爽之間的關系,這不是想找死嗎?

秦宇好像是害怕秦爽生氣,一個大嘴巴子還不解恨,沖過去,一把扯住琳琳的頭發,大嘴巴子就跟不要錢似得,一個接一個的抽了過去。

一邊抽還一邊罵道:“媽的,賤人,我姐是什么人?你也配對她說三道四……”

沒幾下琳琳一張小臉就被抽的跟豬頭似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不管怎么說,兩人有過一段青春歲月,淩冽有些於心不忍,道:“算了,不要再打了。”

見淩冽發話了,秦爽微微皺眉,冷聲道:“立即給我把她帶走。”

“好咧,姐,我馬上把她帶走,你千萬別生氣哈。”秦宇聽見這話,如臨大赦,立即拖著琳琳就跟拖死狗似得跑了。

淩冽歎了一口氣,他希望琳琳經過這次之後,不要再那么貪慕虛榮了,能夠腳踏實地的追求自己的幸福。

“初戀情人?”秦爽突然出聲問道。

淩冽尷尬的笑了笑,道:“被你看出來了?”

秦爽微微搖頭道:“她配不上你!”

淩冽承認的點點頭嘿嘿笑道:“不錯,像我這樣風華絕代的大帥哥,也只有你這樣的絕代佳人才能配得上。”

“你……”

秦爽臉一紅,啐了一口道:“我呸,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罵完之後,兩人對視了一眼突然都笑了起來,能開得起玩笑,才是真正的朋友。

就在這時,一旁的綿綿突然拉著秦爽的手,道:“姐姐,姐姐,你一定很有錢,求求你把我給買了吧。”

把她給買了?

她這是想要把自己給賣掉嗎?這年頭賣自己可是天下奇聞,而且還是一個這么小的孩子,想來肯定有原因。

淩冽蹲下身來,輕聲道:“綿綿,你為什么要把自己給賣掉啊?”

剛才綿綿臉被打的腫成那個樣子都沒有哭一聲,現在卻突然掉起了眼淚,哽咽道:“叔叔病了,病的很重,可是綿綿沒有錢,我聽說現在賣孩子可以賣很多錢,如果我把自己賣了,就有錢給叔叔治病了,大哥哥,求求你把我買了吧,叔叔快要死了,嗚嗚……”

淩冽震驚了,他以為綿綿把自己賣掉只是想要找一戶好人家,以後就不用再挨凍受餓了,卻不曾想到她竟然是為了給自己的叔叔治病。

“哥哥,姐姐,你們買了我吧,我做什么都可以。”

綿綿瘦小的身體突然跪倒在了淩冽跟秦爽的跟前,哀求道:“真的,我做什么都可以的,我會做飯,我會洗衣服,把我的腎挖走都可以,你別看綿綿瘦,但綿綿很健康的,一定可以賣很多錢……”

這個小女孩對淩冽來說只是一個陌生的小女孩,但她的話卻令淩冽心裏抽搐一般的劇痛,她竟然還知道腎可以賣錢,可她卻依然選擇要把自己給賣掉。

“綿綿,你知不知道,你如果被壞人給買去了,你就可能會死的。”淩冽道。

綿綿搖搖頭,臉上掛著淚珠兒道:“綿綿知道,可是綿綿不怕,叔叔是世界上我唯一的親人,也是世界上唯一對綿綿好的人……”

原來綿綿的叔叔病了,病的非常嚴重,可是卻沒有錢去醫院,幼小的綿綿雖然不太懂人情世故,卻知道想要醫好叔叔的病,就得去醫院看醫生,可是去醫院就必須要有錢。

綿綿沒有錢,

於是,她每天就跑到奔騰俱樂部這裏來,因為她聽說進出這裏的人都很有錢,如果有人願意買她,她就有錢為她的叔叔治病。

淩冽心裏很酸,雖然綿綿很小,但是她卻懂得天底下最根本的道理,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在她的生命裏,她的叔叔是她最重要的人,她可以為了最重要的人放棄自己的一切。

這是一個懂得感恩,心靈純潔的孩子,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裏,看著那一雙大眼睛,淩冽仿佛看見世界上最明亮,最幹淨的星星。

綿綿那一顆純潔無瑕的心,就是世界上面最珍貴的寶物。

張開雙臂緊緊抱著這個可憐又善良的孩子,道:“綿綿不要哭,綿綿不用把自己賣掉,哥哥是醫生,不需要錢,哥哥就可以幫你把你的叔叔病治好!”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