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给母亲拍写真,跟妈妈的写真照

我给母亲拍写真,跟妈妈的写真照,不難想象道,等綿綿成年之後,必定會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大美女。

穆鏡心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著道:“哈哈,以後我這個絕世大美女有你這個絕世小美女陪著,肯定不會再孤單了。”

新孫女這麼漂亮,奶奶當然也是高興壞了,一個勁兒的往綿綿的碗裏面夾菜,樂的合不攏嘴。

飯後奶奶就催促淩冽想辦法給綿綿上戶口,這個年紀應該上學,可是綿綿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看來只能等綿綿的叔叔康複之後問清楚情況之後再給綿綿上戶口。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接通之後竟然是韓宏遠,道:“是淩冽小兄弟嗎?我是韓宏遠。”

“呵呵,是韓老爺子啊,找我有什麼事嗎?”淩冽對這個韓宏遠這個醫學泰鬥還是非常敬佩的。

“我那個孫女韓筠你應該見過了吧?”韓宏遠道。

淩冽早猜到韓筠應該跟韓宏遠有一定的關系,果然,她是韓宏遠的孫女。

“我們算是已經認識了。”

“是這樣的,你跟小爽送來的那個病人身體所中的毒非常的奇特,經過韓筠提議,已經成立了專家組,毒是你解得,我現在想邀請你參加專家組的研究。”

淩冽本能的想要拒絕,因為他一聽到什麼專家就是一陣頭疼,可是一想綿綿現在是自己的妹妹,綿綿的叔叔身中奇毒,他沒有理由袖手旁觀。

“好吧。”淩冽同意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專家組什麼時候開始研究我會通知你的。”韓宏遠顯的非常高興道。

掛掉電話之後,站在韓宏遠一旁的韓筠道:“他真的同意了?”

韓宏遠笑了笑道:“怎麼?這一次見識到中醫的厲害了吧?”

韓筠瞥了瞥嘴道:“只不過是瞎貓碰見了死耗子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韓宏遠有些不悅的說道:“筠筠,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咱們老祖宗傳承了幾千年的東西肯定有非凡之處,你以為中醫沒用,可是在你連什麼毒都沒有弄清楚的情況下,人家卻輕易的把毒給解了,難道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韓筠不再說話了,她的確一直都不相信中醫,可是淩冽輕易的把毒給解了,卻是她親眼所見。

而且,她拿到了毒素之後,用盡了所有的方法都沒能分析出到底是什麼毒,而不死心的她不得不讓爺爺出面,向淩冽求助。

“好吧,我承認中醫有用,但爺爺我可警告你,你千萬不能說是我想找他的。”韓筠道。

“為什麼啊?”

“哼,那小子要是知道是我主動找他的話,他尾巴還不翹上天?”韓筠忿忿道。

“看樣子你好像不太喜歡他,怎麼,你們倆發生什麼不愉快了嗎?”韓宏遠問道。

“沒有,那個王八蛋也配跟本大院長發生不愉快嗎?”韓筠嘴上這麼說,但牙關卻是咬的死死的,跟要吃人的。

韓宏遠人老成精,立即看出有些不太對勁兒,笑眯眯道:“嘿嘿,我說筠筠啊,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應該考慮找個男朋友?我看淩冽那小子就不錯……”

韓筠聽見這話就跟被踩住尾巴似得,差點兒就蹦了起來,道:“什麼?你讓我跟那個臭流氓談戀愛?老家夥,你瘋了吧!”

韓宏遠頓時氣的胡子都快豎起來了,瞪眼道:“死丫頭,我是你爺爺,你敢罵我老家夥!?”

“罵你又怎麼了?老家夥,我警告你,老娘這一輩子就跟你耗上了,你想把我趕出家門,做夢吧你!”韓筠臉紅脖子粗的摔門而去。

韓宏遠歎息一聲,喃喃道:“孫女啊,爺爺知道你孝順,但爺爺看到的不是你陪我一輩子,而是想看到你嫁夫從夫,相夫教子,開心一輩子,你的幸福才是爺爺的幸福啊!”

入夜,綿綿被穆鏡心哄睡下了,就在這個時候秦爽的電話打了過來,道:“綿綿的叔叔已經醒過來了,筠筠通知我讓你過去一趟。”

“好,我馬上就過去!”

淩冽知道綿綿叔叔是一個武者,而且還是一個很強大的武者,應該有不簡單的身份,從他身上應該能夠了解綿綿的身世。

馬不停蹄的趕到宏遠醫院,直奔綿綿叔叔的病房,看見淩冽來了,裏面的醫護人員全都退了出去。

綿綿的叔叔神智已經完全清醒了,身上的煞氣消失了,可是依然散發著威猛的氣息,蓄意待發,淩冽毫不懷疑他隨時都會對自己展開雷霆般的攻擊。

“你是誰?”綿綿的叔叔冷聲問道。

“我是淩冽。”

“我對你的名字沒有任何興趣,我所中的毒我自己非常清楚,天底下能解的人沒有幾個,你究竟是誰?”

綿綿的叔叔鋒利的目光盯著淩冽,看那樣子只要淩冽的答案不能令他滿意的話,就會立即動手。

綿綿的叔叔毒解了之後,變得更加強大了,淩冽覺得沒有必要對這樣一個強者隱瞞自己的身份,道:“在下淩冽,師從神農穀!”

綿綿的叔叔聽到這個答案之後,先是一愣,接著身上狂暴的氣息消散了,表情明顯變的緩和了許多,微微點頭道:“我尋遍天下想要找到神農穀的傳人,沒想到會在無意之中遇到,也算是天無絕人之路了,既然這樣,我也就放心了,綿綿就暫時托付給你,請你務必保護好她,大恩不言謝,等我辦完手中的事情之後,必定回來鞍前馬後,任由你差遣!”

說完之後,綿綿的叔叔就起身,大步走向門外。

“等一等,你究竟是誰?綿綿又是什麼身份?”淩冽問道。

綿綿叔叔腳步一頓,道:“我是誰你暫時不需要知道,至於綿綿的身世你現在還是不要知道的好,或許有一天你真的變強了,你會知道的。”

看著綿綿叔叔的背影,淩冽覺得綿綿的身世一定關乎一個大秘密。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又響了起來,是楚香湘打來的,接通之後就聽見楚香湘哭喊著道:“淩冽,你在哪裏?我媽快死了!”淩冽連忙道:“先別著急,你現在在哪裏,告訴我位置,我立即趕過去!”

楚香湘的家靠近光州城郊外,淩冽打了一個出租車直接趕過去,進門就聽見楚香湘坐在地上抱著一個中年女人哭喊聲:“媽,媽,你怎麼樣了?你千萬別嚇我啊!”

“先讓我看看。”

淩冽沖上前,楚香湘的母親身體非常的消瘦,臉色黃的嚇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有很嚴重的肝病,不過她嘴角還有血跡,臉上有傷痕,想必應該是被人打傷的。

仔細查看了一下,發現楚母本來有病就非常的虛弱,但胸口卻受過重擊,導致內髒出血,才會昏迷過去。

淩冽沒有任何的猶豫,掏出一個黑色的藥丸交給楚香湘道:“用開水化開給伯母服下,快!”

楚香湘已經六神無主了,立即按照淩冽的吩咐去辦,藥水化來之後,淩冽直接強行灌進楚母的口中。

再次號了一下脈之後,淩冽長出了一口氣,道:“好了,現在伯母沒什麼事兒了,休息休息之後就沒事兒了。”

“我媽真的沒事兒了?”楚香湘有點兒不太相信。

她非常清楚她媽媽的身體情況,本來就已經病入膏肓了,剛才就受到了重擊,就算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吧?

“學姐,伯母的傷勢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不過伯母的肝硬化非常的嚴重,得需要盡快治療,不然的話,會出大問題的,為什麼不送進醫院?”

淩冽剛才給楚母服藥的時候,已經弄清楚了楚母的病情。

楚香湘搖搖頭道:“我知道,可是我媽的病太嚴重了,先不說治療需要大量的醫藥費,就算舍得花錢,醫生說治愈的可能性也不到一成。”

原來楚母一早前就被送進了醫院,可是楚母的病太嚴重了,沒過多久就花光了家裏面所有的積蓄,而楚香湘又是單親家庭,為了照顧母親,她不得不辭掉省城電視台的工作回家照顧母親,又失去了經濟來源,根本負擔不起昂貴的醫療費。

而楚母在知道自己治愈的可能性非常小,就堅持出院回家,可是這樣的話基本上是在家等死。

淩冽點點頭,道:“具體情況我已經清楚了,學姐,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交給我吧,我有把握把她治好。”

“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我現在是一名醫生,醫生說過都是要負責任的。”淩冽道。

“那真是太好了。”

楚香湘一臉的欣喜,可很快又非常失落道:“可是……可是我沒有錢,就算你能治好我媽,我也負擔不起醫療費。”

“這一點你可以放心,伯母不需要去醫院的,在家就能治療。”淩冽道。

“真的嗎?”

楚香湘有點兒不相信,可是想到媽媽反正都是等死的局面,就算治不好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點點頭道:“那就謝謝你了。”

“大家都是自己人,說什麼謝謝?”

先不說楚香湘是淩冽曾經仰慕的夢中情人,就憑是同學的這一層關系,淩冽也要出手相助。

將楚母扶上床安頓好之後,淩冽才問道:“對了,伯母是怎麼受傷的?”

提起這個楚香湘頓時紅起了眼睛,道:“是阿力,我跟他分手之後,他竟然還不甘心,這一次跑來我家,說這些年沒少在我身上花錢,要我把錢還給他,我就跟他吵了幾句,他想要打我,我媽上來攔他,就被他打傷了。”

淩冽覺得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二十萬把自己的女人賣掉不說,分手之後,竟然還要分手費,媽的,天底下竟然還有這樣的極品奇葩。

“你放心,如果他下次再敢來的話,你立即通知我,我非打的他走路扶牆根兒,吐痰帶血絲兒!”

淩冽覺得這樣的垃圾不好好教訓一下,簡直就是沒有天理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聽見外面傳來一聲獰笑,道:“不用等下次了,我現在就來了,我倒要看看是誰扶牆根兒?”

房門被人給踹開,沖進來一群人,其中兩個還都是大熟人,一個是楚香湘的前男友阿力,另一個則是之前在春陽樓被淩冽教訓過的老同學陳帆。

另外一幫人個個都是一臉的凶神惡煞,身上描龍畫虎的,一看就知道是道上混的。

“你……你還來幹什麼?”楚香湘指著阿力憤怒道。

阿力嘿嘿一笑,扭頭看著淩冽道:“臭婊子,你以為老子真的是來找你要分手費的嗎?老子是想拿你當誘餌,把這小子引出來。”

陳帆盯著淩冽,面目猙獰道:“淩冽,你小子有種,今天要是不廢了你兩條腿,老子就跟你姓!”

淩冽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膀,道:“跟我姓做什麼?難道是想當我兒子?我可不想有你這樣的垃圾兒子,如果我有你這麼一個兒子,在他還沒有出生之前就把他射在牆上!”

他已經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了,不管是阿力還是陳帆都對自己懷恨在心,一心想要報複,於是就來找楚香湘的麻煩,結果楚香湘給自己打了電話之後,自己真的來了,他們早就埋伏在外面等著自己自投羅網。

陳帆一臉的怨毒,道:“狗雜種,死到臨頭了你還敢這麼囂張,等下你自己死的都不知道。”

淩冽非常有興趣的問道:“哦,我倒是非常想知道,你想讓我怎麼死。”

陳帆看了楚香湘一眼,嘿嘿獰笑道:“你不是看上這個婊子了嗎?很簡單,等下打斷你兩條腿,讓你親眼看看我們是怎麼玩這婊子的。”

阿力更是凶狠的看著楚香湘道:“臭婊子不知好歹,跟了我這麼多年還裝什麼清純玉女,骨子裏還不是賤女人一個?等下這麼多人一起上你,我看你還裝什麼裝?”

楚香湘頓時臉色變的煞白,真是好狠,這些竟然想要打斷淩冽的腿,然後再當著淩冽的面,一起輪暴她。

陳帆沖身旁一個滿臉橫肉的漢子點頭哈腰,跟一個狗腿子似得媚笑道:“泰哥,這一次就麻煩你出手了,先打斷這小子兩條腿,咱們再好好玩這個賤女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