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考试后老师的性奖励,老师今天随我怎么玩

考试后老师的性奖励,老师今天随我怎么玩,“你……”

年輕醫生被氣的手直哆嗦,指著淩冽道:“你究竟是誰?你哪個中醫學院畢業的?”

“不好意思,我沒有上過任何醫學院,甚至都沒有上過大學!”淩冽道。

聽見這話全場頓時一陣愕然,一個小護士跳了出來,一臉鄙夷的指著淩冽道:“連大學都沒有上過,也配對我們陳醫生指指點點?你知道陳主任是哪個醫學院畢業的嗎?他可是天京醫學院的高材生!”

天京醫學院,雖然比不上韓筠的那個大英帝國皇家醫學院,但也是國內最頂尖兒的醫學院了。

可是淩冽連畢業於大英帝國皇家醫學院的韓筠都放在眼裏,又怎么會將他放在眼裏,翻著白眼道:“天京醫學院就很牛逼嗎?病人的病是醫好的,不是靠名頭嚇好的。”

跟在年輕醫生身邊的一群醫護人員頓時都怒了,都跳了出來沖淩冽一臉鄙夷的叫道:

“你連正規的醫學院都沒有上過,你算個什么東西?”

“騙子一個也敢對天京醫學院的高材生指指點點,臉皮還真是夠厚的!”

“還說能保證把病人治好,太能吹了,不要臉!”

…………………………………………………………………………

年輕醫生叫陳啟生,對於像光州這樣一個小小的縣級市來說,一個天京醫學院的高材生的確是了不得的人物。

而且,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兒,那就是陳啟生的老子是現在宏遠醫院的院長,也就是說他是宏遠醫院的太子爺。

那這下就不得了啦,醫術了得,長的帥,又是太子爺,整個宏遠醫院哪一個不巴結他?

尤其是那些年輕的醫生護士,更是將他當成偶像一樣崇拜,現在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一個小癟三沖他們的偶像指指點點,他們當然憤怒不已了。

“我不管你是誰,現在立即給我滾開,不然的話我就報警了。”陳啟生冷聲道。

他感覺自己全球最頂級醫學院的高材生竟然跟一個連大學校門都沒有進過的野郎中發生爭執,簡直是太掉價了。

淩冽懶得理他,扭頭沖秦爽跟韓筠道:“是讓他把人帶走,還是留下讓我治療,你們做決定!”

秦爽有些猶豫,她知道淩冽是一個醫生,可是她並不了解淩冽的醫術究竟有多高明,而且她也知道陳啟生的身份,是相信淩冽還是相信天京醫學院?

就在這個時候,韓筠卻道:“把人留下,讓他治療!”

什么?!

所有人都愣住了,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陳啟生臉色一變,覺得韓筠根本就是瘋了,道:“筠筠,你瘋了嗎?你知道你在幹什么嗎?”

“我當然知道我在幹什么?”

如果換成昨天,做出這樣的決定韓筠也一樣會認為自己已經瘋了,可是這兩天她一直都研究綿綿叔叔身上采集到的毒素,卻是一點兒頭緒都沒有,只能認定一點,那就是那是一種在她認知范圍內西醫沒有任何辦法解除的一種毒素。

如果再次讓她遇到身中同樣毒素的人,她根本就是束手無策,看著中毒者身亡。

可是,她卻親眼看見淩冽僅憑幾根銀針就輕易的把毒給解了。

盡管嘴上不承認,但身為一個醫者,她又不能不承認淩冽的針灸之術的確有著西醫不能相比的神奇之處。

“不行,我不同意,筠筠,你知道這樣會帶來什么樣的後果嗎?”陳啟生怒道。

韓筠的臉色陰沉了下來,道:“我是院長,我做出的決定我會全權負責,不需要你同意,還有,請你以後叫我韓筠,或者韓院長!”

“你……”

這時秦爽也站了出來,道:“我是病人的家屬,這也是我的決定。”

陳啟生感覺韓筠跟秦爽都瘋了,放著一個堂堂最頂級醫學院的高材生不相信而去相信一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野郎中。

一股陰毒的冷光從陳啟生的眼中閃過,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讓病人痊愈的,如果病人出現任何問題,我會立即報警,告你非法行醫!”

韓筠是他的上司,秦爽是病人家屬,他沒有辦法改變她們的決定,但是卻能告淩冽非法行醫,在他看來,在沒有任何醫療設備的情況下,秦運天必死無疑,淩冽是坐定大牢了。

本來淩冽對陳啟生沒有好感是因為他詆毀中醫,現在看來這家夥的人品也不怎么樣。

淩冽不再理他,銀針出現在手中,兩道銀光閃過,刺中了秦運天的心髒跟肺兩個部位,頓時秦運天安靜了下來,不止是安靜,而是徹底的安靜。

秦運天的心髒跳動跟呼吸竟然同時停止了。

“人死了!”一個小護士驚聲叫道。

什么?!

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秦爽更是尖叫道:“爸!”

韓筠也是臉色煞白,怎么會這樣的?怎么會就這樣死掉的?

陳啟生的眼中卻閃過一絲得意的笑意,沖身邊一個年輕醫生道:“立即報警,就說這樣有人非法行醫,並且已經鬧出了人命!”

那個年輕醫生連忙掏出了電話,還沒有來得及撥通,淩冽就扭頭沖陳啟生冷笑道:“還說是天京醫學院的高材生,連人是死是活都看不出來,簡直就是一個廢物!”

所有人都怒了,大聲罵道:“你個垃圾,現在人都已經被你弄的沒心跳沒呼吸了,你還敢這么囂張?”

陳啟生卻是陰笑道:“不管你有多么的牙尖嘴利,出了人命是事實,你就等著把牢底坐穿吧!”

淩冽卻是不屑的一笑,幾十根銀針同時出現在手中,銀光不斷的閃現,閃電般的刺進秦運天的全身各處,淩冽輕喝一聲,一掌拍在陳啟生的胸口。

頓時,所有的銀針竟然開始顫動起來,針尾上面泛點金色的光芒!

“呼……”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秦運天突然睜開了雙眼,大口的喘著氣,不過誰都能看的出來,他現在的呼吸非常順暢,也沒有咳嗽。

所有人都是眼睛瞪的跟電燈泡一樣,下巴殼子跌在地上。

我擦,真他媽的活見鬼了,剛才人明明都已經咽氣了,怎么又活了? “爸,爸……你現在怎么樣了?”剛才秦爽都已經被嚇的哭了出來。

剛剛醒過來的秦運天卻擺了擺手,道:“放心吧,我現在沒事,好的很!”

淩冽目露精光掃視著陳啟生跟那些醫護人員,一臉狂傲道:“我告訴你們,中醫傳承了數千年,聚集了我們曆代先輩的心血,其中的奧秘不知凡幾,現在看到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是中醫改變了淩冽,如果不是中醫,淩冽現在可能還是以往那個惹是生非的小混混,甚至都已經進大牢了,他不許任何人詆毀中醫。

可是,現在的中醫確實已經末落的被人遺忘,被人唾棄了!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本事,但深知中醫奧秘的他已經做出了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振興中醫,再次發揚光大!

一個小護士撇著嘴道:“哼,碰巧而已,之前陳主任已經做了搶救措施,正好起了作用,然後被你碰上而已!”

“不錯,一定是這樣的!”

“就是,中醫也能救人的話,母豬都能上樹,你就別吹了!”

到現在這些人依然不相信秦運天真的是淩冽救回來的,還是將功勞推在陳啟生的身上。

可就在這個時候,秦運天卻向淩冽鞠了一躬道:“這位小兄弟,多謝你救了我一命。”

之前那個多嘴的小護士頓時就不樂意了,道:“秦先生,明明是我們陳主任救了你,你怎么感謝這個騙子?”

秦運天卻搖著頭,道:“並不是我不相信陳主任的醫術,而是因為我現在感覺很好,而且非常的好,就像是所有的病全都好了一樣。”

什么?!

所有人的心裏都是一驚,他們不是第一次對秦運天搶救了,但只能讓秦運天清醒過來,但這一次秦運天卻說自己就像所有的病全都好了。

那他的意思就非常的明顯了,他之所以醒過來根本就跟陳啟生的搶救無關,全都是淩冽的功勞。

病人本人都這樣說了,那肯定是錯不了,頓時那些醫護人員都是一臉的尷尬,陳啟生更是一臉火辣辣的,感覺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幾個大嘴巴子一樣。

自己束手無策的病人,竟然被人隨隨便便紮幾針就好了,這簡直就是裸的打臉。

“我們走!”

陳啟生一臉陰沉的離開了,臨走之前看了淩冽一眼,眼神之中竟然透著淩冽的殺機。

“淩冽,這一次真是謝謝你了,我爸是不是真的好了?”秦爽道。

秦運天頓時兩眼一亮,道:“你就是淩冽小兄弟?”

他是知道淩冽的,現在整個秦家的存亡可都系在淩冽的身上,卻沒有想到淩冽竟然又救了他一命。

“秦先生好,我就是淩冽。”

淩冽道:“秦先生的病根本沒有好,只不過是因為我現在用銀針控制住了他的病情,想要完全治好,還需要一段時間的堅持治療。”

他只不過是用銀針封住了秦運天的經脈,心髒跳動跟肺部扇動的幅度大減,完全在秦運天的承受范圍內罷了。

“什么?你說我的病還能完全的治好?”秦運天頓時一臉的驚喜道。

淩冽點點頭,道:“當然了,還有你的腰肌勞損,都能治好,不過,我看秦先生的情況,就算你把你治好可能也堅持不了太長的時間,我想問問秦先生的病是不是一夜之間一起冒出來的?”

秦爽立即道:“對啊,對啊,就在一年前我爸身體還健康的很,可是就在很短的時間裏面,突然就有冠心病,肺癆跟腰肌勞損,而且無論怎么治療都不管用,而且越來越嚴重。”

秦運天神色一肅,道:“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來了?”

“我是看出一點什么來,不過卻還沒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淩冽神色凝重道。

聽見這話秦運天卻是眼中露出亮光,道:“不管怎么樣,只要你看出了什么,就能順藤摸瓜找到原因。”

“我盡力而為吧!”淩冽點頭道。

韓筠跟秦爽都是聽的一頭霧水,不知道兩人在說些什么。

中醫講究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行精氣聚集在人體化為精氣神,也就是所謂的靈氣,主導著人的生命力,可以通過一個人的靈氣來觀察一個人的生命力是否旺盛!

秦運天靈氣不缺,可是卻摻雜了一股帶著煞氣的濁氣,就是這一股濁氣導致秦運天百病纏身,尋常的藥物以及治療手法根本不管用,如果淩冽只是一個普通的中醫,而不是身懷真氣的話,一樣對秦運天的病束手無策!

既然秦運天已經沒事兒了,那韓筠繼續留在這裏也沒有必要了,秦運天被秦爽推進去之後,韓筠臨走前狠狠的瞪了淩冽一眼,道:“臭流氓,你記住,你答應我爺爺的事情可別忘了。”

如果之前韓筠對淩冽的中醫之術還心存一些疑慮的話,那現在最後的一絲疑慮也隨之消散了,兩次親眼所見,不相信都不行。

淩冽知道她說的是什么專家組的事情,他對專家確實沒啥好感,道:“好吧,如果我有空的話,會去的。”

“什么?還有空的話,本大院長邀請你,你還敢擺譜是不是?”韓筠眉毛豎了起來。

淩冽有些心虛,道:“好吧好吧,到時候我會去的。”

“哼,這還差不多,要隨叫隨到,敢遲到一分鍾,看我怎么收拾你!”韓筠惡狠狠的離開了。

淩冽有些氣不過,道:“憑什么隨叫隨到啊?不就是吃了你一點兒豆腐嘛,你又不是我老婆,別給你一點兒顏色就開染坊,惹毛我……哎呦!”

他話還沒有說完,韓筠一腳就踹了過來,沒有防備之下直接摔了一個狗吃屎。

揉著屁股走進客廳,秦爽就急切的問道:“淩冽,我爸的病,真的能完全治好嗎?”

淩冽再次肯定道:“放心吧,如果秦先生相信我的話,我保他沒事。”

秦運天手一揮,道:“還叫什么秦先生?你跟小爽都這一層關系了,再叫先生顯多生分?叫叔叔,不,叫伯父!”

都這一層關系了?啥關系?

而且一般情況下,對於朋友的父親都是叫叔叔,只有女朋友的爹才叫伯父。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