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被客人玩站不起来了经过,一夜八次一次多久

被客人玩站不起来了经过,一夜八次一次多久,淩冽心裏嘿嘿一笑,感情是秦運天這老小子看上了老子,有想招老子為婿的意思啊。

秦爽也聽出了味兒,微紅著臉有些嬌怒道:“爸,你瞎說什么呢?”

但是淩冽明明看見秦爽在說這話的時候偷偷瞄了自己一眼,但見淩冽沒有任何表態之後,才松了一口氣道:“淩冽,我爸的病需要多久才能好起來。”

淩冽道:“伯父的肺癆跟冠心病需要針灸跟藥物的配合,時間可能久一些,至於腰肌勞損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但是我現在能夠讓他立即站起來。”

秦爽聽見淩冽真的改口叫了伯父,臉又是一陣紅,但聽到淩冽能讓秦運天立即站起來之後,頓時一臉欣喜道:“真的嗎?”

“是真是假,一試便知,伯父,不介意我紮你幾針吧。”淩冽拿出銀針問道。

秦運天哈哈一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還有什么好介意的?來紮吧,就算紮壞了也沒事兒,反正都是一家人!”

說完,直接把衣服撩了起來,露出自己的腰,還用力的在上面拍了拍,道:“來紮吧,隨便紮!”

“爸……”秦爽氣的直跺腳。

什么一家人?你以為人家是你女婿啊?

淩冽嘿嘿一笑,道:“伯父說的對,大家都是一家人,我肯定不會把你紮壞的。”

秦爽一陣無語,這一老一小聯起手來擠兌自己,瞪著眼睛道:“哼,你要是真紮壞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淩冽手指彈動,一根銀針就直接刺進了秦運天的腰椎之中,問道:“有沒有什么感覺?”

“都大半年了,拿刀剁都沒感覺……呃,有感覺,有些酸!”秦運天驚奇的叫道。

這大半年的時間,秦運天的腰肌勞損一天天的嚴重,到現在已經到了完全沒有知覺,甚至連站起來都做不到了,不知道請了多少專家,都說根本沒有治愈的希望了。

淩冽兩眼一亮,道:“既然有感覺,那就容易多了!”

又拿出一根銀針再次紮了進去,問道:“這一次是什么感覺?”

“麻麻的,還有點兒癢!”秦運天道。

淩冽拿出五根銀針全部紮了進去,秦運天頓時叫了起來:“熱,不,是燙,好燙……咦,怎么又能冷起來?”

淩冽一掌拍在秦運天的腰間,那七根銀針頓時就跟跳舞一般的彈動了起來,秦運天道:“疼,有點兒疼,不不不,是好疼,哎呀,疼死我了……”

突然,秦運天感覺腰間疼的讓他受不了,竟然一下子從輪椅上跳了起來,捂著腰在原地蹦了好幾下才停下來。

秦運天跟秦爽立即都愣住了,都已經癱瘓大半年的時間了,不知道多少專家都說醫不好了,淩冽隨便紮了幾針,他竟然跳了起來!

淩冽呵呵笑道:“情況沒有我想的那么嚴重,所以見效很快,只要伯父堅持三天,這腰肌勞損的毛病應該就能根除掉了。”

“神醫啊,真是神醫啊!”秦運天激動的不能自已,看那樣子差一點兒就哭了。

他非常知道自己的情況,癱瘓了不說,連命都快保不住了,他甚至都做好了等死的打算,但現在淩冽愣是將他給治好了。

這簡直就是活脫脫的死裏逃生,誰又能夠不激動呢?

就在這個時候,兩輛車停在門口,四五個身穿制服的人沖了進來,領頭的是一個中年男子,臉色有些不善。

秦運天神色一愣,道:“王局長,你怎么有空大駕光臨啊?”

王局長對秦運天還算客氣,指著淩冽說道:“秦老哥,這一次冒昧造訪還請千萬不要見怪,職責所在,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給你整治過,而且還阻止急救車?”

秦運天的眉頭頓時微微皺起,道:“不錯,有這事兒,有問題嗎?”

“有這事兒就好。”

王局長直接沖淩冽道:“我是衛生局的副局長,有人舉報你非法行醫,而且阻攔急救車,現在立即跟我回去接受處理。”

淩冽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知道這事兒一定是陳啟生那個王八蛋搞出來,真特么的陰險。

秦爽站了出來,道:“王局長,這件事是經過我的允許的。”

王局長擺手道:“我不管,他沒有行醫證,並且阻止急救車,我就必須追究這件事情,來人,給我帶走!”

秦運天怒了,正要開口,淩冽就已經站了出來,道:“王局長,不妨先聽我說幾句話,等說完了你再做決定?”

哼,跟老子來陰的,還要你有那道行才行,陳啟生,你個王八蛋,這筆帳老子記下了,遲早跟你算清楚。

“你想說什么趕緊說!”王局長不賴煩的說道。

淩冽打量一下王局長然後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王局長應該有三高,也就是高血壓,高血脂跟高血糖,而且還非常的嚴重,你已經出現過三次血管爆裂導致腦出血,只不過王局長你身在衛生部門,防范意識很好,懂得急救措施才沒有出大事,我說的對嗎?”

跟著王局長一起來的一個青年道:“這有什么好奇怪的?現在上了年紀的人哪一個沒有這個毛病?”

可是王局長卻臉色一變,道:“你怎么知道的?你想說什么?”

猜出他有三高並不是難事,可是他三次腦出血都是出現在家裏,並沒有出大事,所以,除了他的家人,根本就沒人知道。

淩冽笑道:“我想說,我可以讓你的三高全都降下來。”

王局長冷笑道:“廢話,只要我注意飲食跟休息,當然可以降下來了。”

淩冽搖搖頭道:“我說的是立即降下來。”

“胡說八道,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個小青年道。

淩冽聳了聳肩膀道:“可不可能,讓我試試不就知道了嗎?況且,我又跑不了,如果到時候不行的話,你們把我抓走就是了,把我送進大牢我也沒有怨言。”

王局長已經三次腦出血了,一次比一次嚴重,防了一次,防不了每一次,總有一天逃不了腦溢血死掉的下場,如果淩冽把他治好了,還不把他當成活祖宗給供起來?

這世上沒有誰是不怕死的。

不過王局長顯然不相信淩冽,道:“無稽之談,我從來沒有聽說過能立即讓人的三高全部降下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秦運天卻站在了出來,道:“我來替他擔保,如果他不行的話,大不了王局長你把我秦運天一起帶走就是了。” 王局長微微動容,秦運天在光州也算是權勢人物了,竟然願意為了淩冽出面做擔保?

秦運天又道:“王局長,你也知道我的情況,不瞞你說,今天如果不是他的話,可能我已經沒命了,而且你也看到了,本來我癱了,現在我卻好好的站著,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猶豫了半天,王局長終於道:“好吧,就讓你試一試,如果不行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的確知道秦運天的情況,而且以秦運天的身份也不至於空口說白話。

“那就多謝王局長的信任了。”

淩冽笑了笑,一把銀針出現在了手中,不等王局長有任何的反應,道道銀光閃過,王局長的身上已經插滿了銀針。

一掌拍在王局長的身上,王局長立即感覺紮在身上的那些銀針就像是被火燒過一樣,發出炙熱的氣流,這些氣流瞬間就流轉全身。

“好熱……”

王局長痛叫了起來,那些氣流在他身體裏面就跟有火在燃燒一樣,頓時全身通紅,汗珠就跟掉豆子一樣往下低。

“放開王局長!”

王局長的幾個屬下頓時就被嚇壞了,立即沖了過去,淩冽一腳跺在了地上,一股大力迸發了出來,那幾個小青年被橫推的連退好幾步。

一股怪味兒從王局長的身上散發了出來,仔細一看,王局長身上的汗珠竟然是淡黃色的,而且還有一些黏稠。

“混蛋,你想幹什么?”那幾個小青年都急了,要是王局長出了什么事兒,他們也會大禍臨頭。

淩冽感覺差不多了,松開了自己的手掌,手指翻飛,紮在王局長身上的銀針被他快速的拔了出來。

王局長一屁股坐倒了地上,厲聲道:“你對我做了什么?”

淩冽微微一笑道:“你現在應該想要上廁所,上完廁所之後你就知道我究竟對你做了什么。”

果然,淩冽話剛說完,王局長就捂著肚子沖秦運天道:“衛生間,衛生間在哪裏?”

過了好一會兒王局長才捂著肚子走了出來,神色雖然有些疲累,不過卻是一臉的欣喜,因為現在他感覺到自己是一身輕松,就像是甩掉幾十斤肉一樣。

“你是怎么做到的?”王局長在進入衛生局之前也是一個知名的醫生,當然知道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我是一名中醫,我只不過用針灸將你體內的脂肪跟糖分快速的燃燒出來而已,這種方法不會有任何的副作用,只是會讓人有些虛脫而已。”淩冽道。

“難道你剛才用的是以氣禦針?”王局長一臉的驚訝。

淩冽有些意外,道:“王局長知道以氣禦針?”

王局長贊歎道:“當然知道,在我這個位置上面,能接觸到一些高明的中醫,小兄弟如此年紀就有著這樣的本事,真是了不得啊!”

既然王局長這么說,那說明他認可了淩冽的醫術,秦運天哈哈大笑道:“王局長,你現在還要說他非法行醫嗎?”

王局長搖著頭道:“秦老哥,你就別笑話我了,我王偉明雖然沒啥本事,但是眼睛也不瞎,小兄弟可是一個小神醫啊!”

“既然是誤會,那大家就皆大歡喜了,來,大家坐下聊。”

讓大家都坐下之後,秦運天問道:“王局長,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局長向淩冽問道:“淩老弟,你跟宏遠醫院的陳啟生是不是有什么過節?”

果然是這小子倒的鬼,於是淩冽就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講了一變,王局長一臉的怒意,道:“這個臭小子本事沒多少,心眼倒是學壞了。”

原來,原來陳啟生的老子陳建生在還沒有出任宏遠醫院院長之前,也曾在衛生局任職,跟王局長是老相識,而且,王局長一向也對考天京醫學院的陳啟生非常喜歡。

陳啟生說有人非法行醫難道還有假?於是,王局長就立即氣勢洶洶的趕了過來。

“淩老弟,你放心,這事兒我一定妥善處理的,不過我勸你盡快拿到行醫證,因為陳建生在衛生局也還有一些關系,到時候要是追究起來,可能會有麻煩。”王局長道。

淩冽苦笑道:“王局長,我的醫術並不是來自中醫學院,而是來自師門,就算我想要弄一個行醫證也沒有門路啊。”

王局長道:“這件事情倒也不難,只需要有正規醫院肯聘用你,而且證實你具有行醫的資格,給你開了證明書之後,我就能給你頒發行醫證!”

難道要去宏遠醫院上班?可是到時候韓筠成了他的上司,指不定怎么折騰他呢,還有陳啟生,已經結下仇怨了,那小子還不變著法整他?

“如果淩老弟需要的,我可以幫你推薦一家醫院。”王局長非常熱心的說道。

在見識了淩冽的醫術之後,他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這世上沒有不怕死的人,能結識一個神醫,就等於生命有了一道保障。

如果他這個時候還想得罪淩冽的話,那他就真是徹頭徹尾的傻逼了。

“那就多謝王局長了,不過不用了,我自己有辦法。”淩冽婉拒了。

反正他答應過韓宏遠要參與那個什么解毒專家組,到時候就拿行醫證來做為條件好了。

王局長擺了擺手,道:“別叫我局長,我比你年長,咱們一見如故,就以兄弟相稱吧,那個……淩老弟,我這個病是不是完全好了?”

他現在最關心的還是自己的病情。

“王局……王哥,雖然你現在情況大有好轉,但是想要徹底的好起來,還需要七次針灸,不如王局長給我一個地址,到時候我登門替你行針。”

既然都已經兄弟相稱了,淩冽當然也厚道一些,而且不管怎么說他都是一名醫生,能結識衛生部門的官員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王局長頓時大喜,道:“那真是太謝謝淩老弟了。”

王局長起身告辭,淩冽送了出去,秦運天眼中是滿是異彩,道:“十人九病!”

秦爽疑惑道:“什么十人九病?”

秦運天問道:“無論是誰,多多少少身體都有可能會有一些毛病,沒有人不怕死,沒有人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如果有人知道淩冽是一個神醫,你覺得會怎么樣?”

秦爽已經看到了,來之前王局長還虎視眈眈的要處理淩冽,但是當得知他是一個神醫之後,恨不得把他給供起來。

但是如果今天來是市長呢?市委書記,又或者是更有權勢的人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