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师你太大我坐不下,一晚上干八次还给我吃

老师你太大我坐不下,一晚上干八次还给我吃,秦爽頓時一臉的羞怒,因為就在昨天晚上秦家的貨被劫走之後,鄭麒麟打了一個電話給他,說只要秦爽肯做他的女人,他就願意放秦家一馬。

“你的無恥要求我絕不可能答應你的。”秦爽冷聲道。

鄭麒麟眼中閃過一絲陰毒,嘿嘿獰笑道:“你知道?光州這個小小的縣級市我根本沒有放在眼裏,我之所以這么賣力氣,就是想讓你知道拒絕我的下場。”

其實以鄭家的實力,光州這個縣級市的市場的確沒有放在眼裏,鄭麒麟之所以這么賣力氣無非就是看上了秦爽而已。

在風月場上,鄭麒麟一向都是無往不利,秦爽連番幾次的拒絕讓他惱羞成怒,他要讓這個拒絕自己的女人失去一切。

“你不會得逞的!”秦爽咬著牙道。

“哈哈哈……我會不會得逞,等你自己主動脫光衣服像一條母狗來求我的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鄭麒麟張狂的大笑離開了,身後的秦爽羞憤難耐,不過,本來對於讓馬俊鵬劫了鄭麒麟的貨他還覺得心有不安,這一次是徹底的放開了,這么下流的一個混蛋,就算是讓他傾家蕩產都不為過吧。

這樣的拍賣會,一些有權勢的人都是有自己預訂的包廂,在一個最大的包廂之中,秦運天齜牙咧嘴的叫道:“疼……疼……疼,怎么搞的?怎么越來越疼了?”

“針紮在肉裏面當然會疼了,只不過之前你的腰沒有知覺,才感覺不到而已,現在越疼說明你恢複的越快,看來不需要七天了,只需要五天,你就可以痊愈了,現在應該能夠站起來了,你試試!”淩冽道。

秦運天試著自己站了起來,果然,他真的站起來了,而且雖然有些吃力,還可以自己勉強行走了。

“真是太好了,你對秦家的大恩,真是讓我秦運天無以為報啊!”秦運天大喜道。

如果不是淩冽,這一次秦家肯定會被鄭麒麟吞的連渣兒都不剩下,不光如此,本來已經認命癱瘓了,淩冽卻能讓他重新站起來,兩份恩情加起來,確實是無以為報。

“我跟小爽是好朋友,我跟她說過,好朋友就應該互相幫助,更何況,運天商行也有我的股份,我們是合作關系,幫了你也等於是在幫我自己。”淩冽道。

“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光有一手神奇的醫術,心胸更是豁達,這樣的年輕人現在實在是太少了。”

秦運天一臉笑意的看著淩冽,欣賞之情一覽無餘,而且是越看越喜歡,突然低下身子小聲道:“你老實跟我說,你真的沒有跟我們家小爽沒什么?”

淩冽擺手道:“沒有沒有,我跟小爽只是朋友?”

“難道我們家小爽不漂亮?”

“漂亮!”

“身材不夠好?”

“身材也不錯!”

秦運天有點兒不樂意了,道:“那你憑啥看不上我們家小爽?”

淩冽有些鬱悶了,總不能人家漂亮身材好就得看上人家吧?

“就算想看上,也得互相來電嘛。”淩冽苦笑不得道。

“難道說小爽不夠性感?”

秦運天若有所思點點頭道:“應該是這樣,大姑娘家哪兒有穿衣服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一點兒肉都不露的?趕明兒得說說她,多買一些那種露大半個胸脯跟肚臍眼還有大腿的衣服。”

淩冽差點兒一跟頭栽倒在地上,秦運天這爹當的也是沒誰了。

時間到了,秦爽上台朗聲宣布拍賣會正式開始,一個打扮得體的中年男子上台,他就是這一次的拍賣師。

按照正常流程,一開始是一些古玩行家將自己的藏品拿出來拍賣,一般情況下這些拍賣品檔次都不是太高,當然了,也會偶爾出現一些精品。

可是,一連拍了十幾件,在那些古玩大亨的眼中的這些上不了台面的東西,最次的價格也在百萬以上,讓淩冽這個土豹子微微咂舌。

難怪現在搞古玩的人越來越多了,分分鍾就是成百上千萬上下啊。

看見淩冽有些動容,秦運天又湊了過來,笑眯眯小聲道:“怎么樣?要不要考慮一下,只要你跟我們家小爽好上了,整個運天商行都是你的。”

淩冽一頭的黑線,訕訕道:“這個要看緣分,看緣分。”

“還看啥緣分啊?兩個人衣服一脫,上了床,整出個娃兒來,這事兒不就成了嘛。”秦運天急道。

淩冽嘴角一陣抽搐,如果他是秦爽,攤上這么一個不著調的老子,非是大義滅親不可!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兒,順著香味兒看去,兩只眼睛頓時就直了,之間拍賣師的面前擺放著一根木雕,雕工不咋的,是一條龍,但是這條龍有點兒醜!

拍賣師介紹道:“下面這一件乃是百年檀木雕刻而成,各位都知道,檀木本身就極品的名貴,百年檀木更是可遇不可求,起拍價一百五十萬!”

百年檀木的確非常的名貴,可是也就值一百五十萬左右,被兩個人競拍到兩百萬的時候,就沒有人有太大的興趣了。

眼看拍賣師的錘子就砸下來了,淩冽脫口而出:“兩百五十萬!”

全場頓時一陣驚愕,這跟檀木雕兩百萬已經是頂天了,竟然還有人加價,而且一加就是五十萬,這小子是不是吃錯藥了?

秦運天也搖著頭道:“這件百年檀木雕,但是兩百五十萬有點兒不值啊!”

“值,當然值了,就算是兩千五百萬也絕對值!”淩冽激動的就跟打了雞血似得道。

如果只是百年檀木當然不怎么值錢了,可是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檀木雕,而是龍檀木,那龍形不是人工雕刻而成的,是天然形成的!

龍檀木就算是在神農穀都是不可多得的寶貝,尤其是像這樣已經形成龍形的,所蘊藏的靈氣基本上都快化龍了,如果用來入藥,就算做不到活死人肉白骨,也相差不遠了。

對於淩冽來說,這跟龍檀木簡直就是無價之寶,根本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在其他人嚴重兩百五十萬已經遠遠超過了百年檀木的價值,沒人再加價了,就在淩冽以為馬上就要到手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橫插了進來,道:“三百萬!” 會場裏面所有人都愣住了,兩百五十萬買一塊木頭就已經夠敗家的,現在又冒出來一個開價三百萬,我擦,再有錢也不能這么騷包吧?

淩冽一愣,沒想到有人竟然會跟他搶,難道對方也是一個識貨的行家嗎?如果那樣的話,事情可就糟了,他現在可沒有那么多錢跟人家爭。

秦運天都成人精了,立即豪氣幹雲的擺手道:“盡管去爭,不就是錢嘛,我秦運天不差錢兒!”

有了淩冽的支持,淩冽大喜,道:“那就多謝伯父了。”

“三百五十萬!”淩冽再次開價。

會場其他人又是一陣愕然,我擦,還來?

“四百萬!”

“四百五十萬!”

“九百萬!”

“一千萬!”

所有人都震驚了,就連不差錢兒的秦運天也動容了,這兩個傻逼,一塊破木頭都爭到上千萬了,難道那百年龍檀木真是一個寶貝嗎?

但是今天到場的全都是行家,其中不乏大師級別的人物,眼光毒辣,都一致認定那就是普通的一塊百年檀木,撐死兩三百萬。

不過,拍賣場上面兩個不差錢的人杠上了,為了爭一口氣,拼命的往裏面砸錢也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當淩冽叫價一千萬之後,對方出現了短暫的沉默,一個身穿唐裝,紅光滿面的老者站起身來,向包廂的方向拱了拱手,聲音洪亮道:“在下賴玉賢,不知這位朋友能夠割愛?”

“賴玉賢?他就是賴玉賢,賴神醫?”有人驚呼道。

秦運天眉毛一挑,道:“竟然是他?”

“伯父認識他嗎?”淩冽問道。

秦運天點點頭道:“當然認識,他可是省城赫赫有名的神醫,曾經任職紅牆內,可是貨真價實的禦醫!”

淩冽動容了,果然是行家,竟然任職過紅牆內,那放在古代確確實實能被稱為禦醫,那他這個神醫的名號也不是虛的。

“小冽啊,如果沒有必要的話,就不要再爭了,就當給賴神醫一個面子吧。”秦運天勸道,倒不是他心疼錢,而是去得罪一個曾為禦醫的神醫有點兒不太理智。

可是這已經具有龍氣的龍檀木對一個醫者來說實在是太珍貴了,沒有半分的猶豫,道:“不行,伯父,不管跟誰爭,都是值得的!”

既然淩冽態度這么堅決,秦運天也不再說什么了。

淩冽放聲說道:“賴神醫,在下也非常的需要,所以,非常的抱歉,不能想讓!”

頓時,全場都是臉色一變,這小子瘋了嗎?竟然連賴神醫的面子都不給。

要知道,賴神醫不光醫術通玄,曾為禦醫,更是有這強大的背景關系網,誰敢不給面子。

“哪裏來的瘋小子,連賴神醫都敢頂撞?”有人出聲呵斥道。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為有幾個騷錢兒就這么囂張,把你家大人叫出來!”

“哼,能讓賴神醫開口那是你的服氣,不要不知道好歹!”

對於賴神醫這樣的人沒有人不想巴結,紛紛出言對淩冽呵斥,鄭麒麟更是站了出來,沖賴神醫客氣道:“賴神醫,小子鄭家鄭麒麟,如果您真的需要的話,盡管競價,一切費用由我來承擔,就當是送給賴神醫的一份見面禮了。”

聽見這話,秦運天頓時就為難了,沒想到鄭麒麟會出頭,以他的身價肯定是爭不過鄭麒麟的。

淩冽的臉也黑了下來,難道就這樣跟寶貝插肩而過嗎?

誰知賴神醫卻一擺手,道:“不用了,老朽放棄,不過小兄弟,我有一個請求,不知道能否答應!”

淩冽一聽頓時大喜,只要別跟他爭,就算是叫他親爹都行,道:“老爺子有話但說無妨!”

“想必你應該知道它的用處,事後,我想與你賭一場,就以它來做為賭注,你看如何?”賴神醫道。

什么?!

賴神醫竟然要跟這個是誰都不知道的小子賭?

賭什么?他是神醫,那肯定是賭醫術了!

但他可是神醫,雖然沒見著人,但肯定是一個年輕人,那結果還用的著猜測嗎?

淩冽什么都怕,但唯獨不怕的就是醫術,當即就答應道:“好,淩冽就答應老爺子賭一場,以它為賭注,願賭服輸,絕無怨言!”

“好,那老朽三天後就在宏遠醫院舉行義診,到時候恭候小兄弟的大駕光臨!”賴神醫朗聲道。

“什么?!賴神醫要在光州舉行義診?那真是太好了,我的病有救了!”

“我多少去省城就要求賴神醫診治都沒有機會,這一次竟然能免費診治!”

“快點兒打電話,立即安排,搶一個位置,折騰老子幾十年的病能不能治好,就看三天後了!”

全場立即躁動了起來,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得,電話全都掏了出來打給自己的秘書,安排三天後去宏遠醫院,看那架勢,如果辦砸了,就把秘書全家都幹掉似得。

這完全能夠理解,在場的都是有錢有勢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是怕死,現在有一個能夠讓神醫替自己診治的機會,他們付出一切代價也要爭取道。

秦運天苦笑道:“小冽啊,看來這一千萬是白花了,三天後還是得乖乖的交給人家。”

淩冽卻自信道:“伯父放心,寶貝到了我的手裏,天王老子來了也奪不走。”

看眼前的場面,這個賴神醫肯定是一個醫術高明的名醫,但淩冽的自信卻是來自龍檀木,因為賴神醫極有可能知道龍檀木,卻不知道龍檀木真正的價值,否則的話,卻對不會輕易的放棄。

就憑這一點,他肯定這個賴神醫不如自己。

拍賣會依然在繼續,那些普通的古玩已經拍賣結束了,接下來才是真正上珍品的時候,所有人都憋住了精神,期待下面的藏品。

鄭麒麟一臉的興奮,因為接下來就是他將運天商行狠狠踩在腳下的時刻了,第一件藏品上來了,是一件青花瓷,明朝出土,他認得是周文斌的藏品,起拍價都在五百萬以上。

“嘿嘿,你准備好看好戲了嗎?希望你能承受的住,我等著你自己脫光了衣服跟母狗似得求我!”鄭麒麟沖坐在身旁的秦爽一臉獰笑道。

秦爽一臉的厭惡,淡淡道:“我的確看好戲了,但是我怕承受不住的是你。”

“那咱們就等著瞧好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