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姐我们再做一次好嘛,二姐今晚属于你,今天晚上让你玩个够

姐我们再做一次好嘛,二姐今晚属于你,今天晚上让你玩个够,淩冽冷笑道:“那我問你,病人是因為肝病住院的,為什么要做b超?b超對病人的肝病有任何聯系嗎?”

頓時,病房裏面其他的病人跟家屬也都滿臉的疑惑,對啊,人家得的是肝病,你做b超幹什么?人家是來治療肝的,又不是懷孕來醫院待產的!

陳啟生怒道:“你……有沒有關系我們醫生說的算,你是個什么東西?連學都沒有上過,你憑什么在這裏胡說八道,我勸你最好滾,不然的話,我就報警抓你!”

“我是病人的家屬,我有權知道這些,這跟我有沒有上過學有關系嗎?”

淩冽扭頭沖病房裏面其他的病患道:“各位,我想問問你們,你們是不是經常會被強制進行一些跟自己的病完全沒有關系的檢查呢?”

聽他問題,一個老太太道:“那小夥子我問問,我只是腿瘸了,他們讓我做心電圖,有沒有關系啊?”

淩冽搖頭道:“完全沒有任何關系。”

一個老大爺連忙道:“那小夥子,我是喉嚨被骨頭卡傷了,他們每天都讓化驗大小便。”

頓時,另一個病床上面的小夥子忍不住笑了出來,道:“大爺,你是嘴裏受了傷,讓你們化驗大小便,當然是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了。”

那個老大爺一聽,頓時就火了,指著陳啟生火冒三丈的吼道:“小兔崽子,老子嘴裏生毛病,你讓我化驗大便,有你這么缺德的嗎?”

病房裏面立即一邊哄笑聲,但是笑完之後又都是憤怒不已,大家竟然都遇到過同樣的情況,他們也都曾懷疑過,可是醫生一般都說的那么肯定,每個人又都怕死,就算懷疑一般情況下也不會過問。

看見整個病房的人都議論了起來,陳啟生開始慌張了,其實淩冽說的一點兒都不錯,自從他老子陳建生接手宏遠醫院之後,一直都這么幹,強行給病人進行一些完全沒有必要的高價檢查,而病人沒有不怕死的,就算有所懷疑,也不敢問出來。

就這樣,陳啟明父子每年從檢查費上面就不知道牟取了多少利益。

本來抓住病人怕死的心理,一向都是天衣無縫的,卻沒想到今天讓淩冽給揭破了。

如果消息傳了出去,那麻煩可就打了,連忙吼道:“保安,保安在哪裏,這裏有人搗亂!”

太子爺發話,立即幾個如狼似虎的保安沖了進來,叫道:“陳主任,是誰在這裏搗亂?”

陳啟生一臉凶狠的指著淩冽道:“就是他,立即給我抓起來,然後送進警察局!”

他在警察局有一些關系,只要被抓進警察局,他可以隨便的收拾淩冽。

那幾個保安正要動手,那個老大爺立即就蹦了起來,叫道:“真是無法無天了,你們黑心醫院坑病人的錢,被人指了出來,竟然還想抓人,你們抓一個我看看,老子的侄子就是律師,你們敢動他一下,老子保證告的你們醫院倒閉!”

“就是,你們坑別人的錢,竟然還想抓人,你以為你們是天王老子嗎?”

“尼瑪的,黑心醫院,我要曝光你們,等著吧,明天宏遠醫院就上新聞頭條!”

整個病房的人都憤怒了,紛紛跳了出來,義憤填膺的大罵起來。

陳啟生傻眼了,沒想到自己竟然變成了眾矢之的,再這么鬧下去的話,肯定是要出大事,沖幾個保安厲聲道:“立即給我帶走!”

無論如何要先控制住淩冽,至於病房裏面的其他人,再慢慢的解決就是了,現在陳啟生恨不得將淩冽生吞活剝了。

淩冽心裏一陣冷笑,掏出電話想要打給衛生局的王局長,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給我住手!”

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女滿臉冷意的走了進來,那幾個保安頓時就老實了,結結巴巴道:“韓……韓院長!”

韓筠直接向陳啟生冷聲問道:“我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是他,是他在醫院裏面鬧事,汙蔑宏遠醫院,敗壞宏遠醫院的名聲!”陳啟生指著淩冽道。

韓筠扭過頭向病房裏面其他的病患問道:“請問你們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最氣憤的就是那個老大爺,道:“當然知道了,是這小子胡亂給我做檢查,坑大家的錢,結果被這小夥子給揭穿了,他就想抓人!”

“不錯,事情就是這樣的!”

“哼,黑心醫院,你們要是敢抓人,老子明天就敢去舉報,我看你們醫院還怎么開下去!”

韓筠點點頭,道:“那你們願不願意做證呢?”

那幾個病人一愣,道:“當然願意了!”

韓筠轉過身向陳啟生冷聲道:“陳主任,現在你也看到了,有人要舉報你,現在我以副院長的身份暫時解除你的一切相關職務,等候相關部門的調查吧!”

頓時,所有人都愣住了,誰也沒有想到韓筠會這么做,現在已經有了人證,一些檢查化驗單子就是物證,證據確鑿,一旦經過調查,那陳啟生的罪名就坐實了,到時候宏遠醫院就徹底的被定性為黑心醫院了。

韓筠難道是瘋了嗎?

“筠筠,你瘋了嗎?你知道你這樣做會有什么後果嗎?”陳啟生臉色鐵青道。

“我不知道這樣做會有什么樣的後果,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那宏遠醫院就真的變成了黑心醫院!”

韓筠說完之後,沖幾個保安冷喝道:“還愣著幹什么?立即給我把人帶走!”

陳啟生是太子爺,但韓筠一樣是他們招惹不起的,戰戰兢兢的上前,道:“陳主任,這……”

陳啟生跟毒蛇似得狠狠的看了淩冽一眼,然後沖韓筠獰笑道:“韓筠,別以為你能把我怎么樣,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的!”

說完,就主動走出了病房。

韓筠沖病房裏面的病患彎下腰深深的鞠了一躬,一臉認真道:“各位,宏遠醫院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宏遠醫院的恥辱,我在這裏誠摯的向各位道歉,我以副院長的身份向各位保證,一定會查清楚這件事情,還各位一個公道!”

可是大家好像不太領情,一個小夥子撇嘴道:“少來這一套,誰知道你們是不是蛇鼠一窩,一唱一和的,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話。”

“就是,這是黑心醫院,你是院長,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哼,別想著到時候用好處封住我們的嘴,你們宏遠醫院我舉報定了!”

韓筠沉默不語,臉色有些蒼白,緊咬著嘴唇,身體微微顫抖,就在這個時候,淩冽卻站了出來,道:“各位,請問你們相信我嗎?”“小夥子,你揭穿了這家黑心醫院,你是好人,我們當然相信你了。”

“既然你們相信我,那就請聽我說幾句啊吧。”

淩冽笑了笑,道:“其實,人有好壞,所以無論什么職業也都有好壞之分,那醫院裏面有黑心醫生也就不奇怪了,但是,並不代表宏遠醫院就真的是一家黑心醫院,所有的醫生都是壞醫生,最起碼,我可以保證以前的老院子韓宏遠韓老爺子就是一個正直的醫生!”

這一點兒淩冽倒是沒有說錯,之前韓宏遠擔任院長的時候,宏遠醫院的口碑一向都不錯,不光醫生醫術高明,而且素質極好,並且,宏遠醫院每年都還會舉行義診,對有困難的病患進行贈醫施藥,當年淩冽的奶奶就曾受過宏遠醫院的恩惠。

韓宏遠是一個好醫生,而韓筠雖然刁蠻了一些,但淩冽也看得出來她也是一個真正的醫者。

不難看出,宏遠醫院出現黑心行為,應該都是陳啟生父子倆倒的鬼,跟韓筠祖孫倆是沒有關系的。

果然,聽見淩冽的話之後,有人點頭道:“小夥子說的不錯,韓老的確是一個好醫生。”

“是啊,韓老的醫德在光州誰不知道啊?”

“可是現在韓老退下去了,他醫德再好又有什么用?”

淩冽指著韓筠道:“大家不用擔心,這位是宏遠醫院的副院長,也是韓老的孫女,而且她還是大英帝國黃家醫學院畢業的,如果大家相信韓老的話,就應該相信韓院長一定會處理好這件事情,還大家一個公道。”

大家聽到韓筠是韓宏遠的孫女,而且還是大英帝國皇家醫學院的高材生之後,臉色頓時就緩和了很多。

那個老大爺向韓筠問道:“我說丫頭,你真的會大公無私,嚴肅處理這件事情嗎?”

韓筠立即點頭道:“不錯,我在這裏向大家保證,一定會秉公處理,同時請求各位的監督,如果出現任何徇私行為,各位可以隨時舉報,絕無怨言!”

老大爺點點頭道:“那好,就看在韓老跟這位小兄弟的面子上,相信你一次,各位,我們就暫且相信她一次,如果她做不到,我們就堅決不再姑息,你們說怎么樣?”

大家都願意相信韓宏遠,也相信淩冽這個敢於仗義執言的少年英雄,都紛紛點頭,表示願意相信韓筠一次。

“那就多謝各位了。”韓筠再次感激的向大家深深鞠了一躬。

淩冽得意的摸了摸鼻子,自己這一次可以算是一箭三雕了,首先是替大家維護了自己的利益,做了一回正義使者,其次就是韓筠欠了自己這么大一個人情,找她要一個行醫證推薦書應該不是難事吧?

最後一點兒就是陳啟生那小子太討厭了,不收拾他估計半夜都睡不著覺,淩冽可是一個很記仇的人。

“我在辦公室等你。”韓筠說完之後就離開了。

辦公室等我?難道是想要感謝自己?那會拿什么感謝呢?會不會是以身相許,毅然獻身呢?我淩冽大少爺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媽,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個就是我跟你說過的淩冽,就是他治好你的病,你的醫療費也是他借給我的。”

現在楚母已經完全清醒了過來,楚香湘拉著她介紹淩冽。

楚母知道自己的情況,淩冽就是她的救命恩人,連忙感真不知道該怎么報答。”

淩冽連忙擺手道:“阿姨,說這話就嚴重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沒有必要這么客套,不要叫我先生,叫我淩冽,小淩或者小冽都可以。”

楚母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那個老大爺就打趣兒道:“是啊大妹子,跟自己女婿還客氣什么啊?都是一家人!”

大家都對淩冽非常有好感,而楚香湘長的漂亮,對楚母孝順,這幾天大家也都看在眼裏,都樂意看到他們湊成一對兒,其他人也跟著起哄道:“是啊,哪兒丈母娘叫自己女婿先生的啊?”

楚香湘的臉頓時就紅了,而楚母歎息一聲,道:“阿力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也知道你是一個好孩子,小冽啊,我們家香湘是一個苦命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對她!”

這兩天楚香湘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楚母講了,在對阿力深惡痛絕的同時,也感覺到淩冽真的是一個可以托付終身的人。

“媽,你說什么呢,你再這樣說,我就不理你了。”楚香湘跺著腳羞怒道。

看見她一副小女兒樣子,大家又開始起哄了,道:“哎呦,這丫頭還生氣了,我看是在害羞吧?我說丫頭啊,這年頭談戀愛就得主動一點兒,手快有手慢無啊,這么好的小夥子小心被別的女孩子給勾走了。”

淩冽一個勁兒的傻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好男人在哪裏都發光。

宏遠醫院副院長辦公室,韓筠冷聲道:“我再問你一次,你確定要來宏遠醫院實習?”

雖然她佩服淩冽的醫術,而且也感激剛才幫了自己,可是一看見這混蛋,她氣兒就不打一處冒,坐在她對面的混蛋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胸脯看,眼珠子恨不得都快瞪掉在了地上。

“混蛋,你在看什么?!”韓筠大怒,站起身來猛的一拍桌子。

她這一怒,把淩冽給嚇的渾身直哆嗦,縮著脖子楚楚可憐道:“不要這樣大聲跟人家講話嘛,會嚇壞寶寶的。”

韓筠有種眩暈的感覺,這么猥瑣的一個混蛋,居然要來她的醫院當實習醫生,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醫生是崇高的職業,可這個王八蛋怎么看都像是一個人渣。

“你……你……”

韓筠被氣的渾身發抖,最後終於忍不住大聲吼了起來,道:“你給我滾出去!”

淩冽卻盯著她不斷顫動的胸脯,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都快流哈喇子了。

“王八蛋,臭流氓,我殺了你!”韓筠快要抓狂了,她真的想要殺人。

“喂喂喂,我上次都跟你說過了,雖然我是流氓,可是我不臭啊,洗澡用的還是舒膚佳,香噴噴的,不信你再聞聞!”

兩人第一次見面的一幕又重演了,淩冽說完就把袖子挽起來,將黑黝黝的胳膊送到韓筠的鼻子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