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到老师家把老师那个了, 晚上我给你弄

我到老师家把老师那个了, 晚上我给你弄,韓筠大怒,一記撩陰腿狠狠的踹向淩冽的大腿根兒,淩冽吃過虧早就防備,腳步向後滑退一步,身體正好抵在門上,然後一把就抓住了韓筠的腳。

“嘿嘿,想偷襲我?沒門!”淩冽嘿嘿笑道。

“臭流氓,你放開我!”韓筠叫道。

“我都說了我不是臭流氓,再說了,我又沒有對你耍過流氓,你憑什么罵我臭流氓?”淩冽不爽道。

“你還敢說你沒有對我耍流氓?上一次你……臭流氓,你還不想認賬了?”

“你還敢罵?”

淩冽眼珠子一轉,道:“反正你認為我是臭流氓,要是不對你耍流氓,那豈不是吃大虧了?嘿嘿!”

說完,他就伸出了賊爪子抓向韓筠的胸脯,其實也就是嚇嚇她,讓她別這么囂張,不可能真的抓過去。

“混蛋,你敢!”韓筠大驚。

可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被人給推開了,而淩冽正好靠著門,這一推,淩冽的身體前傾,本來不想往前伸的手爪一下子就抓到了,巨大,柔軟,很有彈性……

韓宏遠走了進來,道:“筠筠,我跟你說啊,賴神醫要來咱們醫院義診,這可是大事兒,記者都已經到了,你要不要,呃……”

老頭子頓時就被眼前的一幕給震住了,我擦,自己的孫女被淩冽一只手抓住腳脖子,另一只手抓在……

我擦,現在的年輕人真會玩,竟然用這么高難度的姿勢。

淩冽很韓筠頓時都傻眼了,打死他們都想不到這個時候會有人進來,而且正好目睹這樣的一幕。

“呃……抱歉,抱歉,你們繼續,我就不打擾了!”

韓宏遠雖然上了年紀,但是腦筋轉的倒是挺快,後退一步就走出了門外,順手把門給關上了,嘴裏嘀咕道:“怎么發展的這么快呢?”

韓筠懵了,頭一回是特殊情況,雖然生氣,但她也認了,可是這一次呢?你抓了老娘兩次胸部,難道還是誤會?

淩冽也懵了,開玩笑是一回事,但是來真的就有點兒不厚道了,而且還被人家親爺爺親眼所見。

“那個,抱歉,對不起,你也看到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你先聽我解釋……”淩冽都快哭了。

“我解釋尼瑪的頭啊!”

只聽見韓筠一聲刺耳的尖叫聲,緊接著就聽見裏面劈裏啪啦的,然後淩冽慘號道:“別打了,都說不是故意的,你再打我就翻臉了,哎呦……媽呀……救命啊……”

淩冽鼻青臉腫的抱著頭破門而出,可是剛到門口,一把手術刀就飛了過來,湊巧不湊巧,其中一把又是那么准,正中淩冽的屁股上面。

淩冽頓時捂著屁股慘叫了起來,特么的,難道老子上輩子欠你的嗎?連續被你兩次插中屁股!

還沒有走遠的韓宏遠聽見淩冽的慘叫聲立即又跑了回來,叫道:“怎么了?怎么了?發生什么事兒了?”

當他看見淩冽那個樣子,還有他屁股上面的手術刀也是被嚇了一跳,嘖嘖道:“哎呦,這死丫頭下手怎么這么狠啦?對自己男朋友也不下手輕點兒!”

淩冽一聽,頓時就跟踩到尾巴似得蹦了起來,叫道:“老頭兒,你別瞎說,誰是她男朋友了?”

這小妞兒雖然長的漂亮,身材又火爆,可是這脾氣也太野蠻了,要是娶了她,洞房晚上非是被她用手術刀給分屍了不可。

韓宏遠一聽,頓時就毛了,蹦的比淩冽還高,吹胡子瞪眼兒道:“怎么?你摸都摸了,難道還不想認賬了不成?”

“誰說我要摸了?要不是你突然進來,我能摸的到嗎?老子不是故意的,你別想訛老子!”淩冽打死不認賬。

“放你娘的屁,老子親眼看見的,你還敢說不是故意的?”

韓宏遠急眼了,竟然當眾就喊了起來,道:“都來看看,都來給我評評理,我親眼看見這小子摸我孫女兒的胸脯,結果這小子竟然說不是故意的,不想認賬,你們說說,這還是個東西嗎?簡直就是現代陳世美!”

沒有人不喜歡湊熱鬧,一聽見有這樣的好戲,不管是醫生護士還是病患都圍了過來,對淩冽指指點點,義憤填膺道:“什么?摸了人家胸脯不想認賬?真是禽獸!”

“被人家爺爺親眼看見還想抵賴,真特么的不是個東西!”

“哼,又是一個負心漢,這樣的混蛋應該浸豬籠,扒光了衣服遊街示眾!”

淩冽瞬間被千夫所指,沒想到韓老頭兒這么狠,連這一招都使了出來。

可是還沒有等他來得及爭辯,突然有一個醫生瞪大眼睛道:“那不是韓老院長嗎?他只有一個孫女,就是咱們的韓院長,難道他說的是韓院長?”

頓時一下子就炸開了鍋,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韓筠都是屬於極品,幾乎是所有宏遠醫院男性的心中女神,現在他們的女神竟然被人摸了胸脯,還不想認賬!

韓宏遠心裏猛的以咯噔,知道事情大條了。

淩冽年紀輕輕卻醫術了得,對於同樣身為醫者的韓宏遠來說,淩冽這樣的年輕人無疑是他最欣賞的後輩。

而與此同時,韓筠已經二十六七了,她的感情生活也是韓宏遠的一塊心病。

於是,他就有撮合淩冽很韓筠的想法,剛才看見辦公室裏面的那一幕,還以為這事兒成了,誰知道淩冽竟然不認賬,韓宏遠心急火燎,居然忘記了場合,把這事兒給宣揚了出來。

被人摸胸本來就是一件非常私密的事情,被人這樣宣揚,任誰都受不了,更何況是脾氣火爆的韓筠?

要是讓她知道,自己把她被人摸的事兒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兒給說了出來,那還不大義滅親,幹掉他這個親爺爺?

不知道什么時候,韓筠辦公室的門竟然打開了,韓宏遠跟淩冽同時打了一個冷顫,感覺渾身涼颼颼的。

有殺氣!

兩人扭頭就看見韓筠站在門口,手裏拿著一把大號的手術刀,那眼神就跟要吃人似得!

“啊……救命啊,殺人啦,你個母夜叉,都說我不是故意的了,是你爺爺開門撞到我,我才摸到的,你要怪,就怪你爺爺!”

“孫女啊,你別聽這臭小子胡說,他分明是自己想摸,又不想認賬,才推倒爺爺頭上啊,哎呦,好險,差點兒砍到屁股!”

宏遠醫院熱鬧了起來,只見一個老頭兒跟一個屁股上面插著手術刀的青年抱著頭鬼叫著一路狂奔,身後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美女舉著手術刀殺氣騰騰的一陣狂追。可是跑到樓下兩人的路就被堵住了,只見一大群人都圍在一起,不是拿著話筒就是扛著攝像機,一個紅光滿面的老者被圍在正中央。

原來,賴神醫要在宏遠醫院裏面義診的消息已經傳開了,賴神醫以前可是禦醫,他竟然在這樣一個小地方舉行義診,的確是轟動性的消息。

賴神醫的目力非常好,立即就發現了狼狽鼠竄的韓宏遠跟淩冽,叫道:“韓老哥,你們這是怎么了?”

韓宏遠覺得有了救星,立即跑到賴神醫的身邊,咧著嘴指著追過來的韓筠道:“賴老弟這不是來了嗎?我是專門來迎接你的,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孫女,叫韓筠,大英帝國皇家醫學院畢業的,以後老賴你可得指點指點啊。”

嘿嘿,現在這裏這么多人,還有記者在,我就不信你真的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剁了你的親爺爺。

果然,韓筠就算是有再多的怨氣,這樣的場面也不能爆發出來,將手術刀收了起來,上前恭敬道:“賴爺爺好!”

她是第一次見賴神醫,但卻對自己爺爺的老友,曾經的禦醫是如雷灌耳。

賴神醫看見韓筠也非常的高興,道:“你就是筠筠啊,你爺爺沒少在我面前誇你,以前我還不信,現在看來還真的是出水芙蓉,秀外慧中。”

“賴爺爺過獎了!”

韓筠謙遜的一笑,然後沖一旁的淩冽狠狠的瞪了一眼,淩冽覺得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拔腿就想走,可是目力非凡的賴神醫卻將他認了出來,道:“你……你是淩小兄弟?”

既然被人認出來了,不打一聲招呼也說不過去,之後鼻青臉腫的站了出來,尷尬的笑道:“賴神醫,我們又見面了。”

韓宏遠跟韓筠都是一愣,道:“你們認識?”

賴神醫笑道:“我們當然認識了,而且我們之間還有一場約賭,不知道淩小兄弟有沒有反悔?”

約賭?兩個人之間怎么可能會有一場約賭呢?

“當然不會反悔,賴神醫兩天後在宏遠醫院義診,屆時我一定到場,向賴神醫討教!”淩冽不卑不亢道。

他出生神農門,就有義務將中醫發揚光大,任何弘揚中醫的機會他都不會錯過,賴神醫既然被稱為神醫,那就最好不過了,對手的名氣越大,效果就會更好。

什么?!

頓時全場所有人都是一臉的驚訝,曾獲的禦醫賴神醫竟然要在兩天之後的義診時候跟一個不知名的青年約賭醫術!

這個消息立即就跟炸開了鍋似得,所有記者的攝像頭都對准了淩冽,閃光燈一陣閃爍,那些話筒都快杵到淩冽的嘴唇子上面了。

“這位先生,請問你憑什么來挑戰曾為禦醫的賴神醫?”

“還沒有請教先生高姓大名,究竟是哪一所知名醫學院畢業的高材生?”

“這位先生,你是因為什么原因挑戰賴神醫的?是不是想要借此操作自己呢?”

一代神醫被一個無名小卒挑戰,這絕對是一樁大新聞,如果上傳到網上,估計直接就頭條了。

突然間,淩冽挺直了腰板,所有人都感覺就在那一霎那間,淩冽的身上散發出了一股逼人的氣勢。

“我叫淩冽,淩冽的淩,淩冽的冽,我沒有上過任何醫學院,也沒有上過大學,甚至連高中時期的課程都不及格!”

全場頓時一陣嘩然,開什么玩笑?連醫學院都沒有上過,竟然去挑戰一代神醫,他是不是瘋了?

“你們問我憑什么挑戰賴神醫,我憑借的不是我的學曆,而是我的師門傳承我的中醫之術!”

全場立即又是一陣噓聲,如今西醫橫行,中醫都已經快要沒落了,甚至被人稱之為迷信,騙人的把戲,這個人如果上過什么中醫學院也就罷了,還說自己是什么師門傳承,你唬誰呢?

“你們問我是不是炒作,不錯,我的確是炒作,不過我炒作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的醫術!”

說到這裏,淩冽的臉上滿是狂傲,一身逼人的氣勢,人群自動讓開了一條道,轉過身大步離開,留下一群傻愣愣的人杵在那裏。

賴神醫很韓宏遠兩人看著淩冽那挺拔的背影,一陣沉默之後,兩眼不禁露出異彩,而韓筠卻是一臉的迷惘,她突然覺得剛才的淩冽好像沒有那么可惡,竟然還有一點兒帥。

不過那些記者卻全都認為淩冽這完全是在自我炒作,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師門的存在,無非像是想要借助賴神醫的名頭來打響自己的名氣而已。

當天,光州報紙跟網絡的新聞就已經大肆報道了,立即就引起了熱議,幾乎沒有人相信淩冽真的身懷有資格挑戰賴神醫的醫術,幾乎九成以上的人都認為他只不過是一個跳梁小醜。

不過也因此基本上整個光州城的人都知道了,兩天以後會有一個叫做淩冽的人在宏遠醫院挑戰曾為禦醫的賴神醫。

賴神醫突然好奇的向韓宏遠問道:“韓老哥,這個淩冽究竟是什么人?”

“這小子啊?我告訴你,可不是一個簡單的貨色,來頭兒可大著呢!”韓宏遠一臉神秘道。

“哦?究竟是什么來頭兒?”

賴神醫曾經是禦醫,他可不會像普通人那樣認為淩冽完全是瞎說,因為他知道,的確有一些很古老的中醫門派,門下弟子身懷曠世醫術!

莫非這個淩冽真的是來自某個古老的中醫宗門?

“他呀,他不就是我的未來孫女婿嘍,怎么樣?這個來頭夠大吧!”

韓宏遠一臉的得意,卻突然一臉痛苦的鬼叫起來,道:“特么的,誰踩我的腳?呃,筠筠啊,別生氣,千萬別生氣,你喜歡踩就盡管踩好了!”

不管怎么說,淩冽這一次算是變成了名人了,尤其是宏遠醫院的人,知道他不光要挑戰賴神醫,好像還摸了他們的副院長,他們的女神,最後還不認賬!

一開始,很多人以為只是謠傳,但是當得知是從韓宏遠口中傳出來的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懷疑了,從人家爺爺最裏面說出來的難道還有假嗎?

以前韓筠走到哪裏,其他人都是一臉恭敬打招呼,現在醫護人員看見她,都是避得遠遠的,然後小聲議論著。

韓筠都快抓狂了,跑進辦公室,狠狠的關上門,沒過多久,整個宏遠醫院的上空響起炸雷一般的河東獅吼:“淩冽,你個王八蛋,老娘跟你沒完!”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