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爷爷不可以,爷爷的大J,我给爷爷生儿子

爷爷不可以,爷爷的大J,我给爷爷生儿子,傍晚時分,方宏宇來接走了淩冽,開著車子直奔郊外一片比較偏僻的住宅區,淩冽不明白白家那么有錢,怎么會住在這個地方。

方宏宇道:“這裏是白家的祖宅,老爺子跟老太太住在這裏,一般有非常重要的客人才會被請到這裏來,但是有資格被邀請到這裏的人,在光州絕對不超過十個。”

不超過十個人?而淩冽卻有幸能成為這十個人之一,這一次是真正的家宴,看來白家對淩冽非常的重視。

這也難怪,自己可是保住了白家的香火,如此大的恩情,就算是夾道相迎也不為過。

在一棟比較古樸的老宅門前停了下來,奇怪的是,門口卻站著兩個身穿警衛服,全副武裝的守衛。

淩冽立即就懵住了,因為他竟然認識那兩個守衛,就在前不久一個老頭兒跟四個小青年冒充碰瓷兒的,那個老頭兒還跟他打了一架,這兩個守衛正是那四個假扮小流氓的小青年其中的兩個。

見淩冽盯著那兩個守衛看,方宏宇道:“可能你還不知道,白老爺子曾經是部隊裏面的首長,而且級別還不低,所以就算是退了下來,部隊裏面配備的也有警衛員。”

看來白家能在光州屹立不倒跟白老爺子的背景有很大的原因,而且看樣子白老爺子曾經的位置還不低,不然的話也不會都退下來了配備的還有警衛員。

淩冽立即就猜到了,之前那個跟他打一架的老頭兒肯定就是白家的老爺子,丫的,這老頭兒究竟是什么毛病?老子救了他的兒媳婦兒,孫子跟孫女,你卻來找老子打架?

現在又把自己給請了過來,該不會是想在家裏收拾自己吧?

我擦,那老小子有槍,到時候把自己一槍崩了,該有多虧呢?

他拔腿就想走,可是還沒有來得及走,一個穿著黃大褂,褲腿卷到膝蓋,光著腳丫子老頭兒拿著鏟子就氣勢洶洶的蹦躂了出來,沒錯,就是之前被淩冽揍了一頓的那個老頭兒。

“呵呵,老爺子,我把人給你請來了。”方宏宇恭敬的笑道。

慘了,竟然真的是他,冤家路窄,淩冽差點兒就哭了出來,媽的,還是趕緊溜為妙。

看見淩冽想走,白老頭兒一聲大喝,道:“呔,媽了個巴子的,小王八蛋,來了老子的地盤兒還想走,沒門,給我站住!”

門口的兩個守衛一聽,立即抱著槍沖了過來,將淩冽的退路封住了,殺氣騰騰的,方宏宇被嚇傻了,結結巴巴道“老……老爺子,這是幹什么啊?”

不是請人家上門,然後好好的感謝人家嗎?怎么看這架勢像是要揍人家一頓?

淩冽知道輕易的是走不了啦,轉過身橫眉豎眼道:“老鱉,你想怎么滴?是不是上一次挨揍還沒有挨夠?要是沒有挨夠,今天本少爺就滿足你,把你喂飽了!”

方宏宇兩眼一黑,差點兒就暈了過去,老鱉?淩冽竟然罵白老爺子老鱉?

而且聽他話的語氣,兩人分明就是有過節,淩冽好像還揍過老爺子一頓。

方宏宇的魂兒差點兒都飛了,敢打部隊裏面退下來的老首長,你不想活了嗎?

完了,完了,這下天王老子來了也保不住他了。

“小王八蛋,你還敢罵老子,媽了個巴子的,你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白老頭兒殺氣騰騰道。

“我不信,我又沒有犯罪,你憑什么崩了我?動不動就拿槍,欺負老子沒槍是不是,你還要不要臉?”

淩冽也不管了,反正都已經把人給得罪死了,愛雜咋滴,真要是把老子惹毛了,這裏的人也未必能攔得住自己。

老頭兒竟然真的從腰間摸出一把槍來,打開了保險頂在了淩冽的頭上,冷笑道:“老子就是欺負你沒有槍,你能把老子怎么樣?”

“你敢開槍試試?老子沒偷沒搶沒犯事兒,你濫殺無辜,要是被人知道了,你也沒有好果子吃!”淩冽雖然在冒冷汗,但卻不相信老頭兒真的敢開槍!

老頭兒冷哼一聲道:“哼,我為什么不敢開槍?這裏是老弟的地盤兒,幹掉你又有誰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了又怎么樣?你認為會有人為了你這個無名小卒而來得罪我嗎?”

方宏宇被嚇的都快癱在地上了,連忙道:“老爺子,千萬別發火啊,誤會,這裏面一定有誤會,淩冽年輕,有什么地方冒犯了您,我讓他給您道歉,道歉,您大人有大量……”

“嘿嘿,讓我放過他也行,他得罪過我,只要他肯向我下跪磕頭認錯,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他!”老頭兒一臉冷笑道。

“老弟,淩老弟,快,快點兒認錯啊,別再惹老爺子發火了。”方宏宇連忙拉著淩冽的胳膊道。

淩冽卻站著不動,一臉冷意道:“方老哥,你別勸了,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我淩冽沒有做錯事,憑什么認錯?我淩冽什么都可以彎,就是腰杆兒不能彎,除了天地君親師,其他人想要我跪下,還是先殺了我吧!”

淩冽抵死不跪,人可以沒錢沒地位,但絕對不能沒有尊嚴,沒有尊嚴的男人還不如死了的好!

“哎呀,老弟啊,你這是幹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方宏宇急的都快蹦起來了。

“我不會跪的,想殺我,你就開槍吧!”淩冽沖老頭兒道。

“哈哈哈……”

老頭兒突然大笑了起來,笑聲非常的爽朗,透著愉悅,沒有半分的怒火,將槍收了起來,狠狠的拍了淩冽的肩膀幾下,道:“好好好,果然很好,身有正氣,不容易,分辨是非,有慧眼,面對權貴壓迫不卑不亢,有骨氣!”

方宏宇懵了,這老爺子究竟是在玩什么把戲啊?

淩冽卻看出來了,從兩人的第一次見面開始,白老頭兒就在考驗他,看見老人被撞倒,他挺身而出,是有正氣!

卻能及時發現問題,沒有盲目的出手,說明他有慧眼,能夠認清是非。

就在剛才都槍頂著腦袋了,生死關頭,卻依然不肯後退一步,卻依然不卑不亢,堅守自己的底線,是為有骨氣!

現在白老頭兒對他的考驗通過了。

“哎呀,淩冽小兄弟吧?恩人啦,你就是我們白家的大恩人啊,請進,快請進!”

他一把就拉住淩冽的手就往屋裏面拽,嘴裏還吆喝著道:“老太婆,老太婆,死哪兒去了?快點兒給我出來泡茶,家裏來貴客了也不知道迎接,真是一點兒眼裏色都沒有,早晚把你給休嘍!淩冽頓時一頭的黑線,這白老頭兒之前不是部隊裏面的首長嗎?怎么搞的跟街頭的小混混似得?一個一個媽了個巴子的,動不動還要休老婆,擦,你都多大年紀了。

“什么?你說什么?”

只見一個精神抖擻,系著圍裙的老太太抄著一把鍋鏟子竄了出來,橫眉怒眼的吼道:“死老鬼,你要休了誰?是不是這兩天沒有收拾你,你膽兒肥了是不是?”

淩冽本來以為白老頭兒會虎軀一震,盡顯男兒雄威,可是誰知道白老頭兒一見這架勢,剛才的威風瞬間就消失了,縮了縮脖子,訕訕的笑道:“別生氣,別生氣,這不是家裏來客人了,讓我威風一下嘛。”

淩冽一陣狂暈,感情這老頭兒是瞎咧咧,老婆不在的時候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老婆一來,簡直是比小雞崽子還要老實。

“哼,今天有貴客,我就先不收拾你,晚上自己主動跪一個鍾頭的搓衣板,別惹我生氣!”老太太瞪眼道。

白老頭兒一聽頓時大喜,道:“才一個小時啊,那真是太謝謝老婆了,哈哈,以前最起碼是倆小時的。”

淩冽覺得這老兩口的日子過的,也是沒誰了。

“哎呀,你一定就是咱們家的大恩人,淩冽小老弟了吧?快請進,快請進……死老鬼,給我泡茶去!”

老太太狠狠的瞪了白老頭兒一眼,然後立即向淩冽迎了過去,一把就握住了淩冽的手往裏面拽,那個熱情勁兒一般人還真的有點兒受不了。

客廳裏面非常的簡陋,無論是家具還是其他的擺設都是幾十年前的老物件兒了,這跟白家的身價有點兒不太相符。

淩冽來了,白雲文陪同著一個美麗恬靜的女子抱著兩個嬰兒走了出來,那個女子淩冽認識,正是白雲文的老婆,名字叫陸淨月。

“呵呵,淩老弟,你可算是來了,你要是再不來,我老婆非要吃了我不可!”白雲文沖淩冽笑道。

原來陸淨月清醒過來得知是淩冽救了她們娘兒三個的性命之後,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淩冽好好道謝一番,但因為之前在住院,白雲文就沒有安排,今天上午剛到家就催著白雲文把淩冽找來了。

“兒子,兒媳,你們先陪恩人聊聊,我去廚房看看,馬上就可以開飯了。”

老太太拿著鍋鏟子跑進了廚房,嘴裏還吆喝著:“死老鬼,泡個茶都這么慢,是不是想跪倆鍾頭兒搓衣板?”

方宏宇知道白雲文夫婦跟淩冽有話要說,就跟老太太進了廚房,道:“老太太,我來給你幫忙。”

陸淨月一看就知道是出生名門,是那種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恭恭敬敬的向淩冽鞠了一躬道:“淩先生,我們能夠母子平安全憑先生,如此大恩,陸淨月沒齒難忘!”

淩冽大驚,慌忙上前道:“嫂子,您這話說的就有點兒嚴重了,白大哥交了我這個朋友,咱們就是自己人了,完全沒有必要這樣。”

“哈哈哈,說的對。”

白雲文走了過來,道:“我已經認下了這個兄弟,當叔叔的救自己的嫂子跟侄子侄女,難道還需要感謝嗎?”

“呵呵,白大哥說的對。”淩冽笑道。

誰知陸淨月沖白雲文一瞪眼睛,道:“我感謝我的恩人,管你什么事兒?給我死一邊去!”

白雲文頓時縮了縮脖子,然後乖乖的閉上了嘴巴,淩冽一腦門子的黑線,得,看來妻管嚴還能遺傳,這白家爺兒倆一個比一個怕老婆。

陸淨月伸出手握住淩冽的手,道:“既然是自己人,那我就稱呼你小冽了,活命之恩,恩同再造,今天我想認下你這個弟弟,以後我就是你姐了,是你親姐。”

姐姐?

淩冽有些發愣,陸淨月竟然想要跟自己結成姐弟?

看來白家早就將他的身世查的一清二楚了,知道他是一個孤兒,於是就用這個方法,讓大家變成一家人。

“兄弟,你就答應了吧,你嫂子可說了,如果你不答應的話,她就把我的全部身家送給你做為報答,你就可憐可憐老哥,我上有老爸老媽,下面還有倆娃兒要養活,你把我的全部身家拿走了,老哥我不就得去睡大街了嗎?”白雲文哭喪著臉道。

淩冽心裏一驚,沒想到陸淨月竟然這么豁達,居然想過用白家的全部家產來報答他。

“睡大街就睡大街?你是不是心疼了?你說你是要錢還是要孩子?”陸淨月豎著眉毛道。

“沒,沒啊,我沒心疼啊!”白雲文叫道。

“你還說沒心疼?我看你差點兒就哭了!”陸淨月瞪眼道。

淩冽苦笑不得,連忙道:“嫂子,我答應就是了。”

一聽這話,陸淨月頓時眉笑顏開起來,一把就拉住淩冽的手滿臉哈哈道:“你答應了就好,哈哈,老娘也有弟弟了,我看以後誰還敢欺負老娘。”

“呃,嫂子……”

“叫什么嫂子?叫姐,我告訴你,你現在是我弟弟,要是以後叫錯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陸淨月凶神惡煞道。

淩冽冷汗都流了出來,第一次見面覺得陸淨月知書達禮的,怎么變臉比翻書還快啊?難怪白雲文怕老婆了,娶了這么一個母老虎誰不怕啊?

就在這個時候,白老頭兒總算是把茶泡好端來了,把茶杯塞進淩冽的手裏,拉著就走,道:“來,你快跟我來。”

白家比較傳統,客廳裏面還有供桌,供桌上面擺的還有香案,直接將淩冽拽到供桌前,白老頭兒撲通一聲就跪倒在了供桌前。

淩冽三人都給嚇了一跳,這老頭兒想幹啥?

只見白老頭兒恭恭敬敬的在供桌前磕頭,嘴裏念叨:“白家這一次能香火有續,龍鳳呈祥,多謝各位老菩薩,老神仙,白家的列祖列宗保佑……”

原來白老頭兒是在祭拜祖宗菩薩,淩冽拿著茶杯喝了一口,可是誰知白老頭兒接下來又冒出來一句:“今有淩冽對我白家有大恩,不敢隨意虛報恩情,各位祖宗見證,今天我白天宇就跟淩冽小兄弟義結金蘭,結成異性兄弟,從此以後有福同享,榮辱與共!”

噗哧!

淩冽剛剛喝進去的茶水直接噴了出來,正好噴在了白老頭兒的頭上,噴的滿腦門子都是。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