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小偷进我家疯狂做我,小偷征服了我

小偷进我家疯狂做我,小偷征服了我,正在抱著孩子的白雲文夫婦倆手一哆嗦,懷裏的倆娃兒差點兒都扔掉在了地上,我擦,這算是怎么回事?

淩冽跟白雲文兄弟相稱,又跟陸淨月結成姐弟,現在還要跟白老頭兒結成兄弟,這輩分都他媽的差飛了。

“呃……爸,剛才我已經跟他結成姐弟了,您再跟他結拜,是不是不太合適啊?”陸淨月道。

誰知白老頭兒根本就不在乎,豪氣幹雲道:“有什么不合適的,咱們各交各的,他對我們白家有大恩,老子扛了一輩子的槍,才不會在意這些,媽了個巴子的,老子就願意跟他做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淩冽想死,同年同日生他不介意,可是同年同日死的話,丫的,老頭兒你怎么想的?你都六七十了,我才二十出頭,你這不是擺明了占我便宜嗎?

“老爺子,這是不是的確有點兒不合適?”淩冽站出來道。

“為啥不合適?媽了個巴子的,你是不是瞧不起老子?”

白老頭兒怒了,一把就將腰間的槍給掏了出來,臉紅脖子粗的,大有淩冽膽敢說一個不字,就一槍崩了他的架勢!

淩冽感覺自己被閃電劈中,被雷了個外焦裏嫩,哪兒拿槍逼著人家磕頭拜把子的?

就在這個時候,老太太也從廚房出來了,看見白老頭兒拿著槍頓時就怒了,揚鍋鏟子就惡狠狠道:“死老鬼,你拿槍幹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嚇壞了我的幹兒子,老娘就跟你沒完!”

幹兒子?

大家頓時又都愣住了,這老太太又想玩什么么蛾子啊?

老太太上前拉住淩冽的手,笑眯眯道:“小冽啊,您的事兒我都知道了,家裏只有一個奶奶跟一個妹妹,是一個沒媽的可憐孩子,咱們娘兒倆一見投緣,我也就雲文這一個兒子,不如你就給我做兒子吧?以後大家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白老爺子傻眼了,白雲文跟陸淨月嘴角不停的抽搐,想笑又不敢笑出來了,白老頭兒前腳要跟淩冽拜把子,後腳老太太就要收人家當幹兒子。

自己的兄弟是自己老婆的幹兒子,兄弟的媽也是媽,難道讓他叫自己老婆幹媽?

淩冽保住了陸淨月母子三人,這對白家來說可是天大的恩情,這份恩情該如何報答呢?

錢和地位,以白家的勢力完全可以讓淩冽成為光州能呼風喚雨的人,但他們覺得不夠,遠遠不夠,他們知道淩冽的身世,可能給與他親情是對淩冽最好的報答了。

淩冽鼻子有些發酸,雖然白家一家人看起來都是極品奇葩,但他能感覺到他們都是性情中人,他們真心想跟自己成為一家人。

盡管淩冽有了奶奶跟妹妹,可是父愛,母愛的缺失是任何感情都無法替代的遺憾,老太太終究是一個女人,是一個母親,她明白一個沒爹沒媽的人究竟有多么的可憐。

白雲文是真的怕白老頭兒跟淩冽拜了把子然後亂了輩分,立即上前捅了捅淩冽的腰小聲催促道:“快點兒跪下磕頭啊!”

老太太雖然彪悍,跟一個母老虎似得,可淩冽從她的眼中看到真誠跟疼愛,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咚咚咚的磕了幾個響頭,叫道:“幹爹,幹媽!”

“哎呦,好孩子,快點兒起來,快起來……”

老太太連忙將淩冽從地上拉起來,揚起腳就狠狠的踹了一旁還在發愣的白老頭兒一腳,道:“死老鬼,傻愣著幹什么?幹兒子第一次上門,快點兒准備紅包去!”

拜把子兄弟眨眼變成了幹兒子,這老頭兒腦筋一時半會兒還沒有反應過來,跟夢遊似得跑去包紅包去了。

這幹兒子算是認下了,老太太拉著淩冽的手不放,嘴裏唧唧喳喳個念叨沒完,各種問題一個又一個的往外蹦。

“兒子,現在住哪兒啊?不如就搬過來住吧,一家人住在一起熱鬧。”

“有女朋友沒有?有的話趕緊把事兒給辦了,好讓我多抱倆孫子,別跟你大哥似得,結婚七八年了,差點兒把我的孫子給整黃了。”

“要是沒有的話,幹媽給你介紹,你喜歡啥樣的?個子高的還是屁股大的,告訴你啊,最好選屁股大的,能生兒子,你瞧你嫂子,如果不是屁股大,能一下生倆娃兒嗎?”

…………………………………………

老太太越說越離譜了,白雲文夫妻倆在一旁抓耳撓腮的,但又沒有膽子打斷老娘的話。

可能這樣的嘮叨對一個普通人來說太尋常了,甚至會覺得煩,但淩冽卻覺得有一種幸福,第一次見到老太太就讓他做一回兒子,他很滿足。

“幹媽……我現在跟奶奶和妹妹住在一起挺好的,女朋友的事兒我還小,我今年才二十二呢?”淩冽道。

“二十二怎么了?當年你姥姥生我的時候,你姥爺才十七呢,二十二歲,娃兒都能打醬油了!”老太太叫道。

大家都是滿臉的黑線,當年那個年代早婚很正常,能跟現在比嗎?

老太太突然想起了什么,沖白雲文不滿道:“對了,不是讓你通知老二跟桐桐嗎?怎么還沒有到?是不是當大隊長了,就不把老娘放在眼裏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爽朗的聲音從門外響起:“哎呦,幹媽,別說是當了大隊長,就是當了局長,廳長,我也不敢不把你放在眼裏啊?”

一個身穿警服,身材魁梧,相貌威武的青年男子大步走了進來。

“你小子總算是來了,快來,老娘今天又收了一個幹兒子,年紀比你小,以後就是小三兒了!”

老太太又拉著淩冽指著青年男子道:“小三兒啊,這小子叫江崇武,也是我的幹兒子,是你二哥!”

淩冽心裏那個鬱悶啊,排行第三叫老三就行了啊,叫小三兒,搞的跟小白臉似得。

“哈哈哈,你就是淩冽小兄弟吧,我是江崇武,比你年長,以後我就是你二哥了。”

江崇武看起來非常的豪邁,走過去狠狠的拍了淩冽的肩膀一下子,然後一臉疑惑道:“咦,我怎么看你這么眼熟,感覺在哪兒見過你呢?”

淩冽尷尬的笑了笑,道:“二哥你當然見過我了,四年前你可沒少抓我,教育我。”“你……是淩冽?”江崇武一臉驚訝道。

兩人的確是老相識了,只不過那個時候可不是太愉快,四年前淩冽還在上學的時候根本就是一個打架鬧事,惹是生非的小混混,而當時江崇武負責一中那一片的治安。

一個是警察,一個是小流氓,兩人可是沒少打交道,只不過當時淩冽年紀還小,除了打架之外,不偷不搶的,江崇武也沒有把他怎么樣,就是沒少教育。

當時淩冽還對江崇武充滿了怨恨,現在回想起來,江崇武對他的教育完全是為了他好,希望他學好,不要走上歧途。

而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會跟之前抓過自己教育自己的警察成為兄弟。

“可不是我嗎?”

“我擦,還真的是你小子啊。”

江崇武確認了之後,又是一陣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幾年不見,沒想到你現在終於有出息了,不過我警告你,就算你現在成了我的兄弟,要是你犯了事兒,我一樣收拾你!”

淩冽現在對江崇武不僅沒有怨念,甚至還非常的尊敬,道:“那是當然,你現在是我二哥,做兄弟的做錯了事情,當兄長的理應擔負起教育的責任。”

老太太撇嘴有些不悅道:“說什么呢?你們都是我的好兒子,肯定不會做壞事的,對了,老二,我不是讓你把桐桐也叫過來嗎?”

“幹媽,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野丫頭是什么性子,現在手裏正好有一件案子,這個時候你就算用九頭牛也拉不來啊。”江崇武道。

“哼,你這個哥哥是怎么當的?打打殺殺的事情你們男人去辦就是了,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參合個什么勁兒?趕明兒我跟那丫頭說一聲,這警察咱不幹了,談談戀愛生娃娃多好啊。”老太太皺著眉頭道。

一陣寒暄之後,老太太又鑽進了廚房,孩子該喂奶了,陸淨月也去照顧孩子了,兄弟三人才有機會單獨聊一會兒。

江崇武還有一個妹妹叫江素桐,也是警察,同樣是老太太的幹女兒。

白老頭兒跟江崇武的父親是戰友,可惜的江老爺子夫婦很早就去世了,老太太就收養了這一對兄妹當幹兒子,幹女兒。

四年前江崇武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刑警,現在已經是刑警隊的大隊長了,不過卻不是仗著白家的關系,而是靠著自己的真本事爬上去的。

白雲文偷瞄了一下四周,見沒人之後摟著江崇武的肩膀眉飛色舞,吐沫星子亂飛的說道:“我是老二啊,咱們家小三兒可不是四年前的小痞子了,現在可是一個大神醫,你不知道,他給了我一顆藥丸,吃了之後那個龍精虎猛啊,你也知道你嫂子現在的情況,都把我給憋壞了……”

之前淩冽曾經讓方宏宇帶一顆藥丸給白雲文,因為他已經看出了白雲文的隱疾,吃了之後不但能消除他的隱疾,還能大大的增強他的體質。

白雲文早年前跟江崇武一起當過兵,受過很嚴重的傷,導致他的男性功能急劇衰退,所以才會婚後七八年了才有子嗣,這一點兒江崇武是非常清楚的。

可現在白雲文竟然說自己都快憋壞了,我擦,有這么厲害嗎?

江崇武還沒有做出反應,白老頭兒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別看他一把年紀了,但耳朵賊靈,跑了過來,叫道:“啥?你說啥?吃了之後龍精虎猛?”

白雲文頓時一臉的尷尬,親爺兒倆談論這個話題是不是有點兒不太合適?

白老頭兒一屁股坐在淩冽的跟前,摟著他的肩膀笑嘻嘻道:“兄弟……不,幹兒子,兒子啊,你的那個藥真的有你大哥說的那么厲害?”

淩冽也不好意思否認,只好點了點頭。

白老頭兒眼中立即冒出了賊光,就跟打了雞血似得,一把就扯住淩冽的衣裳領子,道:“小子,廢話少說,你那什么藥丸趕緊給我來上幾百顆,頭一回見面,就當是你孝敬老子的。”

兄弟三人頓時一頭的黑線,我擦,你都一把年紀了,還要那藥丸幹什么?

白雲文看不過去了,道:“爸,您這個年紀再吃那種藥是不是有點兒不太合適?”

“媽了個巴子的,為什么不合適?老子寶刀未老,難道就只准你們年輕人過癮,就不許咱老頭子老太太有激情嗎?”白老頭兒理直氣壯的說道。

三人都是哭笑不得,這老頭兒也實在是太奇葩了。

淩冽道:“幹爹,我想您年輕的時候上陣殺敵,一定沒少受傷吧?”

提起這個白老頭兒的胸脯立即挺的高高的,牛逼哄哄道:“那是當然,老子當年在戰場上殺人就像切菜,當然沒少受傷,沒受過傷的能算是當兵的嗎?”

淩冽點點頭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您的腹部,左肩跟右小腿應該都受過傷,雖然已經好了,但是到陰雨天的時候都快疼的難受。”

白雲文頓時眉毛一挑,急忙道:“對對對,我爸就是這個毛病,有辦法治好嗎?”

“當然可以治好,這可藥丸用高度白酒化開,分三天,一天三次擦在傷口處,三天之後必定見效。”淩冽掏出一顆藥丸道。

白雲文正要伸手,白老頭兒就一把奪了過去,不太相信道:“這個破藥丸兒真的這么管用?我這沒少有名醫幫我看,小子,你現在是我幹兒子,您要是敢唬弄我,我非收拾你不可!”

他有點兒不太相信,他這一身毛病不知道看過多少醫生,就算是禦醫都不止一個替他看過,全都是束手無策。

“幹爹,您都說了我現在是您的幹兒子,我唬弄誰也不敢唬弄你啊,你現在就可以試試,要是沒效果,您現在就揍我一頓!”淩冽道。

“試試就試試,要是你真的唬弄我,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說試試就試試,白雲文立即找來一瓶高度白酒,將藥化開之後揉在白老頭兒的身上,老頭兒立即齜牙咧嘴道:“疼疼疼,臭小子,你特么的下手輕點兒,疼……呃,有點熱熱的,脹脹的,咦,怎么又變涼了?”

白雲文只是隨便揉了幾下之後,白老頭兒就察覺到了異樣兒,他那些經常疼的地方就算是晴天也是酸酸的,一碰之下也會疼,可是這一熱一冷之後,不管白雲文怎么揉,都感覺不到疼了。

以他的身份,什么樣兒的藥酒沒有試過?但這還是第一次有這么明顯的效果!

“好了,真的不疼了!”白老頭兒自己揉了幾下,難以置信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