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将军把丫鬟干的下不了床,将军不行太深了

将军把丫鬟干的下不了床,将军不行太深了,“阿剛,阿剛你怎么樣了?”楊玉紅驚恐的撲了過去。

淩冽扭頭向奶奶跟鏡心問道:“奶奶,鏡心,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沒有問題的吧?”

淩冽本來就是她們的主心骨,她們當然沒有意見了。

“既然你說這個家是你的,想要拿一半去是嗎?好,我就成全你,這個家就全給你吧,不過賠付款卻不能給你。”淩冽蹲下身來道。

“你說的是真的?”楊玉紅一臉欣喜道。

光州雖然只是一個縣級市,但是發展的非常快,房價已經逼近二線城市了,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平均價也在百萬以上,而且,風雲地產開發出來的房子都是品質為先,就更不值這個價兒了。

如果把房子全給她,就算不要賠付款,她也賺了。

奶奶跟穆鏡心都愣住了,沒有想到淩冽竟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來。

“當然是真的,而且我現在可以立即跟你立字據,讓奶奶跟鏡心簽字,具有法律效應,誰也抵賴不了。”淩冽點點頭道。

“好好好,這樣就最好不過了,趕緊立字據吧。”楊玉紅大喜道。

“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必須要答應。”淩冽道。

“你說好了,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應你!”

楊玉紅現在已經樂昏了頭了,就算現在讓她欺娘賣老子,估計她也肯幹!

“那就是你徹底的跟穆鏡心斷絕關系,從今以後,你是你,她是她,你們之間再也沒有任何瓜葛。”淩冽道。

楊玉紅頓時就愣住了,但是很快,就道:“我答應,反正她也不認我,這樣的女兒不要也罷!”

穆鏡心兩眼一黑,癱軟在了地上,綿綿頓時跑了過去,哭喊道:“姐姐,姐姐……”

她看了楊玉紅一眼,那個跟她血脈相連的女人,然後扭過頭,抱著綿綿微笑道:“姐姐沒事,綿綿不哭哈!”

她在笑,她在用笑掩蓋心裏的淚,這一刻,她徹底的死心了,最後一絲期盼跟希望泯滅了。

淩冽心裏一陣歎息,他提出這個條件其實還有一個試探的意思,但結果卻是令他太失望了。

“唉……”

奶奶歎息一聲,瞬間好像蒼老了很多,顫顫巍巍道:“鏡心,綿綿,奶奶有點兒不舒服,你們扶奶奶回房休息吧。”

老人的心都碎了,穆鏡心看了楊玉紅一眼,只是最後一眼,跟綿綿扶著奶奶走向臥室。

淩冽找來紙筆,立下了字據,言明這棟老宅從今以後就屬於楊玉紅個人的了,而賠付款盡歸穆鏡心祖孫倆所有。

還有就是楊玉紅跟穆鏡心從此斷絕母女關系,兩人之間再無往來!

楊玉紅迫不及待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就催促道:“趕緊讓她們兩個簽字。”

淩冽將字據拿進房裏,讓奶奶跟穆鏡心簽字,問道“鏡心,現在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這個字據一簽,你媽有可能真的會得到房子,但也有可能一無所有,如果讓你決定,你會怎么決定?”

穆鏡心已經心灰意冷,顯得格外平靜,可能她根本就沒有聽到淩冽問的究竟是什么,直接道:“我沒有媽媽,我有奶奶,有哥哥妹妹就夠了。”

淩冽歎息一聲拿著字據走出了臥室,將一份字據讓給了楊玉紅道:“拿好這張字據,三天以後,你就可以搬進來了,到時候房權證也一起給你。”

這個時候,那個男人的疼勁兒也過去了,一臉猙獰的沖淩冽道:“小子,你給我等著,這筆帳遲早我會跟你慢慢算。”

“想算賬,不用客氣,我等著你!”淩冽道。

楊玉紅離開之後,淩冽就撥通了方宏宇的電話,道:“方老哥,關於我家拆遷要賠償的房子,我想提前住進去,三天以內,行不行?”

淩冽現在可是白家的幹兒子,風雲地產又是白家的,怎么會不行呢?方宏宇立即答應了下來,並且安排了一套已經裝修好了的房子。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就是關於拆遷的……”

淩冽將楊玉紅的事情說了一遍,他相信方宏宇一定有辦法解決。

方宏宇一聽,也是怒不可遏,想不到天底下還有這樣當媽的,道:“其實這根本就不是個事兒,只要我們聲明,關於賠償的房子早就已經兌現了,也就是說那棟老宅就已經屬於風雲地產了,到時候拆遷的時候直接收回,跟那個女人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那就是說,只要風雲地產發出聲明,就證明老宅早就已經不屬於穆家,而是屬於風雲地產了,到時候楊玉紅想要房子就找風雲地產好了。

但是在光州城,在房子上面跟風雲地產打官司,如果能贏,母豬都能上樹了。

這個手段有點兒不地道,但是淩冽覺得對楊玉紅已經足夠的仁慈了,如果不是顧念她還跟穆鏡心那一層血緣關系,就憑她連續罵了奶奶好幾句老東西,淩冽就有理由讓她生不如死!

搞定之後,淩冽跟奶奶道:“奶奶,你盡量收拾一下吧,能不要的就不要了,過兩天咱們搬新家!”

“搬新家,搬去哪兒?”

淩冽不想說太多,道:“是這樣的,我治好了一個有錢人的病,他送了我一套房子,我們正好搬過去住!”

奶奶現在也沒有心思問太多,看了看一臉呆滯的穆鏡心擔憂道:“小冽,你就先勸勸鏡心吧。”

楊玉紅的出現,受到傷害最深的就是穆鏡心了。

奶奶帶著綿綿離開了,穆鏡心突然一頭紮進淩冽的懷裏,嚎啕大哭起來:“哇……哥……哥……嗚嗚……”

淩冽緊緊抱著穆鏡心,拍著她的後背道:“哭吧,好好的哭一場,沒事兒,一切都有哥,哥發誓,以後不管將來發生什么樣的事情,哥都會陪在你身邊的!”

穆鏡心哭了很長的時間,淩冽沒有勸她,當一個人心裏面有太多的怨念,如果不發泄出來的話,是會得心病的。

淩冽就這樣抱著穆鏡心,讓她苦累了,累到睡著,一直到天亮!

當穆鏡心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還窩在淩冽的懷裏,淩冽笑道:“你醒了?”

穆鏡心點點頭,將腦袋靠在淩冽的肩膀上面,一臉滿足道:“哥,我沒事的,有你跟奶奶疼我,有綿綿愛我,我就已經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淩冽沒想到穆鏡心會這樣想,但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再次許下諾言道:“你能這樣想那就最好,告訴哥你有什么願望,只要哥能夠辦得到,就算是天上的月亮,哥也給你拽下來!”穆鏡心兩眼一亮,道:“真的嗎?”

“真的!”

“那答應我的事情你可不能反悔哦,誰反悔誰就是小狗!”穆鏡心目露狡黠道。

“好吧,誰反悔誰就是小狗!”

這個時候只要能夠讓穆鏡心忘記傷痛,無論讓他做什么他都願意。

“我要讓你去我的學校一趟,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我是你的女朋友!”

“啊……?”淩冽頓時就傻眼了。

穆鏡心有些氣憤揮舞著拳頭道:“你都不知道,那些男生天天就跟哈巴狗似得天天圍著我轉,煩都煩死了,我要你去我們學校,誰再敢纏著我,就打斷他的狗腿!”

現在的小孩子本來就早熟,別說高中了,就算是小學都知道怎么談戀愛了,穆鏡心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都絕對是校花級別的人物,身邊肯定不缺少追求者了。

本來自己的妹妹有那么多人喜歡是好事兒,證明自己妹妹優秀嘛,可穆鏡心現在正面臨高考,而且成績又那么好,那些人天天纏著她,不是耽誤她學習嗎?

“好,哥就去客串一下你的男朋友,我倒要看看哪個兔崽子敢打你的主意,惹毛老子,打斷他下半截兒!”淩冽一臉凶神惡煞道。

“歐耶!”

穆鏡心跳了起來,興奮道:“那就後天吧,正好快要高考了,學習組織了一場籃球場緩解大家的臨考壓力,我也不用上課。”

“好吧,那就後天!”

明天是跟賴神醫約定的日子,反正後天也沒事兒,就去轉轉好了,淩冽也曾經在那裏就讀過,就當是舊地重遊好了。

穆鏡心要去上課,淩冽送她上了出租車,他明顯感覺到穆鏡心在上車那一刻情緒出現的變化,不由歎息一聲,如此重的創傷,絕不可能在短時內消磨。

慢慢來吧,再重的創傷,也總有痊愈的時候。

既然字據都立下了,就得趕緊搬出去,總得買一些家具吧?可是正准備去商場看看,白雲文的電話就打了過來,道:“小三兒啊,聽說你要搬家了?”

“大哥,你也知道了?”

“嗯,知道了,是宏宇告訴我的,房子已經選好了,也都裝修好了,你姐家具也都替你選好了,今天晚上就送進去了,應該明天就能搬進去住!”白雲文道。

既然都已經是一家人了,淩冽也懶得客氣了,就道:“那就多謝大哥了。”

“咱們哥倆兒還說什么謝謝?對了,問你一件事,你是不是跟天京的傾城國際有什么關系?”白雲文問道。

“天京的傾城國際?”

淩冽想了想,然後道:“沒有啊。”

傾城國際是一個傳說,是由當年一個絕世傾城的女人創立的,這個女人在商場上面簡直就是一個神話,一個小小的化妝品公司,然後邁向以中藥為主的化妝品以及保健品領域,短短幾年之內就發展成了走在世界最前端的龍頭集團。

在同樣的領域之中,國內是絕對沒有抗衡對手的巨無霸,在全球也只有區區三倆家能夠抗衡。

那個女人被後人尊稱為傾國傾城女財神!

“那就奇怪了,傾城國際竟然主動跟我合作,而且點名要你成為法人代表!”

淩冽愣了,傾城國際的大名他可是聽過的,用富可敵國來說都不為過,現在竟然無緣無故的主動找他合作?

可是他確定自己不認識傾城國際的人,甚至都沒有去過天京,難道是他之前曾經救過的人?

但那也不對啊,離開師門下山遊曆的時候,他從未留下自己的姓名。

“大哥,我應該是不認識的,他們為什么要跟我合作?要不咱們推掉?”淩冽道。

“推掉?”

電話那頭兒白雲文差點兒就跳了起來,道:“你特么瘋了么?你知道當年哥為了跟傾城國際搭上關系廢了多大勁兒都沒辦成事兒嗎?想人家主動上門,你竟然要推掉,你腦子讓門給夾了嗎?”

“那你說現在怎么辦啊?”淩冽哭喪著臉道。

“合作,人家過幾天就有人過來洽談了,到時候你必須在場,要是敢放我鴿子,老子弄死你!”白雲文說完就掛掉了電話,連淩冽答應的機會都不給。

傾城國際?見見也好,看看你到底是誰。

光州只是一個縣級市,所以能來一個禦醫那是大新聞,有人挑戰禦醫,那就更是爆炸性的新聞了。

不得不說現在新聞媒體的傳播速度,短短幾天的時間,整個光州,乃至周邊的城市都知道光州來了一個神醫要義診,而且還有一個無名小卒竟然要對禦醫發出挑戰。

老早的,宏遠醫院就已經人滿為患了,到處都是人頭,這些人有是來求醫的,但更多的是沒病前來看熱鬧的。

最後政府不得不出動警力維持治安,以防出現意外,不僅如此,各大媒體紛紛趕來,就連省城的記者都趕到了,對這次事件進行及時報道。

賴神醫老早的就出現在了宏遠醫院,在醫院的大院之中擺下了桌子,但是淩冽卻遲遲沒有出現。

民眾憤怒了,一個無名小卒竟敢挑戰禦醫,就已經大逆不道了,現在竟然還遲到,真是狂妄至極。

韓宏遠是急的團團轉,韓筠更是恨的壓根兒直癢,這個王八蛋,該不會是想放鴿子吧?

等了老半天,就在眾人的怒火就要爆發的時候,突然聽見有人尖著嗓子嚎道:“我擦,我說你們讓讓行不行啊?我擠了半小時了……”

終於,一個青年幾乎是從人群的大腿鋒兒裏面鑽了出來,一頭的大汗,正是淩冽。

韓筠立即就沖了過去,咬著牙道:“混蛋,你怎么現在才來?賴神醫都等你快半個小時了!”

淩冽哭喪著臉,指著周圍的人群道:“大姐,我也不想的啊,老早我就來了,可是你看這架勢,還要我能進來才行啊,我都擠了大半個小時了!”

這家夥兒就是要挑戰賴神醫的小子?

本來大家還對淩冽的遲到有些憤怒,可是聽他這么一說,又都忍不住笑了出來,確實,現在是裏三層,外三層的,一個個都等著讓賴神醫診治,誰願意讓道?沒有半個小時還真的擠不進來。

賴神醫笑道:“這一點兒怪我,如果我早已點兒讓人開出一條道,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了,不過既然已經來了,我們就開始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