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高考和儿子有了关系,我就蹭蹭不进去

高考和儿子有了关系,我就蹭蹭不进去,淩冽頓時渾身一震,賴玉賢該不會說自己就是那個無論是醫術,醫德,還是胸襟智慧都屬上上之選,帶領中醫重新走上輝煌的牛逼人物吧?

賴玉賢說的也很對,如果想要拯救中醫,就必須找出一個這樣的人來。

“淩冽,你就是我目前發現最合適的人選!”賴玉賢看著淩冽,兩眼之中充滿了希翼。

淩冽非常清楚現在中醫已經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也想過要為中醫做一點什么,沒想到賴玉賢僅僅跟自己見過兩次面,竟然就對他寄予這么高的厚望。

“前輩,身為一名中醫應當對拯救中醫竭盡全力,淩冽願意身先士卒,但如果要淩冽擔當如此重任,可能淩冽未必有這個能力!”淩冽道。

“那你告訴我,你為什么那么重視龍檀木?”賴玉賢問道。

“既然你認識龍檀木,就應該清楚龍檀木是一種非常珍貴的藥材,我是一名中醫,當然會有很大的興趣。”

“我是認識龍檀木,我也知道龍檀木是一種很珍貴的藥材,但是我並不清楚龍檀木最大的功效是什么,以它的價值絕對不超過一千萬,可是你卻對它勢在必得,這是為什么?那唯一的原因就是你知道龍檀木真正的用處!”

賴玉賢又道:“我的父親曾經跟我說過,龍檀木在普通中醫的手中,只是一味補藥而已,但是在真正知道它用途的人手中,卻是一味甚至能夠起死回生的神藥!”

確實,龍檀木之所以珍貴,就是因為其中蘊藏的龐大靈氣,一般的中醫得到了,如果無法運用其中的靈氣,功效會大打折扣,跟普通的百年老參沒什么區別,只是一味補藥而已。

這要是賴玉賢第一次跟淩冽接觸,就已經猜測到他極有可能是一名高明的中醫,就算不是,也極有可能知道用處。

於是他就試探性的向淩冽提出約賭,沒想到淩冽真的答應了下來。

本來賴玉賢見到淩冽如此年輕,還非常的失望,可是淩冽接下來的表現卻讓他驚喜連連。

在見識到了淩冽的手段之後,賴玉賢立即就斷定,如此年輕,卻擁有如此高明醫術的人,不正是他一直都在尋找的人嗎?

“或許這是一個巧合呢?可能是從我的師門長輩口中得知龍檀木的神奇功效也說不定!”淩冽也道。

“一開始我也這樣想過,但是當你使出真正的金蛇針法跟天龍八針的時候,我不但打消了我心中的疑慮,反而更加確定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賴玉賢的兩眼之中綻放光芒,道:“因為你是神農穀的傳人!”

淩冽還沒有反應,韓宏遠就已經噌的一下子竄了起來,驚叫道:“神農穀的傳人?”

“不錯,淩冽就是神農穀的傳人。”

賴玉賢一臉激動道:“除了神農穀的傳人,還有誰能使的出真正的金蛇針?又有誰能用的出天龍八針?又有誰能如此年輕就有這般神奇的醫術。”

淩冽當然知道,能認出真正的金蛇針跟天龍八針的人,肯定知道這是神農穀傳人的嫡傳之密,賴玉賢能把他認出來也並不奇怪。

“前輩……”

“不用叫我前輩。”

賴玉賢擺擺手,道:“其實賴家的金蛇針法本身就傳至神農穀的前輩,我臉皮厚一點的話,可以說我跟你算是同門,可惜的是,我的醫術遠不如你,你叫我前輩,我可沒有臉面答應,但我的年紀確實又比你大,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就叫我一生師兄吧!”

賴家的醫術來自神農穀,算起來的確算是神農穀的外門弟子,說是同門,一點兒都沒有說錯。

可是讓淩冽叫賴玉賢一個七八十歲的老頭子師兄,淩冽還真的有點兒叫不出口。

見淩冽實在叫不出口,賴玉賢又道:“師弟啊,你應該知道輩分的重要性,我賴玉賢雖然醫術平平,但是面子還算有一些,好歹也曾是一個禦醫,禦醫師弟這個名頭雖然沒什么大用,但對你剛剛起步來說,多少還是有一點兒用的。”

賴玉賢說的對,淩冽雖然自問醫術高超,但是畢竟太年輕了,初次見面實在很難讓人信服他的醫術,但如果頂著一個禦醫師弟的名頭就不一樣了,不說可以橫著走,最起碼不會輕易的令人小看。

“師兄!”淩冽道。

“呵呵,這才是我的好師弟!”賴玉賢拍著淩冽的肩膀笑道。

無論是前輩還是師兄都是一個稱號,賴玉賢無論是醫術還是醫德都值得淩冽將他長成長輩來尊敬。

“哈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還在發愣的韓宏遠突然大笑了起來,把淩冽跟賴玉賢給嚇了一跳。

“我說你小子怎么能厲害呢?原來是神農穀的傳人,太好了,老韓真是老年走大運,竟然找了一個神農穀的傳人做女婿!”

韓宏遠興奮的差點兒跳了起來,看那樣子恨不得抱著淩冽狠狠親上幾口。

淩冽一頭的黑線,道:“咳咳……我說韓老,我跟韓筠之間真的只是誤會,誤會……”

韓宏遠一聽這話頓時就毛了,跟一個紅頭牛似得怒道:“小子,老子親眼看見你都摸上了,你還敢說是誤會?我告訴你,你要是不認賬,老子就跟你沒完!”

“不認賬就不認賬了,你能把我怎么樣?”淩冽也火了。

淩冽覺得韓筠雖然長的好看,身材又火爆,但那脾氣自己實在是受不了,而且自己屁股上面還挨過她兩刀,要是把這樣的母老虎娶回家,小命兒指不定就搭進去了。

韓宏遠嘿嘿笑道:“能把你怎么樣?嘿嘿,小子,老韓我這些年也不是白混了,光州電視台的台長是老子的鐵哥們兒,現在新聞媒體都在報導你,信不信老子現在就給媒體打電話,爆料說你摸了我孫女,不,把她肚子搞大,現在出名了,又不認賬了?”

“老家夥,你太卑鄙了!”淩冽大怒。

現在因為義診挫敗賴玉賢,現在他的確被新聞媒體大肆報導,要是韓宏遠真的這么做的話,估計那些本來就不相信他是神醫的人立即將他打成禽獸不如,始亂終棄的現代陳世美。

到時候別說拯救中醫了,估計上街都能被吐沫星子淹死。“老子就是這么卑鄙,你能把我怎么樣?有種你來打我啊!”韓宏遠得意洋洋道。

他本來就非常看好淩冽,現在又得知淩冽是神農穀的傳人,說什么也不能讓他跑了啊。

“你個老混蛋,我……”

看見淩冽氣的都想揍人了,賴玉賢連忙打圓場,道:“好了,好了,感情這種事情是要看緣分是不是?強求不來的!”

“怎么就不能強求?把肚子搞大,什么問題不都解決了嗎?”韓宏遠道。

賴玉賢有點兒苦笑不得,道:“我說韓老哥,如果他們有緣無份,只會耽誤了兩個年輕人,如果他們緣分到了,就算你想把他們分開都不行,難道你還沒有得到教訓嗎?強扭過的瓜不甜!”

韓宏遠立即一陣沉默,歎息了一聲,道:“是啊,強扭的瓜不甜,強求不來。”

他扭頭沖淩冽道:“淩冽,筠筠的性格是有些刁蠻,但她是一個好孩子,而且也是苦命的孩子,雖然你們之間看起來有些不愉快,但你卻是惟一一個跟她如此接近的人,如果有緣無份,怪不得任何人,要是你們能夠走到一起,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對待她。”

看見韓宏遠突然這么煽情,淩冽還有點兒不適應了,道:“你放心,如果真是我的女人,我一定會好好對她的。”

接下來賴玉賢跟淩冽連續義診了兩天,毫無疑問,淩冽現在已經是光州的名人了,雖然很大一部分人覺得他是騙子,可但凡被他診治過,或者親眼見過他診治的人,都尊敬的稱呼一聲小神醫。

義診結束了,也是賴玉賢該離開的時候了,臨走之前,叫來自己的四個弟子指著淩冽,道:“給我跪下,叫師叔!”

盡管這幾天這幾個人已經見識到了淩冽的高明醫術,但他們可是禦醫弟子,難免有些心高氣傲,依然從淩冽不服氣。

現在竟然讓他們向淩冽下跪,而且叫他師叔,他們頓時就滿臉的不樂意。

“你們是我的弟子,入門第一天我就教過你們要尊師重道,他是你們的師叔,如果你們對他不夠尊敬,就是藐視為師,這樣的弟子不要也罷!”賴玉賢冷聲道。

四個弟子頓時大驚,聽這話的意思要是今天不跪的話,賴玉賢甚至會逐他們出師門!

看見四個弟子心不甘情不願的跪了下來,幾乎是咬著牙叫:“師叔!”

賴玉賢搖著頭道:“師弟,我這四個弟子都是孤兒,也是我一手養大的,可能心高氣傲了一些,而且也不怎么成器,但是心地都算不壞,為兄能力有限,就讓他們跟著你吧,就當是幫我好好的調教他們!”

“師傅,您……”

四個弟子都是臉色大變,竟然他們跟著淩冽,我擦,這還得了?

淩冽慌忙道:“師兄,這個使不得啊,你也知道我還年輕,怎么能夠教得他們?”

這四個人是賴玉賢一手養大,視同親子,而且寄予厚望,不然也不會一直跟隨在左右,現在竟然交給了淩冽。

“有志不在年高!”

賴玉賢擺手道:“你的醫術在我之上,有什么不能教他們的?而且,將來你的路還很長,而且這條路極為艱難,他們就算再不爭氣,多多少少也能幫上你一些忙。”

淩冽有些感動,確實,中醫已經病入膏肓,想要重新崛起,將來的路的確非常艱難而且漫長,僅憑淩冽一個人是不可能完成的,也確實需要幫手。

賴玉賢瞪起了眼睛,沖自己的四個愛徒,厲聲道:“你們四個給我記住,從現在開始,你們像對待我一樣,對待你們的師傅,如果有違師命,從今以後就不要再說是我賴玉賢的弟子了,聽見沒有!”

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賴玉賢說話如此的嚴厲,誰也不敢再說一個不字。

賴玉賢的四個弟子都是孤兒,所以都是跟著賴玉賢姓賴,分別叫賴有品,賴有德,賴有行跟賴有為,看來賴玉賢對他們真的寄予厚望,希望他們時刻謹記品德行為!

“淩冽,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們?”大師兄賴有品問道。

淩冽翻著眼睛道:“你們是不是應該叫我師叔?淩冽是你能叫的嗎?”

“淩冽,不要以為師傅看中你,你就以為自己有多大能耐,惹毛了老子……”賴有品怒道。

“惹毛了你又能怎么樣?”

淩冽一陣冷笑,指著他們道:“你們也算是禦醫弟子了,可是你們除了裝逼之外,還會幹什么?說實話,如果不是師兄所托,我還真的瞧不上你們,有這樣的師侄我都覺得丟臉!”

“淩冽,你太狂妄了!”四個人都是大怒。

“我狂妄又怎么了?”

淩冽一臉譏諷道:“我狂妄是因為我有狂妄的資本,而你們沒有,我的醫術超過你們師傅,而你們連你們師傅的本事萬分之一都沒有學到,你們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你……”

四個人都是被氣的渾身發抖,如果不是賴玉賢臨走有交代,估計他們四個非聯起手將淩冽打成豬頭不可!

而淩冽認為既然能被賴玉賢如此重視,這四個人肯定都有可取之處,只是可惜他們的性格太傲了,自以為是禦醫弟子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這種性格是絕對要不得的。

人可以有傲骨,但不能有傲氣,否則的話就會狂妄自大,太過狂妄就會出錯,而一個醫者手中掌握著別人的性命,是絕對不能出錯的。

賴玉賢把他們四個交給淩冽,淩冽就有義務教導他們,而首先就要讓學會什么叫謙虛謹慎!

“我什么我?明天就去宏遠醫院報道,從實習醫生開始做起!”淩冽道。

這可是四個大活人,可是要吃飯的,淩冽才不會白養他們。

“你別太過分了!”四人都要跳腳了。

他們是禦醫弟子,就算不比他們的師傅,無論走到哪裏也是風光無限,現在竟然讓他們在一個小小的縣級市裏面的醫院當實習醫生,你想錯了心吧?

“不想做也可以,沒人綁著你們的腿,可以馬上走!但是如果要留下,記住,你們要叫我師叔,我就有義務教你們什么叫尊師重道!”

淩冽說完就轉身離開了,留下賴有品四人在那裏氣的渾身直哆嗦。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