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用军大衣盖着我们,我不进去就放在在外面

妈妈用军大衣盖着我们,我不进去就放在在外面“陸少讓你站住,你特么的耳朵聾了嗎?”

陸天明的幾個跟班立即沖了過去,將淩冽團團圍住,小霸王讓他站住,他就得必須站住。

淩冽扭頭沖陸天明冷笑道:“怎么?說過的話想反悔嗎?本來以為你只是一個廢物,沒想到還是一個言而無信的雜碎!”

在場的人臉色都是一陣巨變,小霸王的暴虐誰不知道,淩冽贏了他,已經夠讓他生氣了,現在竟然又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肆無忌憚的罵他,這是想要把陸天明得罪的死死的啊。

可是在光州得罪小霸王,這哥們兒不是存心找死嗎?

“去年買了個表的,狗雜種不想活了,給我廢了他!”幾個青年怒吼著撲向淩冽。

“慘了,這哥們兒肯定是完蛋了!”

陸天明這幾個跟班可都不簡單,不光一個個膘肥體壯的,而且跟著陸天明到處打架惹事兒,也算是身經百戰了,七八個對付淩冽,還不活活被打死?

“哥……”

穆鏡心想要沖過去,但卻被高曉雪跟萬雲雲死死的拉住了。

“哼!”

淩冽冷哼一聲,眼中露出精光,沖在最前面的那個男生只覺得眼前一晃,淩冽已經在原地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

砰!

淩冽幹淨利索的一拳打了出去,頓時將那個男生打的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你……”

剩下的幾個青年頓時滿臉的驚駭,那個男生的實力絕對是打架的好手了,就算是體重也快兩百斤了,竟然直接被淩冽一拳打飛,這分力道太可怕了。

更加恐怖的是,他們甚至連對方怎么出手的都不知道。

砰!

淩冽的身影如同幽靈一般乍隱乍現,一個青年再次被打飛出去。

“哦,賣狗的,心心,你哥是超人嗎?”高曉雪跟萬雲雲眼珠子瞪的溜溜圓。

砰砰砰……

再次有幾個人倒飛出去,幾乎每個人臉上都是無比驚駭的神色,穆鏡心瞪大著一雙美目,手捂著嘴巴,她知道淩冽打架很厲害,可沒想過會這么變態。

全場都傻眼了,女生一個個小嘴成了“o”型,有一個男生用胳膊碰了碰身邊的同學喃喃的說道:“你掐我一下,哎呦,你爺爺的,幹嘛下這么重的手!”

淩冽渾身散發著淩厲的氣息,盯著還站著的兩個青年,嘴角勾起一絲冷酷的弧度,道:“你們還要出手嗎?”

兩個青年已經嚇傻了,不自覺的後退著,一臉的畏懼。

危險,強大,恐怖,變態,妖怪……種種形容不尋常的形容詞這個時候都可以用在了淩冽的身上,該死的,這個怪物到底是哪兒跑來的?

“太牛逼了,真是太牛逼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還以為是拍電影呢!”

“好帥哦,真的好帥哦,他叫什么名字?是哪個班的?我要嫁給他!”

“你個花癡,估計你今天嫁給他,明天就變成寡婦了,你別忘了,他得罪的可是小霸王!”

“唉,再能打又能怎么樣?這年頭比的不是拳頭,比的是權勢,這個淩冽可能要完了!”

淩冽真是太驚豔了,這樣的人換做平時絕對是眾人追捧的對象,可現在卻都是一臉的惋惜。

淩冽走向陸天明,冷聲道:“難道你就這么一點兒本事嗎?或許你覺得你是小霸王,還是什么光州四少,就以為自己是天下無敵了,但是在我眼裏,你除了有一個好爹媽之外,其他的根本就是一無是處!”

既然已經不可挽回了,淩冽也就懶得在乎,反正遲早就會遭到陸天明的報複,不如今天就先把仇給報了再說。

眾人又是一愣,淩冽說這種話,簡直是要跟陸天明結死仇的節奏啊,難道他真的不想活了嗎?

淩冽再次向前一步,身上的氣息更冷,今天他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陸天明這個小霸王。

陸淨月終究還是不放心,連月子都沒有做完,就跑到了學校,整個全程她都親眼目睹了,跟其他人一樣,被淩冽給驚到了,而白雲文知道自己這個新任不久的兄弟不簡單,沒想到會這么強勢。

看見淩冽有出手的意思,陸淨月急了,白雲文笑道:“你不是說想要讓他得到一些教訓嗎?怎么現在又心疼起來了?”

氣話歸氣話,但終究是一個媽生的,總不能真的看著自己的弟弟挨揍吧。

“放心吧,小三兒是有分寸的人,天明雖然暴力了一些,終究沒什么大過錯,心地也不算是太壞,而且這裏又是學校,小三兒不會亂來的!”白雲文道。

他對這個平日裏張揚跋扈的小舅子也是非常的不滿,早就想教訓他了,現在終於有了機會怎么會錯過呢?

老趙帶著一群保安早就埋伏在一邊了,看見淩冽想要動手,立即沖了出來,大聲叫道:“都給我住手!”

他們這些保安職責就是維護學校治安,要是林家的大少在學校被人給揍了,林家還不扒了他們的皮?

老趙帶著一些保安擋在兩人的身前,叫道:“幹什么?幹什么?這裏是學校,你們竟然敢在這裏打架鬥毆,你們眼裏面還有王法嗎?”

淩冽知道老趙在顧慮什么,可是今天無論如何都要狠狠的教訓一下陸天明。

可是還沒有等他有所反應,陸天明就跟一頭發狂的獅子似得,伸出拳頭,兩拳就將兩個保安砸倒在地上,吼道:“一群廢物,都特么的給老子滾開!”

淩冽大怒,這個小霸王還真的是無法無天了,當著自己的面還敢逞凶,今天非好好的教訓你不可。

陸天明砸倒兩個保安,一個箭步就沖到了淩冽的跟前,拳頭緊握,一臉的凶厲,那表情恨不得要將淩冽撕成兩半兒。

陸天明動了,身體向前傾,要動手了嗎?淩冽拳頭握了起來,准備讓他挨一記老拳。

撲通!

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陸天明竟然直挺挺的跪倒在了淩冽面前,一把就抱住了淩冽的大腿,扯著嗓子嚎道:“老大,你太牛逼了,收我為徒吧!” 全場立即都是一片石化,幾乎每個人都是眼珠子都快瞪的掉在了地上,天不怕地不怕誰也不服的小霸王竟然跪在了地上,這特么的是在夢遊嗎?

淩冽也是驚到了,他想到了無數種可能,唯獨沒有想到眼前的這種可能。

“老大,收我為徒吧,我也想跟你這樣牛逼,教教我吧!”陸天明叫道。

“我擦,給我滾蛋,放手!”淩冽毛了,被一個大男人抱著大腿算什么回事?而且抱的還是上半截!

“不放,你要是不收我為徒,我今天打死都不放手!”陸天明不但沒有放手,反而抱的跟緊了。

遠處的陸淨月突然狠狠的抽了一個大嘴巴子,當然了,她抽的不是自己,只聽見白雲文一聲痛叫,捂著臉巴子,滿是委屈道:“老婆,你抽我幹什么?”

“我只是想驗證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既然你覺得痛,那肯定不是在做夢了,難道天明這小子受打擊太重了,得了失心瘋!”

誰也沒有陸淨月更加了解自己的弟弟,天不管地不管的主兒,竟然向別人下跪了,難道是真的瘋了嗎?

白雲文苦笑道:“老婆,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天明的本性並不是太壞,之所以這樣張揚跋扈就是因為沒有一個服氣的人能壓制的住他,現在淩冽就是一個能壓得住他的人!”

說的一點兒都不錯,陸天明這么囂張就是因為沒能遇到比自己更強的人,自以為天老大,他老二!

而他最強的就是打架跟籃球,可是淩冽不光籃球比他厲害,打架更是甩出他幾條街遠!

人都喜歡崇拜強者,尤其是小孩子,陸天明今天也才只有十八歲,也就是一個大孩子,遇到淩冽這么一個比他強上太多的人,怎么能夠不崇拜呢?

所以,陸天明現在哭著喊著要淩冽收他為徒,其實並不是很難理解!

“你特么的給老子滾蛋,誰要收你為徒了?”淩冽厲聲道。

“我不管,今天你非得收我為徒不可,不然的話,我還纏著心心。”陸天明抱著淩冽的大腿死活不放。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你要是不想我纏著她,就收我當徒弟,這樣的話,她就是我的師姑了,是我的長輩,我也不敢纏她了。”

“媽的,你敢威脅我嗎?”

淩冽大怒,一腳飛起,陸天明頓時就飛了出去,一頭撞在了球場後面的圍牆上面,直接貼在上面,半天才滑下來。

淩冽拉著穆鏡心就走,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的陸天明看著淩冽的背影,一臉崇拜道:“牛逼就是牛逼,就連踹我一腳都這么帥!”

圍觀的人都嚇傻了,而陸天明的幾個跟班更是被嚇壞了,懷疑陸天明是不是受到打擊得了失心瘋,慌忙沖了過去,道:“陸少,陸少,你沒事兒吧?”

陸天明站了起來,一臉暴虐的大聲道:“你們都給我記住,從現在開始淩冽就是我的師傅,穆鏡心就是我的小師姑,誰要是再敢打她的主意,老子就廢了他!”

全場頓時一陣嘩然,打死他們都想不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惡名昭著的小霸王被人收拾之後不但不想著報複,竟然哭著喊著想要拜人家為師。

都已經出了校門,高曉雪才反應過來,沖身旁的萬雲雲道:“雲雲,我剛才是不是聽錯了?小霸王竟然要拜心心的哥哥為師?”

“如果你聽錯了的話,那我肯定也是聽錯了,這怎么可能呢?”顯然萬雲雲也是雲裏霧裏的。

一輛車停在了淩冽的旁邊,車門被打開,白雲文夫婦倆走了下來,淩冽愣道:“大哥,大姐,你們怎么在這裏?”

白雲文苦笑著看了陸淨月一眼,道:“我兄弟跟我的小舅子打了起來,你說我能不在這裏嗎?”

淩冽頓時就傻眼了,小舅子?陸天明難道是陸淨月的弟弟?

“小冽啊,天明的確是我弟弟。”陸淨月道。

我靠,搞了半天原來還是一家人,好在剛才沒有跟陸天明真的幹起來,要是真的把陸天明打個半殘廢,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跟陸淨月交代了。

“呃……大姐,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有這一層關系,不然的話,我……”淩冽想要解釋。

陸淨月立即擺手道:“小冽,你不用解釋了,那臭小子什么德性我還能不知道嗎?其實,我今天來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收拾他的!”

白雲文笑呵呵道:“小三兒啊,你姐可沒有生氣,今天之所以來,只是怕天明那小子亂來,給你惹麻煩而已。”

淩冽又愣住了,陸淨月今天來,竟然不是維護自己的親弟弟,而是怕她的親弟弟傷害到自己。

“姐,我……”

“不用說了,你們都是我弟弟,看見誰吃虧我心裏都不舒坦。”

陸淨月又一次擺了擺手,道:“不錯小冽啊,天明雖然不成器了一些,但是本性不算壞,如果有必要的話,你就替我好好的教教他吧,這小子無法無天慣了,除了你,我還從來么有見過他對誰這么服氣過。”

陸天明在家裏就連自己的親生老子都不服氣,而其他人只要稍微不順眼,非打即罵,今天對淩冽下跪要拜師,說明是真的對淩冽非常的服氣。

淩冽苦笑道:“姐,你也知道你那個弟弟是什么脾氣,我能教得了他嗎?”

“有什么不能教的?只要他在敢紮刺兒,就給我狠狠的收拾,只要不打不死,四肢健全就行,家裏那邊我來說,我看誰敢冒一個不字出來!”

陸淨月一臉的凶狠,看來對自己唯一的弟弟是真的恨鐵不成鋼,希望他能消停下來,早日成才。

淩冽對陸淨月一碗水端平是非常感動的,猶豫了半天,才道:“姐,這可是你說的,他要是到了我的手裏,我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只要不整死就行?”

“對,只要不整死就行!”陸淨月非常肯定的點頭道。

其實,淩冽也覺得陸天明本性不算是太壞了,就是因為性格過於乖張而已,說白了就是太任性,如果是真正的惡少,看上穆鏡心的話,可能早就用其他的手段了。

而且,淩冽也對陸天明的體質非常有興趣,稱得上的是天賦異稟。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