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和儿发了关系怀孕了,允许儿子每周弄我一次

和儿发了关系怀孕了,允许儿子每周弄我一次,那十幾個年輕人一聽,臉色立即一變,沖了過來擋在棺材面前,道:“你想幹什么?人都已經死了,你還不放過他嗎?”

淩冽心裏一動,指著劉志軍道:“你們是誰?就連死者家屬都沒有說什么,你們憑什么攔我?”

“我……我們是志軍的還兄弟,他爸爸就是我們爸爸!”一個年輕人道。

淩冽冷笑了起來,道:“我見你們比他還要緊張,還以為躺在棺材裏面的是你們親爹呢?”

“哼,淩冽,我警告你,你害死了人,今天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代的,不然的話就等著槍斃吧!”一個年輕人惡狠狠道。

淩冽不再理他,而是對劉志軍道:“死者你的父親,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很不得將我碎屍萬段吧?但現在是法制社會,就算是法醫來了,也得要驗屍,確定死者死因才能夠下定論。”

劉志軍一聽頓時有些猶豫,看得出來他是一個老實人,就算沒經曆過也看過電視,出現人命案子,的確要法醫先來驗屍。

見劉志軍在猶豫,一個年輕人立即道:“志軍,別聽他胡說,你別忘了,他是害死你爸的凶手,如果讓他碰了叔叔的屍體,萬一動手腳怎么辦?”

劉志軍一聽,也立即道:“不錯,你害死了我爸,誰知道你會不會在屍體上面動手腳?”

淩冽怒了,沖幾個年輕人冷聲道:“如果你們真的跟他是好兄弟,就應該幫他找出真正的殺父仇人,而不是在這裏千般阻撓,現在還沒有鐵證證明人就是我害死的,如果你們冤枉了我,是不是要放走真正的凶手!”

他已經感覺這幾個年輕人有點兒不太對勁兒,他們的反應太過反常了,就像是存心跟自己過不去似得。

劉志軍再次動搖了,淩冽說的對,萬一淩冽不是凶手,他冤枉了好人,放過了真正的凶手,豈不是對自己的父親大不孝嗎?

“哼,他的殺父仇人就是你。”

一個年輕人冷哼一聲,對劉志軍道:“志軍,我們已經找了法醫過來,會幫你查清楚叔叔的死因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警車開了過來,直接走下來幾個身穿警服的人,還有一個中年人穿著白大褂,那個年輕人立即叫道:“來了,來了,張法醫來了,大家請讓一讓,讓法醫給死者驗屍!”

見法醫來了,大家都安靜了下來,讓開一條道兒,死因很快就能查清楚,到時候也會真相大白。

張法醫走了過來,看了淩冽一眼,面帶怒氣道:“你就是那個冒充神醫,害死人的庸醫?”

現在的法醫遵循的都是科學驗證,而這一點兒西方遠超東方,也就是說現在幾乎每一個法醫都屬於西醫的范疇。

而對於崇仰西醫的人來說都比較排斥中醫,淩冽自稱中醫,還害死了人,這個張法醫自然對他充滿了惡感。

淩冽冷聲道:“你是法醫,不光是醫生,還是一個執法人員,我有沒有害死人,你應該在調查清楚之後再說這種話!”

“哼,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中醫也就算了,而且還冒充神醫,你等著吧,馬上你就會付出代價的!”

說完,張法醫就拿出工具打開棺材現場驗屍,很快結果就出來了。

“現在已經確定,死者是被尖銳的東西刺穿了肺部,而且導致了出血,致使死者身亡,以尖銳的程度上看,那尖銳的東西應該是針!”

張法醫又向劉志軍問道:“當時義診的時候,他給你父親針灸是紮在什么部位?”

劉志軍回想一下之後,道:“我還記得,他當時就是在我爸的肺部紮了針!”

聽見這話,全場頓時一片嘩然,死者是被針紮穿了肺掉的,而淩冽之前的確又給死者紮了針,真相大白,死者的確是因為淩冽的針灸死亡的。

張法醫沖淩冽冷笑道:“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要說?死者就是因為你而死,你就等著承擔法律責任吧!”

劉志軍一聽頓時瘋狂了,含辛茹苦把自己養大的父親被人害死了,怎么能忍受的了?跟一頭獅子似得向淩冽撲了過去,吼道:“混蛋,你個畜生,我要殺了你!”

而劉志軍那幾個好兄弟竟然拿出幾根棍棒,大聲喊道:“看見了吧?法醫都證明人是他害死的,像這樣的坑害人命的黑心醫生不打死他,怎么能對得起父老鄉親?”

十幾個年輕人拿起棍棒就向淩冽沖了過去,其他圍觀的人,有些脾氣不太好的人也怒了,竟然也沖了過去,想踹淩冽幾腳,淩冽瞬間就被人群淹沒了。

韓筠大驚,沖身後一群保安叫道:“快快快,攔住他們!”

那些保安想上前,陳建生卻冷聲喝道:“都給我站住,我說過這件事情跟宏遠醫院無關,你們想幹什么?”

“你……”

韓筠沒想到陳建生會這么絕,淩冽被這么多人圍攻,一人一腳的話,估計命都沒有了,法不責眾,動手的起碼有上百人,到時候淩冽就算死了也是白死!

不遠處的咖啡廳裏面,林文昭正在悠閑的喝著咖啡,好像對這邊發生的事情一點兒都不感興趣。

站在一旁的陳啟生卻是一臉的興奮,道:“林少果然好計謀,這下淩冽死定了,就算不死,也肯定會打一個殘廢,這還不算,他弄死了人,估計下半輩子都要在牢房裏面度過了。”

砰!

裝著滾燙咖啡的杯子狠狠的砸在陳啟生的頭上,陳啟生立即一聲慘叫,捂著頭留著的腦袋,驚恐的看著林文昭。

“你記住,這一次是庸醫殺人,醫療事故,跟我有關系嗎?”林文昭的語氣很輕,但是很冷。

陳啟生立即知道自己犯了大忌,慌忙道:“對對對,這是淩冽自己害死了人,是庸醫殺人,是醫療事故,跟林少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劉志軍的那幾個好兄弟好像是存心致淩冽與死地,手中的棍棒狠狠的砸了下去,頓時一聲慘叫,一個腦袋頓時被開了瓢,只聽見一個年輕人頭破血流的嚎道:“媽的,輪子,你特么的打我幹什么?”

“啊,誰特么的拿棍子砸我?”

“呃,淩冽呢?那個騙子呢?哪兒去了?”

這個時候眾人才發現,被他們圍在中間的淩冽竟然不見了,他們激動之下出手,棍子都砸在了同伴兒的頭上。

這時突然就聽見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道:“”

“在那兒呢,他在那兒呢?他怎么過去的?”一個人扭頭叫道。

只見淩冽不知道什么時候溜出了人群,站在屍體的旁邊,看了老半天之後,冷笑一聲道:“死者的死與我無關,也不是醫療事故,這是蓄意謀殺!”聽見淩冽這么一說,所有人頓時都是一愣,是謀殺?

不管是醫療事故,還是庸醫殺人,其實都只能算是過失殺人,跟蓄意謀殺的性質有很大的區別,就算在量刑上面也有很大的不同。

劉志軍的那幾個好兄弟一聽,臉色頓時微微一變,一個年輕人叫道:“不錯,就是蓄意謀殺,就是你殺了劉叔叔!”

那個張法醫站出來冷笑道:“像你這樣的庸醫,為了博取利益跟名聲害死了人,的確跟蓄意謀殺的確沒什么分別!”

“有你這樣的法醫在,不知道這世上有多少冤案。”

淩冽一臉的譏諷,指著屍體道:“我給他針灸是在三天前,而你從事法醫多年,難道看不出他內髒上面的傷口是最近才出現的嗎?”

張法醫臉色微變,道:“胡說八道,你怎么知道他的傷口是最近才出現的?”

淩冽眉毛一挑,從他發現死者是被謀殺的之後,就立即斷定肯定是有人專門在對付他,而這個張法醫年紀不輕了,應該工作了多年,難道卻連這一點兒都看不出來?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嗎?那我告訴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答應過別人什么事情,我勸你最好自己交代清楚,否則的話,我想你可能會大禍臨頭!”淩冽冷笑道。

張法醫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變白了,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總之現在你害死了人,就應該承擔法律責任,來人啊,立即給我帶回去!”

跟著他一起來的幾個警察立即走了過來,掏出手銬要將淩冽銬起來。

淩冽臉色一橫,更加確定自己是被人算計了,這個張法醫,甚至劉志軍的那幾個好兄弟估計都參與了其中,如果自己被帶走的話,屍體一旦被處理過,自己恐怕就難以翻身了。

就在淩冽准備動手的時候,無論如何也不能被帶走的時候,兩輛警車開了過來,下來七八個警察,領頭的青年高大威武。

淩冽頓時臉色一喜,竟然是江崇武,怎么把這事兒給忘了自己還有一個當刑警隊長的二哥呢?

江崇武看了淩冽一眼,只是使了一個眼色,並沒有打招呼,而是沖那些還拿著棍棒的年輕厲聲喝道:“你們幹什么?竟然當街手持凶器,當街鬥毆,你們眼中還有王法嗎?”

被江崇武這么一喝,那些年輕人頓時一臉的驚慌,扔掉了手裏的棍棒。

“是他,刑警隊的江隊長,咱們光州的鐵面判官啊!”

“原來是他,我也聽過他的名字,知道他鐵面無私,斷案如神!”

“那就好了,有他在,害人精,一個都跑不了,江隊長,快點兒把這個害死人的混蛋抓起來送進去大牢!”

看得出江崇武在光州聲望很高,很得民心,那些憤怒的民眾冷靜了下來,喊著要他抓捕凶手。

江崇武大聲道:“各位鄉親,既然你們這么信任,那就請相信我一定會還給死者一個公道,抓到凶手的,張法醫,這裏發生了什么事情?”

看見江崇武來了,張法醫臉色又是一變,連忙指著淩冽跟屍體,道:“江隊長,是這樣的……”

聽完張法醫將事情的經過說完之後,江崇武淡淡道:“張法醫,我接到報警電話之後就立即趕了過來,而之前並沒有人報警,為什么你會比我先到?”

張法醫神色有些慌張,道:“是這樣的,雖然沒人報警,但我卻事先得知這邊發生了事情,所以就提前趕了過來。”

江崇武點了點頭,道:“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張法醫能夠盡忠職守,實在是我們執法隊伍的典范,驗屍有結果了嗎?”

張法醫見江崇武這么說,面露一絲喜色,立即指著淩冽道:“有結果了,確認是因為他冒充神醫,胡亂針灸,導致病人內髒出血,沒能及時發現而身亡!”

江崇武轉身向淩冽問道:“你有什么要說的嗎?”

“死者的死跟我沒有任何關系,是有人蓄意謀殺,然後嫁禍給我!”淩冽淡淡道。

“你胡說,現在已經證據確鑿,你還想狡辯?”張法醫道。

“你有什么證據嗎?”江崇武道。

“當然有。”

淩冽指著屍體道:“我可以斷定,他的傷口絕對是在最近才出現的,而不是三天前!”

張法醫冷笑道:“這算什么證據?那么小的傷口誰能確定准確的時間,這根本不能算做證據!”

“當然了,這只是其中一個證據,我還有第二個證據。”

“第二個證據是什么?”江崇武問道。

“第二個證據就是,死者真正的死因並不是內髒出血,而是因為中毒身亡!”

什么?中毒身亡?

頓時,張法醫跟劉志軍的那幾個好兄弟都是臉色大變,神色極為慌張,但是很快就又放松了下來。

“哼,你說是中毒身亡,可是我為什么沒有檢查到任何毒素?”

“那是因為這種毒素能在很短的時間內令人窒息而亡,卻在半個小時內分散在人的全身各處,所以,你檢查任何一個部位,都只能檢測到非常微量的毒素,這些量的毒素卻毒不死人,而你們法醫手冊裏面有規定,這種稀少含量的毒素會被直接忽略,直接排除掉中毒身亡的可能性!”

從事警察這個行業的人多少都知道這么一點兒常識,每個人身體裏都會多少含有一些有毒物質,只是這些毒素很稀少,對身體起不到危害作用。

所以,法醫手冊裏面規定,在驗屍的時候,會自動忽略掉那些微少到殺不死人的毒素,從而排除掉中毒身亡。

“誰都知道每個人身體裏多少都有點兒毒素,就算我們現在活著的人都有,有什么好奇怪的?”

“的確每個人身體裏都有一點兒有害物質,的確不令人奇怪,可是當他的身體裏面出現一些絕不可能出現的毒素那就令人奇怪了。”

淩冽扭頭沖韓筠道:“我想宏遠醫院的設施應該能夠很快檢測出死者的身體裏面含有箭毒木的毒素!”

“什么箭毒木?”韓筠頓時大驚。

江崇武向韓筠問道:“箭毒木是什么東西?”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