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太喜欢我儿子了怎么办,妈妈为我生一对儿女

太喜欢我儿子了怎么办,妈妈为我生一对儿女,“你有什么要跟我說的嗎?”淩冽扭頭向韓筠問道。

“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不想再惹麻煩的話,就離開宏遠,離開光州,不過非常明顯,現在已經晚了,就算你想走可能也走不了了。”韓筠道。

淩冽聳聳肩膀道:“走不了就不走了,反正我也沒有想過要走。”

“可是已經出了兩條人命,難道你就不擔心自己是第三個嗎?”

“我有什么好擔心的?我這種人天生命硬,閻王都不敢收,如果要死的話,十四年前就已經死了。”淩冽一臉的無所謂。

光州是他的家,這裏有他的最親的人,他的一切都在這裏,他怎么可能會離開?

“可以陪我走走嗎?”韓筠看看夜色道。

“你想幹什么?我可告訴你,這大半夜的,雖然我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但你要是來硬的,我可抵擋不住!”淩冽捂著胸脯一臉驚恐道。

“哼,你這么討厭,真不知道你流浪的時候怎么沒有被人打死!”韓筠沒好氣道,轉身就走。

“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情?”淩冽追上去一臉的愕然。

“知道一些,但是不多,只知道你以前是一個流浪兒,十四年前被你奶奶收養,然後又失蹤了四年,就這么多了。”

雖然跟淩冽的認識非常不愉快,但同為醫者,不得不佩服淩冽的醫術,忍不住調查了一下,卻意外的發現淩冽竟然有著這樣的身世。

“其實也沒什么,從我出生我就在流浪了,除了名字我什么都沒有,唯一的目標就是活下去,如果不是奶奶收養我的話,可能我還在流浪,也可能現在已經餓死了。”淩冽笑道。

韓筠一陣沉默,道:“對不起。”

一個八歲的孩子四處流浪,沒有親生經曆,也能想像得到其中的艱難程度。

“沒什么對不起的,現在我很滿足,我有奶奶,有妹妹,還有還兄弟好朋友,我活的很好。”

“你有想過找你的親生父母嗎?”韓筠突然問道。

淩冽搖搖頭道:“以前想過,現在不想了,以前我想如果我也有父母,我可能也跟別的孩子一樣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就不用四處流浪,跟野狗搶食了,但最後他們沒有出現了,奶奶出現了,現在我有了奶奶,已經不需要他們了。”

淩冽的語氣非常平淡,幾乎感覺不到任何的情緒,但韓筠聽著卻是一陣心酸,沒有人會不在乎自己的父母,如果針的不在乎了,那說明已經絕望了。

能讓一個人對自己的父母絕望,想必一定經曆過無數次的絕境吧?

“別說我了,你呢?除了你爺爺,好像並沒有聽你提起過其他的家人。”淩冽撇開話題道。

韓筠的神色黯然下來,搖頭道:“我生下來就沒有見過他們,可能還活著,也可能已經死了,但跟你一樣,我已經不在乎了,有爺爺在,我就足夠了。”

淩冽一愣,韓筠平日裏刁蠻任性,咋咋呼呼的,以為是千金大小姐呢,沒想到也是一個沒爹沒娘的可憐孩子。q8zc

“那這樣說的話,咱們可以算的上是同是天涯淪落人了,都沒有見過自己的爹娘,唉,真是兩個苦命的娃兒啊!”淩冽笑了起來道:

看見淩冽那故作歎息的樣子,韓筠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其實你也沒有那么令人討厭!”

“現在我也覺得你沒有那么刁蠻啊。”淩冽也道。

“你說什么?你敢說我刁蠻?”韓筠的眼睛瞪了起來。

“是你先說我討厭的好不好?”淩冽道。

“我是美女,我想怎么說就怎么說。”

“美女怎么了?美女就了不起嗎?我還是帥哥呢!”

“反正只能我說你,就不能你說我,這是美女的特權!”

“誰說的?美女在醜男面前有特權,在帥哥面前就不靈了!”

“呃……”

“噗哧……”

兩人眼看就要掐起來了,突然大眼瞪小眼的不說話了,最後都又忍不住噗哧一笑。

“我們算是朋友嗎?”韓筠問道。

淩冽想了想,道:“算是吧!”

“既然你把我當朋友,就聽我一句勸吧,離開宏遠,離我遠一點!”韓筠非常認真的說完之後,轉身就走,留下淩冽一個傻愣愣的杵在那裏。

回到家已經接近淩晨了,淩冽剛剛打算睡下,電話就響了起來,只聽見韓宏遠在電話裏面咆哮道:“小王八蛋,你把我孫女弄哪兒去了?是不是在你床上!”

“我擦,老東西你瞎說什么?誰把你……等等,你說韓筠還沒有回家?”淩冽問道。

“廢話,她要是回家了,我能大半夜的給你打電話嗎?”韓宏遠怒道。

“不可能啊,我們已經分開快兩個小時了,她早就應該回家了才對!”

“小子,我孫女是跟你一起去的警局,現在人不見了,你就看著辦吧,老子我就這么一個孫女,要是被你給弄沒了,老子我也不活了!”

被韓宏遠粗暴的掛掉電話之後,淩冽睡覺的心思也沒有了,韓筠到現在還沒有回家,究竟去哪兒了?難道在醫院?應該不會,韓宏遠既然打電話來,一定是去醫院問過。

撥通韓筠的電話,關機,又撥通了秦爽的電話,秦爽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裏,問問她有沒有別的朋友,秦爽卻說,韓筠畢業回來之後,性子變的極為古怪,根本就沒有第二個朋友。

他猛的想起了韓筠今天跟他說的話,再想到林文昭,淩冽猜到韓筠的失蹤八成跟林文昭有關。

立即撥通了白雲文的電話,道:“大哥,立即幫我查查林文昭一般都在哪裏過夜?”

光州世紀城,林文昭的大本營,裝扮奢華的客房之中,林文昭淡淡問道:“你的條件就是要我放過他?”

“不錯,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我嗎?只要你肯放過他,我就是你的。”韓筠冷冷道。

林文昭習慣性的用手指敲打著桌面,道:“讓我算一算,已經三個了,可是之前的三個你都是無動於衷,唯獨這一次,唯獨只有他才讓你肯開口求我,你喜歡他?” 韓筠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覺得你自己很強大?一切都能夠操控,為了得到我,出現我身邊的男人你都要鏟除掉,你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向你妥協,而且,現在你也終於做到了?”

“難道不是嗎?”

林文昭靠近韓筠,閉上眼睛聞著她身上的味道,道:“我林文昭沒有得不到的,只有你,拒絕了我,而且拒絕的那么幹脆,而且還跟我說過,你永遠都不可能向我妥協,我很生氣,所以我就說過,總有一天會讓你心甘情願的跟著我,現在,我終於做到了。”

“可是你這樣做有意義嗎?你可以讓我向你妥協,向你低頭,但你還是不可能讓我對你心甘情願。”

韓筠搖著頭道:“你自以為自己能夠掌控一切,但其實你只不過是一個鏡中撈月的可憐蟲而已,你得到的永遠都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所以,我決定了,今天你對我的妥協,我不會接受!”林文昭輕笑道。

韓筠一愣,道:“為什么?”

“因為你說的很對,我想的不是你向我妥協,向我低頭,而是對我心甘情願!”

林文昭清秀俊逸的臉頰上露出猙獰的笑容,舔舔嘴唇道:“我覺得三個還不夠,所以,淩冽會是第四個,如果他還不夠,就會有第五個,第六個……哪怕是一百個,我也不在乎!”

“林文昭,你已經瘋了!”韓筠臉色大變道。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走了進來,恭敬道:“林少,外面有一個叫淩冽的想要見你!”

“他來了嗎?嘿嘿,來的正好,兩個人做遊戲實在是太無聊了,加一個人應該會更加有趣一些吧?”林文昭嘿嘿笑道。

“你想幹什么?”韓筠一驚道。

“筠筠,別急,不要急,跟前面三個相比,這個淩冽有趣的多了,我不會這么快除掉他的,我還沒有玩夠呢,讓他進來吧!”

淩冽被人帶了進來,看見韓筠衣衫完整,並沒有受到傷害,不由的長出了一口氣道:“你沒事吧?”

不管怎么說,他跟韓筠現在也算得上是朋友了,跟著自己出門要是出了事,韓宏遠那個老頭兒非跟他拼命不可。

“你為什么會來?”韓筠冷冷問道。

“不是說過咱們是朋友嘛,我怎么能不來呢?”淩冽笑道。

本來韓筠一定會感動的痛哭流涕,誰知道韓筠卻一臉譏諷的冷笑道:“朋友?你算個什么東西?你也配跟我做朋友?給我滾!”q8zc

淩冽頓時被氣的一口氣沒上來差點兒背過去,扭頭就想走,你大爺的,你拽什么拽?你瞧不上老子,老子還不待見你呢?

看見淩冽要走,林文昭突然道:“別走啊,咱們遊戲還沒有開始呢。”

“什么遊戲?”

“你知道嗎?在筠筠之前,身邊出現過三個男人,你猜猜他們的下場?”

林文昭嘿嘿一笑道:“猜不到的話,我就告訴你,第一個好像是被車撞成了殘廢,第二個卷入黑社會火拼,現在變成了一個植物人,最後一個我記不太清楚了,哦對了,你瞧我這記性,現在好像還在小潢河裏面沒有撈上來。”

淩冽心裏一陣發寒,難怪韓筠到現在都沒有男朋友,原來是被林文昭這個魔鬼給盯上了,凡是出現在韓筠身邊的男人,都被林文昭給除掉了,真是太歹毒了。

本來心裏還對韓筠有氣,現在知道自己誤會她了,她要自己離開宏遠,離開光州,排斥自己,其實是為自己好,生怕林文昭會對付自己。

林文昭用手撫摸著韓筠的臉頰,道:“已經三個了,我已經膩味了,現在我想玩一些新花樣兒。”

韓筠渾身一顫,道:“林文昭,你不要亂來,他跟我沒有任何關系。”

林文昭臉色一橫,一把扯住韓筠的頭發,獰聲道:“沒有關系?你敢說沒有關系?你以為宏遠醫院裏面發生的事情能瞞得住我的眼睛嗎?你這個賤人!”

韓筠的臉色頓時變的煞白,真的沒有關系嗎?韓宏遠可是當著那么多人的說淩冽摸了她。

看見韓筠被林文昭這樣對待竟然都不敢反抗,淩冽心裏一橫,道:“我說,你這樣對待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美女,你究竟還是不是男人?”

“嘿嘿,你是不是心疼了?”

林文昭扭頭沖淩冽咧嘴一笑,露出猙獰的笑容道:“你得罪過我,還碰了我心愛的女人,我本來應該殺了你,可是我現在改變了主意,只要你像一條狗一樣跪在我面前,我就會放過你,怎么樣?”

不對付淩冽,卻要他像一條狗跪在地上,這是要殺人誅心啊!

“如果我不跪呢?”淩冽問道。

“你可以不跪,但我查到,你有一個奶奶,有一個妹妹,對了,最近又收養了一個,老人家是沒什么用了,早死早托生,但水靈靈的小姑娘就不一樣了,不管大的還是小的,都是尤物一個,一定可以買出很好的價錢。”

淩冽的的目光變冷了,竟然用他的家人來威脅他,拍了拍身後的牆壁,聽聽聲音道:“這個房間的隔音效果應該不錯吧?”

隔音效果的確不錯,林文昭在這個房間幹了那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效果能不好嗎?

“你說,如果我在這裏揍你一頓,你的那些手下應該聽不到吧?”淩冽道。

韓筠愣住了,這家夥該不會得了失心瘋吧?要在這裏揍林文昭?

“你要揍我?”

林文昭也是一臉的愕然,像是聽見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哈哈大笑道:“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你知道這裏什么地方嗎?你要揍我?你確定我沒有聽錯?”

“尼瑪的,老子說的這么明白,你都沒有聽清楚,你特么的聾了嗎?”淩冽非常生氣道。

韓筠覺得這家夥真是瘋了,道:“淩冽,我的事不用你管,馬上給我走。”

“我走不走管你什么事兒?”

淩冽白了她一眼,道:“我這個人有一個怪脾氣,那就是不能聽見別人威脅我,別人威脅我,我心情就不會不好,心情一不好,半夜就會睡不睡覺,而我又是一個醫生,是非常注重養生的,要是睡眠質量不好可是會影響身體健康的,所以,今天老子非削他一頓不可!”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