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今晚你来我家随便你怎么日,姐今晚随便你怎么弄

今晚你来我家随便你怎么日,姐今晚随便你怎么弄,淩冽心裏一驚道:“你想幹什么?”

“我想幹什么?”

林文昭伸出猩紅的舌頭在穆鏡心的臉頰上面舔了一下,頓時嚇得穆鏡心嗚嗚尖叫起來。

“你知道我的世紀城裏面有多少手下嗎?五十多個,這裏雖然有不少女人,但全都是被男人操爛了的賤貨,這么幹淨又漂亮的極品他們還從來都沒有碰過呢,如果我把她扔給他們,你覺得會發生什么事兒呢?”

淩冽的臉色頓時一變,道:“你究竟想怎么樣?”

“想怎么樣?我想要你死,我想要你生不如死!”

林文昭瘋狂了,他本來就是沒有人性的瘋子,這是他第一次吃虧,他忍受不了,無論如何都忍受不了,這三天的時間他除了想盡一切辦法解毒,想的最多的就是報複淩冽。

可是他找來那么多醫生跟專家,竟然都沒有辦法幫他解毒,可是他不甘心,他絕不可能受淩冽的控制,於是,他就抓來穆鏡心,他就不信淩冽不妥協!

“不過,你說的很對,如果你不幫我解毒的話,我的確會死,所以,只要你肯交出解藥,我就放過她,同時也讓你死的舒服一些,你覺得怎么樣?”

淩冽冷笑道:“我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鬼話嗎?以你的性格,只要交出解藥的話,你就會更加的肆無忌憚,我會死的更慘吧?”

林文昭是一頭畜生,是一個禽獸,他會殺人,他凶殘成性,淩冽絕不可能會相信他說的話。

“可是你有的選擇嗎?嘿嘿!”

林文昭一聲獰笑,道:“把東西拿過來!”

一個保安遞過來一個藍色的小藥瓶,嘿嘿笑道:“少爺,這夜魂香可是好東西啊,吃了之後,就算三貞九烈也得變成蕩婦,絕對是居家旅行,逼良為娼之良藥!”

林文昭拿著小藥瓶,看著穆鏡心興奮道:“清純小校花,吃了之後變成一個蕩婦,變成一只母狗,被幾十個人一起輪著上,然後再拍成視頻發到網上,你說我這個想法奇妙不奇妙?”

穆鏡心一聽,立即被嚇的慘無人色。

“林文昭,你好卑鄙啊!”

淩冽難以想象,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穆鏡心還能活嗎?奶奶還能活嗎?

林文昭一把撕爛穆鏡心的上衣,只留下一件胸衣,透著活力的美麗軀體幾乎全部暴露了出來,房間裏的每個人都是兩眼一亮。

穆鏡心眼裏閃過一絲絕望與痛苦的不甘,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流了下來。

“嘿嘿,小賤人,你不能怪我,要怪的話你就怪淩冽好了,誰叫他跟我做對呢?老子今天就當著他的面操爛了你。”

林文昭舔了舔嘴唇,伸手就想抓住穆鏡心上身僅剩的胸衣,想要扯下來。

“住手,我給你解藥!”淩冽睚眥欲裂,瞪著猩紅的雙眼吼道。

林文昭的手終於一頓,他是想報複淩冽,但他更怕死,在沒有解毒之前,他也確實不敢來。

“嘿嘿,這才算識相嘛,你給我解藥,我只殺你一個人,大家和和睦睦的多好呢?”林文昭笑道。

“我可以給你解藥,但你必須先放人!”淩冽道。

“你覺得可能嗎?你以為我會向你這樣傻逼嗎?”

林文昭突然一拍腦袋,道:“對了,忘記告訴你一件事,我還有幾個手下去了你家裏,那個老東西雖然不值錢,可是那個小賤人卻是一個極品,你不知道啊,現在生意不好做,總有那么一些怪口味兒的客人,不喜歡大姑娘,就喜歡那種還沒有發育的花骨朵兒……”

“你個禽獸,我一定會殺了你的!”淩冽沒想到林文昭竟然連老人跟孩子都不放過!

“哈哈哈,你這是一個很有前途的理想,但是可惜你永遠都不可能實現了。”林文昭大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接通之後,只聽見電話那頭有人道:“師傅,小師姑跟祖奶奶都沒事兒了!”

淩冽掛斷了電話,臉色突然變的森冷起來,道:“本來我不想殺人的,是你逼我的!”

林文昭心裏猛的一驚,只見淩冽的身體突然高高暴起,那兩個滿身血腥氣的男人臉色微變,幾乎在同一時間掏出了槍對准淩冽毫不猶豫的開了槍!

砰砰!

說不出話來的穆鏡心悲憤的大聲哭了起來,那可是槍,不是酒瓶子,被打中的話會死的。

可是接下來並沒有聽到淩冽的慘叫聲,也沒有看到有人中槍倒地的畫面,只見淩冽手指彈飛,射出道道銀光,那是銀針。

叮叮當當!

整個屋子的人都傻眼了,一臉的目瞪口呆,那些子彈竟然全都在半空中掉在了地上,上面紮著銀針!

我擦,銀針打中正在飛射的子彈,你當你是暗器之王流雲飛刀嗎?

那兩個男人顯然不是普通的打手,臉色大變之後,突然調轉了槍口對准了穆鏡心,厲聲道:“不要動,不然我就殺了她!”

淩冽眼中一道寒光閃過,又是兩道銀光射了出來,那兩個男人本能的想要扣動扳機,但是已經晚了,突然一聲慘叫,手中的槍掉在了地上,捂著手腕一陣慘叫,上面紮著兩根銀針。

就在那一瞬間,淩冽就一個箭步沖到了穆鏡心的身旁,拿掉她嘴上的膠帶。

“哇……哥……”穆鏡心已經被嚇壞了,抱著淩冽大哭起來。

“好了,現在沒事兒了。”淩冽抱著穆鏡心一臉歉疚道。

“混蛋,你找死!”

林文昭狂怒了起來,指著淩冽吼道:“殺了他,給我開槍殺了他!”

頓時屋子裏面七八個保安都掏出了槍,不僅如此,最起碼有二三十個保安從外面沖了進來,手中不是拿著槍就是握著砍刀,殺氣騰騰。

“雜種,我要殺了你!”林文昭咆哮道。

為了逼淩冽交出解藥,林文昭特意搞出這么大的陣仗,而且還花高價請來了兩個殺手,絕不能讓淩冽跑了。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見外面一聲怒吼道:“林文昭,今天你要是敢碰我師傅跟我小師姑一根汗毛試試?”q8zc

一個身材魁梧高大的青年帶著一群膘肥體壯的大漢沖了進來,竟然是小霸王陸天明。 一群大漢將淩冽跟穆鏡心圍在中間保護起來,林文昭面色陰沉了下來,道:“陸天明,你這是怎么意思?”

陸天明冷哼一聲道:“林文昭,早就知道你個王八蛋不是個東西,什么喪盡天良的事情都幹的出來,老子懶得管你,但你今天竟然連我師傅跟師姑都敢動,你問過我小霸王沒有?”

“陸天明,你竟然會為了他跟我做對嗎?”林文昭滿臉狠厲道。

“跟你做對又怎么樣?他是老子的師傅,難道你耳朵聾了嗎?”

別人怕林文昭,他小霸王不怕,林文昭有林家,他背後有陸家跟白家,真要是掐起來,他會害怕嗎?

同為光州四少,這種人自己有一個小圈子,要是有什么大的動作,相互之間都會聽到一點兒風聲,林文昭這幾天又是求醫,又是找殺手的,陸天明多少知道一些。

在搞清楚他跟淩冽之間的恩怨之後,陸天明就立即通知了淩冽,在接到林文昭的電話之後,淩冽已經猜到林文昭極有可能會對自己下手,就專門讓陸天明跑到他家裏等著。q8zc

果然,穆鏡心被抓了,而守在淩冽家裏的陸天明也等到了林文昭的人。

要不然穆鏡心,奶奶跟綿綿同時被抓起來,淩冽就只能任由林文昭宰割了。

“你怎么來了?”淩冽向陸天明問道。

陸天明笑道:“徒兒這不是擔心師傅嘛,你放心吧,祖奶奶跟小師姑都已經安排好了,絕不會出事的。”

“我現在不是擔心她們出事,而是你來了,耽誤了我的事。”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淩冽的家人就是他的逆鱗,他這一次是真的動了殺機,他有很多種方法讓林文昭無聲無息的死掉。

可是陸天明這么大張旗鼓的跑過來,這件事情肯定是瞞不住了,要是林文昭在這個時候死了,想要撇清楚關系根本就不可能!

林文昭沒想到淩冽竟然跟陸天明有這么一層關系,有陸家當靠山,豈不是以後就動不了他,而自己就要一輩子受他控制了嗎?

不行,絕對不行,只有我林文昭讓別人生不如死,別人絕對不能騎在我頭上。

“你去死吧!”

林文昭已經失去了理智,掏出槍對著淩冽直接扣動了扳機。

“師傅小心,林文昭,我擦你媽!”陸天明大聲吼道。

槍口迸射出了火花,可是原地卻失去了淩冽的影子,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林文昭的身前,林文昭心中大驚。

“癢的滋味兒你嘗過了,現在我再讓你嘗嘗什么是痛的滋味兒!”

淩冽拿出幾根銀針,快速的刺進林文昭的身體裏面,林文昭的面色立即變成死灰色,倒在地上全身抽搐,口中發出不成人形的慘號聲,一張臉幾乎都扭曲在了一起。

整個人就像是正在發狂的厲鬼,在場所有人心裏都是慎的發慌,這究竟要承受什么要的痛苦才能變成這樣?

林文昭的那群手下立即全部都嚇傻了,高手他們見過,但是如此恐怖的高手卻絕對是頭一次。

“殺了他,快開槍,殺了他!”有人驚恐的大聲尖叫道。

砰砰砰!

頓時,槍聲四起,所有人都掏出了槍對准淩冽扣動了扳機。

然而,在第一聲槍響的時候,原地就已經失去了淩冽蹤影,只見他如同一道幻影一般穿梭在人群之中,每接近一人,都是閃電般的出手。

當他的身影終於停下來之後,卻見開槍的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他們身上被紮上了銀針,然後倒在地上,全身抽搐個不停,口中發出痛苦慘烈的嚎叫聲。

陸天明跟他的那些手下全都傻眼了,滿臉的難以置信,他們不是沒有見過厲害的高手,就算是陸天明帶來的人之中還有退役特種兵,可是他們哪裏見識過這樣可怕的手段?

從槍聲響起到現在絕對不超過十秒鍾,可是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這發生的太快了,簡直就不是人的速度。

“太牛逼了,真是太牛逼了……”陸天明激動的都跟打了興奮劑似得。

他知道淩冽很厲害,可是卻沒有想到竟然會厲害到這種程度,剛才那一幕簡直就跟拍電影似得,難道他的師傅是超人嗎?

淩冽並沒有殺人,他只是用銀針刺進林文昭他們的痛穴當中,現在他們的痛感最起碼要放大十倍以上,身體雖然磕著碰著一下,就跟有刀子在他們身上割一樣兒。

“我們走!”

既然不能殺人,淩冽今天只好先離開,林文昭身上的毒還沒有解,想收拾他以後機會多的事。

“哎哎哎,師傅,這個王八蛋簡直就是一頭瘋狗,不打死他的話,遲早被他反咬一口,難道就這樣算了?”

陸天明比其他人更加了解林文昭那種殘暴的性格,今天不把林文昭打服了,以後肯定會麻煩不斷。

“那你想怎么樣?難道你想殺了他嗎?”

殺了他顯然是不可能的,到時候林家震怒,跟陸家開戰,再把白家拉進來,光州非是出大事不可。

“嘿嘿,殺人這種事兒我可不會幹,不過想收拾這小子也用不著殺他啊!”

說完他走過去將掉在地上夜魂香撿起來,嘿嘿一笑道:“早就聽說過夜魂香的大名了,只是一直沒有見識過他的效果,今天就試試!”

說完就一股腦兒把整瓶夜魂香全都灌進了林文昭的嘴裏,這還不算,又沖自己的幾個手下道:“你們在其他人身上也找找,肯定還有。”

果然,幾乎每一個保安身上裝的都有這玩意兒,陸天明狠狠的踹了林文昭一腳,罵道:“尼瑪的,這么多,看來你們把逼良為娼這種事兒當成家常便飯啊?來人啊,把每個人都給我喂一點兒。”

藥全都喂下去之後,淩冽正狐疑陸天明想幹什么的時候,卻見他跑過來訕訕笑道:“師傅,麻煩你把針給拔了吧。”

“你想幹什么?”

“嘿嘿,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保證你大開眼界!”

淩冽拔下了林文昭他們身上的針,停止了慘叫,可是他們好像有些神智不清了,是夜魂香的藥效發作了。

只聽見陸天明掏出手機叫道:“快快快,好戲上演了,都給我拍下來,記住,角度跟光線都抓好,要拍出藝術感,明白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