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混乱家庭,过年一家互换,和妹妹看电视然后做了

混乱家庭,过年一家互换,和妹妹看电视然后做了,“綿綿,你在跟它講話?”淩冽驚奇道。

“是啊,小龍龍可喜歡發脾氣了,不過它很聽我的話,哥哥,你看看,它現在不會發脾氣了!”綿綿將紫晶龍交給了淩冽。

如果是普通的小孩子說出這樣的話來,淩冽一定會認為她只是在幻想,可是綿綿不同,身具五行精氣,斷然不會說出令人莫名其妙的話來。

之前他曾經懷疑過,紫晶龍是不是跟他得到的龍檀木一樣,經過長年累多的吸收日月精華,靈氣凝聚,化成了一道龍氣。

莫非這一道龍氣已經到了化龍的境界,已經初具了靈智不成?

淩冽接過紫晶龍,立即感覺到一股狂暴的氣息爆發了出來,在那一瞬間,淩冽仿佛看到一條張牙舞爪的黑龍撲向他。

“小龍龍,不許發脾氣,不然我就不理你了!”綿綿突然大聲叫了起來。

詭異的是,那股狂暴的氣息瞬間就消失了,但淩冽還是感覺到一股氣息,只是這一股氣息變的溫順了許多。

淩冽心裏狂震不已,這種情況實在是太過詭異了,綿綿究竟是什么體質?這個紫晶龍又究竟是一個什么東西?

“綿綿,給你!”淩冽將紫晶龍還給了綿綿。

瞬間,淩冽像是接觸到了一股神念,那一股神念是屬於紫晶龍的,躺在綿綿的懷裏,非常的享受,而且,有一種非常明顯的善意。

特么的,這條紫晶龍該不會真是活的吧?

可是不管怎么樣,淩冽覺得這條紫晶龍在綿綿的手中應該不是壞事,最起碼,綿綿現在沒有任何的不妥。

“好了,現在很晚了,綿綿你應該去睡覺了,明天還要上學呢。”淩冽摸摸綿綿的小腦袋道。

看來綿綿跟這條紫晶龍身上都有秘密,只不過淩冽現在沒有能力解開而已。

“哥哥,明天要開家長會了,同學們都要跟著自己的爸爸媽媽一起去,我沒有爸爸媽媽,你跟我一起去吧!”綿綿楚楚可憐的看著淩冽道。

奶奶上了年紀,穆鏡心正在全力備戰高考,也只能淩冽跟著去了。

“好,明天就讓哥哥陪你一起去。”淩冽道。

“好耶,哥哥要跟我一起去上學嘍。”

綿綿雀躍的跳了起來,抱著淩冽的臉頰狠狠親了一口,然後跑回了自己的臥室。

被綿綿的五行精氣灌入體內之後,淩冽消耗的功力很快就恢複了,而且感覺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靈台清明,異常的舒適,這一覺睡的很香。

第二天淩冽還在做大夢,就聽見綿綿將門拍的啪啪響,叫道:“哥哥,哥哥,快起床了,太陽都曬到屁股了。”

淩冽打開門就看到綿綿穿著一件純白色的公主裙,紮著兩個羊角辮,真的跟一個小公主似得,連書包都背上了,就等著出門了。

揉了揉綿綿的小腦袋,淩冽笑道:“等一下哥哥,馬上就走了。”

等淩冽洗漱完畢之後,發現楚香湘也來了,笑著問道:“你怎么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嗎?”

“綿綿說今天她要開家長會,說你們都忙,讓我陪她去啊,我就專門請了一天假,你不知道?”楚香湘道。

淩冽看向綿綿,綿綿吐了吐舌頭,笑嘻嘻道:“不管是我的事,是奶奶讓我這么說的!”

兩人對視一眼,都不禁一笑,看來奶奶還是不怎么死心啊,這是故意要給兩人創造機會。

“既然你假都請了,那我們就一起去吧!”

收拾好之後,三個人一起出門了,綿綿牽著兩個人的手一蹦一跳的,快樂的就像是小鳥一樣。q8zc

趕到學校的時候,只見校門口停滿了車子,都是家長帶著自己的孩子一起來開家長會的。

“穆錦綿,穆錦綿……”

校門口碰見很多小朋友,有很多都主動跟綿綿打招呼。

這丫頭的可愛程度絕對是老少通殺,雖然才入學沒幾天,但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都對她異常的喜愛,她身上的靈氣讓她有一種天然的親和力,令人忍不住想要跟她親近。

綿綿高興的跟她的那些小夥伴們打招呼去了,一群小朋友圍在一起唧唧喳喳的,好不熱鬧。

就在這時,只聽見一聲痛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綿綿推了一個小胖子一下,那個小胖子竟然飛了出去。

淩冽大驚,一個箭步上前,接住了那個小胖子,不然的話,小胖子非是被摔傷不可。

“綿綿,發生了什么事?”淩冽問道。

小胖子雖然是小孩子,但至少也有幾十斤,剛才綿綿只是隨意的推一下,小胖子竟然就飛了出去。

綿綿也嚇傻了,戰戰兢兢道:“我也不知道,他剛才扯琪琪的頭發,我一生氣就推了他一下!”

只是生氣推了一下,就把人給推飛了。

那個小胖子也被嚇壞了,這時一個大胖子跑了過來,叫道:“兒子,怎么了?”

小胖子看見自己的爸爸,立即跑了過去,指著綿綿哭喊道:“爸爸,是她,她打我,嗚嗚……”

大胖子一聽有人打他的兒子,頓時臉一黑,走過去一記耳光就抽向綿綿的臉,怒道:“小雜種,你敢打我兒子!”

綿綿還那么小,這么大胖子一耳光下去,那還得了?

淩冽一把抓住他的手,冷聲道:“這位先生,小孩子玩鬧,沒有必要嚇這么重的手吧?”

“特么的,你是誰?趕緊給我滾開!”大胖子怒道。

“我是她哥哥,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說。”淩冽道。

大胖子一聽,頓時就火了,囂張的叫道:“好啊,小雜種不能打,老子就抽你這個大雜種!”

說完,反手一耳光就抽向淩冽的臉,淩冽閃避了過去,本來就是綿綿不對在先,他不想動手。

可是他不想追究,卻有人怒了,只見綿綿一臉不高興,道:“你罵我哥哥,你還要打我哥哥,你不是好人!”

轟!

在那一瞬間,淩冽臉色大變,一股強大的力量從綿綿的身上爆發了出來。

“小雜種,我看你是找死!”大胖子張嘴又罵了起來。

砰!

突然,綿綿動了,一下跑到大胖子的跟前,兩手推了出去,可是足有兩百多斤的大胖子竟然就像是紙糊的似得,竟然被綿綿一下子推的飛了出去。

而且綿綿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連淩冽都沒有機會反應過來。大胖子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不過好在只是摔了一下,皮肉被擦破了而已,並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

“綿綿,你……”楚香湘大驚。

“我……香湘姐姐,我不是故意,我只是見他罵哥哥,還想打哥哥,就生氣的推了他一下,我不是故意的,嗚嗚……”

綿綿見把人推出去摔傷,自己都被嚇壞了,抱著楚香湘哭了起來。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淩冽也察覺到了綿綿身上那一股強橫的氣息消失了。

綿綿現在的狀態太詭異了,一不小心估計會出現大問題,看來必須盡快把她身上的情況弄清楚。

淩冽不想惹事兒,而且那個大胖子看起來也沒什么事,淩冽拉著綿綿,道:“走,咱們先進去吧!”

走進班裏,綿綿一進門,就被一群小朋友給圍住了,就連一些孩子的家長也跑過來捏捏她的小臉蛋兒,問問這是這誰家的孩子。

誰知道這熊孩子,突然轉過身沖淩冽跟楚香湘一指,道:“那就是我爸爸,媽媽!”

一個孩子的家長笑著道:“原來爸爸長的帥,媽媽也這么漂亮,難怪你也長的這么可愛了。”

綿綿小腦袋連點了好幾下,道:“嗯嗯嗯,我爸爸媽媽還說要給我生一個可愛的小弟弟呢。”

楚香湘頓時一陣狂暈,這熊孩子瞎說什么呢?誰是你媽媽了?

淩冽卻是笑嘻嘻道:“看來綿綿很期待啊,要不咱們就真的生一個?哎呦……”

楚香湘狠狠的踩了淩冽一腳,瞪眼道:“你還說!”

“不生就不生嘛,發什么火啊?”淩冽齜牙咧嘴道。

家長會正式開始了,不光那些小朋友喜歡綿綿,老師也確實非常喜歡她,她的班主任老師是一個看起來很和善的女孩子,姓姚。

姚老師第一個就當眾表揚了綿綿,把小丫頭高興的差點兒在講台上面跳了起來。

就在綿綿准備走下講台的時候,一個大約四十幾歲的女人走上講台,一臉的陰沉,姚老師連忙問道:“鞠主任,請問有什么事兒嗎?”

雖然是一個女人,但卻長的尖嘴猴腮的,眼中透著媚態,怎么看都像是在勾引人。

上身穿著黑色職業套裝,但胸口敞的很大,估計都能塞得下一個腦袋,下身是一件超短裙,都快短到大腿根兒上了。

媽的,這也算是老師?怎么看都像半夜站在路邊拉人上床的站街女,而且還是五十塊錢一晚的那種。

“誰是穆錦綿跟她的家長?”鞠主任尖聲道。

淩冽微微皺眉,站起身來,道:“我是穆錦綿的哥哥,有什么事嗎?”

“她在校門口打人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吧?我們學校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壞學生存在的,她已經被開除了,請你立即帶她離開!”鞠主任道。

姚老師一聽,頓時就急了,道:“鞠主任,穆錦綿一直都很乖,而且成績也非常好,不會隨隨便便打人的……”

綿綿實在是太可愛了,令人打心眼裏喜歡,而且天資聰穎,性情乖巧,姚老師忍不住替她求情起來。

鞠主任一聽,臉立馬黑了下來,道:“姚老師,你的意思是我說冤枉了你的學生嗎?而且你不要忘了,你的實習期還沒有過,如果你的表現不能讓我滿意的話,實習期一過,你就另謀高就吧!”

“我……”

姚老師臉色頓時一變,她現在的確還在實習期,而且去留的問題就掌握在鞠主任的手裏,如果得罪了她,自己可能沒有辦法在這裏任教了。

“鞠主任,我當然不會說你冤枉了我的學生,而是我覺得孩子這么小,不會無緣無故的打人的,裏面一定存在著誤會,請你查清楚可以嗎?”姚老師看了綿綿一眼,咬著牙道。

“你……”

鞠主任怒了,道:“沒有誤會,我已經查的很清楚了,而且,我也覺得你的表現讓我非常的不滿意,抱歉,你被辭退了,請你馬上離開!”

淩冽火了,雖然綿綿打人不對,但的確是有原因的,況且,姚老師身為一個老師,要求把事情查清楚之後再做決定再正常不過了,你憑什么辭退人家?

媽的,這老女人分明就是來找茬的!

“我是鞠主任,就算你要開除我們家綿綿,是不是還要經過一道流程,最起碼你要把事情查清楚給一個合適的理由吧!”淩冽強忍著怒火道。

“哼,我是這裏的主任,我說開除就開除,還需要理由嗎?請你馬上出去。”鞠主任斜著眼睛道。

“我想你的理由不是因為你是主任,而是也曾先國給了你好處吧?”淩冽冷笑道。

這個鞠主任無緣無故的開除綿綿,肯定是有人指使,而最大的可能應該就是剛才被綿綿推倒的那個曾先國。

果然,鞠主任一聽,臉色立馬一變,道:“你胡說什么?”

“你不承認不要緊,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承認。”

淩冽嘿嘿一笑,掏出電話撥通了江崇武的號碼,道:“二哥,幫我查一個人,叫曾先國,看看是什么底細。”

江崇武是做刑偵的,光州形形色色的人沒有他不知道。

果然,江崇武連查都不用查,這個曾先國還的確是一個人物,是做房地產的,而且最近跟風雲地產搭上了,生意越做越大,也變得越加囂張起來。

淩冽又撥通了方宏宇的號碼,道:“方老哥嗎?我是淩冽,你們集團是不是有一個合作夥伴叫曾先國……”q8zc

掛了方宏宇的電話之後,鞠主任明顯已經很不賴煩了,道:“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的話,我就要叫保安了……”

誰知道她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大胖子就急匆匆的跑了進來,看見淩冽就跟孫子看見親爹似得,帶著哭腔兒道:“淩少,淩少,都是我的錯,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給了鞠主任五萬塊,讓她開除你妹妹的,我知道錯了,求求你,你就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曾先國雖然有些能力,但他之所能把生意做大,完全是因為跟風雲地產合作,如果方宏宇中止跟他的合作,他會立即被打回原型。

那個鞠主任臉色立即就變了,結結巴巴道:“曾……曾總,你……”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男子火急火燎的走了進來,鞠主任又是一愣:“彭校長?”

只見彭校長進門就客氣的問道:“請問哪一位是淩冽先生?”

“我就是!”淩冽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