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快点啊我等不及了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快点啊我等不及了,看見潘曉蘭跟嚴金松狼狽成那樣的跑了,楚香湘也是笑的花枝亂顫,在台裏潘曉蘭處處針對她,而嚴金松每次盯著她的眼神都恨不得把她給生吞了,一個比一個討厭。

淩冽摸著鼻子道:“真是的,假胸就假胸嘛,也弄一個質量好一點兒的,我隨便說幾句就塌下來了,質量太不過關了,看來以後得鼎立支持國家的打假行動了。”

“說,是不是你搗的鬼?”楚香湘問道,潘曉蘭的假胸絕不會無緣無故的垂下來。

“誰說是我搗的鬼了?你可不要冤枉我!”

淩冽伸出手,只見上面有一根銀針,笑嘻嘻道:“只不過她剛才來撕我的時候,不小心碰到我手裏的針了,所以,跟我完全沒有關系哦!”

別說是矽膠了,就算是真的胸,淩冽也有辦法讓它垂下來。

“哼,下流!”楚香湘冷哼一聲道。

淩冽點點頭道:“的確是有一些下流,本來我這銀針還能幫人豐胸的,自然增大,就是因為覺得有些下流,才一直沒有用!”

可是楚香湘一聽,頓時兩眼冒光,一把抓住淩冽的胳膊,道:“你說什么?你的銀針還能豐胸,自然增大?”

“是啊,像你這樣級別啊,我隨便給你紮幾針,就能讓你變成一頭大奶牛!”淩冽盯著楚香湘的胸脯道。

“我呸,你才是大奶牛呢!”楚香湘狠狠的啐了淩冽一口。

趕走了潘曉蘭跟嚴金松這兩只死蒼蠅,繼續逛街,淩冽問道:“對了,那個嚴金松究竟是什么貨色?以後會不會找你麻煩?”

他有些奇怪,從上一次的賴玉賢義診事件開始,光州電視台最起碼已經報道過他三次了,潘曉蘭剛進電視台不知道也就算了,可如果這個嚴金松真的是電視台的高層,怎么可能會不認識他呢?

“他是我們台長的外甥,一般都不會去台裏,基本上不管事,找我麻煩是肯定的,但如果真的做不下去,我就不做了,理想實現不了,大不了換一個理想。”

楚香湘表面上說的很豁達,可眉宇之間依然透著一絲隱憂。

台長的外甥啊,算是皇親國戚了,隨便在台裏說幾句壞話,估計楚香湘都不太好過。

“你放心,我保證你的理想能實現,一定能!”淩冽鄭重其事道。

那個嚴金松如果不找事兒也就算了,如果敢炸刺兒,有的是辦法收拾他。

“但願吧。”楚香湘道。

如果換做從前,楚香湘一聽會非常的失落,擔心自己會被人找麻煩,甚至會丟掉工作,可是看著身邊的淩冽,卻又有一種異常的滿足感,這種滿足感人們通常稱之為幸福!

好像覺得只要有淩冽在,無論她失去多少都可以不在乎!

綿綿蹦蹦跳跳的過馬路,楚香湘追了過去,叫道:“綿綿,你慢一點兒,小心車!”

看見這樣的畫面,淩冽竟然有一些失神,可能在旁人的眼裏,他們三人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吧!

楚香湘將綿綿拉了回來,有些責怪道:“以後過馬路一定要小心一些,不然的話會很危險的,知道嗎?”

雖然臉上在責怪,可是卻透著濃濃的關切之情,就像一個母親在對待自己的女兒。

淩冽突然跑過去,從背後抱住了楚香湘。

楚香湘立即被嚇了一跳,發現是淩冽之後,粉臉羞的通紅,連忙手忙腳亂的掙脫道:“你幹什么?快點兒松手,綿綿在,我們還在大街上面呢,讓人看見了多羞人!”

“既然你這么喜歡孩子,那我們就生一個吧!”淩冽道。

“呃……生孩子?”楚香湘愣住了。

沒等楚香湘反應過來,淩冽就將她轉過身來,張開了他的血盆大口,狠狠的堵住了她的櫻桃小口。

“嗚嗚……嗚嗚……”

楚香湘大驚,這裏可是馬路邊上,到處都是行人,淩冽竟然就這樣抱著她一陣狂吻。

可是無論她怎么掙脫,淩冽就是死不松手,舌頭伸進了她的嘴裏,撬了她的牙關,接觸到了她的丁香小舌,糾纏在了一起。

楚香湘瞬間就迷醉了,窩在淩冽堅實寬敞的胸膛,她發現自己對這樣的感覺竟然如此的陶醉。

她放開了一切,管他在什么地方呢,伸出手反抱住淩冽,兩人就這樣在大街上面一陣瘋狂的激吻。

管他旁邊有多少人看,都不能耽誤老娘跟自己的男人親熱!

兩個人就這樣在大街上面激吻,當然會引來不少人觀看,一開始都是指指點點的,甚至一些老人還杵著拐棍兒罵起來,真是世風日下,大街上這么亂來,豈不是敗壞社會風氣嗎?

可是綿綿這個鬼精靈,突然跑了過來,叫道:“爸爸,媽媽,要親咱們也回家再親親嘛,在大街上影響多不好啊!”

聽見綿綿的話,大家都是一愣,我擦,原來是兩口子啊,而且女兒都這么大了。

“哎呀,真不錯,女兒都這么大了,居然還這么恩愛,真是難得啊!”

人們的思想轉變是很快的,本來還對淩冽跟楚香湘這樣的行為很不滿,可現在他們卻反而覺得,孩子都這么大了,還能這樣親密,夫妻情深,是值得鼓勵跟提倡的。

一個老太太一陣羨慕之後,沖身旁的老大爺道:“老頭子,自從我把兒子生下來之後,你都沒有親過我,現在我罰你當眾親我半小時!”

老大爺頓時就被嚇壞了,哭嚎著道:“老婆,不要啊,咱們孫子都上小學了,咱們再親,別人會罵咱們老不正經的!”

“什么老不正經?我看你分明就是嫌棄我,說,是不是在外面找小三兒了!”老太太瞪眼道。

看見人家老兩口都快打起來了,淩冽連忙跟楚香湘分開,抱起綿綿拔腿就跑。

終於跑出了人群,楚香湘有些惱怒的沖綿綿道:“死丫頭,誰讓你叫我媽媽的?”

“可是,人家真的想叫你媽媽嘛!”綿綿低著頭委屈道。

“嘿嘿,媽媽就媽媽吧,沒生就多出一個這么大的女兒,多省事兒!”淩冽笑呵呵道。

“哼,就你話多,等回去之後再收拾你!”楚香湘狠狠的瞪了淩冽一眼。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響了起來,是白老頭兒,接通之後,道:“幹爹,找我有事兒嗎?”

“媽了個巴子的,沒事兒就不能找你嗎?”白老頭兒粗聲粗氣道。

淩冽頓時一頭的黑線,正要開口,白老頭兒又道:“不過沒事兒我還真懶得找你,馬上過來一趟!老頭子輕易不召喚,一旦召喚要么是要緊的事要么就是大事,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就對楚香湘道:“我現在有事得過去一趟,你就先帶綿綿回去吧。”

“我不要,我要香湘姐姐陪我玩!”綿綿拉著楚香湘的手道。

現在的綿綿是越來越活潑了,尤其上學接觸了更多的小朋友之後,不過這正是淩冽想要看到了,不管她的身世是什么,淩冽都不想管,只要看著她開心快樂的成長。

“好,香湘姐姐今天就陪你玩,好不好?”楚香湘刮了一下綿綿的鼻子。

“好啊,好啊,不過我能不能不叫你香湘姐姐啊,我想叫你媽媽。”綿綿道。

楚香湘臉立即一黑,道:“再敢亂叫,我就不帶你玩了!”

“不叫就不叫嘛,發什么火啊?真是的,你再發火就會長皺紋,哥哥就要跟別人生小寶寶了。”綿綿小聲嘀咕道。

跟楚香湘和綿綿分手之後,淩冽直接叫了一輛出租車徑直到了白家大院,一到門口,喝,好家夥兒,竟然已經停了好幾輛車,其中竟然還有趙志鑫的座駕。

平日裏白家門口只有兩個守衛,現在卻把六個守衛全都拉了出來,全身戒備的守在大門口。

“三少爺,你可算回來了,快點兒進去吧,老首長等你很久了。”一個守衛道。

這些守衛早就跟淩冽打成了一片,現在淩冽過來,都用“回”這個字眼,顯然已經真的把他當成了白家的少爺。

“我說哥們兒,這發生了什么事兒?搞這么大的陣仗?”淩冽小聲問道。

“老首長沒吩咐,我可不敢說,不過你進去之後就知道了。”守衛笑嘻嘻道。

“擦,跟我還賣關子!”

淩冽笑罵了一句走進了大院裏面,只見院子裏面站著一群人,我擦,衛生局的王局長,市局的馮局長,光州電視台的台長,教育局的關局長……總之,光州的領導班子成員幾乎全都到場了。

這是咋回事?看他們那個樣子,就這樣站在外面,好像還沒有資格進去似得,該不會是中央首長下來視察了吧?

“哎呦,老弟,你怎么才來啊,快進去,快進去,老爺子等你好長時間了。”

看見淩冽,一窩蜂都圍上了上來,沒等淩冽開口講話,就一把把他給推了進去。

一進門,就看見白老頭兒居中坐在主位右側,白雲文跟江崇武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

右側主位則是坐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雖然紅光滿面,中氣十足,但他卻不是坐在椅子上面,而是坐在輪椅上,一個高大威武,身穿軍裝的青年人站在身旁。

趙志鑫則是坐在下側,眉宇之間透著緊張與恭敬。

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幾個穿著白大褂的人站在不遠處,應該是醫護人員。

“呵呵,老喬,瞧瞧,這就是咱么家老三,看見沒有?長的是豐神俊朗,玉樹臨風啊,老子我是沒有女兒,不然就招他當女婿了。”白老頭兒笑眯眯道。

淩冽立即一頭的黑線,這老貨也太不要臉了吧,有這么誇自己幹兒子的嗎?

不過他說的倒是大實話,太招搖了,以後得讓他低調了一點,要是以後誰都知道他豐神俊朗,玉樹臨風,大姑娘小美妞兒都圍了上來,精盡人亡了可咋辦?

白發老人打量了一下淩冽,發出爽朗的笑聲道:“你個老小子,雖然收了一個好幹兒子,但也用不著這么吹噓吧?”

淩冽發現白發老人雖然在笑,可是在看向他的時候,眉宇之間卻透著一份失落。

“媽了個巴子的,你個老東西,成天在我面前吹你的兒子,就不行老子吹吹我的幹兒子?”

白老頭兒沖淩冽道:“來,小三兒,見見你喬伯伯!”

“小侄淩冽見過喬伯伯。”淩冽上前一步態度恭敬道。

剛才距離比較遠沒有察覺到,可是一靠近,淩冽立即感覺到一股威猛的氣息,明明是一個坐在輪椅上面的老頭兒,卻總感覺像是一頭猛虎匍匐在那裏,令人倍感壓力。

淩冽不動聲色,腰杆兒不知覺的挺直了一分,老人兩眼露出一道亮光,笑呵呵道:“好好好,是個好孩子,白老鬼有福氣啊!”

“怎么樣?死老鬼,讓我幹兒子給你瞧瞧吧。”白老頭兒道。

老人歎息一聲微微搖頭道:“算了吧,半截兒身子都進泥巴了,還有什么好看的?三任禦醫都幫我診斷過,回天乏術,何必為難一個孩子呢?”

淩冽立即就明白了,白老頭兒把自己招來是要給這個老人看病的,而老人的病已經非常的棘手,三人禦醫都沒有辦法,他見淩冽只是一個半大孩子,又怎么會寄予希望呢?

“老鬼,是不是嫌棄我們家小三兒年紀太輕,瞧不起他呀?告訴你,我們家小三兒可是光州鼎鼎大名的小神醫,你特么的別有眼不識泰山!”白老頭兒氣鼓鼓道。

老人一瞪眼,怒道:“白老鬼,我哪裏有瞧不起人了?我這毛病難道你不知道嗎?沒希望的事情,只是不想為難孩子罷了!”

淩冽微微一笑,道:“喬伯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您應該是早年脊椎受傷,而且在傷痊愈期間感染了風寒,沒能得到及時的治愈,所以,導致您現在脊骨髓壞死,身體無法行動,是嗎?”

聽見這話,老人立即一愣,而站在他身後的那個青年立即道:“對對對,我爸就是當年在戰場上面脊椎中槍,但是當時條件太差,子彈雖然取了出來,卻感染了風寒,當時戰事吃緊,他又不願意退出戰場,所以,事後雖然全力治療,依然沒有辦法痊愈,隨著年事的增高,情況也就越來越惡劣了……”

淩冽心裏頓時猛的一震,看見老人跟白老頭兒的關系,他就已經猜到老人肯定跟白老頭兒一樣,曾在軍中擔任要職。q8zc

可是沒想到他竟然親自指揮過戰鬥,並且在中槍的情況下都不願意退出戰場,這可是一個身經百戰的老英雄啊!

這個老頭兒一到光州,幾乎整個光州的領導班子都要趕過來了,甚至除了趙志鑫,其他人都不敢進來,他們是畏與老英雄的虎威啊!

老人名叫喬坤宇,淩冽猜的一點兒都不錯,他的確是跟白老頭兒當年一起浴血戰場,奮勇殺敵的老夥計,跟白老頭兒一樣,身經百戰,更是受傷無數,但他們那一代人簡直就是鐵打的一般,什么樣兒的傷勢都不放在眼裏,硬是挺了過來。

可是,人不服老不行,喬坤宇已經上了年紀,身上舊患全都冒了出來,尤其他的脊椎受傷,現在已經骨髓壞事,連站起來都做不到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