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公想要了一般都怎么表达, 结婚发现老公太大了

老公想要了一般都怎么表达, 结婚发现老公太大了,只見張台長急匆匆的趕了過來,淩冽雖然有心殺了嚴金松,也知道今天是不可能了,手腕一抖,嚴金松就跟死狗一樣癱在了地上。

“舅舅,舅舅,快,這個惡徒沖進來想要殺我,快把他抓起來……”嚴金松指著淩冽尖聲嚎道。

潘曉蘭也爬了過來,指著淩冽道:“是他想非禮強奸我,嚴主任阻攔他,他竟然想要殺人,我……”

“給我閉嘴!”

啪!

張台長一個大嘴巴子,潘曉蘭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抽的在地上直打滾。

“舅舅,你……”嚴金松一愣。

“你個畜生!”

張台長大怒,沖過去一腳將嚴金松踹翻在地上,抬起腳就是一陣猛跺,厲聲罵道:“王八蛋,不好好工作也就算了,竟然還學會了欺男霸女的勾當,老子今天就替你媽好好教訓你,打死你個畜生!”

張台長下手很重,沒幾腳下去嚴金松就被踹的滿頭是血,慘叫連連。

當然了,張台長不可能真的要打死淩冽,只不過是在做給淩冽看而已,見差不多了,對淩冽道:“淩小兄弟,這個混蛋畜生不如,都是我管教不嚴,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張台長都這樣求情了,淩冽應該給面子,可是想到自己的外甥明明就是一無是處,卻在電視台裏面當了一個主任,他是台長,自己的外甥都幹了一些什么,他當真不知道嗎?

算起來,嚴金松雖然可惡,但也都是張台長縱容的。

“張台長,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肯定相信你能給我一個交代。”淩冽笑了笑道。q8zc

張台長一聽頓時大喜,可是淩冽的笑容變的冷了起來,道:“可是,我的女人受了委屈,所以,我不需要別人給我交代,我只需要給我自己的女人一個交代就行了。”

砰!

淩冽一腳踹了出去,正中嚴金松的大腿根兒,只聽見嚴金松一聲慘叫飛了出去,倒地暈了過去,大腿間流出一灘血跡。

都說爆了,這一下嚴金松是真的爆了,是被淩冽踢爆的。

嚴金松那裏已經被淩冽踢成了一團肉醬,從今往後就變成了一個廢人,活生生的一個太監。

“啊……”

潘曉蘭頓時嚇的尖叫了起來,她沒想到淩冽竟然會這么狠,看見淩冽冷眼看向自己,撲通一聲癱倒在了地上,兩腿間流出一灘水漬,散發著騷臭味兒,居然被嚇尿了。

“你應該慶幸我不喜歡打女人,不過這是最後一次了,如果你再敢招惹香湘,我讓你生死兩難!”

淩冽冷冷的說完之後,攬著楚香湘離開了。

淩冽走後,潘曉蘭才感覺身上有了力氣,爬到張台長的跟前,道:“台長,台長,嚴主任被打成這樣,你一定要報仇啊……”

“我去尼瑪的!”

張台長大怒,一腳將潘曉蘭踹翻過去,沖過去連踹了幾腳,罵道:“報仇,報仇,我報尼瑪的仇,你知道你們招惹的是誰嗎?都是你們兩個該死的狗雜種,差點兒害死了老子,老子弄死你們……”

報仇?

開什么玩笑?

別說淩冽只是廢了嚴金松,就算是當場弄死了嚴金松,他也沒有那個膽子報仇。

先不說淩冽在光州的背景他本來就招惹不起,現在更是在給喬坤宇診治,他敢動淩冽一根毛,估計明天就會下台被調查,而要是把他做過的事情全都捅了出來,估計他下半輩子就在監獄裏面養老吧!

抱著驚魂未定的楚香湘回到家,幫她處理好脖子上面的傷口之後,本想送她回去,可是楚香湘卻死死的抱住他,怎么都不願意松手。

“那今天就睡在這裏吧!”淩冽道。

楚香湘突然將淩冽撲倒在了沙發上面,道:“吻我!”

淩冽一個翻身將楚香湘壓在身上,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瘋狂的激吻著。

楚香湘的欲火被點燃了,一邊狂吻著,一變撕扯著淩冽的衣服,淩冽將她抱起沖進了臥室,將她扔在了床上。

很快,兩人已經相對,看著身下的楚香湘,淩冽用最後一絲理智問道:“你會後悔嗎?”

“曾經很多次我都在問自己,如果我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一個男人,自己最後會不會後悔?可是現在我不再問了。”

“為什么?”

“因為我想用我自己的全部留住你,如果我留不住你,可能我會後悔!”

情之所至,淩冽再也沒有任何的猶豫了,伴隨一道痛苦並快樂的呻吟聲,兩人終於融合在了一起。

外面夜色撩人,淩冽的臥室之中卻是春色滿園,一場男人與女人血淋淋的大戰開啟了。

戰後,偃旗息鼓,兩人擁抱在一起,楚香湘卻是沉默不語,淩冽道:“你是不是應該這樣問:你以後會一直對我好嗎?”

“如果是別人,我或許會這樣問,但是你,我不會!”楚香湘道。

“為什么?”

“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一直對我好,就算以後不會,我也不在乎,因為你對我的好,已經讓我很滿足了!”

淩冽有些感動,一個男人無論對自己的女人做出多少承諾都沒有用,只要自己的女人相信其中一句,就足夠了。

“對了,你把嚴金松打成那樣,會不會有什么麻煩?”楚香湘有些擔憂的問道。

“不會,嚴金松不光不會繼續找麻煩,而且我還可以保證明天張台長一定會親自打電話給你,向你道歉,並且以後還會重用你,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會成為光州電視台的頭號花旦!”

說到這裏,淩冽突然冷笑道:“不過當然了,事情也有可能往反方向發展,如果張台長是一個傻逼的話,可是既然他能做到這個位置,那肯定就不是傻逼了。”

嚴金松不是淩冽的背景也就罷了,可是張台長卻是一清二楚,只要他還有那么一丁點兒腦子,就絕不敢招惹淩冽,反而還會極力的討好淩冽,消除淩冽的怒火。

現在淩冽越加的覺得權勢的重要性了,如果他沒有今天的背景,或許楚香湘已經受辱,就算自己趕到殺了嚴金松,也會被灌上殺人的罪名,送進大牢,甚至被判死刑。

第二天清晨,淩冽還沒有醒,就感覺到有人在扯床單,睜開眼睛就看見楚香湘正拿著剪刀小心翼翼的把床單剪成一塊一塊的。

“你在幹什么?”淩冽奇怪的問道。

楚香湘慌忙將一塊血紅的床單給藏在身後,羞紅著臉道:“不許看。”

“好,不看就不看,我看你總行了吧?”

淩冽嘿嘿一笑,撲了過去,想要再戰一場,昨天因為心疼楚香湘破瓜之痛,沒敢打持久戰,可憐淩冽還沒有嘗到是什么滋味兒,就已經結束了處男生涯。 楚香湘立即被嚇的尖叫著想要逃跑,被淩冽就拉住了,正要張開血盆大口親下去,楚香湘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走開,我要接電話!”

楚香湘推開了淩冽,拿起電話一看,竟然是張台長的,淩冽示意她接通,而接完電話之後,楚香湘立即就懵住了。

淩冽說的一點兒都不錯,張台長竟然真的打電話給她親自向她道歉,而且還說她金台之後的表現非常優秀,而且無論是形象還是氣質都適合上鏡,台裏打算新出一套綜藝節目,由楚香湘來主持!

一般情況下,剛畢業不久,如果沒有強大的背景,或者不遵循潛規則,不熬他個年,根本就沒有上鏡的機會,可是楚香湘進台這才幾天的時間,台裏竟然為她重開了一檔節目。

“怎么會?這怎么會呢?”

都說幸福來的太快就像是龍卷風,可是楚香湘覺得她的幸福來的太快就像是閃電,快的她都不敢相信。

“沒什么好奇怪的,看來你們台長的確是非常的賞識你,你這匹千裏馬也終於遇到自己的伯樂了,好好幹,我相信你,到時候你肯定會成為一個大明星的!”淩冽摟著楚香湘道。

楚香湘立即就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因為淩冽,之前在台裏她就看得出張台長對淩冽非常的恭敬,可能連自己能進電視台都是淩冽暗中吩咐的。

“謝謝你!”楚香湘反抱著淩冽道。

現在她越加的肯定自己選擇淩冽沒有錯,他為自己做的實在是太多了,這樣的男人值得跟著她一輩子。

“你光嘴上謝啊?總得有一點兒實際行動吧!”淩冽嘿嘿一笑,兩只賊爪子就開始不老實了。

“過兩天好不好?人家那裏還疼的難受!”楚香湘低著頭道。

淩冽也是初哥一個,聽到楚香湘這樣說才想起來,女人的第一次可沒有男人的第一次那么舒服,連忙道:“對不起,我把這事兒給我忘了。”

“沒關系,如果你想要,我就給你,我忍著就是。”楚香湘將頭埋在淩冽的懷裏。

“那可不行,你不怕疼我還怕呢,你被針紮一下,我都覺得比比刀砍的還疼,這兩天你先別去上班了,在家休息兩天,你等著,我現在出去買菜,給你做一點兒好吃的,補補身子!”

淩冽說完就在楚香湘的額頭上面親了一口,穿著拖鞋就竄了出去。

到了中午,淩冽把楚母也叫了過來,雖然楚香湘故意裝作沒事兒人似得,但奶奶跟楚母都是過來人,那可是火眼金睛,怎么可能一點兒端倪都看不出來?

不過兩人什么都沒有說,更是交談之間更加的親切了,儼然已經真的變成了一家人。

三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淩冽算算時間,宋家那邊也差不多了,趕到了宋家,宋功明早就已經等在了那裏。

劉瑩母子已經被他趕出了宋家,並且通過律師宣布兩人從此以後跟宋家再無任何關系,不過宋功明也沒有把事情做的太絕,還是給了劉瑩母子一大筆錢,如果兩人不是太揮霍的話,這一輩子也算是衣食無憂了。

“淩小兄弟,按照你的吩咐,我沒有允許任何人靠近,也不知道小輝現在究竟怎么樣了。”這兩天宋功明可以說是寢食難安,就眼巴巴的等著淩冽呢。

“宋叔叔,最難熬的已經熬過去了,放心吧,我保他現在沒事了。”淩冽肯定道。

最受折磨的就是之前碎骨跟疏通筋脈,如果意志力不夠的話,真的極有可能會活活疼死過去,不過宋超輝卻熬了過去,那就不會再出現什么大問題了。

進入小院子,只見兩個人還在水缸裏面被冰塊封著,只露出兩個腦袋,可是看見兩個人現在的樣子,卻都是嚇的臉色大變。

兩個人臉上肌膚竟然全都裂開了,裂開的皮膚被藥水泡過變的慘白無比,又結了冰,遠遠看去就像是兩具被冰封的屍體。

“小輝……”宋功明驚叫著。

“放心,他們肯定沒事兒。”

淩冽拉住了要沖過去的宋功明,沖宋家幾個下人道:“麻煩你們幾個去准備一些溫水,記住,一定是溫水,溫度要在四十度到五十度之間,灌在這個大水缸之中。”

現在宋超輝跟陸天明的身體都已經被凍成了冰塊,必須慢慢融化,否則的話,他們現在的身體比冰塊還要碎,輕輕一碰就會斷掉。

又掏出一個小瓶子,那裏面是龍檀木的粉末化成的藥水,慢慢灌進兩個人的嘴裏,淩冽一陣肉痛,道:“媽的,你們兩個混蛋,這一回可是下了老子的血本了,要是以後不當牛做馬的報答我,就對不起老子!”

龍潭木裏面蘊藏著濃鬱的靈氣,甚至已經即將化龍了,別看只是一些粉末,卻能起到洗髓伐毛的神奇效果,從今以後,兩人的體質必定異於常人。

溫水很快就送來,澆灌在兩人的身上,結成冰的藥水一點點的化開了,而兩人身上裂開的皮膚也膨脹了起來,變得更加恐怖。

看見兩人的身體已經變的柔軟之後,淩冽伸出手一把撕掉了宋超輝臉上膨脹起來的皮膚,差點兒把宋功明等人給嚇瘋了,宋超輝整張臉連同一頭的頭發竟然全都被扯了下來。

但是神奇的是,大家看到的並不是血肉模糊的畫面,而是一顆毛發全無,卻完整無缺的頭顱。

淩冽摸了摸那顆頭,笑眯眯道:“還不錯,幸不辱命,宋兄已經成功脫胎換骨了!”

“什么?他是小輝!”

那個頭雖然沒有一根毛,卻看起來非常的清秀,跟宋超輝之前那一張大餅臉完全是兩回事,可是仔細一看,五官輪廓還真的是宋超輝。

剛才淩冽扯掉的只是宋超輝褪下來的死皮,這個樣子才是宋超輝現在的樣子。

“快快快,把少爺身上的死皮全都扯下來,小心一點兒。”宋功明急忙道。

宋超輝身上的死皮被剝了個精光,所有人都呆住了,宋功明以前身高一米五都不到,現在雖然也不高,卻最起碼在一米六以上。

以前他肥的就跟一個肉球子似得,而現在卻是全身勻稱,透著健美,加上一張還算清秀的臉,稍微打扮一下,小帥哥一枚啊!

再看陸天明,同樣的全身一根毛都沒有,他之前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現在絕對在一米九以上,身上的肌肉更加的發達了,胳膊看起來簡直是比宋超輝的腰都要粗,分明就是一個小巨人。

“現在他們的身體還消化吸收的藥性跟龍檀木,暫時不會醒,應該需要兩天的時間吧!”

淩冽之所以將陸天明的體質也梳理了一番,因為他覺得陸天明的體質異於成人,現在看來竟然跟上古一種可以戰天鬥地的體質極為相似,當然了,那只是傳說而已,不過現在陸天明的體能至少比之前強橫了數倍。

而且宋超輝的身體幾乎是重新塑造出來的,而且還吸收了龍檀木之中的龍氣,體質必將超越常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