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爸爸你的蘑菇好大啊

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爸爸你的蘑菇好大啊“老哥說這話就客氣了。”淩冽道。

齊國亮的秘書也跟著一起來了,淩冽見過,名字叫霍佳志,也沖淩冽客氣的打招呼道:“淩先生,好久不見啊!”

郭成東不認識齊國亮,可是看見霍佳志立即就傻眼了,慌忙起身想要去打招呼,可是羅金鳳卻撇著嘴道:“我還以為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原來只是一個糟老頭子!”

聽見這話,齊國亮的頓時微微皺眉,霍佳志的臉色也裏面變的難看起來,什么人這么大的口氣,敢說堂堂萬通集團的老總是糟老頭子,省城怕是找不出來第二個人吧?

一旁的郭成東剛剛站起來,聽到這話,立即兩腿一軟又坐了回去,滿臉的驚慌,可是他不敢坐下來,站起身來跑過去沖霍佳志點頭哈腰道:“霍秘書,原來您也在這裏啊?”

剛才罵齊國亮的女孩子就坐在郭成東的身邊,霍佳志心情很不好,沖郭成東冷聲道:“你是誰?”

“我是郭成東啊?郭耀星是我爸爸!”

“郭耀星是你爸爸?”

霍佳志想了半天,才道:“就是跟萬通有合作關系的乘風物流吧?”

萬通集團產業非常龐大,主要產業就是物流運輸,遍布全省,自然有很多合作的物流公司,郭成東的乘風物流就是十幾個跟萬通合作的物流公司其中的一個。

換句話說,萬通物流是老大,乘風物流是小弟,跟在屁股後面混飯吃的,把老大伺候舒服了,有酒有肉,惹老大不爽了,吃屎都撿不到熱乎的。

霍佳志還以為對方是多大的來頭,敢說齊國亮是糟老頭子,搞的半天原來是萬通旗下的一個嘍囉的兒子。

頓時,霍佳志的臉色變的陰沉起來,指著齊國亮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不……不知道。”

就連郭成東的老子郭耀星都沒資格見到齊國亮,一些合作都是跟霍佳志洽談的,郭成東當然不認識齊國亮,但這個時候也知道齊國亮肯定不是一般人。

“這個糟老頭子就是我的老板,萬通集團的老總齊國亮,齊先生!”

“啊……!”

在場所有人心裏都是一驚,目瞪口呆,他們都不認識齊國亮,但對於齊國亮這個名字卻是如雷貫耳啊,萬通集團,省城十大企業明星企業之一,齊國亮,省城明星企業家,全國人大代表,那可是省城手眼通天的人物,誰沒有聽過?

撲通!

郭成東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差點兒就被嚇尿出來,整個郭家都跟著萬通混飯吃,齊國亮就等於是郭家的活祖宗,現在終於見著面了,不但沒有供起來,身邊的人反而還罵他是糟老頭子。

“淩老弟,他跟你是什么關系?”齊國亮問道。

“是我的同學,不過他好像沒有把我當成同學,剛才還說一個電話打過去,讓我以後在省城連工作都找不到。”淩冽笑道。

他沒有想到郭成東跟齊國亮有這么一層關系,那正好,他一般不記仇,因為有仇當天就報了,現在他就要報仇!

齊國亮立即就明白淩冽是什么意思了,冷著臉沖霍佳志道:“小志,回去之後查一查這個乘風物流,如果有不符合標准或者有其他的不妥當行為,就跟他們解約吧!”

“是,齊總!”霍佳志道。

媽的,一個當小弟的竟然這么的不識相,罵自己的老板是糟老頭子,你特么的不死誰死?霍佳志已經決定了,回去之後就跟乘風物流解約,不光要解約,還要找出他們違約的地方,黑一大筆錢。

郭成東兩眼一黑,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也不爬起來了,直接爬到齊國亮的跟前,叫道:“齊總,齊總,都是我的錯,我不是東西,我不是知道是您,求求您,這一次您就原諒我吧,下回我再也不敢了……”

整個乘風物流都指望著萬通集團混飯吃,以齊國亮在全省的勢力,想要封殺乘風物流,那郭成東就等著餓死吧。

不,不用等他餓死,等他老子知道了,估計已經先弄死他了。

不管怎么說,郭成東跟淩冽都是同學,齊國亮也摸不清楚他現在究竟怎么想的,就沖郭成東道:“你不是應該求我的原諒。”

郭成東也不是傻子,知道齊國亮跟淩冽的關系非同一般,連忙爬到淩冽的跟前,道:“淩冽,不管怎么樣,咱們都是老同學,今天我只是跟你開一個玩笑,沒有惡意啊,雖然我們以前我們有些過節,可我們畢竟是同學……”

這個時候的郭成東哪還有之前的囂張,現在跪在淩冽跟前就像一條狗,現在讓他叫淩冽親爹他都願意。

淩冽一陣搖頭,指著二狗道:“你現在想起來我們是同學了?如果你真的還念在我們是同學,你就不應該這樣對他!”

他只是想為二狗出一口氣而已,至於怎么決定,還是讓二狗來做決定好了。

郭成東一聽,連忙又爬到二狗的跟前,求饒道:“董金厚,老同學,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搶你的女朋友,我不是人,只要你肯原諒我,怎么樣都行,你不是喜歡周明明嗎?我現在馬上跟她分手!”

說完,他就沖周明明道:“周明明,我現在馬上跟你分手,你快點兒跟董金厚道歉!”

周明明已經徹底的懵了,之前她覺得郭成東有權有勢,能給與她想要的一切,而董金厚在她眼裏卻是已經一文不值了,甚至覺得之前跟他談了那么幾年簡直就是浪費時間,現在說出去都覺得丟人。

可她萬萬沒想到,現在郭成東居然會跪在董金厚的身邊,乞求他的原諒,董金厚一句話就能決定郭成東的將來,這逆轉的也太神奇了。

二狗深深的看了周明明一眼,歎息一聲,轉身就走了。

見二狗都走了,淩冽就沖其他還在發愣的同學道:“同學們,要不咱們換一個地方聊聊?”

一群人離開了春陽樓,不遠處的路邊就有大排檔,淩冽沖齊國亮笑道:“齊老哥,不嫌棄在這種地方喝酒聊天吧?”

“哈哈哈,老弟,你說這話就有點兒擠兌老哥了,老哥我年輕的時候在碼頭扛包,一個饅頭能吃兩天,就差沒跟野狗搶食了!”

齊國亮直接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拍著桌子吆喝道:“老板,給我上啤酒,要冰的,烤點兒串,有羊腰子沒有?多上來幾個……”

其他人都是一愣,看齊國亮這架勢,好像是沒少光顧大排檔啊?“來來來,大家都坐下來,今天我請客,串隨便點,啤酒使勁兒造,咱們好好聊聊,都別拘束,別看我比你們年長,其實我心態年輕著呢,就是喜歡跟年輕人一起喝酒吹牛逼,感覺自己年輕了二十歲,哈哈哈……”

齊國亮大笑著招呼淩冽跟他的一眾同學坐下,對於像二狗這樣的普通人來說,齊國亮可都是大神級別的人物,一個個戰戰兢兢的,哪兒不拘束呢?齊國亮叫了半天都沒人敢坐下。

淩冽笑道:“都別客氣,齊老哥是自己人,都放開一點兒。”

見淩冽這么說,大家才放心的坐了下來,烤串跟啤酒上來之後,幾杯酒下肚,大家也都漸漸放開了。

而齊國亮雖然上了年紀,但為人非常的風趣,做生意的人都是八面玲瓏,什么人,什么場合沒見過,很快調解氣氛。

最終二狗實在是忍不住了,問道:“小淩子,你是怎么跟齊總認識的?”

其他的同學立即都好奇了起來,不明白淩冽是怎么認識這一尊大神的。

沒等淩冽先開口,齊國亮就道:“你們還不知道嗎?我這條老命可是他救回來的啊!”

當齊國亮把事情的經過說完一遍之後,二狗一下子就蹦了起來,尖叫道:“我靠,搞了半天那個把光州攪的天翻地覆的小神醫就是你小子啊!”

其他同學也都是一臉的震驚,大家都是光州人,雖然在省城,但老家的消息肯定也都知道,他們怎么都想不到在光州傳的神乎其神,如今只手遮天的小神醫淩冽竟然就是他們的老同學。

“呵呵,都是吹出來的,都是吹出來的!”淩冽笑呵呵的謙虛道。q8zc

盡管大家還是覺得有點兒難以置信,可是像齊總這樣的人總不會騙他們吧,最終他們確定淩冽就是那個小神醫。

二狗一把扯住淩冽的衣裳領子叫道:“媽的,你小子行啊,竟然都成神醫了,來,給老子瞧瞧,看看我的腎怎么樣了?一次堅持倆小時沒問題不?”

“還有我,還有我,聽說中醫能豐胸,隨便揉揉就能大一倍,你也給我揉揉吧!”一個身材瘦弱的女生跑了過來。

淩冽立即一陣狂暈,我擦,那能隨便揉嗎?萬一揉出事兒來了,咋辦?

一陣打鬧之後,大家都是非常欣喜,淩冽看的出來,這些老同學都是為他感到高興。

大家消停之後,齊國亮問道:“老弟,你這一次來省城打算幹一點兒什么嗎?光州的事情我也聽說了,如果你打算推廣中醫的話,需要我幫忙,你盡管可以開口。”

“推廣中醫這條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我打算在省城開一家醫館,然後中醫戒煙館也會陸續開起來。”

雖然他現在被招入軍中,但喬坤宇也說過,不糊耽誤他發展中醫之路,如果天鋒小隊有棘手的任務他才會參與,其他時間他是自由的。

聽見淩冽這么一說,齊國亮頓時兩眼一亮,道:“老弟啊,你有沒有興趣把你的中醫戒煙館打造成一個品牌?”

淩冽知道他的意思,他的中醫戒煙成效非常的明顯,所有人都知道香煙的危害,誰不想把煙戒掉?而且眾所周知,中華是煙民最多的國家。

如果把他的中醫戒煙手法包裝成服務商品推廣出去,其中所能獲得的利益絕對是難以估量的。

“老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把中醫戒煙打造成品牌這個想法可行,但是我之前說過,永不加價,其中的利潤可能無法令老哥你滿意啊!”

淩冽之前定的收費是一個人三百,像齊國亮這樣做大生意的應該看不上吧?

“老弟,你這樣就錯了,咱們可以來算一下,我關注過你在光州的戒煙館,一個中醫每天最起碼要接待二十人,這裏是省城,我敢保證這個數字一定會翻倍,保守一點兒兩倍吧,那就是四十人,你在省城最起碼可以開上十家,每一家安排二十名中醫,那就說每天要接待八千人,一個人三百,這個數字就很可觀了!”

聽到齊國亮這么一算,淩冽立即就被嚇了一跳,我擦,一天居然竟然有兩百多萬的收入,那長年累月下來還得了嗎?

而且齊國亮並沒有誇大,省城比光州大上太多了,人口是光州的幾十倍都不止,十家戒煙館可能遠遠都不夠。

“老哥,這真的可行嗎?”淩冽激動道。

雖然他現在不缺錢,可是誰會覺得自己錢多呢?能賺這么多錢,換成是誰都會激動的。

齊國亮笑呵呵道:“當然可行了,如果你覺得可行的話,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辦好了,至於管理人員你來安排吧,我看你的這些同學就很不錯,具體的能力我不清楚,但是管理一家煙館應該問題不大吧?”

生意人都是越老越精,剛才聊一會兒天就知道淩冽的這些同學目前是什么樣的境遇了。

淩冽覺得這戲有門,中醫推廣了,錢賺到手了,也照顧到了自己的一群同學,這可以說是一舉三得啊!

大家酒足飯飽之後,齊國亮就先行離開了,一群同學都還沒有離開,淩冽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幹,怎么不幹?這可是既然賺錢又利國利民的好事兒,怎么能不幹呢?”二狗第一個拍板叫道。

而其他的同學目前混的都不咋的,既然有別的門路,也沒啥好說的,都表示願意幫淩冽。

“這樣吧,以後煙館看起來之後,各自管理的煙館,三百塊的收費,你們每一個人提十塊,你們有意見嗎?”淩冽道。

剛才大家也都聽到齊國亮說的話,一家煙館一天接待八百人,一個人十塊,那就是八千!

“淩冽,我沒有聽錯吧?一個人十塊,八百個人八千,一個就是二十四萬?”一個女生傻愣愣的問道。

其他人也都懵了,他們現在的收入最高的也就一個月千,現在竟然一越能拿二十多萬,這個數字把他們都嚇住了。

淩冽笑道:“這只是保守估計,我可以保證,一家煙館所接待的人應該絕對不止八百人。”

如果在齊國亮出現之前,淩冽跟他們說這種話,他們一定以為淩冽是在說夢話,可是這卻是齊國亮提出來的,齊國亮可是省城有名的超級富豪啊,他們根本沒有不相信的理由。

“不行不行,這實在是太多了,要是給我這么多錢,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花了,嚇死我了,我看還是提一塊好了,那也都不少了。”一個女生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

一天八百人,一個人一塊也是八百,一個月也有兩萬多,對他們之前的收入來說已經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