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叫林小喜今年十七岁,啊哥我坚持不住了

我叫林小喜今年十七岁,啊哥我坚持不住了,那個小隊長一聽,立即掏出槍,指著方哥等人,殺氣騰騰道:“敢襲擊特戰團的長官,按照規定,我們有權可以當場將其擊斃!”

哢嚓,哢嚓!

那是沖鋒槍打開保險的聲音,撲通,撲通,在場所有人都是癱坐在了地上,那個黃亮更是兩腿打哆嗦,胯下流出一灘水漬,散發著騷臭味兒,被嚇尿了出來。

這些特戰團的戰士可都是上過戰場的戰士,親手殺過人,身上不由自主流露出來的那種殺氣,普通人根本就受不了。

“長官,長官,誤會啊,一切都是誤會啊!”那個方哥哭喊道。

“是啊長官,真的是誤會啊,我們不知道他是特戰團的長官啊!”那個毛哥趴在地上都快磕頭了。

他們的確都是黃亮叫來幫忙欺負二狗的,一般情況下,都會得到不少的好處,可現在他們心裏面恨不得將黃亮大卸八塊,剁成肉醬。

你個沒眼力的傻逼,欺負一般人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欺負到特戰團長官的頭上了,你特么的自己找死,別帶上老子啊!

淩冽當然不會殺了他們,而且,就算是特戰團也不能隨便的殺人啊。

“我懷疑這個人是一個犯罪團夥兒的頭目,夥同黑社會危害社會,而這些城管,八成就是他們的保護傘,我建議立即徹查清楚,絕對不能放過一個壞人。”淩冽道。

小隊長明白淩冽的意思,大手一揮,道:“都給帶去警局,讓咱們的警察兄弟來處理這件事情。”

被槍口頂著腦袋,沒有一個人敢彈爪子,乖乖的跟著那些特戰團的戰士走了。

“這位兄弟,尤其是那個黃亮最不是東西,千萬不能輕饒了。”淩冽沖那個小隊長小聲道。

“長官你放心,有我親自監督,他們一個都跑不了。”小隊長沖淩冽眨了眨眼睛道。

有特戰團的戰士監督,辦事效率果然很高,那些黑社會全被送進了大牢,而那些城管則被他們的領導帶了回去,但是等待他們結果會是停職調查,做了那么多壞事,坐牢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而那個黃亮最不是東西,竟然被查出在自己的飯店裏面藏有毒品,而他本身更是犯下了多宗強奸案,之前有人庇護,沒人敢動他,現在案發了。

黃亮直接被判了一個無期徒刑,這一輩子都甭想再出來了。

至於二狗的茶葉店被砸成那個樣子,賠償了五萬損失,不過特戰團的戰士一口咬定,二狗母子被黃亮帶人打成了重傷,要賠醫藥費,最後從黃亮的私人財產裏面拿出五十萬賠給了二狗。

拿著五十多萬,二狗母子就跟做夢似得,就這樣拿到了五十萬?

“那個小冽,你跟阿姨說,你現在究竟是幹什么的?”

范珍有些不安的問道,這五十多萬對一個本分的人來說,就是一筆橫財,總覺得心裏不安。

“阿姨,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現在是一個醫生,剛才那些幫我的人,是我的朋友叫來的呃,沒事兒的。”淩冽笑著安撫道。

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二狗直接把茶葉店給關了,打算一心跟著淩冽混。

齊國亮得到淩冽的答複之後,辦事效率很高,一天之內,就在省城找好了十家門面,並且開始大肆的招募中醫,省城人多,吃不上飯的中醫更多,兩天之內,兩百名中醫就已經找到了。

只要等到淩冽把這些中醫培訓一下之後,中醫戒煙館就可以開業了。

寧靜的小院子裏面禿頂老人跟灰發老人面對而坐,中間是一副殘局,不過顯然兩人無心下棋。

“老喬最近很安靜啊。”禿頂老人道。

灰發老人笑了笑,道:“給他開出的條件根本就完成不了,他除了老老實實的待著,還有別的路可走嗎?”

禿頂老人微微搖頭道:“不太對勁兒,就算他能坐得住,老白那個暴脾氣不可能這么老實,我聽說特戰團失蹤了十個戰士,而這些戰士可都是那三個毛小子的兵,還是精英!”

“你懷疑,老喬已經組建了龍鋒,正在暗中訓練?”

“我不是懷疑,而是肯定!”

“那又怎么樣?不要說三個月,就算是給他們三年,也不可能用一個小隊來對抗一支大隊的。”

“如果說他們之中有古武者呢?”

禿頂老人眼中透著精芒道:“據我所知,地府可是派人去過光州,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八成已經死了,而能殺掉地府的人,必定是古武者!”

“不可能,那三個毛小子雖然都很不錯,但絕不是古武者,而且這段時間喬家也沒有值得懷疑的人出現,只有光州的那幾個……淩冽?!”灰衣人突然一驚,道。

“一點兒都不錯,你應該知道,中醫一些神秘的醫術根本不是常人能夠使用的,必須是古武者才能發揮出來功效,據查,淩冽雖然年紀很輕,但已經到了以氣禦針的境界,這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嗎?”

“差一點兒看走了眼,這小子說不定能成禍害,要不要除掉?”灰衣老人眼中透著殺機道。

禿頂老人擺擺手道:“老白跟老喬都把他當成寶貝,能隨便殺嗎?他不是跟向家的娃兒有點兒過節嘛,咱們就先讓那些小子去鬧一鬧,看看那小子的底細再說。”

光州小神醫要在省城開中醫戒煙館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當然了,這個消息是齊國亮故意的,淩冽的名氣早就傳到了省城,中醫戒煙館開業要打廣告的話,淩冽的神醫之名就是最好的廣告。

還真別說,消息傳開之後,立即引起了省城一些小圈子的騷動,之前已經說過,在得知向振華被淩冽抽了兩個大嘴巴子之後,有很多人都想見識一下淩冽究竟是何妨神聖。

可是快一個月過去了,愣是找不到他的人影兒,好家夥,現在終於舍得露頭了?

一時之間,齊國亮的電話都快被打爆了,全都是來打聽淩冽消息的,而且一個個都是背景了不得的人,甚至還有一些甚至連齊國亮都有點兒惹不起。q8zc

這還不算,向振華甚至直接找到他,讓他把淩冽的行蹤交出來。

“老弟啊,這件事情是我疏忽了,要不咱們這煙館還是別開了,趕緊走吧,你有這一身本事,天下之大哪兒去不得?就算去天京也是大有可為啊!”齊國亮愁容滿面的勸說道。

他齊國亮雖然厲害,但充其量只是一個商人,跟向家那些傳承了近百年的超級豪門差的太遠了,如果向振華逼他交人,他還真的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淩冽也沒有想到自己來到省城之後居然會有這么多人關注自己,不過他也沒有打算低調,無所謂的笑道:“老哥,總不至於所有人都是來找我麻煩的吧?”

“這誰知道呢?反正他們那個圈子很複雜,表面是和和氣氣的,實際上背地裏都是針鋒相對,就算有人找你不是要對付你,估計也是別有用心,咱們犯不著淌這趟渾水啊!”

確實,也有很多人打聽淩冽消息的時候,語氣都很客氣,說是想見識一下敢抽向振華的人究竟是哪一尊大神,可是齊國亮人老成精,知道像他們那個圈子友誼實在是太奢侈了,結交淩冽指不定動著什么歪心思呢。

淩冽當然明白,可是他既然來了省城,這趟渾水他就不得不淌,無論是為了喬峰他們,還是為了自己,他都必須要淌,而且還要淌的風生水起。

“老哥,如果下次再有人找你問我在哪裏?就直接告訴他們吧!”淩冽道。

“可是老弟……”q8zc

齊國亮剛開口,電話響了起來,接通之後臉色頓時一變,叫道:“康少……好,好好好,我明白了!”

掛了電話之後,齊國亮大喜道:“老弟啊,這下好了,康少想請你去給康家小姐看病!”

“這個康少是什么人?”淩冽問道,能讓齊國亮這么重視的人應該不是一般人。

康家,省城豪門之一,跟向家一樣,無論是軍界,政界還是商界都有很強橫的勢力,康家的老太爺更是當年跟毛太祖一起打過天下,整個康家實力盤根錯節,儼然是一尊難以動搖的龐然大物。

康木孜,康家大少爺,省城青年一輩之中的風雲人物,六公子之一的無常公子!

之所以說他無常,是因為他的脾氣古怪,變幻無常,高興起來是一個翩翩貴公子,可是一旦惹毛了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跟你杠上。

康木孜雖然風光無限,但他的妹妹康家大小姐就沒有這么好的福氣了,小兒麻痹,一條腿天生殘疾,都說康家小姐生的國色天香,但卻極少有人見過,因為她的病,幾乎從未踏出過康家一步。

宋超輝是一個畸形兒,卻被淩冽給治好了,這條消息傳開之後,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不管康木孜信不信,都想找淩冽試試。

如果淩冽能醫好天生畸形,是不是小兒麻痹也能有辦法呢?

“老弟啊,聽說康少極為疼愛他這個妹妹,如果你真的能把他妹妹治好,以後你就是康家的大恩人,向振華就算是想動你,也得先掂量掂量一下。”齊國亮道。

確實,如果能夠跟康木孜結交,博取他的好感,有了他的庇護,向振華的確不敢隨便把他怎么樣。

淩冽本無心結交權勢,可是他現在已經走上了這條路,就必須要走下去,而且,地府不是一般人能接觸到的,他為了站在更高,才能對地府看的更加清楚。

“好,我去!”淩冽道。

沒過多久,一個大約三十幾歲的男人趕了過來,一進門還沒有等齊國亮打招呼,就冷著臉問道:“齊總,人呢?”

“呵呵,這位就是小神醫淩冽了。”齊國亮介紹道。

這個男人叫康裕林,是康家收養的孤兒,一直跟在康木孜的身邊,有著私人管家的味道,他是來接淩冽去康家看病的。

“你就是淩冽?”康裕林打量一下淩冽道。

“我就是!”

康裕林微微皺眉道:“等一下跟我走一趟,不過你記住了,康家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等一下到了康家給我懂一點兒規矩,知道嗎?”

淩冽的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媽的,你這是什么意思?康家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我是什么人?

是你們來請我看病,不是老子求著給你們看病,還讓老子懂一點兒規矩,這是你們請人的態度嗎?

“呵呵,我這個人守法,就是不怎么太守規矩,聽你這么說,我還真的怕壞了康家的規矩,既然這樣,我還是不去了吧!”淩冽一甩手道。

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

你大爺的,來求老子不八抬大轎也就算了,竟然還在老子面前吆五喝六的,你特么怎么想的?

康裕林一愣,因為大小姐的病,他不知道幫康木孜請過多少名醫,哪一個聽說要去康家不是歡天喜地,屁顛屁顛的?這小子倒好,竟然還擺起譜兒來了。

“給你臉叫你一聲醫生,不給你臉,你又算個什么東西?”康裕林陰沉著臉道。

淩冽怒了,冷聲道:“我現在決定了,康家我是不會去的,如果要我去,也行,讓他康木孜親自來請我吧!”

“你……你好大的狗膽,你知道我是誰嗎?”康裕林差一點兒就蹦了起來。

一個小醫生居然讓堂堂康家大少親自登門請他,這說出去的話,估計所有人都覺得他瘋了。

“我雖然膽子很大,但卻不是狗膽,倒是你,身為一只狗,也要有做狗的覺悟,不是喜歡咬人就是一條好狗!”淩冽冷笑道。

康裕林肺都要炸了,竟然敢罵他是狗,扭頭沖齊國亮厲聲道:“齊國亮,這件事情,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齊國亮也受不了康裕林囂張的姿態,見他這么說,臉色也黑了下來,道:“康裕林,你充其量算是康少的一個隨從,康少好像是讓你來請人,不是讓你來氣人的吧?”

“你……”

康裕林氣的說不出話來了,以他康家大少康木孜貼身管家的身份,在別人眼中的確是高人一等,就算齊國亮萬通集團的老總他也沒有放在眼裏。

可是齊國亮在省城口碑極好,而且還是人大代表,這樣一來,人家的確不需要太跟他客氣。

“淩冽,你可要想清楚了,這一次是康家少爺請你,如果你拒絕的話,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後果嗎?”康裕林咬著牙道。

“我現在又做出了一個決定,如果想讓我去康家,就讓康木孜親自來求我,記住,不是請,而是求,聽明白了嗎?”淩冽盯著康裕林一字一句道。

聽見這話,康裕林的一張臉頓時變成了豬肝色,就連齊國亮也是臉色一變。

我擦,這也太狠了吧?

讓人家康木孜親自上門也算了,而且還要讓人家來求自己,不是請,是求啊,要知道人家可是康家大少啊,省城六公子之一,貨真價實的太子堂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