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离婚多年与儿子做了,儿子在棉花地里日了我

离婚多年与儿子做了,儿子在棉花地里日了我,“不錯,劉老大果然非常的厚道。”淩冽一臉笑眯眯道。

“看戲一般都是先買票的,付賬吧!”劉向天淡淡道。

立即有兩個壯漢拿著刀子滿臉凶厲的走向淩冽,這是要當眾卸掉他一條胳膊跟一條腿的節奏。

“小子,連咱們老大的女人都敢碰,下輩子眼招子放亮一點兒!”一個大漢舉起刀就砍向淩冽的胳膊。

可是刀還沒有落下來,大漢就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小腿上面紮著一根銀針。

淩冽笑容不改道:“抱歉,看戲買票天經地義,可惜我沒有興趣!”

阿豹臉色一變,道:“老大,就是這樣,這小子邪門兒的很,手裏有銀針,紮中了人半天都爬不起來!”

“嘿嘿,難怪膽子這么大,原來是有幾分本事,既然這樣,那就給他買個全票吧!”劉向天道,全票的意思就是直接幹掉淩冽。

阿豹當即掏出了一把槍,獰笑道:“小子,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銀針快,還是我的子彈快!”

“你猜猜!”淩冽眨著眼睛道。

“那你就去死吧!”

哢嚓!

阿豹打開了槍的保險!

這是鬱金菱抬起了頭,叫道:“不要啊!”

砰!

一聲槍響,鬱金菱閉上了眼睛,聽見有人倒地的聲音。

“什么!”

有人發出見鬼了似得的驚叫聲,鬱金菱好奇的睜開雙眼,卻看到倒地的並不是淩冽,而是開槍的阿豹,只見他兩眼圓瞪,倒在地上全身不停的抽搐著,脖子上面紮著銀針。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見鬼了?”

原本等著受死的鬱金菱卻是突然睜大了一對美眸,難以置信地看著不遠處的沙發。

不知道什么時候淩冽已經坐在了那裏,拿起桌子上的香煙點上了一根。

“你……”鬱金菱的大腦有些短路。

淩冽賊賊的笑道:“鬱姐,別那么緊張嘛,我老婆還沒有娶到手,現在可還不想死啊!”

話說到最後一句,目光掃向劉向天等人,眼神之中卻充滿不屑和冷酷。

鬱金菱的神經終於在震撼中恢複正常了,瞬間狂喜。

之前在酒店的時候,她看過淩冽出手,知道他不像表面那樣簡單,但現在看來,何止是簡單,簡直就是強大,竟然連子彈都能避開!

“你到底是什么人?”

接觸到淩冽冷酷的眼神,劉向天沒來由的心裏一突,因為他根本沒有看清楚淩冽是怎么出手的,他也是靠拼殺走到這個位置的,本身也是一個高手,潛意識的感覺到了淩冽的可怕。

“虧你還當了這么多年的老大,連人家都不知道就欺負人家?”淩冽氣憤道。

“去你媽的,我管你是誰,給我去死!”一個脾氣比較暴躁的漢子抬手就一槍打了過去。

砰!

槍口發出絢麗的火花,但與此同時,沙發上的淩冽不見了,沙發上面留下一個冒著青煙的彈孔,而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卻已經詭異的站在了那個漢子的眼前。

“我最恨別人對我開槍!”淩冽面色冷酷,一腳踹了出去。

那個體重足有二百斤的漢子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牆壁上,將牆壁都砸出一個大坑,漢子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癱軟在了地上。

嘶!

全場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天啊,這還是人嗎?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有這么大?

“開槍,都給我開槍,給殺了他!”劉向天被嚇住了,大聲吼叫了起來。

那些漢子再也不敢猶豫了,紛紛拔出手槍對准淩冽扣動了扳機,頓時,房間裏響起一連竄的槍響。

砰砰砰!

一連竄的槍聲過後,大廳裏面是一陣陣的慘叫連連,淩冽則是毫發無傷的抱著鬱金菱走出了大門。

直接帶著鬱金菱回到了齊國亮,齊國亮看見鬱金菱一身的傷痕,頓時被嚇了一跳,叫道:“老弟,這是發生什么事了?”

“沒事,這是我一個朋友,遇到了一點兒麻煩,現在把她帶回來了。”淩冽道,他沒說人是從劉向天手裏搶過來的。

可是齊國亮看清楚鬱金菱的樣子之後,卻認了出來,道:“鬱金菱?”

齊國亮是省城的商業大亨,鬱金菱也是省城的名人,明星,公眾人物,兩人之間有過接觸。

“老哥,你認識她?”

“當然認識了,她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不行,我得聯系一下劉向天,讓他把人給帶回去,他那個脾氣簡直是……”

齊國亮剛掏出電話,突然想到之前淩冽問過他劉向天的情況,道:“老弟,你實話跟我說,這人是不是你從劉向天那裏搶來的?”

看來齊國亮對劉向天很了解,瞞是瞞不住了,只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鬱姐跟我是朋友,她被劉向天折磨成這個樣子,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齊國亮差點兒就暈了過去,沒來省城的時候就已經惹上了向振華,這才來省城幾天,就又能跟劉向天幹上了,要知道劉向天是關家的人。

一下子惹上六公子其中的兩個,你特么的還真是一個惹禍精啊!

“老哥,如果會連累你的話,我馬上就走。”淩冽道。

齊國亮毛了,道:“老弟,你這說的什么話?我這不是關心你嗎?算了,看來你得抓緊跟康家的聯系了,不然麻煩可就大了。”

“老哥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淩冽點點頭抱著鬱金菱回了房,傷的這么重,得趕緊治療。

小院裏面,兩個青年坐在一起,一個身材魁梧,卻黑不溜秋的,黑的就跟鍋底炭似得,另一個則是唇紅齒白,肌膚吹彈可破,漂亮的不像話,如果換上女裝,估計沒人知道他是一個男人。

“嘿嘿,小白臉,你這一招夠狠啊,人家剛露面就被你算計了,我是臉黑,你是心黑啊!”黑臉青年道。

俊美青年卻是微微一笑,道:“難道你不覺得省城實在是太安靜了嗎?安靜的令人覺得太無趣了,該是熱鬧熱鬧了!”

“你黑,他關禦河也不白淨,出了名的陰謀詭計多,你覺得區區一個劉向天,能讓他出手嗎?”黑臉青年問道。

“陰謀詭計多的人一般心思最多,連你我都對淩冽動了心思,你覺得關禦河會什么都不做嗎?”

黑臉青年點點頭,道:“那倒是,不過淩冽身後還有一個喬家呢,喬峰那小子不是什么好脾氣,聽說跟康木孜也搭上了關系,會不會把事情鬧大,最後不太好收場?”

“你好歹也自稱奇公子,什么時候變的這么膽小了。”

俊美青年眼中透著一絲興奮道:“難道你不覺得鬧的越大,就越熱鬧,就越好玩嗎?要玩咱們就玩大的!當鬱金菱被淩冽抱出來之後就暈了過去,嚴重的傷勢沒有,可是被劉向天折磨了兩個多小時,早就已經精力憔悴了。

掀開鬱金菱身上的外套,看見鬱金菱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傷痕,淩冽不禁歎息,有新傷,有舊患,有利刃割的,有鞭子抽的,也有煙頭燙的。

鬱金菱真的很漂亮,極品美女一個,可是她的身體卻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了,不管怎么樣都是自己的女人,怎么就忍心下得了手呢?

掏出藥來塗抹在鬱金菱的傷口上面,說啥也是一個美女,總不能就這樣毀了吧?

感覺身上涼涼的,癢癢的,鬱金菱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看見淩冽正在小心翼翼的幫自己在擦藥。

“你醒了?我在幫你擦藥,時間長了,疤痕會更難消除。”淩冽笑道。

鬱金菱盯了淩冽半天,道:“你……為什么這么幫我?”

“我說過了啊,我們之間是朋友關系,看見朋友有難,如果我不管不問的話,還能算是男人嗎?”淩冽咧嘴一笑道。

“既然你認識齊總,就應該明白,劉向天是什么人。”

“我知道,他是天擎幫的老大嘛,而且站在他身後還是關家的大少爺,六公子之一的計公子關禦河,對嗎?”

“那你為什么還要來?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劉向天,得罪了關禦河,就算是齊總也幫不了你,你會被報複,甚至會丟掉性命!”

“哎呀,鬱姐,剛才我都說了,我們是朋友,再危險我也不能不管了。”

淩冽聳聳肩膀道:“再說了,就算不想得罪現在也已經得罪了,還能怎么辦?”

其實,淩冽的本意並不想管鬱金菱的事情,誰會沒事兒會為自己招惹強敵呢?他之所以出手,就當是替楚香湘還一份人情好了。

“你是不是覺得我是自作自受?覺得我活該?像我這樣賤女人就算是死了也不應該同情?如果不是因為香湘,你根本就不會幫我?”鬱金菱道。

“呃……”

淩冽有點兒說不話了,因為鬱金菱說的都是事實,他的確覺得鬱金菱活該,如果不是楚香湘,他也確實不會幫她。q8zc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既然選擇了這條路,不管結果怎么樣,都要咬著牙承受。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覺得我髒,是嗎?”

“不,不,完全沒有這回事,鬱姐,你千萬別誤會啊!”淩冽連忙擺手道,雖然心裏面這么想的,但嘴上可不能這樣說,太傷人了吧?

“知道之前我為什么會幫香湘嗎?因為我覺得她跟我真的很像,不,我甚至比她還不如,她沒有父親,我卻有一個禽獸不如的父親!”

那一年鬱金菱剛剛畢業,靠著出色的形象跟能力順利的進入到了電視台,可是一天下班,她卻被劉向天的人給帶走了。

鬱金菱的父親是一個濫賭鬼,欠下了劉向天賭場近百萬的賭債,賭場要剁掉他的兩只手來抵債,可老混蛋居然說自己有一個漂亮的女兒,想用自己的女兒來抵債。

劉向天看中了鬱金菱,強占了她之後,說如果不做他的女人,就殺了她父親,而如果從了他,不但賭債一筆勾銷,還會力捧她成為大明星。

一邊用父親的性命做為威脅,一邊用光明的前途做為誘惑,當時還是小姑娘的鬱金菱如何能夠拒絕呢?

就這樣鬱金菱成了劉向天的女人長達八年,在劉向天的幫助下,她的確很快上位,成為了主持人,金牌主持人,大明星,可是劉向天根本就是一個畜生,興奮起來對她是百般的蹂躪,令她受盡折磨,她想逃,逃離劉向天的魔掌。

可是跟著劉向天時間久了,她更加的明白劉向天的勢力有多么的恐怖,以她的能力根本就逃不掉,劉向天不止一個女人,曾經有一個女人受不了地獄般的折磨選擇了逃走。

可是第二天那個女人家裏就起了大火,一家四口沒有一個能逃出來,而那個女人的屍體也從河裏面撈了上來。

鬱金菱知道自己如果敢逃的話,自己會跟那個女人一樣的下場。

就這樣,鬱金菱跟了劉向天八年,過了八年風光無限的生活,也受了八年非人的可怕折磨。

“你為什么要救我呢?我已經做好了准備去死,死了好,死了也解脫了!”鬱金菱淚流滿面搖著頭道。

“鬱姐,對不起!”

淩冽一臉同情,道:“確實,剛才我真的看不起你,覺得你髒,甚至覺得你下賤,為了名利出賣自己的身體,出賣自己的尊嚴與人格,我錯了!”

每個人都有選擇是不假,無論什么樣的後果都不值得同情,但如果在無可奈何之下接受悲慘的命運,這就是上天的不公了。

本來淩冽還覺得自己冒著得罪劉向天跟關家的危險救了鬱金菱還有些不值得,但聽了鬱金菱的身世之後,反而覺得這個可憐的女人值得自己去救。

“謝謝你,謝謝你淩冽,但是我不能留在這裏,你不知道劉向天有多么的殘忍,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現在必須回去,是生是死我已經不在乎了,但願他會放過你!”鬱金菱起身就開門准備離開。

淩冽攔住她道:“鬱姐,既然你這么了解劉向天就應該知道就算你現在回去,他也不會放過我的。”

“可是……”

“沒有可是,事情已經這樣了,就沒有什么好怕的了。”

淩冽說完就一把想將鬱金菱粗暴的給抱起來扔在了床上,道:“把外套脫了,有些地方還沒有上藥!”

“我……”

看見淩冽一臉的霸道,鬱金菱想說什么卻始終沒有說出來,外面的傷已經擦完了藥,淩冽問道:“該擦的都擦了,還有什么地方嗎?”

“有!”

“來,我給你擦!”

鬱金菱可能大腦還是迷糊的,下意識的去解自己的內衣,她身上其他的傷都已經擦完藥了,就剩下一下隱蔽的地方了。

“啊……”

可當她都已經把內衣解下來了,才突然驚叫了起來,連忙用內衣擋住胸脯,紅著臉道:“這些地方不太方便,還是我自己來吧!”

“呃,確實不太方便,藥留給你,你自己擦吧!”

淩冽也是臉一紅,將藥扔在床上,轉身拔腿就跑了出去。

鬱金菱看著床上的藥瓶一陣出神,想到短短一夜的時間跟淩冽發生的一切,良久之後才喃喃道:“為什么不讓我早一點兒遇到你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