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和爷爷是什么关系,爸爸刚走爷爷就来了,爷爷你太坏了

妈妈和爷爷是什么关系,爸爸刚走爷爷就来了,爷爷你太坏了,喬家的大少爺,白家的獨生子,而江崇武死去的父親一群老夥計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他們三個真的出了事,非是把天捅個窟窿不可!

後勤部部長?范啟偉?就算給他們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碰白雲文他們三個一根汗毛。

不光是他,其他人也都是不服氣,顯然不滿意這樣的結果,必須要揪出來真正的幕後操控者來。

“不錯,他們的確都是替死鬼?那你想怎么樣?”

白雲文冷聲道:“我敢說他們一定是受人指使,而且身份還極高,你說他是誰?是向明華?甚至整個軍區高層都參與其中,你想怎么樣?你能動的了他們嗎?你有證據嗎?”

“難道就這樣算了嗎?”龍七一臉憤怒道。

“當然不會就這樣算了!”

喬坤宇道:“可是胳膊拗不過大腿,你沒有別人粗,就只能暫時隱忍,想要報仇,就得拳頭比人家的要大,現在我們的拳頭太小了,你們明白嗎?”

所有人都是一陣沉默,確實,他們的敵人很強大,他們現在根本動不了,想要報仇只能讓自己變的強大起來。

白老頭兒道:“如果你們想要報仇,就好好的重建龍鋒,你們都是軍人,你們應該知道一個道理,那就是誰的拳頭大,誰才有說話的權力!”

不錯,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將龍鋒重建,甚至重塑整個特戰團乃至整個軍區,只有這樣才能讓幕後的陰謀者無所遁形,付出血債!

盡管總參部已經給出了表面上公道的答複,但同時也撤銷了五年前對白雲文跟江崇武的處分,令喬峰重建龍鋒小隊,由白雲文跟江崇武分別擔任隊長跟政委。

而且淩冽也被提到了,擔任整個特戰團以及龍鋒小隊的客座教官。

重建龍鋒小隊的事非常順利,可是誰都知道這是用白雲文身中兩槍,以及龍三的死換來的。

通過向大熊了解,現在的特戰團已經不同往日,其中以溜須拍馬的無能之輩居多,龍鋒小隊想要重建,特戰團如果想恢複以往的戰力,必須大改造。

演習事件告一段落之後,喬峰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對特戰團進行裁軍,一夜之間,上千人的特戰團就只剩下了五百多人,一些無能之輩或者不符合特戰團標准的人一律被踢了出去,所缺少的戰士將會從全軍之中重現選拔。

特戰團要徹底整頓,還需要一段時間,有白雲文跟江崇武在,淩冽這個外行顯得沒啥大用,就先行離開了,齊國亮打來電話,中醫戒煙館的事情已經搞定,該開業了。

……………………

小院之中,砰,灰衣老人的手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面,一臉的陰沉,道:“該死,怎么會這樣的?一群廢物,連這么一點兒小事都辦不好!”

禿頂老人卻笑著搖頭道:“沒有什么好生氣的,其實這一切都在我們的意料之中。”

“哼,一切都是淩冽那個小子壞了事,照我說,早就應該除掉他!”灰衣老人冷哼一聲道。

“幸好我們動手,他能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裏,讓一支小隊有能力全殲一支百人大隊,你以為他是那么容易對付的嗎?當初去往光州的人沒有回來,我甚至都懷疑過是他動的手,現在看來我的懷疑並沒有錯!”

“你說什么?地府的人已經被他殺了?”灰衣老人臉色一變道。

“給你閉嘴!”

禿頂老人臉色一橫,厲聲道:“那個名字是我們應該提的嗎?你知道會有什么後果嗎?”

灰衣老人頓時一驚,不再說話。

禿頂老人的臉色逐漸緩和下來,道:“照現在看來,這個淩冽是一個變數,成了老白跟老喬手中的刀,但是這把刀未必會砍在我們頭上來,不妨用借刀殺人一計!”

“你想怎么做?”

“聽說淩冽那小子跟向家的小子有過節,而向家這幾年為了爭權跟喬家沖突不斷,這一次演習事件你覺得誰才是最值得懷疑的?”

灰衣老人兩眼一亮,道:“你說的是向家?”

“不錯!”

禿頂老人笑道:“如果換成是你我,估計懷疑的也是向家,老喬跟老白也會跟我一樣這么想。”

“老喬跟老白也不是白癡,老向那個老家夥也是一肚子的壞水,能上當?”灰衣老人微微皺眉道。

“沖天大火是一點點燒起來的,現在已經有了火苗,我們只需要火燒的更大一些就夠了!”

算算時間三天的時間應該到了,淩冽趕到了康家,只見小院門口康木孜一臉的蒼白,胡子拉碴的,我擦,這家夥該不會三天的時間寸步不離的守在這裏吧?

一問之下還真是,雖然身邊有很多守衛,不過他還是不放心,堅持自己守在了這裏三天三夜,一步都沒有離開。

淩冽暗自點頭,一個對妹妹如此重視疼愛的人,心腸一定壞不到哪兒去。

讓康家的下人准備好溫水之後,單獨跟康木孜走進了小院,看見康木曦一絲不掛的在木桶裏面全身結成了冰,康木孜頓時就瘋了,一把扯住淩冽的脖子,厲聲道:“你把她怎么了?”

“媽的,你有病吧?都說她沒事了!”

用溫水將康木曦化凍蓋上衣服之後,康木孜看著康木曦均勻的呼吸以及相互對稱的雙腿之後,頓時就呆住了。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一天之後她就會醒過來,甚至更快,好了,現在沒我什么事兒了,先走了!”淩冽說完就准備離開康家。

“不行,你不能走,在木曦醒過來之前,你休想離開康家一步!”康木孜冷聲道。

淩冽一陣頭疼,看來在康木曦醒過來之前,這家夥還是有點兒不大放心啊。

“好吧,反正我現在也沒有什么事兒,就等等吧!”

淩冽也想看看等康木曦醒過來發現自己康複之後開心的樣子。

一直到淩晨時分,康木曦終於醒了過來,正在外面打盹的淩冽突然聽到一聲尖叫聲,被嚇了一跳,慌忙沖進康木曦的房間之中。

只見康木曦站在床邊,低著頭看著自己一雙腿,目瞪口呆,滿臉的難以置信。

一旁的康木孜則是激動的渾身直發抖,一個大老爺們兒紅著眼睛,眼淚水都快流下來了。

康木曦本就生的清純秀麗,如今兩條腿完好無缺,更加顯的婷婷玉立,如果說之前的她是一只關在籠子裏面的金絲雀,那她現在就是一只張開翅膀就可以翱翔在天空中的白天鵝。

“哥,我好了,我能站起來了,我真的能站起來了……”康木曦拉著康木孜的胳膊淚流滿面。“是,我看見了,你好了,你可以站起來了……”

康木孜看那樣子簡直是比康木曦還要激動,哭的是稀裏嘩啦的的,地上濕了一大片,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尿了呢。

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這男人特么的哭起來也不得了啊。

康木曦試著移動一下,卻差點兒倒在了地上,康木孜臉色立即一變,狠厲的看向淩冽。

“我……日,你瞪我幹嘛?你特么生下來就會走路啊,木曦又沒有走過路,她還得學好不好?”淩冽反瞪了過去罵道。

這小子特么的欠抽,動不動就瞪老子,比誰眼睛大嗎?

康木孜恍然大悟,康木曦從生下來還沒有走過路呢,根本就不會,這一開始當然會摔倒了。

“兄弟,不好意思啊,都是哥的錯,是哥太激動了,千萬別怪哥哈!”康木孜沖淩冽滿臉歉意道。

淩冽覺得這家夥根本就不應該叫無常公子,應該叫大煞筆公子才對!

“可以了,可以了,我可以走一步了,我學會走路了……”

康木曦終於成功的邁出一步而沒有摔倒,驚喜的大聲叫了起來,康木孜在一旁連連點頭,道:“嗯嗯嗯,我們家木曦這么聰明,走路這種小事兒怎么能難得倒你呢?”

看見這一對兄妹倆無限欣喜的學著走路,淩冽悄然離開了,可能是被康木曦兄妹倆的感情觸動到了,突然覺得自己心裏酸酸的。

自己究竟是誰呢?自己的父母在哪裏?自己是不是也有一個妹妹,弟弟,或者哥哥,姐姐呢?

想到這裏淩冽心裏更加期盼了,他必須要查清楚自己的身世。

剛剛走出康家的大門,就聽見追出來的康木孜在後面喊道:“兄弟,等一等!”

“你想幹啥?是不是還想威脅我?費這么大的勁,老子一毛錢都沒有收,你再威脅我,信不信老子揍你一頓!?”淩冽心情不太好,瞪著眼睛道。

“呵呵,兄弟這說的什么話?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啦,我怎么會威脅你呢?之前有不客氣的地方,兄弟你可不能放在心上,如果覺得受了委屈,來揍哥兩拳,哥保證不還手!”康木孜拍著自己的胸脯傻呵呵的笑道。

淩冽一頭的黑線,他現在算是發現了,惹他毛了,就跟要殺人似得,讓他高興了,就跟一個傻逼似得。

“懶得理你!”淩冽轉身就想走。

康木孜卻道:“你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不如我們聊聊?”

“你都知道一些什么?”淩冽眉毛一挑道。

“比如你跟向振華的過節,比如你搶了劉向天的女人,比如這一次特戰團演習有人被實彈射殺,龍鋒小隊重建……”

淩冽的目光一凝,道:“你想跟我說什么?”

“我想說的是,你現在的情況不是太樂觀,好像有不少人想要對付你啊!”康木孜笑著說道。

淩冽卻冷冷的一笑,不屑道:“那又怎么樣?都是一群只會站在別人背後指手畫腳,好等著坐收漁翁之利的小人,我說,你們這些二世祖是不是都這么不要臉?”

康木孜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笑道:“看來我還是小瞧了你,以為你不知道自己以為成為別人的棋子了呢?”

“看過天龍八部嗎?”淩冽問道。

“看過!”

“看過天龍八部就應該知道珍瓏棋局,想要做棋手,還要有那個本事才行,如果自己沒有能耐,那下場可能會翻過來被棋子所操控!”

他跟向振華那么大的過節,來到省城之後,向振華沒有動手,不管怎么說,他算是搶了劉向天的女人,關禦河卻攔住了劉向天,那么多人都在向齊國亮大廳他,卻始終不見有人對他出手。  淩冽就算再沒有腦子也能猜到他們打的是什么主意,無非是把他當成了一把刀子,自己不想挨刀子,卻想著把他這把刀子看在想砍的人身上。

“需要我做什么嗎?”康木孜問道。

“你能為我做什么?”淩冽笑著反問道。

“我說過,如果你能治好我木曦,我康木孜就與你八拜之交!”

“我能相信你嗎?”淩冽再一次問道。

康木孜一陣沉默,道:“母親早亡,雖然有一個父親,但常年見不到,有也等於沒有,想必你也知道豪門無親情,在我眼裏木曦就是我唯一的親人,她就是我的命根子。”

淩冽知道康木孜對康木曦非常的重視,他將自己唯一的妹妹視為自己的命根子,為了康木曦他什么都願意去做。

淩冽治好了康木曦,還她一雙健康的雙腿,等於給了她一條新的生命,如同再生父母,這一份天大的恩情,他康木孜要報!

淩冽現在更加的明白白雲文跟他說的那句話了,他想要權勢,他的醫術就是最大的資本。

沒有人不怕死,沒有人不珍惜自己的身體,不管他是誰,哪怕他地位再高,權勢再大,如果淩冽能救他一命,還他身體健康,向他要什么,他敢不給嗎?

“有酒嗎?”淩冽問道。

“有,有世界上最好的酒!”康木孜道。

“哈哈哈……”

“哈哈哈……”

兩人對視一眼,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康木孜挽著淩冽的肩膀重新走進了康家,之前淩冽來康家是以醫生的身份,但這一次卻不是!

兩人走進小院,只看見康木曦正在傭人的陪同下杵著拐杖學走路,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捂著屁股痛叫了起來。

看見淩冽進來,康木曦立即氣鼓鼓道:“大哥,你幹嘛這個時候把他叫來了?看見我摔屁股多丟人,有損我康大小姐的形象,這讓我以後怎么追他嘛!”

淩冽一陣無語,這丫頭怎么還惦記著這事兒呢?

康木孜臉一黑,道:“死丫頭,不許胡說,以後他就跟我一樣,是你哥哥了,知道嗎?”

“我才不呢!”

康木曦撅著嘴不爽道:“他扒了我衣服,把我看光了,還摸了老半天,現在想要做我哥哥開溜兒,沒門兒!”

淩冽一口氣沒上來,差點兒沒背過去,這丫頭怎么什么都往外說啊?

看見康木孜的臉都綠了,馬上要暴走,他連忙道:“丫頭,你胡說什么?我扒你衣服是為了給你治病,再說了,誰摸你了?”

“你看,連你自己都承認了吧?”康木曦得意洋洋道。

淩冽立即就懵了,就算沒摸,你把人家衣服扒光了總是事實吧?

“淩……冽”

康木孜咬著牙就跟要吃人似得。

“康兄,這是誤會,康哥,大哥,我滴親哥,這真的是誤會,我沒有……哎呦……別打臉……我草!”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