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爸妈房间里妈妈总是在叫, 爸妈晚上老是发出声音

爸妈房间里妈妈总是在叫, 爸妈晚上老是发出声音,“小冽,你要幫二狗啊,一定要幫他啊,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也活不成了!”

二狗就是范珍的命根子,含辛茹苦好不容易養大成人,如果二狗被定罪入獄,她根本就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阿姨,二狗是我的兄弟,我不會讓他出事的。”

淩冽極力安慰了一下范珍,然後就急匆匆的趕往了豐華分局,可是當他看見二狗的時候,一股怒氣從腳底板直沖腦門。

只見才一天的時間,二狗就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了,全身傷痕累累,皮開肉綻,神智不清,只是嘴裏就跟夢囈似得不停念叨:“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明明,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明明……”

“喂,看完了沒有?看完了趕緊走!”旁邊一個滿臉橫肉的警察瞪眼道。

淩冽強忍著怒火道:“我要見你們局長!”

“媽的,你是誰啊?我們局長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趕緊給我滾!”橫肉警察囂張道。

“我說過我要見你們局長!”淩冽冷聲道。

“擦尼瑪的,給你臉了是不是?”橫肉警察走過來一記耳光就抽向淩冽。

淩冽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反手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

砰!

橫肉警察一頭栽倒在了地上,口吐著血絲,張嘴嚎道:“來人啊,快來人啊,有人要劫獄!”

砰!

房門被人粗暴的踹開了,一大撥警察沖了進來,手中拿著槍瞄准淩冽。

淩冽冷哼一聲道:“我要見你們局長!”

“我就是豐華分局的局長周正新,竟然敢大鬧警局,你眼中還有王法嗎?”周正新走出來冷聲道。

“王法,這就是你的王法?私自動刑,嚴刑逼供,你眼中比我更加的沒有王法吧?”淩冽指著二狗冷聲道。

“哼,我們警察做事需要你過問嗎?來人啊,給我銬起來,告他一個襲警罪!”周正新獰笑道。

一個警察拿著手銬上來就要銬淩冽,淩冽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反手一把抓住那個警察的手腕,用力一擰,哢嚓一聲脆響,那個警察的手腕直接被他擰斷了,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周正新一見,厲聲道:“好啊,竟然真的想要劫獄,全體注意,立即抓捕,如果膽敢反抗,立即將他擊斃!”

那些警察立即打開了手槍的保險,淩冽臉色一橫,身體突然暴起,就像是一頭猛虎沖進了羊群,只見他出手快如閃電,那些警察就只覺得眼前一晃,手腳關節處就受到了重擊,然後躺在地上慘叫連連。

眨眼之間,除了周正新,那些警察全部躺在了地上,手腳處的關節全部都被打斷,除了痛叫之外,連爬都爬不起來。

周正新傻眼了,難道這是在拍武打片?但武打片也沒這么厲害啊,難道是在拍玄幻片?

“現在就只剩下你了。”淩冽冷眼盯著周正新。

周正新眼中頓時滿是恐懼,拿槍的手有些顫抖,厲聲道:“你想幹什么?我警告你,你襲警劫獄可是大罪啊!”

可他話還沒有說完就慘叫了起來,淩冽就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直接擰斷他的手腕,槍也掉在了地上。

“啊……”

周正新的手腕被捏斷,立即發出殺豬般的慘號聲,叫道:“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敢打警察,你死定了!”

啪!

淩冽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罵道:“襲警?你特么的也配穿這一身皮嗎?我相信世上有很多正義的警察,遇到這樣的警察我一定畢恭畢敬,但可惜你不是,你這種人渣殺了你,都嫌髒了我的手!”

淩冽知道是有人在對他出手了,這個周正新只不過是一個小卒子,既然已經鬧了起來,那不妨就鬧大一點兒。

“你跑不了的,我保證,你一定跑不了,你就等著坐牢,不,你就等著被槍斃吧!”周正新吼道。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讓我坐牢,怎么槍斃我的。”淩冽松開了周正新冷笑道。

周正新立即拿出一個對講機大聲喊道:“呼叫總部,呼叫總部,我是豐華分局局長周正新,有暴徒沖進警局劫獄,已經打傷多名警察,懷疑是恐怖分子,請立即支援,請立即支援!”

這家夥還真是夠狠的,直接給淩冽扣了一個恐怖分子的帽子,到時候大批警察趕了過來,可能連給他解釋的機會都不給,直接就開槍了。

真是夠狠的,這是想要將淩冽一棍子打死,他掏出電話撥通了喬峰的電話號碼,道:“三哥,我現在在豐華分局,有人說我恐怖分子,如果你不來的話,我可能就要被人給槍斃了。”

喬峰一聽到事情的全部經過之後,立即就蹦了起來,凶神惡煞道:“媽的,給他們臉了是不是,都特么的騎到頭上了,小四,你想怎么玩?今天老子要是把省城給攪翻了天,老子就特么的不姓喬!”

喬坤宇退下來之後,喬家明顯受到了打壓,喬峰早就憋了一口氣,今天終於是憋不住了,非得爆發出來不可。

“好,既然你想把省城攪翻天,那咱們就玩一票大的!”

掛了喬峰的電話之後,淩冽冷冷一笑,沖周正新道:“你電話也打過來了,你猜猜你的人要多久才能到呢?”

“小子,不到十分鍾我的人就會到了,到時候你就完蛋了。”周正新惡狠狠道。

“十分鍾啊。”

淩冽摸了摸鼻子道:“十分鍾太長了,等這么久會很無聊的,不如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

周正新看見淩冽壞笑著盯著自己,心裏一驚,道:“你想幹什么?”

“我說了啊,我想跟你玩一個遊戲,這種遊戲叫打臉遊戲,看看十分鍾的時間我能打你多少次臉!”

淩冽說完就一個大嘴巴子抽在了周正新的臉上,頓時抽的周正新兩眼冒金星,大腦一陣眩暈,還沒有清醒過來,淩冽反手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來。

啪啪啪…… 再看周正新,已經被淩冽蹂躪的不成樣子了,一張臉都不成個人樣兒了,跟傳說中的大臉怪似得,鼻涕,眼淚跟鼻血流的到處都是,好不惡心。

既然來大魚了,淩冽也沒有必要拽著小蝦小蟹不放,松開了周正新。

周正新好不容易清醒過來,立即跑到塗新鵬的跟前,哭喊道:“塗局長,快,快把他抓起來,他闖進警局,企圖劫走疑犯,我懷疑他是恐怖分子,來劫走自己的同夥,想要進行恐怖行動。”q8zc

塗新鵬一聽,眼中露出凶光,道:“好哇,果然是恐怖分子,來人啊,立即給我控制起來,膽敢反抗,當場擊斃!”

淩冽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冷笑著問道:“死胖子,難道你就不先了解一下情況嗎?你這樣執法對得起你這身衣服嗎?”

“哼,我怎么執法需要你來過問嗎?來人,給我銬起來!”

塗大局長一聲令下,十幾個警察卻如狼似虎的沖了過去,淩冽冷冷一笑,沒有做出任何反抗。

控制住淩冽之後,塗新鵬又看向一旁的二狗,道:“把他也帶回去,看看他們都有什么預謀?”

淩冽跟二狗被帶上了警車,周正新一臉凶狠的沖淩冽道:“小子,你到底還是落在了我的手裏。”

“你知道嗎?像你這樣的傻逼,在電視劇裏面絕對活不過三集。”淩冽冷笑道。

很顯然,周正新跟塗新鵬是有人故意拋出來的炮灰,只以為淩冽是一個沒有背景可以任由人欺負的主兒,不然的話,就憑借淩冽跟喬家的關系,以他們的身份,給他們兩個膽子也不敢這么對淩冽。

“小子,我看你還能狂到什么時候?”

周正新咬著,沖一旁的塗新鵬卻陰冷一笑,道:“塗局長,這個人來曆不明,極有可能是真的恐怖分子,是不是應該先送進看守所?”

“你說的不錯,像這樣的凶徒,的確應該先送進看守所!”塗新鵬獰笑道。

他們根本就沒有打算直接帶淩冽回警局,如果將淩冽直接帶回市局,就等於將他暴露在公眾視線,想要做什么明顯有些束手束腳,但要是送進了看守所,那就只能任由他們擺布了。

這樣的事情他們沒少幹,看守所裏面有很多重刑犯,要對付誰,就把他們往那些重刑犯的房間裏面一扔,再稍微給一點兒好處,就算不死也得殘廢。

而事後有人追究起來也不會出現什么大問題,全都推倒那些重刑犯的身上,而那些重刑犯身上的案子已經夠他們做一輩子牢了,根本沒打算出去,還會在乎再多加一條罪名嗎?

警車直接開進了城郊看守所,下了警車,直接被一群獄警送進了一間空著的看守室。

打開手銬之後,淩冽連忙替二狗查看了一下,發現二狗身上多出受到重擊,已經導致了內髒出血,替他紮了幾針,喂下一顆藥之後,二狗才慢慢蘇醒過來。

“小淩子,明明死了,明明她死了……”二狗抓著淩冽激動的哭喊道。

“我知道,對不起,都是我連累的你!”淩冽內疚不已。

他知道對方是沖著他來的,二狗跟周明明只不過是受到了牽連,成為對方對付他的工具而已。

“怎么會這樣的?怎么會這樣的?明明怎么會死?她怎么會死……”二狗抓著自己的頭發滿臉的痛苦。

不管怎么樣,兩人都有過一段,周明明的死對二狗的打擊還是很大的。

“二狗,你仔細想一想,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你要一字不漏的全部告訴我。”淩冽道。

“昨天晚上要下班的時候明明過來找我,說想跟我複合,我拒絕了她……”

二狗將事情所有的經過都說了一遍之後,淩冽的臉色變的凝重起來,沒想到對方做的如此周密,竟然有辦法在二狗昏迷的情況下讓他還能跟周明明發生關系。

這樣一來,二狗說自己當時昏迷過去的話,就根本不足以采信了。

“小淩子,我沒有殺人,明明不是我殺的,真的不是我殺的啊……”二狗的精神已經有些奔潰了,無論是誰,突然被灌上殺人的罪名,而且證據確鑿,估計都會即將崩潰。

“二狗,你放心,我相信你沒有殺人,只要你沒有殺人,我就能還你清白,我發誓!”

只要周明明確實不是二狗殺的,那只要讓淩冽見到屍體,他就有辦法證明二狗的清白。

就在這個時候,一群人走了進來,有塗新鵬,周正新,還有看守所的所長向振國,最後一個是年輕人,而且還是淩冽大熟人。

“淩冽,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吧?”鄭麒麟看著關在鐵籠子裏面的淩冽一臉興奮道。

如果不是再見到鄭麒麟,淩冽都快把這貨給忘了,笑嘻嘻道:“確實,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

“你更加沒有想到會落到我的手裏吧?”鄭麒麟咬著牙道,那表情恨不得將淩冽給大卸八塊。

“哼,像你這樣的廢物,如果我不給你機會,你認為你能抓得到我?”淩冽一臉譏笑道。

“好好好,我看你還能張狂到什么時候。”

鄭麒麟扭頭沖向振國道:“向所長,這么大房間只是關押兩個嫌疑犯未免太過浪費了吧?納稅人的錢可是很珍貴的。”

向振國笑眯眯道:“鄭少說的是,我已經安排了四個嫌疑犯住進這裏,這樣的話,就不會浪費了。”

在獄警的押送下,四個嫌犯被送了進來,一個個都是一臉橫肉,目露凶光,一看就是知道那種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

其中一個嫌犯沖向振國嘿嘿一笑,道:“老向,今天這事兒咱們哥幾個兒就幫你辦了,你答應我們的事兒可別忘了。”

“你放心,我們之間的交易什么時候沒有兌現過?”向振國道。

淩冽臉色一冷,身為看守所的所長竟然跟嫌疑犯做交易,這樣的監獄不知道冤死了多少人。

四個嫌犯就像是四頭饑不擇食的餓狼盯上了淩冽,獰笑道:“小寶貝兒,我們來了。”

“不知死活。”淩冽冷聲道。

四個窮凶極惡的嫌犯都是一愣,每一個他們要教訓的人都是被嚇的半死,怎么這小子比他們還要橫。

“先廢了他們一條腿,咱們再慢慢玩。”一個看樣子像是頭頭的家夥道。

吃了淩冽的藥之後,二狗已經恢複了一些體力,起身站在了淩冽的身前。

“二狗,你怕不怕?”淩冽問道。

“怕個毛?想當初咱們哥仨兒怕過誰?”

二狗現在已經平靜了下來,雖然這幾年因為做生意變的低調了很多,可隨著淩冽回來之後,他的凶性也被激發了出來。

“嘿嘿,不急,很快咱們哥仨就能團聚了,這四個家夥就當是開胃菜好了。”

“一二三四……”

淩冽一邊抽,嘴裏還記著數,大嘴巴子就跟不要錢似得一個接一個的抽過去,周正新的腦袋是被抽過來,又被抽過去,就跟一個撥浪鼓似得。

十分鍾過去了,就聽見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足足有七八輛掛著反恐大隊牌子的警車沖了過來,幾十個身穿防爆服的警察下了車之後,沖進警局,迅速散開,手槍,步槍,狙擊槍分散在四周,槍口全部對准了淩冽。

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警察拿著一個擴音器大聲冷聲道:“我是市局副局長塗新鵬,你已經被包圍了,現在立即放開人質,不然我就開槍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