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和爷爷总是很晚才回来,爷爷的爱,让爷爷看看哪里

妈妈和爷爷总是很晚才回来,爷爷的爱,让爷爷看看哪里,屍體被調出來之後,淩冽問道:“王法醫,經過你的驗屍結果,你下的斷定是什么?”

王法醫是劉文正的人,可以信任,淩冽能直言不諱。

王法醫皺著眉頭道:“情況對董金厚非常的不利,經過死者體內的精液以及死者的死亡時間來判定,是在同一時間,而且死者脖子上面的指紋卻確實是董金厚的!”

真是好周密的計劃,也就是說周明明是在跟二狗發生性行為的時候被掐死的,而她脖子上面的指紋又的確是屬於二狗的,可以說是鐵證如山!

淩冽仔細檢查了一下周明明的屍體,屍斑已經出現了,的確是被人用手掌活活掐死的,他仔細摸了摸周明明的頸骨,兩眼突然一亮。

“王法醫,你不介意我將屍體速凍之後再重新解凍吧?”淩冽問道。

王法醫看了看劉文正,劉文正點了點頭道:“只要對找到真凶有利,還冤者一個清白,還死者一個公道,沒有什么介意不介意的。”

王法醫立即找來人將周明明的屍體速凍,然後再重新解凍,淩冽再重新檢查周明明的脖子,笑道:“王法醫,你來看看。”

王法醫檢查一下周明明的脖子,臉色立即一變,道:“怎么會這樣的?”

原來周明明的頸骨居然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痕,而這些裂痕可能是太微弱了,之前並沒有發現,只有經過速凍又解凍之後才會出現。

“王法醫,你覺得需要什么樣的力道才能造成這樣的創傷?”淩冽問道。

王法醫臉色凝重道:“一個成年人就算用盡全力,也只是能令人窒息而亡,但要將頸骨捏出裂痕,就不是常人所能辦到的,除非這個人天生體質就比普通人要強橫!”

“但是根據你們的調查,董金厚的體質並非有什么奇特之處,也就是說,他有能力掐死死者,卻沒有能力讓死者的頸骨造成這樣的創傷。”淩冽道。

這樣的創傷,二狗根本就做不到,必須是本身就力道很大,或者武者才能辦得到。

“確實如此。”

王法醫點了點頭,道:“可是這並不能讓董金厚真的脫離嫌疑。”

淩冽也明白,光憑這一點就讓董金厚洗脫嫌疑顯然是不可能,他必須要有更加有力的證據,一陣思索,他不明白對方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讓二狗在昏迷的情況下還能與人發生性行為。

走出了停屍房,淩冽直接到了關押二狗的拘留室,這小子顯然沒有第一次進警局那樣慌張了,只不過還在因為周明明的事感覺到難過。

“怎么樣?找到證據了嗎?”二狗問道。

“找到一點兒,但是還不夠,剩下的證據可能需要從你身上找了。”淩冽道。

“在我身上找?”

淩冽點點頭,問道:“你跟我說實話,當時你真的沒有跟周明明那個啥?”

“沒有,當時我進去之後明明正在喝酒,我過去攔她,然後就暈了過去!”二狗非常肯定的說道。

“那就好,把衣服脫了吧!”

淩冽現在斷定二狗在昏迷之後一定是被人下了藥,不然的話,人在失去知覺的情況,絕不可能還會有生理反應。

距離案發到現在只有不到兩天的時間,如果真的被人下藥,二狗的體內應該還有殘餘。

這時,王法醫也帶著儀器過來了,淩冽拿出銀針在二狗的身上紮了一個遍,然後全都交給王法醫化驗。

果然,王法醫突然發出一聲驚咦,道:“這是什么東西?”

他檢測到二狗的體內有一種他從未見過,或者說根本就不會出現在正常人體內的一種物質,這種物質的活性很高。

既然有異物那就有繼續檢測的價值,或許就是能幫董金厚洗脫嫌疑的證據,王法醫立即帶去了化驗室,進行深度檢測。

檢測需要時間,淩冽道:“你的傷再給你針灸一次吧。”

淩冽在二狗的身上施針,突然發現二狗的促精穴上面竟然有一點暗痕,忍不住問道:“這裏是怎么回事?”

二狗道:“我也不知道,那個地方一直都有一點兒痛。”

淩冽立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有人在二狗昏迷的情況下給他下藥,等他起了生理反應之後,用大力點他的促精穴,讓他直接性暴發,這樣就造成了二狗跟周明明發生關系的現象了。

可能穴道不是普通人能點的,這個人一定是一個武林高手。

“有結果了,有結果了!”

王法醫興奮的跑了過來,道:“那種是一種催情藥,就算是人在沒有意識的情況,身體也能夠起到生理反應。”

淩冽也是興奮道:“我也有了結果,王法醫,你看看能不能在這裏取下指紋。”

他指著二狗的促精穴,到現在二狗沒有洗澡也沒有換衣服,如果真的留下指紋的話,肯定還在。

王法醫找來儀器,竟然真的發現了新的指紋,淩冽立即道:“這個指紋的主人就是真正的凶手!”

劉文正精神一振,道:“我現在立即利用警方系統展開搜索,全力搜查!”

雖然目前掌握的證據還不足以證明二狗不是凶手,但只要找到真正的凶手,淩冽就有辦法讓凶手認罪,那二狗的嫌疑自然就被洗脫了。

沒想到鐵證如山的案子,淩冽剛來不到一個小時就有新的轉機,劉文正忍不住道:“小冽啊,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本事,如果你能來市局幫我,我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淩冽笑道:“劉哥,大家都是兄弟,是自己人,如果你真的遇到了棘手的案子,我還能不幫你嗎?”

“那可就這么說定了,如果到時候你不來幫我,可別怪當哥哥的跳起來罵街!”劉文正道。

“哈哈哈,反正你是沒有機會罵我了!”

有了指紋就好辦事了,通過警方系統很快就鎖定了一個人,看見那個人的照片之後,劉文正頓時臉色一變,道:“沒想到會是他!”

“劉哥你認識他?”淩冽問道。

劉文正咬著牙道:“當然認識,不光我認識,老白他們也認識!”

李輝,曾經服役省城特戰團,不僅如此,還是特戰團的第一高手,跟白雲文兄弟三人,以及劉文正合稱特戰團的五虎上將,是一代兵王!

只不過當年龍鋒小隊任務失敗之後,白雲文,江崇武跟劉文正相繼退役,李輝卻是性情大變,在軍中張揚跋扈,無法無天,甚至還要跟喬峰爭奪特戰團團長的位置。

最終查出李輝有以權謀私,侵吞軍中補給的案子,直接就被開除了軍籍,趕出了部隊,從此就再也沒有了音訊。劉文正還以為李輝早就已經離開了省城,沒有想到他不但沒有離開,反而還成了殺人犯並且嫁禍給別人。

淩冽立即就明白了,這個李輝一定是被那些針對喬家以及白家的人所收買了,而李輝被喬峰趕出軍隊,自然是怒憤難消,雙方就這樣一拍即合。

“有辦法找到他嗎?”淩冽問道。

劉文正臉色沉重道:“李輝之前本來就是軍中的第一高手,而且確確實實是一代兵王,無論是偵查能力還是反偵查能力都遠超我們四人,如果他存心想要躲藏起來,恐怕很難找到他。”

李輝一直都躲在省城,劉文正竟然一點兒都不知道,看來這個李輝的確不是一般人。

而且淩冽認為李輝絕非是一般的軍中高手,八成還是一個武者,否則的話,他不可能懂得點穴功夫。

“這樣吧,你把李輝的資料全都交給我,抓他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辦吧。”淩冽道。

劉文正已經了解到淩冽不是一般人,在不動用大批警力的情況下,或許也只有淩冽才有能力將李輝給揪出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劉文正的電話響了,接通之後,猛地驚叫了起來:“你說什么?向振國死了?!”

他剛剛接到消息,之前向振國等人在看守所被特戰團群毆,事後被送進了醫院,可是沒有想到卻因為傷重,不治身亡了!

淩冽的目光立即變的鋒利起來,他早就覺得對方既然鬧出這么大的動靜,絕不可能沒有任何成效就收手,沒想到是在這裏等著他呢。

向家本來就已經跟喬家有一些摩擦,之後又因為向振華跟淩冽之間的過節,更是矛盾激化,而這個時候,向家的向振國又因為淩冽被群毆致死。

我擦!

這個梁子算是結大了!

向振國或許只是向家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物,不然也不會做了一個區區看守所的所長,但是無論如何他都是向家的人。

大家族都是愛面子的人,自家人他們想怎么欺負就怎么欺負,但是就不能然外人碰一根汗毛。

現在向振國死了,本來就憋了一口怨氣的向家還能善罷甘休嗎?我向家的人你說打死就打死,你特么的是不是想騎在老子的頭上?

劉文正感覺頭都大了,現在向家老爺子都坐不住了,揚言必須要喬峰給他一個交代,不然的話,他就要告到天京大首長那裏去,也要喬峰付出代價。

並且要求劉文正立即抓捕凶手,否則,他就等著從現在的位置上面滾下來吧!

淩冽現在終於明白之前康木孜為什么跟他講解省城六公子的各自特點了,還真的是沒有一個省油的燈,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根本就不給人反應的機會。

事情鬧的這么大,淩冽只好立即趕回了特戰團,顯然白雲文等人也得到了消息,將之前對向振國動手的戰士都叫了過來。

事有輕重緩急,二狗的事情只能先放在一邊了,向振國的案子要緊,如果不及時處理好的話,可能會出現大亂子。

無論是向家還是喬家,都是省城的頂級勢力,如果掐起來估計整個省城都要天翻地覆,不光如此,其中還有一些見不得光的家夥在暗中和稀泥,解決向振國的案子更是刻不容緩了。

“團長,我們真的沒有下重手,都避開了要害,絕不可能將人打死的!”所有人的戰士都一口咬定道。

“不用問了,這跟他們沒有關系。”淩冽道。

之前他就是怕向振國真的被打死了,所以在臨走前注意了一下,向振國身上全都是皮外傷,根本就不足以致命。

也就是說,向振國並不是被特戰團打死的,殺死他的是另有其人。

“那老四,你說現在應該怎么辦?”

現在喬峰等人也是急的熱鍋上面的螞蟻,倒不是怕了向家,而是確實理虧,表面上看向振國確實是被特戰團的人打死的。

向家跟喬家都是頂級豪門,又不能耍無賴,眼下的情況難道讓喬家認慫嗎?

“只要讓我見到屍體,我就能證明凶手另有其人。”淩冽道。

白雲文搖著頭道:“沒用的,向振國的屍體現在已經被向家拉回去了,現在向家就是一個火藥桶,現在我們去要屍體,不等於是火上澆油嗎?”

“就算再難也得去試試!”淩冽道。

“好,我們陪你一起去!”喬峰道。

“不用!”

淩冽拒絕道:“向家現在最有意見的人應該是我,雙方的恩怨也是因我而起,解鈴還須系鈴人,我自有辦法!”

“好,有事兒言語一聲,如果向家敢為難你,老子就把一團人開過去平了他向家!”喬峰惡狠狠道,現在他是憋了一肚子的怒火。

淩冽沉思片刻後,道:“現在你們還要將我要去向家的消息散播出去,越多的人知道越好。”

“為什么?”

“戲台搭的這么大,估計有好多人都在等著看好戲了,現在好戲終於要開場了,既然他們都買了票,怎么能不請他們欣賞一下呢?”淩冽冷笑道。

現在省城已經被炸開了鍋,淩冽本來就跟向振華有過節,現在向家的向振國又因為淩冽被人打死,這一下向家還不扒了他的皮嗎?

可是很快,又一條消息傳出來了,淩冽竟然要登門向家!

消息傳開之後,整個省城又炸開了,我擦,你抽了人家大嘴巴子,弄死了人家的人,現在又想跑到人家家裏面去鬧騰嗎?q8zc

“哈哈哈,這下有好戲看了,那小子竟然要去向家,這不等於是找死嗎?”竇萬重大笑道。

霍青玄卻是輕皺眉頭,道:“有點不太尋常,這種情況下他竟然還要一個人去向家,你不覺得奇怪嗎?”

“有什么好奇怪的?這么一場好戲你不欣賞,我可要去了。”竇萬重道。

“既然是好戲,當然要欣賞欣賞了!”

與此同時,劉向天卻是大喜,道:“這一下惹的向老爺子都動怒了,淩冽他死定了。”

關禦河搖著頭道:“淩冽應該不會那么傻,莫非他另有打算?”

“管他有什么打算?他敢去向家,等於是找死,少爺就等著看好戲吧!”劉向天冷哼一聲道。

“不錯,籌劃了這么久,不就是等著這一場好戲嗎?我們得去欣賞欣賞!”關禦河笑道。

淩冽孤身一人上了出租車直奔向家,可是到了向家大門前,卻發現那裏竟然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就跟好戲要開鑼,大家夥都搶好位置等著看戲似得。

淩冽嘿嘿一笑走下了出租車,他要的不就是這樣的效果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