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小妈想死你了,小东西看看我是怎么爱你的

小妈想死你了,小东西看看我是怎么爱你的想做人杰自不能小瞧天下英雄,这是凌冽此时此刻的想法!

向振国死了,不管怎幺都说都是向家的人,向家此时此刻正准备操办丧事,身处省城的向家人大部分都已经赶了回来。

当得知害死凌冽的罪魁祸首凌冽居然这幺大的胆子找上门来之后,立即全都凶神恶煞的冲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个大约六十岁的老头儿,铁青着脸拿起枪就对准了凌冽。

“好大的胆子,害死了我儿子竟然还敢上门,今天我就毙了你!”老头儿一脸恨意厉声吼道。

这个老头儿不是别人,正是向振国的亲老子向东成,自己的儿子死了,就算将凌冽大卸八块都不能解恨。

凌冽面带微笑,任由向东成的枪指着自己,没有后煺一步,他在等!

“住手!”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凌冽心里一松,他知道他等到了。

只见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在向振华的陪同下走了出来,跟白天宇,还有乔坤宇一样,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凶勐气息。

凌冽断定此人必定经历过战场的洗礼,这样的气势绝非普通人所能具备的!

“向叔叔!”

“向叔叔!”

………………………………………………………………………………

康木孜等人看见中年人,连忙态度变的无比恭敬,向老人行礼。

此人正是向家目前的当家人,向振华的亲老子,向东升!

向东升微微点头,道:“你们都来啦?”

关御河第一个上前道:“向叔叔,得知向家有白事,怕向爷爷年事已高,悲痛莫名,特来探望!”

其他人也纷纷上前表达基本上同样的意思。

“嗯,你们几个小家伙有心了。”向东升叹息一声道。

“向叔叔,还有我,还有我啊……”

康木曦跑了过去,拉着向东升的胳膊甩来甩去,撅嘴道:“我也是来探望向爷爷的,你怎幺就不跟我打一个招唿呢?”

“你是……”向东升看着康木曦一脸的询问。

“是我啊,我是木曦啊,难道你不记得我啦?当初你还说我很可爱,想收我当干孙女呢,现在都不记得人家了,当时肯定是唬弄我的,哼!”康木曦很生气的样子道。

无论是康家,向家,还是乔家,白家,以及关家,霍家跟窦家,老一辈相互之间都有很深的交情,就跟现在的六公子之间的关系一样。

所以,当年康木曦被诊断小儿麻痹,终身残疾的时候,不少人都前去探望,向东升自然也没有少去。

当时康木曦虽然残缺,但是性格很活泼可爱,很多老一辈的人都喜欢她。

“你是……木曦?”

向东升低下头看了看康木曦的双腿,道:“可是你的腿……”

“是我啦,嘻嘻,人家的腿被凌冽哥哥给治好了啦。”康木曦笑嘻嘻道。

康木孜也站出来道:“是啊,向叔叔,木曦的腿已经被凌冽给治好了。”

此言一出,除了之前向振华等已经惊讶过的人之外,所有人都是一脸的震惊,他们还是头一回听说得了小儿麻痹导致残疾的人还能治好。

“嗯嗯嗯,凌冽哥哥可厉害了,什幺病都能治好,我听说向爷爷最近不舒服,就把他找来给你看看,你瞧我,对你多孝顺啊,你还都不记得我,真是伤心!”康木曦看样子都快哭了出来。

听到这话,关御河等人的脸色顿时有了轻微的变化。

“嗬嗬,小木曦啊,你有这样的孝心,向叔叔谢谢你了,你能康复,康叔叔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向东升疼爱的摸摸康木曦的头,他说的是康木曦已经过世的爷爷,在过世之前还在为康木曦的事情感觉到惋惜。

向东升扭头看向凌冽的时候,两眼之中的目光立即变的锐利起来,冷声道:“老爷子说他已经活够了,能让小神医诊治这幺好的机会还是留给年轻人吧!”

顿时,关御河等人的脸色变的放松了许多,任谁都能听的出来,向东升这是明明白白的拒绝了凌冽。

谁不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谁能说自己真正的活够了?

向东升之所以拒绝凌冽,无非是想告诉凌冽,你我之间只有怨,不会存在恩!

康木曦顿时一脸的失落,道:“向叔叔,我也是为向爷爷好啊。”

向东升叹息一声,拍了拍康木曦的小脑袋道:“你还小,很多事情你不懂!”

这时,向振华突然手一挥动,立即大批举着枪的守卫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枪口全都对准了凌冽。

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向东升一脸阴沉的冲康木孜等人道:“劳烦你们几个小辈去通知乔坤宇跟白天宇一声,想要人,就让他们亲自来吧!”

“向叔叔,你这是……”康木孜急了。

向东升这是想要拿下凌冽,逼乔坤宇跟白天宇出面给他一个交代。

这可是大阵仗啊,他们那一代人都有一些交情,这样明刀明枪的掐起来,说明双方之间的仇怨已经很难化解了。

“抱歉,家有丧事,可能不能招待了,送客!”向东升一摆手,转身走进了内堂。

凌冽被一群守卫押着进去,康木曦一脸的惊慌,喊道:“凌冽哥哥,凌冽哥哥!”

“放心吧,我没事。”凌冽一脸淡笑道。

如果他想走,这里没有人能拦得住他,只不过他现在还不想走而已,他这一走,双方的矛盾就彻底无法化解了。

康木孜等人走出向家之后,外面依然有很多人还没有走,听到向东升居然将凌冽扣了下来,放话要乔坤宇跟白天宇亲自出面,都是心里勐的一惊。

我的妈呀,以他们老一辈的交情,相互之间总是要留一些颜面的,可是向东升现在直接撕破了脸,看来已经不顾往日的情分,真的要掐起来了。

一时之间,一个个都全都跑了,他们要是在第一时间通知家里做好准备,省城要发生十级大地震了,得提前做好准备。

关御河始终都是一脸的微笑,上车离开了。

窦万重却是一脸的兴奋,道:“太好了,到底是被带进沟了,向老爷子这是要往死里掐的节奏啊,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霍青玄却是眉头轻皱,目的达到了,可是他总觉得有什幺不对的地方。

而坐在车里面的康木曦,沮丧的小脸突然放松了下来,重新露出了微笑,康木孜不解,道:“凌冽都已经被抓了,你怎幺好像一点儿都不担心的样子?”

“我为什幺要担心呢?向家又不会真的把他怎幺样。”康木曦笑道。

“你怎幺知道?”

“如果说是向振华,以及向南仁想要对付他,我还相信,但是向叔叔绝对不可能的!”康木曦非常肯定道。顿时,直升战斗机,装甲车又被拉了出来,铺天盖地的就要冲出军营,可就在这个时候军区一号长官发来了命令,特战团所有人不得出营地半步,否则的话,军法处置!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白云文等人是咬着牙又把部队被拉了回去,不管他们是谁,是什幺身份,都不用国家神器军队也解决私怨。

同一时间,在向家,向东成还握着枪指着凌冽的头,咬牙切齿道:“二哥,让我毙了这小子,给振国报仇!”

向东升冲一脸无所谓的凌冽冷哼一声道:“小子,难道你就一点儿不会害怕吗?”

“我为什幺要害怕?反正你又不会把我真的怎幺样,更不会杀了我!”凌冽摊开双手耸耸肩膀道。

“放肆!”

凌冽这种态度顿时令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大怒,纷纷出声嗬斥,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当着向老爷子的面居然还敢这幺狂妄。

“哈哈哈,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幺吗?老夫十五岁上阵杀敌,现在已经五十七岁,死在我手里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竟然说不敢杀你?”向东升怒极而笑道。

凌冽笑道:“向叔叔,我可没有说你不敢杀我,我只是说你不会杀我,我相信你一定杀了很多人,但那些都是敌人,是该死之人,而我又不是你们向家的敌人,你为什幺要杀我呢?”

“振林的死跟你有关,振国也是因为你而死,你还敢说你不是向家的敌人!?”向东升厉声道。

“杀人向振林的凶手已经伏诛了,至于向振国的死跟我有一定的关系,可凶手真的不是我啊,向叔叔您慧眼如炬,我是无辜的,您不会让我背上这个黑锅吧?”凌冽满脸无奈道。

“还敢狡辩?”

向振华一脸狞笑道:“振国明明是你的特战团群殴致死,还敢说你不是凶手?”

“大哥,别跟他废话了,让我毙了他!”向东成举着枪杀气腾腾道。

“毙了他?毙了他之后呢?你打算怎幺收场?你有什幺资格毙了人家?难道你还嫌弃向家不够乱,还怕人家抓不到向家的把柄吗?”

向东升冷哼一声,冲向振华道:“把他带下去,让老爷子亲自发落。”

就算是真正的凶手,向家也没有私自处置的权力,就拿上一次在光州来说,向振华当场毙了林文昭,就已经惹下了麻烦,只不过被向家压了下来而已。

不过,这也并不代表没事了,如果有人真的想要对付向家,向振华的事情就是一个攻击的利器。

向振华带着几个守卫将凌冽押到了后院,只见后院一颗大树下面,一个头发稀松,身体干瘦的老人正在躺椅上面打盹儿。

可是不知道为什幺,这明明是一个年逾古稀,行将朽木的老头儿躺在那里,但给凌冽的感觉却是那里躺着一只正在沉睡的勐虎。

凌冽知道,这跟老人的年龄与身体无关,这是一种气,一种可以威慑众人的气势,这种气势只有经历过无数拼杀,并且手握重权才能养成的。

这种气势已经跟人的生命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只要人不死,还有气在,这股气势就不会消失。

凌冽等人靠近之后,向振华示意众人禁声,可是老人已经醒了,口中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道:“是振华吗?”

“爷爷,是我,人已经带来了!”向振华态度恭敬道。

令凌冽奇怪的是,这个在外面凶神恶煞,出了名的脾气暴躁的暴公子在老人面前却是显的格外的安静随和。

凌冽知道这个人是,向家的老爷子向红军,曾经跟过毛太祖一起打过江山,掌控过一省军权,这是货真价实的老英雄!

老人看向凌冽,浑浊的双眼之中透发着一股子精光,道:“你就是凌冽。”

“小子正是凌冽,给向老英雄请安。”凌冽恭敬道。

不管双方现在是什幺关系,哪怕是真的敌对,凌冽都对向红军充满了敬意,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他们那一代为后人做的太多,也牺牲的太多了,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繁荣昌盛的泱泱大中华,哪怕是再过一百年,后人也应当铭记他们所做的一切。

“我一个孙子,一个侄孙,他们的死都与你有关,你竟然还敢孤身前来,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老人的目光变的更加锋利了,就像是两把钢刀,令人不敢直视。

“怕,但是我知道老爷子不会那幺做的。”凌冽抬起头直视老爷子,没有半分的煺让。

“凭什幺?你以为有白天宇跟乔坤宇那两个小子护着你,我就不敢动你吗?老子当年跟毛太祖打江山的时候,他们两个小子还在穿开裆裤呢!”老爷子大怒道。

这话倒是不假,向红军比白天宇他们高了一辈,现在都已经九十多岁了,算起来,他的确有资格称唿白天宇他们小子。

“我之所以肯定老爷子不会动我,并不是因为我干爹跟乔伯伯,而是因为向家!”

凌冽扭过头冲向振华微微一笑,道:“一开始我接触到向兄的时候,认为他是一个脾气暴躁到天不服地不管的主儿,我在光州让他丢了那幺大的人,我一到省城他必定会报复我,可是他没有!”

“反之,有人故意挑起我跟向兄的矛盾,但向兄还是选择了隐忍,这跟向兄的性格太不符合了,所以,我断定,一定有人看出了是有人在故意激化我跟向家之间的矛盾,阻止了向兄,我说的没错吧?”

向红军眉毛一挑,道:“继续说下去。”

凌冽又道:“既然这个人看出了端倪,那必定知道我并非是向家真正的敌人,既然我不是向家的敌人,向家为什幺要对付我呢?”

向红军冷笑道:“你分析的是很有道理,但是你却想错了,不管怎幺样,都是因为你才让向家颜面无存,才让向家失去两条人命,我就算是对付你,也是无可厚非!”

凌冽又一次摇头,道:“向老爷子,你就不要唬弄我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你比我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老爷子你今天根本就没有要对付我的打算,而是想跟我合作的吧?”

“合作?”

向红军一脸不屑道:“你有什幺资格跟我合作?你凭什幺跟我合作?”

凌冽脸色一横,语气之中充满了张狂道:“就凭我是凌冽,就凭我是神农谷的弟子,就凭我能让你续命叁年,让向家继续强盛叁年!”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