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小东西光荣时代,小东西求我,小东西叫给我听

小东西光荣时代,小东西求我,小东西叫给我听再怎么說他也只是一個醫生,得罪向家,對他一點兒好處都沒有。況且,他說自己沒責任就真的沒有責任了嗎?他可是被上頭專門派來陪護向紅軍的,如果向紅軍出了事,向家一怒之下,想要追究責任的話,說不定把他也給算進去了。

既然向振華都已經同意了,淩冽沒有再猶豫,拿起手中的銀針,直接刺進了向紅軍的心髒部位,黃天來說的沒錯,向紅軍還患有心髒衰竭等並發症,這才是這一次發病這么嚴重的原因。

如果淩冽想要穩住向紅軍的情況,就必須先保持心髒部位的活力與動力!

那么長的銀針直接紮在向紅軍的心髒上面,旁邊兩個人小護士都是嚇的驚叫了起來,她們沒有見過中醫針灸,這么長的針紮在心髒上面,不是想要殺人嗎?

不光是他,向振華也是臉色大變,而那幾個守衛更是握住了手中的槍,因為向紅軍的心髒在被心髒刺中之中,竟然痛的吼了出來。

再怎么說黃天來也是一個醫生,看到這樣的情況,下意識的叫了出來,道:“你幹什么?你是想殺死向老嗎?”

“哼,懶得理你!”淩冽冷哼一聲道。

可就在這個時候,向紅軍在一聲痛叫之後,身體就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臉色變的蒼白無比,不見一絲活人的生氣。

“庸醫,你這個庸醫,你這是在殺人,向老是什么人?你害死了他,你就等著坐牢,不,你就等著被槍斃吧!”黃天來憤怒的吼道。

“爺爺……”向振華也是臉色變的煞白,現在任誰都能看的出來向紅軍的情況非常的不妙。

那幾個守衛將手中的槍握了握,一臉的殺機,他們的職責是保護老首長,如果向紅軍真的因為淩冽而死的話,估計他們會立即將淩冽射殺。

至於那兩個人小護士這個時候都快嚇哭了,盡管沒有她們的責任,但是這么大的首長死在她們面前,她們能不害怕嗎?

淩冽一臉的凝重,手指輕貼在了銀針的針尾處,不停的顫抖著,一道不易察覺的盡管不停的閃爍著。

他當然不是無緣無故的用銀針插向紅軍的心髒,他只不過是需要一個媒介將自己的真氣傳輸到向紅軍的心髒部位,讓他已經衰竭的心髒補充能量,重新煥發活力。

向振華的雙手有些顫抖,盡管他選擇了信任淩冽,但依舊不知道結果是什么,如果向紅軍今天死在這裏的話,後果將難以想象。

“你們還愣著幹什么?難道你們就眼睜睜的看著老首長被他害死嗎?我告訴你們,要是老首長出了事,你們身為警衛員,也逃脫不了幹系!”黃天來大吼道。

那幾個守衛終於忍不住了,哢嚓一聲把槍的保險給打開了,對准了淩冽。

而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突然一聲暴喝,一掌拍在了向紅軍的心髒部位,銀針彈飛了出來,一股氣流四散開來。

所有人都懵住了,因為向紅軍不動了,沒有生息,死了?

“爺爺……”向振華沖了過去,但是淩冽反手一揮,一股大力將向振華橫推了出去。

黃天來急眼了,叫道:“快,快快,他根本就不是來給老首長治病的,他是來謀害老首長的!”

那幾個守衛立即就毛了,舉著槍就打算將淩冽擊斃,如果向紅軍出事,黃天來要擔責任,他們身為警衛員,負責保護向紅軍,他們一樣也跑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一只手再次掏出幾根銀針,閃電般的刺進了向紅軍的肺部以及氣管部位,又一聲大喝,反手又是一掌拍在了向紅軍的心髒。

“呼……”

本來已經“氣絕身亡”的向紅軍突然睜開了雙眼,大口的喘息著,只是他的呼吸看起來是無比的順暢,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剛剛哮喘發作的樣子。

在場的人都傻眼了,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老爺子剛才不是都已經沒氣兒了嗎?怎么突然又活過來了?

“爺爺,你感覺怎么樣?”已經快要瘋了的向振華沖了過去急切的問道。

這時向紅軍的氣色已經基本上恢複了正常,呼吸也漸漸平複了下來,道:“放心,我沒事,我很好,而且非常好!”

現在他感覺呼吸非常順暢,自從得了哮喘足足有將近十年了,他從來沒有感覺呼吸這么痛快過。

不僅如此,他還感覺到了自己身上充滿了力量,就像是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一樣。

他說的一點兒都不錯,他現在感覺很好,非常好,足足有二十年都沒有這么好過了。

說完,他竟然從地上爬了起來。

頓時,全場人都是目瞪口呆,要知道之前因為向紅軍年齡太大,又滿身的傷病,幾乎都已經癱瘓了,想要站起來必須要有人攙扶才行。

可現在他居然自己爬起來了,而且看樣子還非常的麻利。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這才過去一小會兒,向紅軍的面色已經充滿了健康的紅潤,說話中氣十足,哪裏像一個泥巴埋到脖子的將死之人?分明就是健康沒病,腿腳利索的小老頭兒嘛!

“向老,您確定您沒事嗎?”黃天來雖然震驚,但他依然不相信淩冽真的就這么輕易的將向紅軍給治好了。

“沒錯,我沒事,我很好。”向紅軍道。

“快快快,來給向老做一個全身檢查。”黃天來急忙道。

向紅軍一擺手,透著威嚴,道:“不用檢查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我現在好的很!”

淩冽笑了笑,道:“老爺子,你現在是好的很,不過只是暫時的,如果想要真正的好起來,還需要善加調養才行。”

向紅軍的哮喘是被他的幾根銀針控制住的,而心髒的活力是靠他的真氣支撐的,這只能說是指標,並沒有根本解決問題。

不過向紅軍卻是大笑道:“那行,你說的算,想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只要別把我送進實驗室解剖了就行了。”

“呵呵,沒有那么嚴重,我開一個方子,只要你按時服藥,問題就不是很大,還有這個,老爺子你在飯前服下,一天一次,分三天服用!”

淩冽掏出一個小藥瓶,那是龍檀木的粉末化成的藥水,能夠補充向紅軍體內的靈氣。

只要體內靈氣充足,就能讓人精神煥發,向紅軍現在之所以還活著全靠他體內的一股氣,淩冽需要讓他精神勁兒足,這樣就能保證他體內的那一股氣不會消散現在向紅軍是對淩冽心服口服,事實擺在眼前,他不服都不行。

“黃醫生,這裏沒事了,你先下去休息吧。”他跟淩冽還有事情要談,這個黃天來就算是外人了。

這個黃天來雖然震驚淩冽的醫術,可是聽到向紅軍讓他退下,立即心生一股不滿的情緒,這種情緒叫嫉妒。

之前向家哪一個人不是對他客客氣氣的,這還是頭一回老爺子不鹹不淡的讓他退下。

可是老爺子發話,他不敢不聽,帶著不忿看了淩冽轉身移開,可是剛邁起步子,向紅軍又道:“對了,我這裏已經不需要你了,明天你就回軍區吧,把兩個小護士留下看護我就好了。”

剛才他雖然發病,但多少還有一些神智,知道黃天來跟淩冽有一些不愉快,既然決定讓淩冽醫治他,黃天來就不能留下,免得產生更多的矛盾。

聽到這話黃天來頓時又是一愣,什么?要趕我走?

我擦,這是吃了果子忘了樹嗎?

黃天來立即心生恨意,認為是向家找到了比自己強的醫生,就一腳把自己給踹開了,要知道,向家可是豪門,這段時間他在向家可是沒少被向家的人孝敬,得到了不少好處。

現在讓他走,不是斷了他的財路嗎?

可是他不敢去恨向家,因為他沒有那個膽子。

淩冽,都是淩冽,如果不是這小子出現,他絕不可能被人掃地出門。

“是,老爺子,明天我就回軍區。”

黃天來滿是怨毒的看了淩冽一眼,然後離開了。

淩冽自然發現自己已經被黃天來恨上了,不過他並不在意,兩人以後又不會有什么交集,恨就恨吧。

可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當他跟黃天來再次見面的時候,卻是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麻煩,當然了,這都是後話。

拿到方子,向振華立即就去抓藥了,向紅軍屏退身邊的護士跟警衛員,現場就剩下了兩人。

“小子,你倒是說說,下一步我們應該怎么做?”向紅軍問道。

現在雙方的合作顯然已經達成了,既然達成了,就應該反擊,應該怎么反擊呢?

淩冽笑了笑道:“很簡單,老爺子你繼續把我扣著,逼我幹爹跟喬伯伯登門,等我走後,你再放出消息,你老病重,向家讓我替你診治做為不再追究向振國之死的條件,但是,我卻無能為力!向家惱羞成怒,想要害我性命,我卻挾持老爺子你逃之夭夭了。”

向紅軍眼珠子頓時一亮,道:“好小子,沒想到你不但醫術超絕,肚子裏面的花花腸子也不少啊。”

“嘻嘻,我這可不是花花腸子,我可一招引蛇出洞可是智謀啊!”淩冽笑嘻嘻道。

有人想搞動作,卻又不敢有大動作,煩人,就算抓住了,也頂多是不疼不癢的五十大板,索性就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搞出一點兒大動作,一次性的揪住他們,把他們打疼!

搞定了向紅軍之後,淩冽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查看向振國的屍體,向紅軍沒有任何猶豫的讓警衛員將向振國的屍體給抬了過來。

只見屍體上面滿是淤痕屍斑,死前確實受到過毆打,造成內出血而死,但是特戰團的戰士卻說他們出手都極有分寸,只是皮肉傷,絕不可能危急生命。

淩冽仔細查看屍體,很快就發現了在屍體的前胸部位有一個小紅點兒,這個小紅點兒的顏色跟其他傷痕表面看起來一樣,但淩冽卻是兩眼一亮。

因為當時他也在場,那些特戰團戰士在群毆向振國的時候,不是拳打就是腳踢,怎么可能會造成這樣的傷痕呢?

而且,向振國的死因正是小紅點兒部位的內髒出血導致的,也就是說,這個小紅點兒造成的創傷才是向振國的真正死因。

看見淩冽臉色有異,向紅軍問道:“看出什么來了沒有?”

淩冽點點頭道:“可能看出來了,向振國不是被人毆打致死,而是武者用指勁穿透他的內髒,導致他內出血而死!”

向紅軍眉毛一挑,道:“能證明嗎?”

淩冽指著小紅點兒,道:“向振國死後屍體應該沒有被人清理過,這個地方應該還有凶手的指紋,可以用它來確認凶手的身份。”

向紅軍當機立斷,叫來警衛員道:“立即取下指紋,確認他的身份!”

“是!”警衛員馬上照辦。

淩冽道:“其實就算不查指紋,我也能猜到他是誰了。”

這個小紅點兒淩冽不是第一次看到,二狗身上也有一模一樣的,不論是陷害二狗,還是殺死向振國,所針對的都是他,所以,這兩個案子的凶手應該是同一個人。

“是誰?”

“曾經特戰團的五虎上將之一李輝!”淩冽道。

“是他?”向紅軍有些驚異。

向紅軍曾經是軍人,自然對軍中的情況非常關注,尤其喜愛有能力的年輕人,這個李輝曾經是特戰團的第一高手,向紅軍肯定聽過。

警衛員的辦事效率很快,指紋的主人很快就被查到了,正是李輝!

“哼,真是敗類,不管怎么樣都曾經是軍人,保家衛國是一生的任務與信仰,現在居然助紂為虐,成為殺手,這樣的人該殺一千遍!”向紅軍暴怒道。

“呵呵,老爺子先別生氣,大不了等我把他抓回來之後,由你來處置!”淩冽笑道。

“我可是聽說過他,不但是軍中高手,而且偵查能力跟反偵察能力都是一流,想要找到他未必那么容易。”

“嘿嘿,老爺子,他們做出這么多的事情來,不就是想讓白家,喬家跟向家徹底的水火不容嗎?如果我逃離向家之後,被人殺了會怎么樣?”淩冽嘿嘿一笑道。

向紅軍兩眼一亮,道:“那必然所有人都會認為是向家殺了你,那樣的話,三家就再也沒有和解的可能性了。”

“不錯,我走後肯定會有人來追殺我,而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個人肯定就是李輝!”淩冽肯定道。

向東升放話,想要淩冽,就讓白天宇跟喬坤宇親自登門給向家一個滿意的交代,這件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省城,幾乎所有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心情都難以平複,這是暴風雨要到來的前奏啊!

讓白天宇跟喬坤宇兩個都已經退下來的老首長親自登門,這也太不給面子了吧?這簡直就是裸的打臉。

之前因為演習事件,白天宇跟喬坤宇兩個老貨堵在總參部的門口,又是打又是罵的,這么火爆的脾氣能忍受的了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