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让爸爸干一次再写作业,手指在花蒂上不断打转

让爸爸干一次再写作业,手指在花蒂上不断打转果然,消息傳到喬家之後,白天宇一拍桌子吼道:“媽了個巴子的,他向東升拽什么拽?敢動我幹兒子一根毛,我廢了他一條腿!”

喬坤宇更是舉著拐棍狠狠的砸在地上,冷聲道:“來人,備車,去向家!”

人不多,兩個人老頭子加上兩個人的警衛員也就才個人,就這樣氣勢洶洶的殺向了向家!

可是在半路上,就有一條驚人的消息沖向家傳了出來,原來向家要讓淩冽替向家老太爺診治做為不再追究向振國之死的條件,可是沒有想到淩冽卻拒絕了。

向家大怒,要對淩冽出手,而淩冽就在這個時候居然挾持了向老爺子,並且將他打傷,然後逃之夭夭了!

頓時,整個省城差一點兒就被炸開了,我的媽呀,向老太爺那是什么人物?可是曾經跟毛太祖一起打過江山的人物,就算是到了省城,軍區大首長也得恭敬的敬禮叫一聲首長。

淩冽竟然敢挾持他,甚至將他打傷,媽的,他難道瘋了嗎?

先不說向家了,就算是向紅軍曾經帶過的兵現在都在各大軍區身兼要職,要是真的想要對付淩冽,就算淩冽逃出省城都沒有用,只要他不出國,面臨他的都將是天羅地網。

“淩冽,你辱我在先,殺我兄弟在後,今天又在我向家放肆,我向振華與你不死不休!”向振華雷霆般的吼聲傳遍整個省城。

更是聽說向東方幾乎把整個客廳都給拆了,吼道:“狂妄小子,狂妄小子,該殺一千遍!”

很多人都聽出味道來了,這一次向家是真正的動了殺機啊,之前或許還會顧忌白家跟喬家,可是現在連人家老太爺都被欺負了,難道還能忍下這口氣嗎?

老太爺被欺負都沒有動作的話,以後向家還如何立足?這一次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不給面子!

半道兒上,白天宇是氣的直跺腳,道:“這個混小子,平日裏辦事聽穩住的,怎么這一次這么沖動,連人家老太爺都敢動,人家非要扒你的皮不可!”

喬坤宇一陣沉思,道:“事情有些蹊蹺,小冽不是這種沒輕沒重的人,立即趕到向家,咱們要問一個清楚。”

可是兩人到了門口,根本沒有進去就被人轟出來了,如果只是向東升,他們闖進去也要把事情問清楚,可是向家還有一個老太爺,他們不敢放肆,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

這一下更是不得了啦,之前讓兩人親自登門就已經有些不顧顏面了,現在人家門還沒有進就被人轟了出來,這是打算一點情面都不講的節奏啊!

一時之間,幾乎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一點,喬家,白家跟向家好像已經決裂了!

而就在當晚,省城的黑市上面就有人開出了暗花,誰能提供到淩冽的線索,賞金一百萬,拿下淩冽的人頭一千萬,活捉兩千萬!

我擦,這可是天價賞金啊,黑市上面立即一陣轟動,不少人都開始蠢蠢欲動,有人專幹殺人買賣的職業殺手,也有一些雇傭兵,以及一些黑道上面的人都坐不住了。

不光是賞金太高的原因,因為幾乎所有人都一致認定,出暗花的肯定就是向家的人。

如果拿下了淩冽,不光得到了錢,或許還能跟向家攀上關系,何樂而不為呢?

劉向天的會所之中,站在關禦河的身側,興奮道:“少爺,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動手了?”

“這的確是一個天賜的良機,不過派去的人一定要可靠,你明白嗎?”關禦河道。

“明白,派去的人絕對可靠,不可能會泄漏少爺的身份。”劉向天獰笑道。

同時,奢華的房間之中,竇萬重大笑道:“哈哈哈,這小子真夠有種的,居然連人家老太爺都敢動,這一次還不死定了?”

霍青玄搖搖頭道:“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有什么不對勁兒的?不管怎么樣,只要那小子一死,往後的事情就好辦多了。”竇萬重道。

霍青玄沉思片刻之後道:“那就讓黃蜂去吧,一來可以確保萬無一失,二來,我想他也非常樂意接手這一次的任務。”

康家,康木孜急了,道:“這小子怎么這么沖動?連人家老太爺都敢動,人家不扒了他的皮才怪呢?”

康木曦的臉上第一次這么凝重過,過了許久,突然笑了起來,道:“原來是這么回事啊?放心吧,淩冽哥哥不會有事的。”

“不會有事?向家都已經出暗花要他的命了,我估計現在整個省城的人都在找他,你還說他不會有事?”

“你不相信的話,就等著看好了,有人要倒黴了,不過肯定不會是淩冽哥哥。”康木曦非常肯定的說道。

離開向家之後,得知有人竟然出了上千萬的賞金要他的命,淩冽蹦起來直罵娘。

“你個老東西,本來以為你是一代英雄,沒想到這么陰險!”

臨走之前,向紅軍曾經說過他會讓向家配合一下,盡量讓事情顯的真實一些,沒想到竟然是這個餿主意。

現在好了,上千萬啊,那些殺手,雇傭兵什么的還不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似得滿世界找他?

就在淩冽在那裏跳著腳罵娘的時候,一群揮舞著棍棒的青年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指著淩冽喊道:“在這兒呢,在這兒呢,我擦,別跑,我的兩千萬啊,別跑……你特么的給我回來,我保證不打死你,活的比死的值錢啊!”

淩冽是拔腿就跑,終於甩開了那一群小混混,鑽進了一家酒吧之中,裏面那么混亂,應該不容易被人認出來吧?

酒吧裏面燈光昏暗,的確不容易看清楚容貌,淩冽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叫了一杯酒,可是用鼻子一聞,裏面竟然摻有迷藥。

淩冽起身就走,沒想到這么快就被人發現,但剛起身,一道鋒利的光芒就直直的劈向了他,那是匕首的寒光。

一根銀針射出,聽見一聲慘叫,淩冽就撒腿就跑了。

一整天的時間,無論淩冽走到那裏,都很快被人發現,甚至在一家餃子店,老板娘在看清楚他的樣子之後,拿著擀面杖追了他好幾條街。

兩千萬啊,對很多人來說是致命的誘惑,淩冽現在就等於是唐僧肉,就算是凡人看見了,也會變成妖怪,沖上來咬上一口。

終於等到了夜裏,有了夜色做為掩護,淩冽總算是消停了下來。

昏暗的大街上面,一個身材曼妙的黑衣女人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看樣子是喝醉了,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四五個小青年,將她團團圍住。

“哎呦,美女,喝多了吧?要不要讓哥哥送你回家?”一個黃毛青年沖黑衣女人動手動手,一臉淫邪的笑道。

“滾……開!”黑衣女人的舌頭明顯有些打結,看來是真的喝多了。一般遇到這樣的情況,做為一個具有正義感的青年,淩冽一定虎軀一震,路見不平一聲吼道:“放開那女孩,讓我來!”

但淩冽卻只是嘿嘿一笑,轉身過就打算離開,無論怎么偽裝,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這個女人雖然看起來醉了,但她身上的氣息沒有絲毫的混亂,反而異常的森冷淩厲,這是一個誘惑淩冽上鉤的殺手。

可就在淩冽准備離開的時候,黑衣女人卻跟那幾個小混混撕扯起來了,只聽那個黃毛突然一聲痛叫道:“媽的,臭婊子敢撓老子,給我扒了她的衣服,老子今天就在這裏操翻她!”

嘶啦!

黑衣女子的上衣被撕爛了,露出了裏面白嫩的肌膚,淩冽抱著這樣的好戲不看白不看,於是就猥瑣的停下腳步,准備看上一次激情大戲。

可是就在黑衣女子跟那幾個小混混扭打的時候,披肩的黑色長發散亂開了,露出一張令人心動卻又令人心寒的臉頰。

令人心動,那是因為這個女人的臉真的長的很美,很漂亮,令人心寒是因為在黑衣女子的左臉頰上面竟然有兩道如同蚯蚓一般爬在臉上的恐怖傷疤。

淩冽頓時渾身一震,感覺到自己的心髒都在劇烈的顫抖著,看著那個黑衣女子激動的聲音都有些發顫,喃喃道:“是你?真的是你嗎?”

在他的腦海之中,閃現出一副淩冽永遠都不願意回想起的畫面,一個鐵籠子裏面,兩個只有歲的孩子唯一在一起,面黃肌瘦的小女孩拿著發黴的小半個饅頭沖身邊的小男孩道:“冽哥哥,我知道你餓,還是你吃吧?我不餓!”

“我不餓,你看我多壯實,你看你多瘦,再不吃點兒東西就餓的皮包骨了!”

“我不怕,我就怕冽哥哥餓著了,以後沒有人保護我了。”

“你放心,冽哥哥會永遠保護你的!”

畫面一轉,一個凶神惡煞的的漢子拿著刀子惡狠狠的走向小男孩道:“小雜種,你敢咬老子,老子弄死你!”

寒光閃過,刀子揮了下來,小女孩擋在了小男孩的身前,兩聲慘叫,小女孩的臉上留下了兩道鮮血淋漓,深刻見骨的傷痕。

小男孩抱著小女孩哭喊道:“為什么?你為什么啊?”

小女孩用手抹了抹小男孩的眼淚,笑道:“沒事,沒事,冽哥哥不哭,只要冽哥哥沒事,我就開心,不要哭,哭了就不是男子漢,就沒辦法保護我了!”

畫面再轉,七個滿身汙垢,衣衫襤褸的孩子在拼命的往前跑,有人因為跑的慢,被人追上了,一棍子敲在了頭上。

“小雜種,竟然敢逃跑,找死!”

撲通!

又有人摔倒在了地上,被人追上之後,手中的鞭子抽了下來,孩子發出淒厲的嚎哭聲。

七個孩子被追上了四個,小男孩拉住小女孩的手往前跑,但是小女孩的身體太虛弱了,已經跑不動了。

“我來背你!”小男孩道。

“不,那樣的話,我們都會被追上的,冽哥哥,如果你能活下去的話,一定要記住我的名字哦,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所以,我給我自己起了一個名字,叫阿蝶,因為我真的很想做一只蝴蝶,有一雙翅膀,可以自由的飛來飛去!”

說完,小女孩就松開了小男孩的手,轉過身向反方向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追上來的人的腿,沖小男孩喊道:“冽哥哥,快跑啊,你快跑啊……”

“小賤人,松開,你給我松開……”

棍棒落在了小女孩的身上,滿身的血汙,但小女孩就是不肯松手,口中只是不斷的喊道:“快跑啊,快跑啊……”

“阿蝶……”

小男孩看了小女孩最後一眼,轉過身狂奔起來,一邊跑,嘴裏一變哭喊著:“阿蝶,阿蝶……”

“阿蝶”這個名字不停的在淩冽的腦海之中回想,他再也忍不住了,就像一頭發狂的豹子沖了過去。

“給我滾開!”

砰!

憤怒之下,淩冽出手沒有任何的輕重,一拳將那個正在撕扯黑衣女子的黃毛青年一拳轟飛了出去,撞擊在牆壁上面,口噴鮮血,昏死了過去。

砰砰砰!

四五個青年全都受到了重擊,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飛了出去,落地之上昏死了過去。

轉過身,淩冽看著黑衣女子臉上的傷疤,感覺心髒在加倍的跳動著,可是呼吸卻幾乎靜止了,伸出顫抖的雙手想要去觸摸黑衣女子的臉頰。

他摸到了那兩道傷疤,雖然那兩道傷疤不在他的身上,可是他卻仿佛感覺到了鑽心般的劇痛。

可就在他激動的不能自已的時候,本來已經迷醉的黑衣女子兩眼之中突然透發出兩道寒芒,緊接著淩冽就感覺到腹部一痛。

低頭一看,那是一把鋒利的匕首插在了他的腹部,鮮血一陣狂湧。

“哼,一群廢物,非得讓我親自出馬!”

黑衣女子冷哼一聲,站起身來擦了擦手上的血跡,此時的她,滿身都是森冷的氣息,明明是一個美女,可是身上的氣息令人從頭涼到腳,不敢靠近。

這時兩個人從暗處走了出來,其中一個身材矮小,長的是尖嘴猴腮,猩紅的雙眼之中透著凶光,另一個則是一個身材豐滿,走起路來腰扭的恨不得把屁股甩掉在地上的女人,大約三十多歲,袒胸露乳的,跟站在街邊上拉嫖客的妓女沒什么兩樣。

“嘿嘿,組長就是厲害,這么輕易的就得手了?”尖嘴漢子盯著黑衣女子舔了舔嘴唇,一臉的淫邪。

“如果你再敢用這樣的眼神看我,你的眼睛也就沒有必要留下了!”黑衣女子看向他冷聲道。

尖嘴漢子被黑衣女子的森冷目光盯著,渾身一哆嗦,連忙訕訕道:“別生氣嘛,開開玩笑。”

“我說蝮蛇,不要想著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咱們組長是你能碰的嗎?你也就只配玩玩我這樣的貨色!”風騷女人捂著嘴取笑道。

黑衣女子看著地上的淩冽微微皺眉道:“廢話少說,把他帶上,我們該回去了!”

“是,組長大人!”

兩人走向淩冽,剛剛彎腰,身體卻突然暴起,兩人渾身都散發這森冷的殺機,手中的刀子向黑衣女子揮舞了過去。

黑衣女子臉色一變,一個箭步後退,避開了風騷女人的攻擊,但前胸卻被尖嘴漢子的匕首劃傷了胳膊!

“嘿嘿,組長,千萬不要動哦,你已經中了鬼見愁,你運動的越厲害,毒發的也就越快!”尖嘴漢子談了談匕首發著藍光的鋒刃獰笑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