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

他会议室在桌下含着B,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淩冽頓時眼皮子一跳,他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之前在白家被地府的勾魂使者襲擊,當時勾魂使者的情況就跟現在的李輝一模一樣。

同樣的形態,身上爆發著同樣的力量,難怪李輝明明不是古武者卻有著超越常人的實力了,就是因為身體裏有這種一種充滿煞氣的力量。

只不過這個李輝顯然要比之前那個勾魂使者差了一截兒。

可就算李輝不如勾魂使者,淩冽這個時候也想哭,如果是在全盛狀態下,他完全可以將李輝秒殺,關鍵是現在他不光受了傷,之前替黑衣女子祛毒真氣消耗殆盡,雖然有龍檀木補充,但還遠遠的不夠。

淩冽的第一反應就是逃,以他現在恢複的實力,逃跑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可是他很快就知道自己絕對不能逃。

知道離開光州來到省城,最大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找到地府,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嗎?

這個李輝跟勾魂使者那么相似,就算不是地府的人,一定也有很深的牽連,只要抓住他,或許就能找到地府了。

“小子,下了地府投胎的時候記住,下輩子聰明一點兒,受死吧!”

李輝話音一落,身體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然後突兀的出現在淩冽的上方,張開手爪向淩冽的頭頂抓了過去。

打完針之後,李輝無論力道還是速度都詭異的大增,這樣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淩冽差一點兒就沒有反應過來。

就算淩冽這個時候想退也退不了,只能一拳轟擊了出去,可是淩冽的拳頭卻穿過了李輝的手爪,臉色頓時一變,竟然只是殘影。

砰!

李輝一爪抓在了淩冽的胸口,淩冽的身體沒有後退一步,感覺胸口內的五髒六腑像是要炸開了一般。

吼!

淩冽一聲大吼,瘋狂的運轉體內的真氣聚集在胸口處,將體內那股爆炸般的力道強行壓了下去。

但是那股力道實在是太強大了,根本就壓制不住,噗哧,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體癱軟在了地上,單膝著地,勉強撐著不倒下。

“嘿嘿,小子,這就是你張狂的代價!”李輝一記得手,得意的獰笑道。

淩冽一臉的冷峻,不屑道:“乘人之危,如果在老子全盛時期,像你這樣的貨色,老子一個人能打十個!”

“大言不慚,你去死吧!”

李輝大怒,身體再次動了,但這一次淩冽已經有了防備,幾乎在同一時間動了起來,李輝的攻擊殺到,可是原地卻失去了淩冽的身影。

“哼,旁門左道,等不了大雅之堂!”

李輝的頭頂響起淩冽的聲音,一只大腳狠狠的踩了下來,正中李輝的臉上。

砰!

李輝直接被踩向了地面,堅硬的水泥地面被他的腦袋砸的發裂!

“你……”

李輝大怒,不說現在了,就算是從前,他也是一代兵王,現在竟然被人用腳踩在臉上。

當他正想爬起來的時候,淩冽抬起腿又一腳踩了下來,他剛剛離開地面的腦袋在一次砸在了水泥地上面。

“好久沒有這么踩過人了,你的臉的手感還不錯!”

淩冽嘿嘿一笑,抬起腿才來一腳,但李輝已經反應過來了,身上的煞氣暴增,一拳將淩冽轟飛了出去。

淩冽剛剛落地就消失了,再一次出現在了李輝的上空,一腳狠狠的踩了下去。

轟!

李輝學聰明了,淩冽這一腳踩空了,地面直接被他踩出一個大洞。

砰!

李輝的身影不斷的閃現,向淩冽展開瘋狂的攻擊,淩冽的速度也不慢,甚至更快,淩厲的展開反擊。

兩人的速度都是越來越快,已經看不清楚兩人的樣子了,只能看到兩道殘影在瘋狂的碰撞著。

砰砰砰!

兩人的攻擊打在了牆壁上,牆壁被粉碎,打在地面上,水泥地被砸的龜裂,一個偌大的鋼筋混凝土廠房快被兩個人給拆掉了。

轟!

兩人撞擊在了一起,分開落地之後,只見李輝一臉的猙獰,身體一陣搖晃,吐口血絲,顯然已經受到了重傷。

再看淩冽,情況卻是更糟,真氣耗盡,又受了重傷,連番劇烈的碰撞,禁不住經脈巨震,只感覺五髒六腑翻江倒海,喉頭一甜,嘴角沁出了一絲鮮血。

他沒有想到打了針之後的李輝身體竟然會這么堅硬,自己算是拼盡了全力,都沒能將他擊殺,現在慘了,真氣再一次耗盡,又牽動了傷勢,這個時候想跑也跑不了啦。

發現淩冽現在的情況非常的不妙,李輝大笑了起來,道:“小子,我承認我之前確實是小看了你,但你現在還是要死,送你上路吧!”

李輝一聲獰笑,身體再次暴起向淩冽撲殺過去,不過他的速度慢了許多,顯然剛才淩冽對他造成的傷害也不輕。

現在的淩冽悲劇了,甚至邁動步子的力氣都沒有了,更別說逃跑了。

媽的,都說裝逼沒有好下場,這下算是應驗了,如果小心一點兒,今天也不至於把小命交代在這裏。

眼看李輝的攻擊就要殺到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曼妙的黑色人影橫空殺了出來,森冷的刀刃閃電般的刺向李輝的喉嚨。

李輝大驚,如果在剛才這樣的偷襲根本不能對他造成傷害,但現在他被淩冽打傷了,實力大減。

嘶!

但李輝還是避開了致命的一擊,只是前胸被刀子劃出一道傷口。

黑色人影落地之後,淩冽愣住了,竟然是黑衣女子。

“血紅花,你好大的膽子,連我的事情你都敢插手?”李輝厲聲道。

黑衣女子淡淡道:“既然你知道我是魅影的人,就應該知道魅影的獨門毒藥鬼見愁,現在你已經中了毒!”

“你……”

李輝臉色一變,大怒,沖黑衣女子冷笑道:“好,算你有種,這件事情我會讓血影親自給我一個交代的。”

既然知道魅影,李輝當然知道鬼見愁是什么毒藥了,立即轉身就走。

“你怎么又回來了?”淩冽道。

“你的命是我的,誰也不能拿走!”

黑衣女子冷冷的說了一句,然後粗暴的將淩冽扛在肩膀上面就跑,淩冽的傷口被牽動了,疼的鑽心,忍不住叫道:“喂喂喂,你輕點兒行不行啊?”

“你給我閉嘴,等他發現了,我們兩個誰也跑不了!”黑衣女子一邊狂奔,一邊厲聲道。

淩冽立即就明白了,黑衣女子的刀子上面根本就沒有什么毒,只是嚇唬李輝的,難怪這么著急跑了,要是等李輝發現了追回來,那麻煩就大了。

就這樣一直跑到了郊外,黑衣女子在一家鎖著門的農戶停了下來,一腳踹了過去破門而入,然後將淩冽扔在了地上,屁股蛋子著地,疼的哇哇叫。“死不了的話,就給我閉嘴!”黑衣女子冷聲道。

“閉嘴就閉嘴嘛,幹嘛那么凶,明明長的很漂亮,卻跟一個母老虎似得,以後誰敢娶你?”

淩冽掏出藥來穩住自己的傷勢,問道:“你為什么還要回來?”

“我說過,你的命是我的,誰都不能拿走。”黑衣女子道。

“如果那樣的話,現在就是你最好的下手時機,等我傷勢恢複,你不是我的對手。”淩冽笑道。

黑衣女子眼中露出寒光,手中的刀子散發著寒光逼向淩冽的脖子,厲聲道:“說,你究竟是誰?”

“我就是你要殺的人啊,殺了我,你就有一千萬,不,抓活的話,有兩千萬。”淩冽笑眯眯道。

“你以為你救過我,我就真的不會殺你了嗎?你不要忘了,我是殺手,我沒有人性,我的眼裏只有任務,只有錢,知恩圖報這種事情在我身上不會發生。”黑衣女子一臉不屑道。

“你不是這樣的。”

淩冽搖了搖頭,道:“我知道你很善良,哪怕你現在變成了冷血殺手,也掩蓋不了你善良的本性,我不知道你都經曆過什么,但有我在,只要你願意,你都可以開始新的生活!”

“開始新的生活?你在跟一個殺手談新的生活?你不覺你很可笑嗎?”

黑衣女子冷笑了起來,道:“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究竟是誰,如果你的答案不能令我滿意的話,我會殺了你!”

淩冽的神情變的落寞起來,他真的想說出自己的名字,可是說出來之後呢?

他不知道黑衣女子究竟都經曆過什么,但是如果當年淩冽沒有丟下她的話,她就不可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無論她現在變成什么樣子,淩冽都覺得是自己的過錯。

“我……你就當我是一個路人吧。”最終淩冽沒有說出自己是誰,他不敢。

“你……”

黑衣女子大怒,刀子刺破了淩冽的肌膚,鮮血滴落了下來,但卻沒有刺進去。

“你記住,你救我一命,這份恩情我已經還給你了,不要再讓我遇到,否則,你一樣是我的任務目標。”

黑衣女子說完就轉身離開了農戶,她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去幫淩冽,她認為自己是殺手,不可能會對任何人起惻隱之心的,可是,對於淩冽她卻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就像是久違的親人,時隔多年再次相見,哪怕相互不認識,也難以心生惡感。

黑衣女子走了,淩冽卻沒有勇氣追出去,但他卻記住了魅影這個名字。

“阿蝶,我會兌現我十二年前的諾言!”淩冽的眼中透著鋒芒,那是鐵一般的堅定。

淩冽現在真氣耗盡,又身受重傷,已經不適合繼續待在外面了,必須馬上回去,因為他不知道李輝身後的人是不是跟地府真的有什么關系。

如果有,派出了真正的勾魂使者,以淩冽現在的狀態必死無疑。

況且現在也算是找到了李輝才是真凶的證據,這樣一來,目標算是達成了一半。

掏出電話撥通了喬峰的號碼,道:“三哥,過來接我一下吧。”

得知淩冽打傷了向老爺子跑路了,而且黑市上面還出了兩千萬的暗花在追殺他,喬峰等人都快急瘋了,如果不是軍區大首長有命令,這個時候估計早就把整個特戰團拉出來找淩冽了。

現在終於有了淩冽的消息,所有人都是欣喜若狂,立即把整個龍鋒小隊都給拉出來,將淩冽安全的接了回去。

看見淩冽現在這個樣子,大家都是嚇了一跳,淩冽拿出手機道:“這應該能證明誰才是真正的凶手了了!”

話剛說完,淩冽就脖子一歪,暈了過去。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了,喬峰已經將他的手機送到了市局,裏面有李輝親自承認殺人的錄音,那自然一切就是真相大白了。

二狗無罪釋放,向家也撤去了黑市上面的暗花,既然人家不是凶手,誰那么傻逼花那么多錢要別人的命呢?

一場風波就這樣過去了,喬家跟向家是掐不起來了,表面上看起來省城重新歸於平靜,可是卻沒人認為事情就這樣完了。

或許普通人不是太了解,但是能進入上層圈子裏面的人,都覺得這一次風波是有人在互相博弈,有人在暗中操縱,只不過淩冽運氣好,化解了這場風波而已。

但這件事情絕對不算完,甚至才僅僅是剛剛開始而已。

淩冽醒過來之後,就再一次跑到了向家,不過這一次卻是由白天宇跟喬坤宇親自陪同,不管怎么說,淩冽都動了人家的老太爺,不管怎么說,你都得登門道歉吧?

進了向家,向東成等人一樣是對淩冽沒有好感,到現在他們還以為淩冽是真的劫持他們家老太爺跑了出去。

被向振華帶進後院,屏退其他人之後,白天宇立即齜牙道:“我說老爺子,你跟這個小王八蛋玩這一出,你也得先通知我們一聲兒啊,差點兒沒把我給嚇尿嘍。”

直到現在他才知道之前都是向紅軍跟淩冽合計好的。

向紅軍笑罵道:“你個臭小子,我還不知道你的脾氣?火急火燎的,如果讓你提前知道,你能演的這么好嗎?”

喬坤宇有些遺憾道:“可惜的是,這一場引蛇出洞,沒能有太大的收獲!”

雖然證明了李輝是凶手,但李輝卻跑了,對方還是沒有暴露出來。

淩冽卻神色冷峻道:“不,或許我覺得我們的收獲已經夠大的了。”

當淩冽將李輝打針之後的樣子說出來之後,三個老頭子臉色立馬就變了,向紅軍紅著臉厲聲吼道:“敗類,真是一群敗類,竟然勾結這些邪魔外道,一群該死的敗類!”

雖然李輝不是勾魂使者,但肯定很地府有關系,那就證明指使李輝的人肯定跟地府有勾結。

世家,勢力之間的爭鬥非常正常,如同王朝的更替,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沒有什么好說的,甚至都不需要去爭論對與錯,你只不過是被淘汰了而已。

可是,對方竟然勾結像地府,那性質就不一樣了,地府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這些人跟這些邪魔外道狼狽為奸,說明他們已經走上了邪路,如果讓這樣的人掌權,只會形成一股更加龐大的黑惡實力!

“老爺子,你說我們應該怎么做?”喬坤宇面色凝重道。

向紅軍怒氣難消,冷聲道:“這些狼心狗肺的雜種,先輩們用命拼下來的江山不是讓他們來禍害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不念舊情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