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车上路上阿强版,爸爸在摩托颠簸中进入

车上路上阿强版,爸爸在摩托颠簸中进入被美女誇贊是個男人都會把尾巴翹起來,可是當淩冽聽完黎嫣然的話之後,心胸一痛,差一點兒就噴出半斤鮮血。

欺負人,真是太欺負人了,誰不要臉了?你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大帥哥嗎?

淩冽不爽道:“喂,美女,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其實我還有很多其他的優點,比如足智多謀……”

“足智多謀?”

黎嫣然滿臉不屑道:“我承認你幾分本事,但這並不是你三番幾次將自己陷入危險境地的資本,以最小的成本換取最大的成果,這才是智者應該做的事情,而你的所作所為在我眼中,只不過跟三歲小孩子一樣的愚蠢,而且是愚不可及!”

淩冽博然大波,強忍著將黎嫣然推倒在地上打一頓屁股的沖動,咬牙切齒道:“你什么意思?今天來是專門打擊我的嗎?”

“我沒有興趣打擊你,這對我來說太無聊,我只是來提醒你,不要隨便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黎嫣然冷冷道。

“等等。”

淩冽突然想夠味兒了,道:“你幹嘛這么關心我?還有主動跟我合作,你說你是不是喜歡我?”

黎嫣然頓時臉色一冷。

“可是不認識你啊?難道我們以前認識?”

淩冽恍然大悟,指著黎嫣然道:“你該不會就是十年前被我偷看洗澡的如花吧?我記得你屁股上有顆大黑痣,還在不在?你也真是的,喜歡我就直說嘛……”

殺氣,一股很淩冽的殺氣,淩冽頓時渾身打了一個冷顫,看著快要暴走的黎嫣然縮了縮脖子,訕訕笑道:“好好好,我不說了行不行?咱們不聊你屁股上面的大黑痣了……”

砰!

黎嫣然走回車,狠狠的關上了車門,然後直接將油門踩到底,看著前面的馬路就跟淩冽正躺在那裏等她軋過去似得。

車子都開出老遠了,淩冽還能聽到一陣河東獅吼:“混蛋,王八蛋,誰是如花?誰屁股上面有大黑痣,你去死吧……”

淩冽摸了摸鼻子,不是黎嫣然,那究竟是誰呢?

雖然見面不是很愉快,但是淩冽明白黎嫣然是帶著好意來提醒他的,但可惜的是,他猜想的那個人並不是黎嫣然。

他可以肯定那個人一定是傾城國際的人,而且還能讓黎嫣然親自來帶話,必定是傾城國際的核心,難道真的是聶無雙?又或者是范瑤?

但他更加的肯定,自己跟這兩個人都不認識。

不過淩冽卻肯定了一點兒,只要跟黎嫣然多加接觸,應該就能確認那個人的身份了。

黎嫣然並沒有回公寓,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所有的員工都知道,他們的副總是一個工作狂人。

心情好的時候工作,心情不好的時候更是瘋狂的工作。

一進辦公室剛坐下,電話就響了起來,看了看號碼,黎嫣然神情一肅,接通恭敬道:“聶總!”

“接觸到了嗎?”

“接觸到了。”

“給一個評價!”

黎嫣然咬著牙道:“醫術通玄,人品極差!”

電話那邊語氣明顯帶著笑意,道:“這是你第一次跟我說話的時候,帶有情緒。”

黎嫣然頓時讓自己鎮定了下來,道:“聶總請放心,嫣然絕不會讓情緒影響到工作。”

“很好,你接下來的主要任務就是全力幫助淩冽,無論他要做什么,你都要無條件的支持!”

什么?!

黎嫣然頓時一驚,她自問沒有人會比自己更加了解這個女人,可她卻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女人對一個男人如此的重視。

盡管她心中有一萬個問號,卻不敢問出來,道:“聶總請放心,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淩冽離開醫館之後,一輛面包車開了過來,從車上面走下來幾個人,幾個膘肥體壯的大漢,手中握著棍棒兒,還有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竟然就是白天急救車上面的那個護士。

看見醫館關門了,女人怒道:“狗雜種,竟然跑了!”

都說寧得罪小人,莫要得罪女人,尤其是心胸狹窄的女人,白天淩冽跟她說的那番話可以說是讓她丟盡了顏面,竟然想著來教訓淩冽。

可沒想到淩冽已經關門走了,女人不甘心,指著百草廬的大門,咬著牙道:“砸,給我砸爛它!”q8zc

幾個大漢沖了過去,砸了招牌不算,還把門給踹爛了,可是醫館裏面也只有一張桌椅,就算砸爛了又能怎么樣?

女人越想越氣憤,道:“小雜種,你還想開醫館,沒門兒!”

她掏出電話,一臉媚笑道:“是肖科長嗎?我是小王啊……”

淩冽的百草廬開張,雖然沒有大肆宣揚,可是整個省城不知道有多少雙都盯著他呢,他就算是想要低調都不行。

見到齊國亮之後,齊國亮就開始向他訴苦,一個個都是打電話過來詢問他淩冽醫館開張的事情,而且一個個身份還都不得了,三言兩語說完還不敢掛電話。

可憐齊國亮堂堂一個大企業的老總,今天一天啥都沒幹,全忙著接電話去了。

不過淩冽覺得這倒是一件好事,傳開之後多少能給他的醫館打打名氣。

現在他終於知道了宣傳的力量了,今天如果不是突發情況遇到了肖俊豪父子讓他有機會展示自己的醫術,估計到現在他的醫館還是一個鬼都沒有。

鬱金菱已經搬回自己的公寓了,而且重新去電視台上班了,劉向天並沒有找她的麻煩,以淩冽現在的聲勢,他也沒有那個膽子。

剛剛洗漱完畢,鬱金菱的電話就打了過來,道:“親愛的,睡了沒有?”

“還沒呢?”淩冽笑道。

雖然知道鬱金菱接觸自己是另有目的,但現在還不是揭穿她的時候。

“那有沒有想我呢?”鬱金菱的聲音帶著誘惑道。

“你是想問我心裏想了,還是身體想了?”淩冽嘿嘿笑著問道。

“討厭,你們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對了,跟你說一件正事兒,你知道楚湘語嗎?”

“楚湘語?好像是一個大明星吧?怎么了?”

淩冽雖然不怎么看聽歌,但多少也知道一些,這個楚湘語可是最近風頭正盛的一個女歌星,不至於說是天後吧,但距離封後也不遠了,人氣超級的火爆。

原來楚湘語即將舉行一場演唱會,可是在彩排的時候意外劃傷了臉,留下了一道疤,這道疤消除不是難事,但卻需要一定的時間,可是楚湘語的演唱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那現在楚湘語要么延遲演唱會,要么就是纏著紗布登台,不過這顯然都不是好的選擇,延遲會產生誠信問題,纏著紗布,又毀了形象。

鬱金菱做主持節目,曾經采訪過楚湘語,兩人算是有一些交情,得知楚湘語的情況之後,鬱金菱就想到了淩冽。

上一次淩冽給她上的藥,實在是太神奇了,本來以為會跟她一輩子的傷疤竟然全都不見了,而一些新傷,一天之內就全部消除了。

如果淩冽肯幫楚湘語的話,那楚湘語的演唱會就不會出現任何問題了。

既然是鬱金菱的朋友,淩冽就爽快的答應了,道:“那好吧,我幫她治一治,什么時候?”

鬱金菱高興道:“如果方便的話,就今天晚上吧?我現在就讓她立即做最快的飛機過來。”

“我暈,我這都幾點了,明天白天不行嗎?”淩冽看看時間都快午夜了,還要不要讓人睡覺了?

“我的大神醫,你以為幹我們這一行的很清閑,都是白撿錢啊?很忙的,人家的演唱會明天晚上就開始了,她必須盡快!”鬱金菱道。

“那好吧,我等等就是了。”淩冽道。

睡了大概三個小時,鬱金菱的電話又打了過來,通知他楚湘語已經到了,淩冽只好穿上衣服趕往鬱金菱的公寓,按響了門鈴。

門被打開之後,鬱金菱下身是一件黑色的短褲,上身只是一件緊身短袖t恤,雖然沒有露點,但是火爆的身材表露無遺,把那t恤給撐地鼓鼓的,像是要把衣服給撕裂一般。

見淩冽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鬱金菱嗔怒道:“別瞎看,要看的話,就看那個大美女好了!”

“大美女?已經來了嗎?”

這時,浴室的門打開了,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穿著寬松的睡衣走了出來,顯然是剛剛洗完澡,頭發還是濕的,清純秀麗的臉頰,靈動的大眼睛,絕色美女一個。

不用說,這個應該就是大歌星楚湘語了。

“你好,淩先生,我是楚湘語,這么晚的還勞煩你親自跑一趟,真是過意不去。”楚湘語大方的向淩冽伸出了手。

“你是鬱姐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間互相幫助是應該的。”淩冽笑著伸出手,近距離的接觸才發現楚湘語的臉上有一道疤痕,應該是劃傷,而且時間不久。

“那就多謝淩先生了,請問我這臉上的疤痕能快速消除嗎?”楚湘語問道,神色有些緊張,女人都是愛美的,尤其是美女,而且還是名人美女,就更加容不得有瑕疵了。

“我來幫你看看,不介意我用手觸摸一下吧?”淩冽問道。

“當然不介意。”楚湘語道。

淩冽用手觸摸一下楚湘語的臉,檢查傷口,這個時候他才更加仔細的看清楚楚湘語的長相,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怎么覺得楚湘語這么熟悉呢?好像在哪裏見過,但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

突然,他靈光一閃,並不是他見過楚湘語,而是他見過很楚湘語長的非常相似的人,長的如此像,而且同姓,難道她是……

但不能確定,淩冽就不敢隨意的發問,只好暫時忍住了。

見淩冽愣愣盯著自己的臉看,楚湘語頓時就慌了,急忙道:“淩先生,是不是有什么問題?”

淩冽回過神兒來,他掏出一個小藥瓶,道:“沒事,只是小問題,傷口很淺,擦一下藥,明天就好了。”

“真的嗎?”楚湘語拿著藥瓶有點兒不太相信。

“我說,就算你不相信他,總得相信我吧?我身上有什么疤你還不知道,現在可是一點兒都沒有了。”鬱金菱道。

有一句話不是說的很正確嗎?不看廣告,看療效。

楚湘語可以不相信淩冽,但是鬱金菱身上的傷疤消失,她不得不相信!

擦完藥之後,楚湘語就要急著趕飛機回天京,她有演唱會要舉行,鬱金菱也不留她,可是當楚湘語進臥室換衣服的時候,突然發出一聲驚叫。

“怎么了?”

鬱金菱大驚,淩冽更是直接撞門沖了進去,看清楚裏面的情況之後頓時就傻逼了,只見楚湘語光著上身站在鏡子跟前,一臉的驚訝。

原來她不是被什么東西嚇到,也不是受到了襲擊,而是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裏面,她臉上的疤痕竟然就淡化了許多,幾乎都看不見了,忍不住發出了震驚的聲音。

“我的臉好了,我的臉真的好了,太神奇了……”

楚湘語一臉驚喜的跑到淩冽跟前,握住他的手,激動道:“淩先生,真是太謝謝你了,沒想到……”

淩冽的大腦一陣短路,因為楚湘語還光著上身呢,就這樣近距離的跟他握手,他看的可是一清二楚。

就在這個時候鬱金菱卻道:“湘語,你要不要先穿上衣服?!”

“嗯……哦……啊!”

楚湘語這才發現自己居然還光著上身,可能是太激動了,她居然忘記了這事兒,連忙發生一聲尖叫,用衣服擋住自己的胸脯,淩冽也立即跑出了臥室。

鬱金菱一臉壞笑的走了出來,道:“怎么樣?好看吧?”

淩冽老臉一紅,道:“說什么呢?剛才只是誤會好不好?”

楚湘語很快就換好了衣服,然後低著頭跟鬱金菱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就急匆匆的走了。

淩冽忍不住問道:“你對她的家世了解嗎?”

“還說只是誤會,現在都開始打聽人家了,我看你是動了歪心思吧?”鬱金菱嗔怒道。

不過鬱金菱還是說了出來,楚湘語的家世不錯,楚家在天京也算是一個三流家族了,但千萬不要小看這樣的三流家族,那只是相對天京難說,如果拿到地方上去,絕對不會比一些頂級豪門差多少。

淩冽想要問的更深一些,但顯然鬱金菱也不是太清楚。

算了,以後有機會的話再去查查就是了。

當晚淩冽就直接留在了鬱金菱的公寓,自然少不了一番龍爭虎鬥,第二天一早淩冽就直奔他的百草廬。

老遠就看見百草廬的門口圍滿了人,淩冽一陣得意,一定都是前來求醫的患者。

“來了,來了,淩醫生來了!”有人叫道。

“呵呵,大家都讓讓,讓我先進去!”

淩冽擠進人群,正准備開門的時候,看見眼前的一幕頓時就傻逼了,醫館的門被砸爛了,裏面的桌子椅子被拆的細碎,他龍飛鳳舞“百草廬”三個大字也掉在了地上,爛了不說,上面還有很多腳印。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