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半夜让小偷给睡了,半夜装睡配合弄经过

半夜让小偷给睡了,半夜装睡配合弄经过一股怒火從腳底板直沖腦門,其實,他有想過自己開了醫館之後,估計會有人來找他的麻煩,可是沒有想到竟然直接把他的醫館給拆了。

媽的,醫館裏面的桌子椅子好貴的好不好?都好幾十塊,還有“百草廬”三個大字,更是花了半個小時才寫好的,竟然也被撕爛了。

淩冽真想大吼一聲:“去年買了個表的,是誰?給老子站出來,非打斷他第三條腿兒不可!”

但淩冽硬是擠出一絲笑容,以德服人,他要以德服人!

“呵呵,沒事兒,沒事兒,今天醫館照常開業,不影響!”淩冽笑呵呵的走進了醫館。

旁邊買菜的小夥子連忙找來工具,幫忙把醫館收拾幹淨,動作非常麻利,淩冽問道:“兄弟謝謝你了,你就啥名字?”

“呵呵,我叫范毅,大家都是鄰居,幫點兒忙是應該的。”小夥子道。

淩冽立馬大手一揮,豪氣幹雲的說道:“以後有病找我,不收錢!”

范毅一聽頓時大喜,能結交一個神醫,那豈不是等於生命有了保障?馬上屁顛屁顛的連菜也不賣了,索性直接跑過來給淩冽幫忙了。

這家夥倒是挺有眼裏色兒的,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伺候的淩冽舒舒服服,淩冽滿意道:“好好幹,我看好你,讓我滿意了,收你當小弟!”

坐診開始了,淩冽又延續了昨天下午神奇的一幕,銀針一出,針到必出,大筆一揮,千金良方!

而昨天那些拿到淩冽的方子去抓完了藥回去喝了之後,立即是見了效果,消息傳開之後,淩冽就更火了,而且傳言這個東西是非常玄妙的,一個傳兩個,兩個傳四個,四個傳一群,是越傳越玄。

在這條街上,淩冽都已經不再是簡簡單單的神醫,都被傳成把埋進坑裏的死人挖出來都能救活的活神仙!

前來求醫的人是越來越多,就算有范毅幫忙,淩冽也是忙的滿頭大汗。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半大小夥子走了進來,是肖俊豪。

淩冽問道:“你怎么來了?是不是你爸的病出問題了?”

肖俊豪一臉感激道:“我爸的病吃了藥之後已經好多了,他讓我過來謝謝恩人,我看恩人忙成這樣,我就想過來幫幫忙。”

淩冽想想反正需要人手,就道:“好吧,你過來幫我一會兒,以後別叫我什么恩人,叫我淩大哥就好了。”

“好,淩大哥!”

淩冽沒想到肖俊豪年紀輕輕的,卻寫了一手好字,這樣正好,開方子只要口述,肖俊豪就能幫忙完成了。

就這樣一上午過去,三個人是忙的焦頭爛額,恨不得劈成兩半兒來用。

就在這時,淩冽對一個患者道:“你是哮喘發作,我給你開一個方子就好了。”

淩冽正准備把方子的藥名兒與分量說出來,卻見肖俊豪已經把方子寫好了,淩冽拿過來一看,竟然是絲毫不差。

“你把我開的方子背下來了?”淩冽開過這個方子,沒想到肖俊豪記憶力這么好,竟然一字不漏的全記下來了。

肖俊豪有些害羞的說道:“因為我爸的病,我就去書店看了很多醫書,我見過上面的方子,然後淩大哥你剛才開的方子跟我看過的方子是一模一樣的,我就寫出來了。”

淩冽心裏一動,道:“好,如果再有你知道的方子,你就寫出來,不用怕,錯了也不要緊,我會重新看一遍的!”

“好!”

接下來淩冽有些驚訝了,肖俊豪竟然寫出了很多准確的方子,雖然這些方子很普通,隨處可見,但對於一個只有十五歲的孩子來說,就很難得了。

就在淩冽起了心思,想問肖俊豪有沒有興趣學中醫的時候,就聽見一陣囂張的聲音喝道:“讓開,都給我讓開,讓遠一點兒,再擠在這裏,信不信我告你們妨礙公務,把你們抓進派出所?”

淩冽抬頭就看見一群穿著制服的粗暴的將擠在門口求醫的人群給推到一邊,然後橫沖直闖的進來了,他知道找麻煩的來了。

“誰是老板?”領頭的是一個挺著豬八戒肚子的中年男人,表情非常的張狂。

“我就是,有事嗎?”淩冽道。

“我是衛生局的肖科長,你在這裏開醫館,我怎么不知道?”肖科長瞪眼睛道。

“哦,我的所有證件都齊全,范毅,拿給他們看看!”淩冽道。

范毅連忙將證件都拿了出來,肖科長直接扔到一邊,然後斜著眼睛道:“你這裏的衛生條件不合格,馬上交罰款,不然的話,就停業!”

淩冽怒了,道:“我這裏幹淨的很,哪裏衛生條件不合格了?”

他的醫館裏面就一張桌子,什么都能看得見,這頭死肥豬擺明就是來找茬的。

“幹淨?”

肖科長冷笑著指著眼前的一堆人道:“你自己看看,這裏這么多人,都是病人,誰知道有沒有傳染疾病什么的?萬一爆發了出來,你擔待的起嗎?”

沒等淩冽答話,范毅卻怒了,道:“醫院裏面的人更多,說不定也有傳染病,你怎么不去罰醫院的錢呢?”

“小子,你算個什么東西?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兒嗎?”肖科長身後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怒氣沖沖的過來,推了范毅一把。

“哼,你們分明就是來麻煩的,你們都是一群貪官汙吏!”一旁的肖俊豪握著拳頭怒道。

淩冽治好了他父親,對他有天大的恩情,看見有人欺負淩冽,他比淩冽還要生氣。

“小雜種,你胡說什么?”

那個漢子大怒,伸出手掌就抽向肖俊豪的臉。

淩冽一個箭步上前,捏住了那個漢子的手腕,冷聲道:“一個孩子說了一句話,你就要動手打人,你們還真是人民的好公仆啊!”

肖科長的眼珠子立即瞪的溜溜圓,吼道:“好啊,不服從管制也就算了,居然還敢打人,真是無法無天了,來人,給我抓起來送到派出所,說不定他就是一個騙子,有前科都說不定!”

頓時,幾個衛生局的人沖了過來,想要將淩冽給控制起來。 淩冽冷聲道:“什么時候你們衛生局也有權力抓人了?”

“媽的,老子是執法人員,當然能抓人了,少廢話,快點兒給我抓起來!”肖科長不賴煩道。

淩冽是真的怒了,正要打電話求援的時候,一個五大三粗的小夥子不樂意了,瞪著眼睛道:“我擦你嗎的執法人員啊?老百姓們受欺壓的時候,你們特么的在哪兒呢?現在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好醫生,你卻要把他抓走,你們是當官的嗎?你們特么的簡直就是人渣!”

小夥子發怒是有原因的,家裏老母親病了,經濟條件不好,去不起大醫院,今天就打算帶母親來看看,在等待的期間見識到淩冽的高明醫術。

而且收費也不高,診費加藥方一共才一百塊,一般的家庭都能承擔的起,這也令小夥子對老母親的病充滿了希望。

可是眼看就要輪到他母親,現在卻冒出來一個肖科長要把淩冽抓走,這不是存心想要他母親的命嗎?

“小子,你敢罵我?”肖科長怒了。

這時又一個粗獷的漢子跳了出來,脾氣好像更加的暴躁,看樣子還是道上混的,凶神惡煞道:“罵你怎么了?惹毛了老子,老子還要揍你呢,趕緊給我滾,我還等神醫給我爸看病,要是耽誤了我爸的病,老子弄死你!”

“就是,狗官,趕緊滾吧!”

“除暴安良看不見你們,現在倒是冒出來了,有你這么不要臉的嗎?”

“狗官,我告訴你,我老婆還等著神醫救命,你要是敢動神醫一根毫毛,今天我就跟你拼了!

肖科長臉色一變,以往他們出去辦事,哪一次不是威風八面的?一看見他們身上的制服,那些膽小怕事的老百姓一個個老實的跟雞崽子似得。

可是今天真是邪了門了,不但敢跟他們頂嘴,有幾個脾氣不好的,甚至還想要走人。

但他哪裏知道,不光是之前那個小夥子,現場還有很多人都是在聽說淩冽的神醫之名前來求醫的,其中絕大多數差不多其實都是身患重病或者家中有病人,承擔不起昂貴的醫療費,抱著前來試試看的心態。

但他們都跟那個小夥子一樣,淩冽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尤其是那些已經病入膏肓,而且家中早就已經家徒四壁的人,淩冽可以說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現在肖科長要帶走淩冽,就等於抹殺了他們的希望,他們能不急呢?

“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妨礙我們執行公務,我警告你們,再不讓開,我就報警,把你們全都抓進去坐牢!”肖科長惡狠狠道。

之前那個像是道上兒混的漢子獰笑道:“想報警?那好,你報吧,反正局子裏面老子也進去好幾回了,也不差多進去一回,但是死胖子,我警告你,在老子被抓走之後,你要是敢碰小神醫一根毛,老子就打斷你的腿!”

幾個性急的小夥子也站出來道:“不錯,抓就抓,沒什么大不了,但你要是敢碰小神醫一下,老子就揍你!”

“就是,你愛抓不抓,但是想碰小神醫,就是不行!”

這時,一個小姑娘跑了過來,拉著淩冽的手道:“神醫哥哥,神醫哥哥,你治好了我奶奶的病,你是好人,他們要是抓你,我也會幫你的。”

她奶奶的病很重,去過大醫院,醫生說需要住院手術,最起碼要花上十幾萬,家裏不富裕,只能放棄。

可是,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帶奶奶來找淩冽,只花了一百塊,抓藥不到一百,一共不到二百塊,而一晚上她的病情就有了好轉。

小姑娘剛上學,不懂人情世故,但她知道淩冽治好了她奶奶,而且沒有要她們家很多很多的錢,淩冽就是好人。

小姑娘的奶奶走過來摸著小姑娘的頭,跟淩冽道:“小神醫,我這條老命是你救回來的,要是這樣當官的要抓你,就先抓我好了,反正我這條老命不值錢了,不能讓他們害了你這個好醫生啊!”

而這個時候,那些群眾竟然好像是約定好的一般,都擁了過來,擋在了淩冽的身前,不讓衛生局的人靠近他,就像是一個保護圈,將淩冽保護了起來。

淩冽鼻子一酸,差點兒就哭了出來,群眾是愚昧的,但群眾也都善良的。

他用自己的醫術治好了他們的病痛,給了他們活下去的希望,他們也願意站出來保護淩冽不受到傷害。

不遠處的角落裏,康木曦擦著臉上的眼淚,道:“淩冽哥哥真是太偉大了,你瞧,那么多人都護著他,說明他真的是一個大好人。”

“這就是你選擇他的理由嗎?要知道,婦人之仁終究是難成大事的。”康木曦旁邊一個女子淡笑道。

大約二十歲出頭,身上的白色長裙將她那纖細秀美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來,長發高高紮起,一張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給人一種想要窒息的感覺,就如同九天之上的仙女降臨到人世間一般!

“那可未必,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果淩冽有一天受萬民愛戴,還有誰能與他為敵呢?”康木曦不同意女子的觀點。

女子卻是搖頭道:“人的劣根性如何能計算的出來,今天感恩戴德,明天為了利益卻可以以怨報德!”

“那青墨姐姐,你會以怨報德嗎?”康木曦扭頭問道。

女子一陣沉默,道:“我也是人,一樣有劣根性!”

肖科長怎么也沒有想到平日可以任意揉捏的老百姓,今天居然會這么齊心的聯合在一起對抗他,頓時就是惱羞成怒。

“好啊,怪不得你們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原來你們是想要聚眾鬧事,甚至有可能是恐怖分子聚會,想要搞出什么恐怖行動。”肖科長大怒道。

淩冽更加的憤怒了,之前在光州就出現過這種情況,明明是一群病患,愣是被人說成是恐怖分子,這些人真是吃人飯,不幹人事兒,任意的亂扣帽子。

“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立即給我滾,不然我要你好看!”淩冽冷聲道。

被淩冽的森冷的目光盯著,肖科長被嚇了一跳,後退步怒道:“好啊,你竟然企圖襲擊政府官員,就等著坐牢吧!”

說完肖科長就撥通了一個號碼,叫道:“是賈局長嗎?我是衛生局的肖海江,這裏有人聚眾鬧事,我懷疑是有人想要進行恐怖行動……”

淩冽冷笑著看著肖科長打電話,這樣的畫面跟之前在光州的時候居然是一模一樣。

“打完電話了嗎?”淩冽笑眯眯的問道。

“打完,你就等著……”

啪!

肖科長還沒有說完,淩冽就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罵道:“你打完了,老子還沒有開打呢,你就開始唧唧歪歪個什么勁兒?!”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