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陪读发生了性关系,拔出来啊!我们不可以这样啊

陪读发生了性关系,拔出来啊!我们不可以这样啊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這時淩冽做事的標准之一。

本來就算不喜歡,淩冽也會笑臉相對,可是這兩個二百五一上來就對他惡語相向,各種譏諷,各種鄙夷,脾氣再好也得發火了。

淩冽覺得這一對傻逼姐弟倆應該慶幸現在是在胡正方的家裏,要是在別的地方,早就動手抽他們丫挺的了!

“你……你個神棍,你敢罵我?”王琪手指淩冽氣的渾身發抖。

她長的本來就不好看,這一生氣表情就更加的難看了,淩冽覺得,這樣的女人就算扒光了衣服,男人都不願意多看一眼,實在是太敗胃口了。

“他罵你們罵錯了嗎?”淩冽還沒有接話,一道陰沉的聲音就已經橫插了進來。

“筠筠,你……”王麟一愣,看著韓筠。

女人善妒,尤其醜女對美女的那種羨慕嫉妒恨簡直就是天生了,本來就對韓筠有很大的意見,見她插話,王琪立即就蹦了起來:“韓筠,你是什么意思?這管你什么事兒?”

韓筠冷笑道:“不管我什么事兒,只是我覺得他說的沒錯,你們倆的確是傻逼,如果繼續鬧下去,只會是兩個更加可笑的傻逼而已!”

都說女人的嘴比男人毒多了,聽到這種話,王琪差點兒氣的吐血,王麟則就跟胸口被插了一刀似得,鮮血狂流。

任誰都能看的出來,他喜歡韓筠,被自己喜歡的人罵成是可笑的傻逼,胸口不挨刀才怪了呢?

看見王琪姐弟倆臉都綠了,淩冽偷偷沖韓筠豎了一個大拇指,那幾句話攻擊力十足啊,過癮!

“韓筠,你不要太過分了!”王琪跳著腳道。

“我哪裏過分了?他們說你們是傻逼,難道說錯了嗎?在我眼裏,他比你們強上太多太多了,你們根本就沒有資格罵他!”韓筠一點兒也不客氣道。

“放屁,我們會不如他?我天京醫學院畢業,去過國外交流三次,甚至在國際上面都發過論文!”王琪道。

王麟也不甘心冷笑沖淩冽道:“可是據我所知,他甚至連大學都沒有上過吧,就連行醫資格證都是托人辦的,還差一點兒被人告了非法行醫,你覺得他比我們強上太多,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韓筠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他的確沒有上過學,連行醫資格證都是我辦的,也的確被人告過非法行醫,更沒有去什么國外交流醫學,至於論文,我估計他見長啥樣兒都不知道!”

淩冽的臉立馬就黑了,我擦,我有你說的那么不堪嗎?剛才好像是想幫我,怎么現在又變成要打擊我了?

“拿這些東西來對比的話,他的確是沒有辦法跟你們比,甚至可以說是一無是處,而且,曾經我也是這么想的,跟你們一樣,他就是一個騙人的神棍而已!”

說到這裏,韓筠向王琪姐弟倆問道:“但是你們還記得你們學醫的宗旨是什么嗎?你們還記得身為一個醫生的天職是什么嗎?”

王琪不屑的回答道:“廢話,這一點兒我還用的著你教嗎?當然是救死扶傷,造福人群!”

但凡經過系統學醫的人都知道,他們所上的第一節課,老師教他們的就是:醫生的最高天職——救死扶傷,造福人群!

“那你們告訴我,你學了這么多年的醫,你們醫好了多少病人,救活了多少病人?”韓筠問道。

王琪跟王麟一愣,自從他們畢業之後,就想著如何取得更高的學位,挖破腦袋寫出多么深奧的論文,削尖了腦袋想著怎么去出國參加什么交流會,根本就有很少的機會去坐診醫治。

“回答我!”韓筠突然大聲喝問。

王琪跟王麟被她這一嗓子給嚇了一跳,結結巴巴道:“我們當然醫好了很多人了!”

韓筠一臉不屑道:“我不知道你們說的很多究竟是什么多少,但是我卻知道淩冽究竟醫好了多少人,救活了多少人!”

“在光州的時候,醫治病人幾乎全都在宏遠醫學,在我的資料庫有備案,他跟他的四個師侄在一個月之內一共醫治了一千三百九十二人!”

聽到這個數字,在場所有人都是一臉的震驚,包括胡正方在內,他曾經是禦醫,雖然醫人無數,但絕對沒有這么龐大的數字。

不光是他,他所知道的名醫之中,也絕對沒有人在一個月之內醫治了這么多的病人。

就連淩冽也是一臉的愕然,因為他根本沒有計算過自己醫人的數字,沒想到竟然有這么多。

“你胡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王琪不相信道。

韓筠不屑道:“你可以認為我是在胡說,那你可以去宏遠醫院問問,當然了,你也可以認為整個宏遠醫院在胡說,那你可以去光州問問,你認為淩冽有能力讓整個光州城的百姓都為他胡說嗎?”

是啊,韓筠可能會胡說,宏遠醫院也可能會胡說,但是整個光州城的百姓總不至於也跟著一起胡說吧?

“還有,淩冽診治過的重症者一共有七十一位,其中有二十七個確認,以宏遠醫院的醫療條件只能判他們死刑,可淩冽卻讓他們康複了!”

“淩冽所用的全部是中醫,不需儀器檢查,所用的全都是廉價的中草藥,費用很低,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這上千人的病患如果由宏遠醫院來醫治的話,將會花費上億的醫療費,但是淩冽的診治加上用藥,全部加起來只有一百萬不到。”

很多患者,一去醫院,又是驗血,驗尿,心電圖,ct……什么的,這是一筆很大的費用,淩冽通過把脈,針脈,全部省掉了。

還有什么手術費,天價的醫藥費,這些都是用數以萬計來計算的,就連一個感冒,驗一下血象,掛兩瓶水,也幾百塊,說那么多病患如果讓西醫治療的話,將會花費上億,一點兒都不誇張!

淩冽銀針一出,方子一寫,區區幾千塊,甚至幾百塊就搞定了,那些小感冒什么的,只要幾塊錢的草藥就好了。

“論醫生的天職——救死扶傷,造福人群!”

韓筠一臉的譏諷的冷笑道:“你們跟他比,差的太遠了!”

“你一定是胡說!”王琪還是不相信。

“她說的都是真的!”有人插話進來了。

王琪本能的還想說是胡說,可是等她看清楚說話的是胡正方之後,立即震驚了。

胡正方是什么人?曾經的禦醫,豫州醫療協會的會長,全國醫療協會執事之一,中科院名譽副院長,就連大英皇家醫學院都曾經請他過去講課。q8zc

連他都說是真的,難道還有假嗎?接下來的話更是讓王琪跟王麟差點兒把下巴給驚的掉在了地上。

只聽見胡正方道:“據粗略的統計,百草廬開張之後,診治過的病患已經超過了兩千人,也就是說,他在醫療費這一塊,最起碼替那些病患省掉了兩個億以上!”

胡正方跟賴玉賢一樣,都心存致力發展中醫的宏願,賴玉賢自然也交代過胡正方,而胡正方卻一直都在觀察淩冽。

這個數字只是粗略的估計,是最保守的,如果細致的統計,胡正方覺得應該還不止這個數據。

王琪跟王麟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

可是胡正方會說謊嗎?以他在醫療界的威望可能會說謊嗎?

他們都傻眼了,他們可以瞧不起淩冽,鄙夷他連正規的醫學院都沒有上過,譏諷他估計連論文都沒有看過。

可是對於救死扶傷,造福人群這一塊兒,韓筠說的很對,他們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胡正方看著這傻逼了的姐弟倆,搖頭道:“韓筠說的很對,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造福人群,獲得學位,出國交流,寫一些有意義的醫學論文當然重要,但這些只不過是提升本身醫術上面造詣的工具而已,如果因為迷戀這樣,忘了本身的天職,那豈不是本末倒置嗎?”

他的一語氣很平淡,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教訓的話,是在說王琪跟王麟純屬花架子,論真正的醫術,跟淩冽比差了好幾條街遠。

如果換成旁人,可能一定會羞愧難當,可是這姐弟倆卻是心存怨恨的看了淩冽一眼。

他們之所以這么針對淩冽,無非就是心情太過驕縱,嫉妒心強而已。

他們從小就被培養,在醫學上面號稱天之驕子,前途無量,現在卻冒出來一個什么小神醫,而且連正規的醫學院都沒有上過,他們怎么可能會服氣呢?要是不找淩冽的麻煩,那才真是見鬼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開口講過話的王駱仁終於開口講話了,笑眯眯的沖自己的一雙兒女道:“早就跟你們說過,千萬不要驕傲,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你們強的人太多了,今天遇到了吧?”

看來薑還是老的辣啊,淩冽一直都在觀察王駱仁的反應,這老貨明顯跟他的兒女一樣,心高氣傲,看不上淩冽,但卻一直憋著就是不說。

可是一般情況下,憋出來的都不是什么好屁!

“淩老弟,你的醫術的確有出眾的地方,王駱仁非常的佩服,犬子跟小女冒犯了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王駱仁沖淩冽笑呵呵道。

伸手不打笑臉人,明知道這老貨沒憋好屁,淩冽也只能裝著無所謂的笑呵呵道:“王老哥說笑了,大侄子大侄女年輕不懂事,我這個當叔叔的怎么會跟他們一般見識呢?”

王琪跟王麟頓時就怒了,道:“小子,你是誰的叔叔?”

這家夥打擊完了不算,還想占便宜,有你這么不厚道的嗎?q8zc

淩冽兩眼一瞪,呵斥道:“剛才你沒聽見你親爹叫我老弟了嗎?我跟你爹稱兄道弟的,不是你們叔叔,是什么?”

說完,又對王駱仁道:“王老哥,看來你沒事兒得管管了,大人說話,小孩子隨便插嘴,傳出去多沒有禮貌啊?”

“你……你……”王琪跟王麟手指著淩冽氣的就差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了。

王駱仁也是嘴角一陣抽搐,強笑道:“淩老弟的高風亮節,王某人自然是佩服的,但是你的中醫戒煙館是不是有斂財的嫌疑呢?”

他不是第一個對淩冽的中醫戒煙館有意見的人,而且也絕對不會是第一個,淩冽笑眯眯道:“王老哥,我是有正規的手續,合理的經營,何來斂財這么一說呢?”

“那是當然,如果淩老弟是一個商人,當然是沒話說了,可是你不要忘記了,你是一名醫生,你所學的醫術是用來救死扶傷,造福人群的,而不是你賺錢的工具,你覺得你配得上神醫這個稱號嗎?你有醫德嗎?”

王琪也是冷笑道:“我算了一下,你一共有二十家戒煙館,一家每天接待一千人,二十家就是兩萬人,一個人收費三百,那就是六百萬,六百萬,一天的時間啊,你還敢說自己沒有斂財?”

淩冽一陣搖頭,這些家夥哪裏是在跟自己談醫德?簡直就是在眼紅嗎?

“那我來問你,你治病收取診金嗎?”淩冽問道。

“當然要收,我們醫生也是要吃飯的!”王琪道。

“那我幫他們戒煙,收取費用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淩冽又問道。

“我說的是治病,不是做生意!”王琪辯解道。

淩冽滿是不屑道:“誰都知道吸煙有害健康,我讓那些煙民把煙戒掉,讓他們的身體恢複健康,難道不算是治病嗎?難道等他們都得了肺癌之後才給他們治療,才算是治病嗎?既然是治病,我收取費用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王琪一陣語塞,淩冽這么說確實沒有毛病。

王駱仁卻冷笑道:“可是你借此機會大肆斂財,總是不應該吧?”

“大肆斂財?那我問你,現在的煙民平均一天一包煙,一包煙十塊的話,那就是三百塊,一年就是三千六,十年是多少?”

淩冽譏笑道:“還有那些世面上面的戒煙產品,最低也要上百,稍微好一點兒的就成千上萬,而且還從來沒有人靠這些戒煙產品真正的把煙戒掉,我只收了三百,你好意思說我的大肆斂財?”

其實,一個人三百塊把煙徹底戒掉,真的不貴,甚至還非常的便宜,省錢又健康,絕對的超值。

只不過前來戒煙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才會顯的數字有一些恐怖。

王駱仁一臉冷意道:“不管怎么樣,我都覺得你有斂財的嫌疑,我代表醫療協會要求你把中醫戒煙的手法上交,由醫療協會來運作,做到真正的造福人群!”

淩冽差一點兒就笑了出來,媽的,這個老貨搞的半天原來是眼紅自己戒煙的手法啊。

“抱歉,這個要求我是不可能答應你的。”淩冽搖頭道。

王麟獰笑道:“不答應?今天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否則的話,你的中醫戒煙館就等著關門吧!”

“憑什么?”

“就憑我是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就憑我能讓醫療協會對你進行抵制,讓你在醫療界寸步難行!”王駱仁的眼中透著寒光道。

“你們還能再無恥一點兒嗎?”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