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在公共汽车被c,不要在车上这么多人

在公共汽车被c,不要在车上这么多人那幾個警察一聽,立即掏出槍,指著淩冽暴喝道:“立即放開那個孩子,雙手抱頭蹲在地上,不然的話,我就開槍了!”

現在淩冽的真氣灌輸在了甜甜的身體裏面,如果貿然抽離出來,會嚴重損傷她的筋脈,冷聲道:“警察同志,我認識你們的劉局長,請你們相信我,我正在給她治病,並不是在傷害她!”

他現在沒辦法,只能把劉文正抬出來了,希望這幾個警察能夠給他一些時間。

不過可惜的是,這幾個警察並不是市局的,只是附近分局的,甚至還有兩個是剛入行正在附近巡邏的,根本就不認識劉文正。

“我管你是誰?馬上放下孩子,不然的話,我就真的開槍了!”一個青年警察喝道。

王琪見這情況,連忙道:“警察同志,那孩子的情況非常危急了,如果再不搶救的話,就會有生命危險,不能再等了。”

甜甜的父母都快被嚇壞了,沖警察哭喊道:“警察同志,求求你們,快救救我女兒吧,求求你們了……”

那幾個警察怒了,直接打開了槍的保險,瞄准了淩冽,這是要開槍的架勢。

王琪眼中透著興奮的光芒,如果淩冽直接被警察開槍打死了,那就再好不過了。

淩冽知道現在很危險,他們真的會開槍,可是他不能動,就算拼著挨幾槍,他也不能動。

他怕死,真的好怕,他還有好多事情都沒有做,連自己的身世都還沒有查清楚,沒有給奶奶送終,沒有看見鏡心跟綿綿長大成人,也還沒有找到阿蝶,沒有跟楚香湘白頭偕老……

可是他一動,甜甜就會有危險,他做不到!q8zc

看見淩冽竟然沒有閃開的意思,而那些警察明顯要開槍了,韓筠大驚,突然沖到他的前面,叫道:“淩冽,小心!”

韓筠竟然擋在了淩冽的跟前,堵住了槍口!

淩冽立即就懵住了,這么危險的時候,韓筠居然這樣做,難道她不要命了嗎?

“你給我走開!”

淩冽轉過身將韓筠推到一旁,將自己暴露在槍口下。

王琪大喜,道:“警察同志,快開槍!”

有兩個警察正准備開槍,突然有一個青年警察看清楚淩冽的樣子之後,臉色一變,大聲道:“住手,住手,都給我住手,不要開槍,特么的,把槍給我放下……”

那個警察這么一叫,那幾個警察只好把槍放了下來。

“小神醫,你是小神醫淩冽!”那個警察居然認識淩冽。

“你是?”

“呵呵,小神醫你當然不認識我了,當初你被抓進看守所,我還是塗新鵬的人,我見過你!”那個警察不好意思的笑道。

既然知道淩冽的身份,打死他也不敢動淩冽一根毫毛啊?

淩冽松了一口氣,只要認識,這事兒就好辦了,道:“這位警察同志,既然你認識我,就該知道我是醫生,我真的在給這個孩子治病,請給我一些時間,可以嗎?”

那個警察一聽,連忙道:“小神醫你放心,我不會讓任何打擾到你的。”

他雖然之前跟著塗新鵬,但本性不壞,而且還是一個好警察,不然的話,塗新鵬一倒,他不但沒事兒,反而還升了官兒。

盡管沒有因為淩冽被牽連,但他還是關注了一下淩冽,知道淩冽的確是一個醫術高明的神醫,他當然相信了。

“都給我聽著,不允許任何人打擾到小神醫!”那個警察冷喝道。

“是!”他手下的幾個警察立即回應。

看見這些警察來了不但不抓淩冽,反而還替他保駕護航起來,王琪立即就懵圈了,尖著嗓子嚎道:“你們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不抓壞人?”

那個警察冷眼道:“難道你沒有看見嗎?小神醫正在給那個孩子治病!”

“那個孩子就是他害的,他現在正在傷害那個孩子來消除罪證,你們馬上把他抓起來!”王琪氣急敗壞道。

“這一點兒不需要你操心,如果他真的是罪犯,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那個警察道。

“你……你……”

王琪氣壞了,惡狠狠道:“如果那個孩子出了什么事的話,我一定會告到你們市局,讓你們連這一身皮都得脫下來!”

“如果你想告,不用等到孩子出事,現在就可以去告了!”那個警察不客氣道。

如果是別人,他絕對不會這樣做,但是,淩冽的神醫之名不是吹噓出來的,他相信淩冽。

就在這個時候,甜甜的身體停止了顫抖,慢慢的平靜了下來,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已經滿頭都是汗的淩冽頓時大喜,道:“甜甜,你現在感覺怎么樣了?”

“神醫哥哥,我好像感覺沒事了!”甜甜道。

如果只是祛毒,甜甜沒這么快醒過來,就算醒過來也會非常的虛弱,但是她現在體內有淩冽的真氣,所以,一旦毒素被清除掉,她反而精力非常的旺盛。

“沒事就好了,你在等一等,馬上就好了!”淩冽笑著拍拍她的頭,繼續最後的祛毒程序。

看見甜甜竟然醒過來了,而且狀態非常好,王琪的臉色立馬就變了。

甜甜父母也是一愣,韓筠冷聲道:“你們看到了,淩冽是真的在幫甜甜解毒,可是就因為你們,他差一點兒就被人開槍打死!”

她覺得王琪可恨,但甜甜的父母一樣可惡,簡直就是恩將仇報!

當甜甜的毒素全部被排除體外之後,淩冽收回了自己的銀針,擦拭了一下頭上的汗水,笑道:“甜甜,你現在沒事了。”

甜甜從床上跳下來,就跟沒事兒人似得,活蹦亂跳的,她的毒不光解了,淩冽順帶幫她之前的一些毛病也醫好了。

“甜甜!”

她的父母連忙沖了過去,發現她真的是一點兒事兒都沒有。

“謝謝神醫哥哥!”甜甜非常有禮貌的跟淩冽道謝。

“不用謝,哥哥是醫生,這是哥哥應該做的!”淩冽摸著甜甜的頭道。

甜甜眼睛掃了一圈,然後非常氣憤的說道:“那個壞女人呢?”

“哪個壞女人?”淩冽問道。

甜甜很生氣道:“就是那個叫什么王小姐的醫生,我被送進來之後,那些醫生想要給我治病,她卻不讓,說是我的病越嚴重越好,就算死了也會有人負責,不會算在他們的頭上!甜甜看了一圈,都沒有看到王琪,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她竟然偷偷的溜掉了。

原來之前甜甜被送進醫院之後,王琪就接手了,正常情況下,醫院方面應該立即給甜甜化驗檢查,然後在第一時間采取措施。

可是王琪卻阻止了那些醫護人員對甜甜進行施救,就讓他們把甜甜放在那裏晾著,於是淩冽進來之後就看見那些醫護人員正在聊天玩手機的一幕。

甜甜已經九歲了,而且被送進醫院的時候並沒有昏迷過去,所以王琪之前所說的話,她全都聽到了。

聽到甜甜的話,在場所有人都是震驚了,沒有想到竟然是真的,王琪竟然這么惡毒,身為一個醫生,居然能幹出這種令人發指的事情來。

“好歹毒的女人,這簡直就是犯罪,是在殺人,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那個警察憤怒的吼道。

韓筠沖甜甜的父母冷聲道:“現在你們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了吧?如果不是淩冽,你們的女兒已經被那個壞女人給害死了。”

撲通!

甜甜的父母跪倒在了淩冽的跟前,她母親哭道:“小神醫,都是我們不好!”

她的父親更是連抽了自己幾個耳光,道:“小神醫,是我不是人,不應該相信那個壞女人的話。”

之前王琪找到了他們倆,說是淩冽把甜甜害成這樣的,又說,如果他們聽話的話,保證治好甜甜,而且免除所有的醫療費。

聽到這話,他們倆才突然變臉,對淩冽的態度大變。

啪啪啪……

甜甜的父親又抽了自己幾個大耳光,兩眼通紅的沖那個警察道:“警察同志,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氣懷心思去害小神醫,還差一點兒害死了甜甜,我犯了罪,你們把我抓走吧!”q8zc

那個警察瞪眼道:“當然要抓你,人家拼了命的救你女兒,你還要害人家,像這樣忘恩負義的畜生,不抓你抓誰?來人,給我銬走!”

幾個警察上來要銬甜甜的父親,甜甜立即就急了,慌忙跑過去喊道:“不要,不要抓我爸爸,警察叔叔,我爸爸不是壞人啊……不要抓他,好不好?嗚嗚……”

甜甜母親見眼前這一幕,也忍不住哭了起來,娘兒倆哭成一團。

“小妹妹,你爸爸做錯了事情,就應該受到懲罰的。”那個警察道。

甜甜跑到淩冽的跟前,拉著他的胳膊哭喊道:“神醫哥哥,神醫哥哥,你跟那些警察說,讓他們不要抓我爸爸好不好?甜甜不能沒有爸爸,嗚嗚……”

淩冽本來對甜甜父母這種忘恩負義的人非常生氣,可是看見甜甜那可憐的樣子,心又軟了,看他們的家庭情況也不是太好,如果把家裏的頂梁柱抓走了,這個家庭以後的日子將會非常的困難。

“算了,這件事情我不再追究了。”淩冽道。

淩冽是受害者,既然他不再追究了,那也就沒有必要去抓人了,甜甜的父親被放開了。

“小神醫,謝謝你,真的謝謝你,謝謝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還救了我們家甜甜……”甜甜的父親拉著自己的老婆女兒跪在淩冽的跟前磕頭。

淩冽無奈的搖搖頭走出了病房,那個警察氣沖沖道:“小神醫,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把那個惡毒的女人抓來!”

“沒用的,如果她否認的話,根本就沒有理由抓她,你要知道,她老子是這裏的院長,除了甜甜一家,沒有人會做證的,抓了還是得放!”淩冽搖頭道。

“難道就這樣放過她嗎?”那個警察憤然道。

“放心吧,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像這樣歹毒的女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淩冽眼中透著一絲冷意道。

離開了醫院,韓筠沉默了很久,才道:“你為什么會放過他呢?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差一點兒被槍打死。”

她不能理解淩冽就這么算了,就因為甜甜父母聽信王琪的話,那幾個警察差一點兒就開槍了。

“那你說我救甜甜救的對嗎?”淩冽笑著問道。

韓筠點點頭,道:“你是醫生,救人當然是對的。”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就算我救了她,但如果她的父親被抓了進去,生活一定會非常的淒慘,我救了她,卻因為我讓她過上了苦難的生活,那我救她還有什么意義嗎?”淩冽道。

韓筠長出了一口氣,凝視了淩冽很久之後,緩緩道:“我現在終於明白了,你根本就是一個大傻蛋!”

“可是你也沒有比我聰明到哪兒去啊,當時也不知道是誰跑到人家跟前幫人家擋子彈?”淩冽笑嘻嘻道。

韓筠大怒,道:“我那可是為了救你,你竟然敢說我傻?”

“我又沒說讓你救我。”淩冽翻著白眼道。

“混蛋,不管怎么說我都救了你,說,救命之恩,怎么報答我?”韓筠瞪眼道。

“好吧,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我就以身相許吧!”

“我呸……”

“喂,你怎么打人啊?住手,別以為你是美女我就不敢揍你,哎呦……”

淩冽又趕到了警局,有劉文正照顧,林木木雖然有些緊張,但是沒有受到任何不公平的待遇。

“淩冽,都是我不好,是我連累了你,對不起!”林木木沖淩冽一臉的愧疚道,說著說著眼淚珠子就掉下來了。

她的戒煙館出事,極有可能會對所有的戒煙館產生不良影響,而且還聽說,現在其他的戒煙館也被相關部門調查,雖然都會面臨著關閉。

以現在每天的收益,損失將會是一筆天文數字,如果真的關掉了,就會斷了所有同學的生計,林木木就成千古罪人了。

“你這丫頭,難道還不知道我嗎?哭什么哭什么?”

淩冽笑呵呵的伸手幫她擦了一下眼淚,拍拍她的頭道:“以前咱們是同學,現在是兄弟姐妹,你瞧,大家夥兒都來了!”

現在這個時候戒煙館正在被調查,反正也沒有什么生意,淩冽索性就把大家一起叫過來了,就連童新琪這些同學在得到消息之後,也趕了過來。

“是啊,木木,以前咱們是同學,現在是兄弟姐妹,沒事兒的,咱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童新琪拉著林木木的手道。

以前童新琪性格霸道張揚,但被淩冽教訓過一次之後,性格大變,隨和了很多,現在對同學之間的情誼也格外的看重。

看見一群同學都是面帶笑意,關切的看著她,林木木的眼淚又是嘩嘩的往下流!

“好了,有事兒咱們出去再說,今天我請客!”二狗笑道。

“出去?我現在可以出去嗎?”林木木一愣。

淩冽點點頭,道:“當然可以,戒煙館是我開的,主要負責人是我,出了什么事情,讓他們來找我好了,你只是來給我打工的,與你們無關!”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