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人坐在车里晃动车跟着动,随着车的晃动

人坐在车里晃动车跟着动,随着车的晃动淩冽想要推開韓筠,可是這妞兒可能是喝多了,整個身子都貼上來了,要知道韓筠那豐滿的身材都能亮瞎他的狗眼,夏天穿的又薄,這么一帖,淩冽立馬就有點兒把持不住了,一股熱流噌的一下就竄起來。

一個翻身將韓筠抱住,張開血盆大口就打算是一陣猛親!

管她呢,反正也喝醉了,大不了等她酒醒了之後死活不承認就是了。

“啊……”

淩冽突然一聲痛叫,松開了韓筠,捂著冒血的嘴巴叫道:“你幹嘛咬我?”

正准備親個過癮呢,誰知道韓筠突然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誰讓你親我的?”韓筠怒道。

“你到底講不講理?是你先親我的!”淩冽也怒了,道。

“我親你就行,你親我就是不行!”

“憑什么啊?”

“就憑我是美女,你不是!”

韓筠說完,扭頭就走,鑽進出租車裏面揚長而去,淩冽傻眼了,這小娘皮兒不是喝醉了嗎?怎么看起來比我還要清醒?

再回過頭去找琳琳,發現人早就不見了,想老板問道:“琳琳呢?”

老板看見淩冽瞪他,嚇的渾身直哆嗦,結結巴巴道:“她……她已經走了……”

這時淩冽的電話來了短信,是陌生號碼,打開之後是琳琳。

“淩冽,我很感激你肯原諒我,我也很感激你不計前嫌,願意幫助我,但是現在我覺得我不需要了,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我了,現在的我不需要靠任何人,能夠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我走了,我會永遠記住你的,因為你是我曾經最愛的人,現在最好的朋友!”

看完短信,淩冽欣慰的笑了笑,這樣最好不過了,從今以後琳琳會重新定義自己的人生,會用自己的雙手去實現自己的價值!

尤其最後那一句“最好的朋友”,說明琳琳徹底的放開了,沒有愛意,也沒有恨意,只有曾經的一份情義!

所謂的豫州醫療協會的會議終於召開了,在會議上面,王駱仁一臉憤怒道:“想淩冽這樣打著中醫的幌子,冒充神醫,四處招搖撞騙的人簡直就是我們整個醫療系統的恥辱,必須給與懲處!”

“我贊成。”一個年紀不是很大,但卻頭發花白的男子說道。

他叫鄒文懷,是豫州醫科大學的教授,豫州醫療協會的副會長之一,同時也是豫州人民醫院的副院長,是王駱仁的鐵杆兒。

“我們身為醫者,救死扶傷,造福人群才是我們的天職,可是那個淩冽竟然冒充神醫,大肆的騙取錢財,這對我們整個醫療系統都是極其惡劣的影響!”

“不錯,搞出一個什么中醫戒煙館,害的人家流產,針灸害的人家孩子中毒,他是醫病救人嗎?簡直就是為了利益在害人,他簡直就是我們醫療系統的敗類!”

“我也贊成兩位副會長的提議,這樣的事情絕不可以姑息,必須清除,否則的話,就會弄髒了我們整個醫療系統。”

“同意。”

“我也同意!”

韓筠冷眼看著這些人,他們都是知名的醫學專家,教授,每一個人都是德高望重,如果不是因為他對淩冽有足夠了解的話,可能她也會相信他們所說的話,覺得淩冽就是一個冒充神棍,騙錢害人的敗類。

但她卻了解淩冽,甚至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心裏有著壓抑不住的怒意以及來自內心深處的悲哀。

她學成歸來,是想振興整個中華醫療系統,之前她認為中華醫療不行,是因為醫術不如人家,現在她卻發現自己錯了。

中華醫療系統不行,不是醫術有問題,而是人的問題。

身為一個醫者,如果沒有了醫德,甚至連最基本的道德底線都喪失的話,就算他醫術再高,也不能成為一名好的醫生。

沒有好的醫生,整個醫療系統又如何能夠振興呢?

“我不同意。”

本來以韓筠的級別與輩分,根本沒有資格發言的,可現在卻憤然的站了起來,聲音堅定態度強硬的說道:“淩冽並沒有做錯,他是一名真正的醫生,真正的醫者,如果我們抵制這么好的一個醫生,我們如何向天下病患交代?”

誰也沒有想到韓筠竟然會站出來,而且言辭還這么的淩冽。

“韓筠,你只是一個小輩,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兒嗎?”鄒文懷冷聲道。

“哼,我只知道淩冽沒有做錯,既然我坐在這裏,我就有說話的權力!”韓筠冷聲道。

“沒有錯?害的人家流產,讓一個只有幾歲的孩子中毒,這還沒有錯?”

鄒文懷冷笑不已,道:“早就韓老說,你跟淩冽關系親密,就算要維護自己的情人,也不至於是非不分吧?”

韓宏遠到處跟人說淩冽是他的孫女婿,這事兒就傳開了。

“是啊,年輕人盲目那是很正常的,但是可不能為了所謂的愛情,連公義都不顧啊!”

“唉,現在的年輕人就是這樣,一旦好上了,就什么都不顧了!”

“哼,小輩一個,想談戀愛就出去,這裏是醫療協會,不是你談戀愛的地方,老韓真是太不懂得怎么教孫女了!”

一群人都是對韓筠冷嘲熱諷,甚至是仗著自己的輩分加以呵斥,看那架勢如果不是看在韓宏遠的面子上,估計已經把她趕出去了。q8zc

韓筠是氣的渾身發抖,明明是他們不安好心,卻還要戴上偽善的面具去譴責一個真正的好人,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好人沒有好報,壞人猖獗當道?

就在這時,一直靜坐在那裏的胡正方突然沉聲道:“淩冽的中醫戒煙館跟百草廬是出了事,而且,也確實應該調查一番。”

眾人一愣,平日裏這個胡老頭兒只是做個樣子,極少發言,今天居然開口了。

不過聽他那意思顯然也是支持王駱仁那一方的,莫非這老頭兒開竅了?

可是胡正方緊接著又道:“但是怎么調查,那是警察的事情,是執法部門的事情,在警察還沒有給出正確結論之前,你們為什么一口咬定他就是錯的?”

大家又愣住了,我擦,這老頭兒好像是在維護淩冽啊?

“如果你們還承認我這個會長的身份,那就再等等吧,等調查結果出來了再說!”胡正方說完之後,就起身直接離開了,韓筠也立即跟了上去。

留下王駱仁等人在那裏發愣,鄒文懷不甘心道:“老王,現在怎么?老頭子還是第一次態度這么強硬過,有不少開的價格都不錯啊。” 醫療協會的這些人之所以全都支持王駱仁,第一個原因是王駱仁確實掌權,然而還有最重要的原因則是,不少西藥廠,戒煙產品商家都對淩冽恨之入骨,已經有不少人找到醫療協會,開出很高的價格,要求對付淩冽。

所以,他們想要搞垮淩冽,不光是為了支持王駱仁,也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

王駱仁冷笑道:“他只不過是一個擺設,有個屁用,我們該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是了!”

“那我們應該怎么辦?”

“先跟各個部門知會一聲,要嚴格調查淩冽,就算沒事兒,也得讓他有事!”

醫療協會裏面不光全都是醫生,還有很多名譽會員,其實是跟醫療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就好比衛生局,裏面就有幾個領導在醫療協會有職務。

首先是醫療協會要給這些部門一些面子,其次,那些相關部門參與其中,也能起到一定的監督作用。

不過可惜的是,利益實在是太誘惑人了,要知道,國家對整個醫療體系都非常的重視,每年撥款無數,那么多錢,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紅,有不少領導其實早就跟王駱仁他們因為利益勾結在了一起。

“再來就是通知下去,醫療協會要封殺淩冽!”

王駱仁一臉陰沉獰笑道:“想在豫州行醫,門兒都沒有!”

韓筠追上胡正方,問道:“胡爺爺,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

胡正方歎息一聲,道:“剛才你也看到了,那些人現在都跟王駱仁勾結在了一起,他們的眼中只有利益,我們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現在只能看淩冽自己的了。”

他在醫學界的確有很高的地位,那些真正的醫者見到他肯定是畢恭畢敬,但是王駱仁那群人現在眼裏面只有利益,管你是什么禦醫還是什么,擋了老子的財路,都得給我靠邊兒站。

第二天,淩冽趕到百草廬,卻看見很多人圍在那裏,賴有品他們卻坐在那裏,一臉的憤怒。

“發生什么事了?”淩冽問道。

范毅怒道:“淩哥,我們醫館的銀針跟酒精都不夠用了!”

銀針還好一點兒,如果消毒之後可以再用,可是消毒需要酒精,沒有了酒精,無法消毒,誰也不敢將用過的銀針紮在另一個人的身上。

“不夠用那就去買啊!”

“買不到,那些商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聽說我是百草廬的,都拒絕賣給我們。”范毅道。

賴有行也氣憤道:“不光是這樣,凡是從百草廬這邊開的方子,竟然抓不到藥,一聽說是百草廬來的,就拒絕開藥!”

沒有酒精,銀針用不了,就算開了方子,也抓不到藥,這病就沒法看,百草廬也沒法經營了。

“具體知道是什么原因嗎?”淩冽問道。

“我暗中打聽過了,說是什么醫療協會要封殺你,讓他們都不做你的生意,一旦發現的話,整個豫州醫療界都會排斥他們!”

那些賣銀針酒精賣藥的可不是只做百草廬一家的生意,如果只是指望百草廬,那非是餓死不可,如果他們要是違背了醫療協會的遺願,被整個豫州醫療界排斥的話,那他們就等著喝西北風吧。

“媽的,好卑鄙啊!”淩冽知道一定是王駱仁搗的鬼,用這么陰險的手段。

看見那些還等著看病的病人,總不能放著不管吧?

淩冽只好撥通了韓筠的號碼,將事情說完一遍之後,韓筠比他還要憤怒,差點兒把手機都砸了。

“好了,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你現在能不能把我需要的東西從光州那邊運過來?”淩冽道。

豫州他管不了,但光州是他的地盤兒,大不了需要的東西從光州拉過來。

“沒問題,這件事情我親自回去辦吧!”說完韓筠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當天,韓筠就趕回了光州,親自准備好了淩冽需要的東西,然後讓齊國亮的物流公司拉到了豫州。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王兵卻帶著一群人趕了過來。

“王哥,有事嗎?”淩冽問道。

王兵臉色非常難看,道:“老弟啊,你是不是惹到什么什么人了?之前你醫館的事情我聽說了,跟梁局長打過招呼,本來沒有什么問題的,可是今天梁局長卻親自交代要讓你的醫館暫停營業,等事情調查清楚了再說。”

甜甜中毒,百草廬之所以沒有停業,就是因為王兵起到了作用,可是現在衛生局的一把手梁局長突然改變了態度,要讓百草廬暫停營業。

淩冽心裏一冷,沒想到王駱仁能量這么大,竟然能影響到衛生局的一把手。

豫州是省會,衛生局直屬中央衛生部,梁局長下了這樣的命令,王兵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了,他今天是親自來勒令淩冽停業的。

戒煙館關門,百草廬停業,這是想要讓淩冽走投無路啊!

“哼,還有誰?一定是王駱仁那個老王八幹的好事!”淩冽冷聲道。

“王駱仁?人民醫院的院長,醫療協會的會長王駱仁?”王兵臉色一變道。

“就是他!”

“那事情就不好辦了,可能你還不知道,王駱仁跟梁局長在醫學院的時候是大學同學,難怪梁局長會突然改變態度了。”

淩冽沒想到中間還有這么一層關系,這個王駱仁不是好東西,莫非這個梁局長也不幹淨?

“王哥,停業就停業吧,等把事情調查清楚了再說。”淩冽道。

“需要我幫忙嗎?”王兵問道。

“暫時不需要了,有需要的話,我會找你的。”淩冽道。

如果只是王駱仁,王兵或許還能幫上忙,但要是梁局長參與其中,王兵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掌握,反而還會幫倒忙。

看見百草廬關門了,那些病患都急了,醫術這么好,診費又這么便宜的醫館,讓他們到哪兒找去!

淩冽道:“各位鄉親,現在百草廬出了一些事情,可能要關門一段時間,不過我保證,一定會盡快開業的。”

關掉百草廬之後,淩冽直接撥通了喬峰的電話,嘿嘿笑道:“三個,龍鋒小隊訓練的怎么樣了?我這個總教官可要驗收成果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