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大巴车性奇遇,车上很挤这时候进入了

大巴车性奇遇,车上很挤这时候进入了“什么人?”

大熊怒吼一聲撲了過去,黑衣女子“桀桀”一笑,伸出森白的手掌反手一掌拍向大熊!

淩冽目光一凝,叫道:“小心,她的手有毒!”

砰!

拳頭跟手掌撞擊在了一起,大熊直接身體一陣暴退,落地之後差點兒沒有站穩,他本來就是特戰團的精英,修煉古武之後更是實力暴增,但卻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

“上!”龍九等人暴吼著沖上前。

十個人一起撲殺了過去,女人手中的比手爆射寒光,淩冽看到她長發之下,露出一張森白的面孔,臉上那兩道可怕的傷疤令人覺得陰森可怕。

“阿蝶!”

淩冽呆住了,這個女殺手竟然是淩冽之前遇到的魅影殺手血紅花。

淩冽看著血紅花,就像是被雷電劈中了一樣,聲音發顫道:“為什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的?”

他跟勾魂使者交過手,那根本就是一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可是血紅花現在居然也變成了這個樣子。

“阿蝶,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害了你啊……”淩冽一臉痛苦的搖著頭。

不錯,血紅花正是阿蝶,當年那個口口聲聲要冽哥哥保護她,可最後卻用自己弱小的身軀換來了淩冽一線生機的小女孩。

十幾年過去了,淩冽本以為她已經死了,但卻不曾想再次見面的時候,她已經變成了一個冷血殺手,現在更變成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或許,命運這種東西,沒有人誰能改變,每個人都應該順從自己的命運。

但淩冽卻覺得,血紅花之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完全是因為他,如果當年他沒有丟下她獨自一個人逃生,或許,血紅花會有不一樣的人生。

淩冽曾經也告訴過自己,當年自己就算沒有一個人走,可能結果兩個人都是死。

但他忍受不了自己當年口口聲聲承諾自己要保護的人,卻用比自己更加弱小的身軀保護了自己。

嗖!

血紅花身影閃現,竟然沖過了龍九等人的圍擊,變成勾魂使者之後,她的速度跟力量都得到了暴增,快速的沖向淩冽,如同閃電一般。

淩冽伸出手掌握住了刀刃,痛苦道:“阿蝶,我是淩冽啊,我是冽哥哥啊!”

他不打算再繼續隱瞞自己的身份了,今天他要帶血紅花離開。

“哼,我知道你是淩冽,你必須死!”

可是血紅花聽到淩冽的身份之後,卻絲毫的反應都沒有,眼中只有冷漠跟陰冷的殺機。

嗖!

“阿蝶,我不管你經曆了什么,我今天要帶你走,我會治好你的!”

淩冽已經決定了,一定要帶走血紅花,將她變成正常人,伸出手掌抓住了血紅花的匕首,用力一扯,匕首翻飛了出去。

血紅花身體一陣暴退,但是淩冽的動作更快,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阿蝶,跟我回去吧,我知道你是被逼的,有我在,不會有人傷害你的!”淩冽道。

“想抓我走,休想!”

血紅花一臉的狠厲,手腕用力一擰,只聽見哢嚓一聲脆響,她的整個手腕的骨頭竟然全部都擰碎了,這也令她的手脫離了淩冽的手掌。

“阿蝶,你……”淩冽大驚,他只是想將血紅花帶走,沒想過要傷害她。

可是整個手腕的骨頭都碎裂了,血紅花好像是一點兒痛楚都感覺不到,臉色猙獰道:“淩冽,你的命是我的,總有一天你會死在我手上的!”

“桀桀……”

血紅花口中發出陰森可怕的笑聲,身體一躍,撞破了窗戶,飛速離開。

“追!”

龍九等人立即沖出窗戶追了上去,淩冽本來也想追上去,將血紅花給帶回來,可就在這個時候大熊突然手掌慘叫了起來,他的手背變成了淡綠色,迅速向手臂蔓延,顯然剛才跟血紅花交手的時候已經中了毒。q8zc

淩冽見識過勾魂使者的毒,非常的厲害,如果不及時施救,麻煩會很大,只能忍住不住,大聲喊道:“回來,這是命令!”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龍九他們只好返回,道:“教官,為什么不追?我們絕對能夠拿下她!”

淩冽沖向了大熊,掏出祛毒丹給他服下,紮上銀針控制毒素的蔓延,搖搖頭道:“你們的實力我不擔心,可是她全身都是毒,你看看大熊就已經中招了。而且如果只是她一個,不會有任何問題,可是如果她還有幫手的話,你們就危險了!”

他當然想追出去,他比誰都想追出去,可是他不能。

龍九他們個人實力本來就不如血紅花,雖然十個人完全有能力拿下她,可是血紅花滿身是毒,如果還有幫手的話,龍九他們麻煩就大了。

控制住了大熊的毒之後,淩冽身上是殺氣沖天,他沒想到再一次跟血紅花見面竟然是這樣的情況,他已經看出來了,血紅花幾乎已經沒有人性,徹底的變成了只懂得殺戮的勾魂使者。

而這都是地府害的!

陸天明跟宋超輝回來了,王琪沒有事,應該是血紅花急於來殺王駱仁,所以還沒有來得及去取王琪的性命,如果不是淩冽他們的話,估計等血紅花滅了王家滿門之後,最後肯定是不會放過王琪的。

看見一家人的屍體,王琪是徹底的懵了,臨來之前她已經從陸天明跟宋超輝的口中得知王麟已經被殺了,現在沒想到全家都被幹掉了。

“爸,媽……”王琪跟瘋了似得撲向屍體。

淩冽怎么也沒有想到王駱仁竟然會跟地府的人扯上關系,聽王駱仁臨死之前所說的話,顯然是他掌握了什么秘密,為了怕他泄漏,血紅花是專門來殺他滅口的。

王駱仁好歹也是一個醫學界的重量級人物,他全滅被滅口,一定會掀起極大的風波,地府不惜滅他滿門,看來,王駱仁掌握的秘密一定對地府來說非常的重要。

只是可惜的是,王駱仁現在已經死了,想要知道秘密,可能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看了看哭的稀裏嘩啦的王琪,可能在她身上會有一些線索,但是想到她的生活作風與性格,又不太可能。

但她現在還不能死,現在王琪是唯一能幫淩冽洗清冤屈的人了,只好通知劉文正過來清理現場了,王琪也被警察帶回去問話了。

“地府,我不管你究竟有著什么樣的陰謀,總有一天我會將你挖出來的!”淩冽一臉恨意道,現在他對地府的怨念是越來越深了。昏暗的房間之中,穿著血色長袍的怪人獰聲道:“看你找的是什么廢物?如果我的人不能及時趕到的話,就差點兒壞了大事,如果仁濟堂的事情被暴露,你擔待的起嗎?”

孫天奇一臉的陰沉,自制理虧,只能閉口不語。

“哼,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跟主人稟報,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有什么私自行動,否則的話,你知道會是什么下場。”

怪人離開之後,一個青年舉著紅酒杯抿嘴笑道:“天奇,好像你的計劃不太管用啊?這件事情如果主人知道了的話,可能在豫州你很快就會沒有立足之地了。”

孫天奇獰笑道:“少在那裏說什么風涼話,你應該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話,倒黴的不光只是我一個人,你也一樣不好過,不要忘了,他不光是我的畔腳石,也同樣是你的眼中釘,你看了這么長時間的熱鬧,是不是也應該出一點兒力了?”

“也好,就讓我先去會會他吧!”

砰!

青年手中的紅酒杯突然硬生生的爆開了,猩紅似血的紅酒跟玻璃渣子混合在一起順著手掌滴落下來。

“畔腳石要踢開,眼中釘也一樣拔掉,你說得對,看了這么長時間的熱鬧,的確是有點兒太無聊了!”

孫天奇眉毛一挑,道:“你打算怎么做?”

青年嘿嘿一笑,道:“豫州六公子本來就是表面和平,背地裏狗咬狗,只不過一些老家夥在支撐著場面,保持著平衡,淩冽的出現好像已經打破了這個平衡,但是還不夠!”

………………………………………………………………………………

到了警局之後,王琪就跟被嚇傻了一樣,不吃不喝,不睡覺也不肯說話,想想也能理解,全家都被幹掉了,從一個風光無限的大小姐一夜之間變的一無所有,這種打擊可能是個人都難以承受。

但她不開口的話,警察就無法取證,淩冽總不能真的把手裏的視頻公布出去吧,王琪雖然惡毒肮髒,但被滅滿門這樣的懲罰已經足夠了。

無奈之下,淩冽只好親自跑了一趟,才兩天不見,王琪就已經不成樣子了,身體最起碼消瘦了足足有二十斤,只有二十幾歲,頭發卻出現了白斑,兩眼空洞無神,就跟一個還在呼吸的死人差不多。

如果一個人的心已經死了話,就算是你現在直接殺了她,她都不會有任何的反應,王琪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態。

淩冽搬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點上一根煙,半眯著眼睛道:“雖然我沒有家人,但我也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全家都死了,你等於失去了一切,可能你都不想活了吧?”q8zc

王琪對淩冽所說的話是無動於衷,就好像什么都沒有聽到一樣。

淩冽繼續道:“可是你現在死了又有什么用呢?只會讓那些殺你全家的人更加開心,他們會這樣想:你看,我殺了你全家,你連報仇都不敢!”

聽到報仇兩個字,王琪滿是死灰的兩眼之中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口中發出幹澀的聲音,道:“報仇?”

“不錯,報仇,如果你能夠讓殺害你全家的人繩之以法,讓他們全部下地獄,這才是你唯一能替你死去的親人做的事情了。”

淩冽道:“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那這一份仇怨就永遠沒有辦法昭雪,你的家人在九泉之下也不會瞑目的。”

頓時,王琪的兩眼之中散發出帶著血色的仇恨目光,咬緊牙關,越咬越用力,血絲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不錯,她失去了一切,她覺得生無可戀,她想死,可是如果她死了,誰來報仇?她的家人全部慘死,仇人卻依然逍遙快活,他們在九泉之下能瞑目嗎?

“我應該怎么做?”

見王琪提起了仇恨,淩冽心裏一喜,知道自己的方法有效果,現在仇恨可能是唯一支撐王琪活下去的支柱了。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想你也看到了,他們之所以殺你全家,全都是因為我,他們害怕我知道了他們的秘密,所以才會殺人滅口。”

淩冽道:“而你也看到了我的實力,所以,你想要報仇的唯一方法就是跟我合作!”

王琪一陣沉默,翻開猩紅的雙眼,臉色鎮寧道:“好,我跟你合作,但你必須保證能夠幫我報仇!”

“放心,你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就算沒有你,我也會跟他們不死不休的!”

淩冽沒有說謊,他已經跟地府不死不休了,就算沒有王琪的幫助,他也會跟王琴死磕到底。

“你想要什么?”王琪問道。

“我想知道你父親的一切,我想知道你父親知道一些什么秘密,才會讓他們殺人滅口?”淩冽問道。

王琪搖搖頭道:“很抱歉,這些事情我並不知道,你也知道我跟我弟弟都是什么樣的人,如果他想做什么的話,是不會讓我們參與的!”

淩冽想想也是,跟地府那種沒有人性的組織合作本身就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別說王琪姐弟倆本來就不成器,就算他們成器,王駱仁也不會將他牽扯進去的。

沒有辦法,本來想從王琪身上找突破口的希望又落空,追蹤地府的線索又斷了。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你做證,證明我弟弟才是幕後陷害你的人,除此之外,我幫不了你了,如果你覺得不夠的話,可以殺了我。”王琪淡漠道。

淩冽搖頭道:“你所受到的懲罰已經夠了,我沒有必要殺你,如果你肯幫我做證,我只會謝謝你。”

王琪感覺到有些意外,以她對人情世故的理解,淩冽沒有從她這裏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定會想盡辦法報複自己,沒想到他竟然這么輕易的就放過了她。

有了王琪的證詞之後,那個賣給百草廬假銀針的老板很快被抓了,而那個在戒煙館裏面流產的妓女也被警察帶走。

他們供認不諱,一切都是王麟出錢買通了他們陷害中醫戒煙館跟百草廬的。

隨後,豫州市局在新聞媒體跟官方網絡上面公布了結案結果,撤銷對中醫戒煙館跟百草廬的一切審查,即日恢複營業。

一場風波就此停息!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