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车上没地方坐只能坐我,一家人出去旅游在车上爱

车上没地方坐只能坐我,一家人出去旅游在车上爱雖然案子了斷了,但是淩冽覺得地府既然有心想要滅了王駱仁全家,那王琪也應該不安全,就勸她暫時離開。

“好,我走!”現在的王琪顯的很平靜,直接答應了下來,或許只有活著才能看見那些仇人下地獄。

“你在哪個國家有熟悉的人?我可以安排人送你處境!”淩冽道。

“你可以教我中醫嗎?”王琪突然問道。

“你想學?”淩冽感覺非常的意外。

“嗯,我想學!”

王琪眼中透著透著悔恨道:“我們一家能夠向你一樣,努力的去做好一個醫者應該做的事情,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或許之前王琪卑賤肮髒,荒淫無恥,但是當她失去一切之後卻看清楚了很多事情,如果王駱仁好好的去一個醫生,盡好一個醫生的天職,不去接受利益的誘惑。

可能他現在依然是一個受人尊敬的醫學巨匠,不會招惹滅門慘禍!

王琪想要活下去,但她已經對之前的沒有了人和眷戀,除了報仇如果還有能讓她支撐下去的東西的話,那就是醫術了。

她想要跟淩冽一樣,成為一個受人尊敬的好醫生,只有這樣,她才能重新獲取尊嚴。

“好,只要你想學,我就會教你!”淩冽爽快的答應了。

不管王琪之前是什么樣,但至少現在是真誠的,淩冽雖然不是佛門中人,但也覺得導人向善是功德一件。

而且,王琪本身在醫學上面就有不低的成就,如果她肯用心學的話,一定會喲一番成就的。

“這些東西你拿著,我想以你的智商跟能力,應該不難理解!”淩冽交給了王琪幾本厚厚的手抄本。

王琪打開一看,裏面有神農百草經,擠出行針法,各種切脈的手法,甚至還有金蛇針法跟神農心經的禦氣之法,驚道:“這么珍貴的東西,你真的願意交給我?”

“為什么不願意?我的理想是發展中醫,我要讓中醫遍地開花,讓所有人去相信中醫,去看中醫,去吃中藥,但這不是我一個人就能完成的事情。”

淩冽笑了笑,道:“所以,我教你,其實也是為了完成我自己的心願而已。”

王琪屢次出國交流醫學,在國際醫學論壇上還發過論文,大小都有一定的影響力,要是她能夠在國外替中醫打開一扇門,那是天大的好事。

所以,淩冽當然不會藏私,只會傳他精深的中醫之術。

“謝謝你!”

王琪向淩冽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後,將醫書收好,轉過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淩冽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今天無意中的一次善舉,給他帶來了無比豐厚的回報。

由市局直接向各大新聞媒體澄清,中醫戒煙館跟百草廬不光重新開張了,還大大的在眾多媒體面前露了一次臉,聚攏了更多的人氣。

重新開張當天,二十家中醫戒煙館差點兒就被擠爆了,齊國亮只好加快二十家新店的開張。

與此同時,百草廬前來求醫的病患也更多了,之前大部分都是西城的百姓,現在連其他城區的人也趕來了,甚至周邊的城市也有人慕名而來。

反正,或許還有很多人不知道淩冽是誰,但是小神醫之名已經在豫州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雖然前來求醫的人越來越多了,但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沒有解決,那就是西城的中藥賣的實在是太貴了,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就吃不起。

其他城區的還好一點些,可是西城的中藥被仁濟堂壟斷了,價格太好了,西城的百姓如果不想跑的太遠,就只能去仁濟堂了。

這件事情遲早都是要解決的,本來淩冽沒有想過要開藥鋪,照現在看來,這個藥鋪他是非開不可了。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的電話響了起來,是秦爽。

“在忙什么呢?我的大神醫!”秦爽打趣笑道。

“大美女給我打電話,我正開心的翹尾巴呢。”淩冽笑嘻嘻道。

“幾天不見,你這嘴倒是越來越甜了,聽說你在豫州混的是人模人樣的,晚上我到豫州你打算怎么招待我?”

“什么?你要來豫州?”淩冽驚喜道。

現在運天商行已經打開了門路,將生意做到了豫州,秦爽這一次是專門來豫州跟一家大型商行洽談合作的。

傍晚時分,淩冽打車直奔豫州國際機場,在出口處老遠就看見了身穿黑色小西裝,戴著墨鏡的秦爽。

秦爽本來就是一個極品美女,現在又是一家古玩商行的掌舵人,不知不覺有已經有了一種上位者的氣質,這令她顯的更加出眾。

都已經走出老遠了,還有不少男人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背影,舍不得把目光移開。

“大神醫,沒等很久吧?”秦爽看到淩冽,就算沒有取下墨鏡,也能感覺到那份喜悅的心情。

“別別別,千萬別叫我神醫,當不起的。”

淩冽連忙擺手,道:“你還是叫我帥哥,或者男神,這樣低調一些。”

“噗哧!”

秦爽捂著嘴笑道:“以前只是覺得你臉皮厚,沒想到這么的不要臉!”

“那是,難道你不知道泡妞兒有三大秘訣嗎?”淩冽牛逼哄哄道。

“什么三大秘訣?”

“第一是堅持!”

“第二呢?”

“第二是不要臉!”

“那第三又是什么?”

“第三就是堅持不要臉!”

看見淩冽一臉認真的表情,秦爽是笑的花枝亂顫,兩人正准備離開的時候,一個油頭粉面的青年走了過來,面帶輕蔑的看了淩冽一眼,道:“秦小姐,這位該不會就是你的男朋友吧?”

秦爽的表情立即顯的有些不自然起來,道:“沒錯,你有問題嗎?”

“呵呵,沒有問題,只是覺得像秦小姐這樣出色的人,怎么會看上這樣的人,有點兒不搭啊?”青年上下打量著淩冽面帶譏諷道。

淩冽當即就火了,媽蛋,你說有點兒不搭是什么意思?是想說老子配不上人家嗎?

“小爽,這傻逼是誰啊?”淩冽斜著眼睛問道。

看見淩冽生氣了,秦爽也沒有了好臉色,道:“不認識,飛機上面認識的,跟一個牛皮糖似得,甩都甩不掉,咱們走!”美女無論走到哪裏都是受人矚目的,秦爽一上飛機不知道就被多少人盯上了,這個家夥一路糾纏了秦爽到現在,秦爽無奈之下只好說自己已經有男朋友,已經在機場等著接著他了。

一般這種情況下都會知難而退,而不巧的是這家夥出來的時候正好碰到了淩冽,雖然說淩冽長的還算是人模狗樣的,但是穿著太隨意了一些,而且皮膚黝黑,不知道的還以為工地上面搬磚頭的民工呢。

這一下,那家夥就不淡定了,我擦,這么一個大美女竟然跟了一個民工,這不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面嗎?q8zc

不行,老子這么有錢,又這么帥,必須要將美女救出火坑。

秦爽拉著淩冽就想走,攔住了一輛出租車,可是卻令那個家夥眼睛又是一亮,連車都買不起的窮絲,還不是砧板上面的肉,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慢著!”青年上前一步攔住了秦爽兩人的去路。

“你還想幹什么?都說我已經有男朋友了。”秦爽冷著臉道。

淩冽一聽秦爽說自己是她的男朋友,當即胸脯挺的高高的,恨不得把尾巴都翹了起來。

“你有沒有男朋友,那是你的事,但是這小子罵我,那就是我的事了。”

青年一臉的冷笑,沖淩冽道:“好小子,我劉輝在豫州混了這么多年,還是頭一回敢有人罵我傻逼的,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

淩冽頓時一頭的黑線,媽的,世上怎么就這么多傻逼呢?

“我管你在豫州混了多久,給我讓開,別惹我發火,告訴你,我要是發起火來,可是連我自己都要害怕的!”

淩冽粗暴的推開劉輝,准備帶著秦爽離開,要是美女在胖,早就收拾這家夥了。

劉輝沒想到淩冽還敢這么囂張,頓時大怒,道:“好,你有種,我看你今天是走不成了。”

說完他就掏出了電話撥通了號碼,道:“刀哥,在哪兒呢?我已經到了,你也到了是吧?那趕緊過來,有一個小子欠收拾!”

沒過多久,兩輛車就開了過來,走下來幾個滿臉凶厲的彪體大漢,領頭的眼中透著凶光,臉上一道長長的傷疤,是刀砍的,看起來非常的猙獰。

這群人顯然不是什么善類,秦爽臉色微變,想拉著淩冽走,看是出租車的司機看到這種情況,一踩油門直接就跑了。

“輝少,怎么回事?”刀疤男走過來問道。

劉輝指著淩冽冷笑道:“就是這小子,居然敢罵我,給我好好收拾他一頓!”

刀疤男看了淩冽一眼,嘿嘿獰笑道:“好小子,竟然連咱們天擎幫的輝少都敢罵,你倒還是頭一份,想怎么死?”

淩冽微微皺眉,道:“你們是天擎幫的?”

“不錯,這位就是咱們天擎幫的輝少,咱們龍頭的親侄子!”刀疤男指著劉輝道。

難怪這么囂張了,原來劉向天是親叔伯,不管是誰,有一個這么牛逼的叔伯,估計都會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的吧?

秦爽雖然不住豫州,但也經常過來,曾經從秦運天的口中聽說過天擎幫,豫州四大幫會之後,而且後面還有非常強大的後台,一般人根本就招惹不起。

沒想到飛機上面隨便遇到一個家夥,就是天擎幫龍頭的親侄子。

“輝少,這件事情只是一個誤會,我看就這樣算了吧?今晚我來款待各位,就當是賠禮道歉了,怎么樣?”秦爽道。

她知道淩冽有一些背景,但卻了解的不是太多,這才來豫州沒多久,沒有必要給當地強大的地下勢力結怨。

看見淩冽皺眉頭,秦爽也服軟來,柳惠嘿嘿一笑道:“嘿嘿,秦小姐開口求情當然沒有問題了,只要秦小姐你今天晚上獨自一個人給我道歉,這小子向我下跪磕頭,這事兒我就當作沒發生過。”

秦爽頓時臉色一變,獨自一個人賠禮道歉?那可能就不是在飯桌上,而是在床上了吧?

淩冽的目光變的陰冷起來,笑眯眯道:“輝少,如果我不同意呢?”

“不同意?也好辦!”

劉輝獰笑道:“刀哥,打斷這小子兩條腿,把這婊子帶走,咱們大家一起玩,就當是我招待各位兄弟了!”

刀疤幾個人一聽,頓時兩眼冒出了賊光,直勾勾的盯著秦爽,無論是身材相貌,還是氣質,秦爽都是萬中無一的極品。

劉輝竟然說要跟他們一起玩,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能上這樣的大美女,想想都覺得興奮!

“兄弟們,動手!”刀疤迫不及待的喊道。

幾個漢子立即如狼似虎的沖向淩冽跟秦爽,秦爽頓時嚇的身體往後退,淩冽嘿嘿一笑,身體突然一個前沖,就到了劉輝的跟前,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呃……你……”

劉輝感覺脖子被一個鐵鉗夾住,雙腳被提離地面,呼吸困難,兩條腿一陣亂蹬,就跟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雞崽子似得。

刀疤男頓時大驚,喝道:“小子,你好大的膽子,你敢動輝少!”

淩冽冷冷一笑,道:“我都已經動了,你說我敢不敢動?識相一點兒的話,就趕緊給劉向天打電話,不然我可不能保證你們的輝少能撐多久。”

本來淩冽暫時還不想跟劉向天產生沖突,但既然事情都找上門了,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刀疤男看見劉輝一張臉憋的豬肝似得,馬上就要被你掐死了,只能掏出電話,劉向天沒有兒子,對這個侄子非常疼愛,如果在他面前出事,以劉向天的脾氣。

“大哥,我是刀疤,不好了,輝少他……”

刀疤男打完電話之後,向淩冽道:“我們大哥讓你接電話!”

淩冽接過電話,那邊就傳來劉向天陰沉的聲音,道:“我不管你是誰?小輝要是掉了一根汗毛,我要你死無全屍!”

“劉老大,咱們也算是老朋友了,好不容易通一次電話你就喊打喊殺的,不太合適吧?”淩冽陰陽怪氣道。

“你……你是淩冽!?”劉向天顯然非常的意外。

“是我,這一次純屬你侄子自己沒事找事,具體的我就不多說了,我想劉老大你應該知道怎么解決吧?”淩冽笑道。

因為鬱金菱,淩冽等同於搶了劉向天的女人,但劉向天都忍住了,所以淩冽斷定他更不可能會為了這么一點兒小事兒跟自己產生沖突。

“把電話給小輝吧!”劉向天沉聲道。

淩冽松開了劉輝,將手機扔給了他,劉輝接過電話,慌忙道:“大伯,你要替我報仇啊,我……”

“不用說了,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向你面前的人跪下道歉,取得他的原諒,如果你做不到,你以後就不用再說是我劉向天的侄子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