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才几天没做就湿成那样总裁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才几天没做就湿成那样总裁可是淩冽的道歉話並沒有讓這些人的怒火平息。

“哼,還有感而發?就憑你這種貨色也能聽得到這種玄妙的音律嗎?牛嚼牡丹,大言不慚!”

“滾吧,今天要不是看在閣內之人的份上,本少爺非好好收拾你不可!”

“看來以後得跟春陽樓的主人好好談談了,不要隨便放一些下九流的人進來,打擾了雅興!”

要是換成別的地方,聽到這樣的話,淩冽非是大怒發作不可,可是想到的確是因為自己阻斷了閣內玄妙的樂聲,羞愧難當,硬是平息了怒火。

就在淩冽准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大約十五六歲,渾身透著機靈勁兒的小姑娘走了出來,水汪汪的大眼睛帶著一絲怒意,道:“剛才是誰在胡說八道?”

眾人看見小姑娘出來,頓時都是滿臉的幸災樂禍看向淩冽,淩冽不好意思道:“非常抱歉,剛才是我多了一句嘴,我現在馬上就走,絕不打擾!”

“哼,打擾了別人的雅興,想走就完事兒了嗎?”小姑娘氣呼呼道。

淩冽一愣,苦笑道:“那不知道小妹妹想怎么樣?”

雖然有些掃興,但也不算是什么大錯,不至於就因為自己說了一句話,就把自己揍一頓吧!

“跟我進來,我們家小姐想要見你!”小姑娘瞪眼道。

讓我進去?難道是想把我帶進屋裏面揍一頓嗎?好吧,揍一頓就揍一頓吧,反正自己也是皮糙肉厚的!

可是旁邊那些人卻都是傻眼了,一臉的難以置信。

一個青年誇張的叫喊了起來,道:“我……靠,不會吧?她竟然要見這個鄉巴佬?”

“早知道我也胡說八道了,就算被拖進去打一頓,能見上一面我也心甘情願啊!”q8zc

“媽的,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淩冽看見那些人一個個羨慕嫉妒恨,捶胸頓足,就差滿地打滾了,頓時一頭的黑線,追星真可怕啊!

跟著小姑娘走進聽風閣,只見裏面的擺設與裝扮都非常的古樸,白紗輕舞,清風徐來,這個聽風閣還是挺有意境的。

白紗後面是一張桌子,上面擺放著一張古箏,曼妙的倩影端坐在那裏,雖然看不清楚容貌,可是如果一個美女的滿分的話。

淩冽覺得就憑這道模糊的身影就能打上九分!

“哼,過去,但不許走過白紗,不然有你好看!”小姑娘指著白紗惡狠狠道。

淩冽苦笑著走了過去,卻聽見白紗後面響起悅耳的聲音:“阿秒,不許對先生無禮!”

聽到這道聲音,淩冽又是一陣失神,真是好清妙的聲音。

“在下路過,有感而發,實乃是無心之失,還請小姐千萬不要見怪,如有唐突之處,願受責罰!”淩冽上前道。

可是沒等白紗後的人開口,叫阿秒的小姑娘就已經怒了,豎著眉毛指著淩冽道:“你會不會說話?你說誰是小姐?你才是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

淩冽想哭,古代才子遇到佳人的時候不都是這樣稱呼的嗎?怎么到自己嘴裏就變成罪過了呢?

“阿秒,你先退下吧!”白紗後的人輕聲道。

雖然語氣很輕,可是阿秒卻是狠狠的瞪了淩冽一下,乖乖的退了出去。

“姑娘,我剛才真的只是口誤,口誤……”淩冽道。

白紗後的人輕笑道:“既然淩先生是無心之失,又何必介意呢?更何況,世人皆備虛妄表象所負累,淩先生既能平心而言,算不得有失!”

淩冽一愣,道:“姑娘認識我嗎?”

他確定不認識白紗後的人,可對方顯然是認識自己的。

“淩先生乃是濟世神醫,我又怎么會不認得?”

淩冽連忙擺手道:“什么濟世神醫?姑娘實在是太過獎了,淩冽只是一個小醫生,治病救人乃是我的本分而已!倒是姑娘,樂聲如同天上仙音,超凡脫俗,令人神往啊!”

雖然被美女誇張是很值得驕傲的事情,但千萬要低調,要忍住,聽說美女都不喜歡愛裝逼的帥哥。

“淩先生太自謙了,只能擺弄音律供人娛樂只是小道而已,哪裏比得上先生你心懷天下的醫者仁心,該受我一拜!”

說完,淩冽看到白紗後的身影站起身來,微微欠身,恭敬的一禮!

淩冽大驚,立即道:“姑娘,萬萬不可,淩冽受用不起!”

白紗後的人輕笑道:“就憑先生的仁心,有憑先生那一句“自古紅顏多妖嬈,無奈天行妒天驕”就受用的起!”

淩冽終於明白了自己為什么會被請進來了,並非是自己一句話惹怒了白紗後的人,而是因為自己聽出了白紗後的人琴弦之中所要表達的輕語。

所謂,千金易得,知己難求!

莫非白紗後的人將自己當成了知己不成?

“姑娘,實話告訴你的吧,其實淩冽是一個粗線條,紮紮針,號號脈還行,但是對音律是真的七竅通六竅,一竅不通啊!”淩冽撓著頭不好意思道。

白紗後的人又笑了起來,道:“淩先生果然是一個奇特的人,你是第一個跟我相見之後,坦言自己不懂音律之人!”

像白紗後這樣的人,音律可是是最快,也是唯一能夠跟他拉進距離的人,任何人進來之後可能都想著跟她談論音律,但淩冽卻說自己是一竅不通,這不是傻逼嗎?

可是淩冽是一個老實人啊,不會就是不會,如果把自己說的很牛逼,人家提出來跟自己切磋一下,可咋整?

“呵呵,我是怕我如果說我音律上面很厲害,你要跟我切磋的話,我不是自取其辱嗎?”淩冽撓著頭傻笑道。

“淩先生如此豁達的心胸,就值得一見!”

白紗後的人道:“不知道淩先生相信緣分嗎?”

“應該相信吧,不過緣分這東西有的時候太虛無縹緲了。”淩冽道。

“既然淩先生相信緣分,那我相信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

聽到這樣的話,淩冽知道自己該是離開的時候了,拱手道:“還沒有請教姑娘的芳名。”

“淩先生不是相信緣分嗎?再次見面,或許我們能夠坦誠相見!”

淩冽帶著一陣失落走出了聽風閣,卻看見那群人還杵在那裏沒有離開,看見淩冽出來,一個青年立即沖了過來,揪住淩冽的脖子,惡狠狠道:“鄉巴佬,她都跟你說什么了?”

之前淩冽覺得自己是打擾到了裏面的人,心存歉疚才再三的忍讓,可現在得知並不是那樣,哪裏還憋得住火氣?

“媽的,你放手,我跟她都是高雅之人,所談論的話題也都是高雅之事,豈能讓你這樣動不動就動手的粗線條知道?那個青年頓時大怒,正要跟淩冽動手,阿秒又跑了出來,道:“小姐說了,她有些累,現在需要休息,等一下就會離開,請你們散去吧!”

聽說裏面的人要休息,那些人立即一個個都安靜了下來,忿忿的瞪了淩冽一眼離開了。

淩冽跟秦爽被帶進了觀雨樓,同樣優雅的房間,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淩冽就是覺得沒有聽風閣那樣具有意境。

看見淩冽還在出神,秦爽有些氣憤道:“怎么?是不是一個大美女,把你的魂兒都勾走了?”

“什么大美女啊?我連她的樣子都沒有見過!”淩冽道。

看見大堂經理還在,忍不住問道:“經理,她究竟是什么來頭?”

大堂經理笑道“淩先生,我不能透露她的身份,我只能告訴你她是我們老板的好朋友,有著可以任意出入任何一家春陽樓,而且終身免費的權力!”

“哦,那你們老板又是誰啊?”淩冽又問道。

“我們的老板就是傾城國際豫州分部的副總黎嫣然小姐。”大堂經理一臉崇敬道。

淩冽頓時一愣,道:“她還是春陽樓的老板?”

秦爽笑了起來,道:“難道你不知道,春陽樓其實是傾城國際的產業,黎嫣然搭理這裏,一點兒也不奇怪啊!”

淩冽立即一陣無語,早就知道傾城國際麾下有很多的產業,觸及各個領域,沒想到連飯店都開。

心裏突然一動,淩冽問道:“經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春陽樓一定不止一個可以任意出入,而且終身免費的客人吧?”

大堂經理笑了笑,道:“當然不止一個了。”

“其他的我可能不太清楚,但我想肯定有霍家的大小姐霍青墨以及康家的大小姐康木曦,對嗎?”

“淩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

大堂經理一臉的驚訝道:“能享受這樣待遇的,一共只有三位,剩餘的兩位真是霍大小姐跟康大小姐!”

“呵呵,我聰明嘛,一猜就能猜的出來。”淩冽得意道。

大堂經理走後,秦爽迫不及待的問道:“你是不是已經猜到她是誰了?”

“你也算是經常在豫州走動了,你想想能與黎嫣然齊名的人能有幾個呢?”淩冽道。

黎嫣然是豫州四朵金花之一,能與她齊名的只有三個,剛才霍青墨跟康木曦已經提到了,那剩下的一個自然就是之前聽風閣裏面的人了。

這一頓飯吃的非常舒適,期間淩冽問道:“之前你跟我說過,豫州有很大的交易市場,裏面會出現很多珍惜的靈藥,是嗎?”

“不錯,一般像百年老參,千年靈芝這樣的東西,價格昂貴,一般的藥店消化不了,也是為了博取更好的價格,會出現在大型的交易市場。”秦爽點點頭道。

“那沒事的話,你就帶我去看看吧。”淩冽道。

“好啊!”秦爽臉上欣喜道。

“對了,你在豫州認識的有大型的中草藥批發商嗎?”淩冽又問道。

秦爽想了想,道:“這個倒是認識的不多,不過在交易市場一般會有這樣的中草藥批發商,因為誰都有興趣買上一兩件珍惜的藥材做為自己的鎮店之寶!”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就算遇不到也沒有關系,憑借齊國亮,以及喬峰他們的人脈,應該不難結識大型的中草藥批發商。

玉靈閣,是豫州頂級扽交易市場之一,秦爽這一次來也正是跟玉靈閣的大老板洽談合作的。

走進玉靈閣,發現無論是人流量還是規模上面都比運天商行大了數倍不止,當然,所交易的物品也是種類繁多,古玩字畫,珍惜藥材,以及各種各樣的稀有寶貝都能在這裏面見到,淩冽甚至看到了好幾種難得一見的珍禽異獸。

可以說,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這裏沒有的。

不過這樣大的商行,高手也相對多一些,淩冽轉了一大圈,都沒有發現值得出手的物件,不免有些失望,本來還想著在這裏大賺一筆的呢。

看見淩冽不是太興奮的樣子,秦爽問道:“沒有要出手的嗎?”

“沒有。”淩冽搖頭道。

秦爽突然心裏一動,道:“如果你想玩玩的話,不如咱們去賭石吧?”

翡翠或者玉石在開采出來,都有一層風化皮包裹著,無法知道裏面的好壞,必須切開之後才能一看究竟。

所謂的賭石就是將這些帶著風化皮的原石買下來,然後切開,獲取裏面的玉石或者翡翠。

比如一塊原石十萬塊,切開之後,如果獲取的玉石跟翡翠超過十萬就是賭贏了,反之就是輸了,當然了,也有可能原石裏面什么都沒有,那就是血本無歸!

淩冽聽說過賭石,但從來沒有接觸過,不過想到膽敢珍惜的玉石跟翡翠都蘊藏著靈氣,頓時就來了興趣。

玉靈閣裏面就有一個大型的賭石坊,進去之後發現裏面是人聲鼎沸,到處都擺滿了奇形怪狀的石頭,這些應該就是所謂的原石了。

不過淩冽看了一下那些原石上面呃標價,立即就被嚇了一跳,少則十幾萬,幾十萬,高的則是數百萬都不止,難怪聽說有很多人賭石賭的傾家蕩產了,這其實就是另類的賭博,出手就是幾十萬上百萬,能不傾家蕩產嗎?

秦爽解釋道:“別看這些原石很貴,但是如果出了好貨,價值就會立即翻倍或者十幾倍都不止。”

淩冽點點頭道:“我明白,可是這價格未免也太高了,稍微眼光差一點兒就血本無歸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青年走了過來,面帶譏笑道:“嫌貴就不要進來,這裏可不是什么阿貓阿狗就能進來的。”

淩冽有些惱火了,怎么走到哪兒都有這種說話帶刺兒的傻逼?

扭頭一看,竟然還見過,這個青年正是之前在聽風閣傻等不走一群人的其中之一。

“阿貓阿狗說誰?”淩冽問道。

“阿貓阿狗說你!”青年道。

淩冽頓時就笑了起來,道:“不錯,現在確實有一些阿貓阿狗在說我。”

噗哧!

秦爽忍不住也笑了起來,這家夥也太缺德了,嘴上占便宜,不過倒是非常的解氣。

“你……”

青年頓時大怒,冷笑道:“小子,你有種,既然你敢來這裏,看來是有興趣玩玩,不如跟我來玩兩把?不過賭石這玩意兒不是誰都能玩的,如果沒錢的話就從哪裏來滾到哪兒去!”

“好啊,你說怎么玩?”淩冽問道。

青年沒想到淩冽竟然敢真的跟他玩,陰笑道:“很簡單,兩人同時選石,以切出來的東西跟原石的價值比差來定輸贏,輸了的人切出來的東西就屬於勝利者,敢不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