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让你上我老婆你却上我妈,今晚让我弄够

让你上我老婆你却上我妈,今晚让我弄够“我擦,竟然真的是玉靈石!”

又幾個高手跳了出來,經過確認,的確是貨真價實的玉靈石!

眾人都震驚了,愣愣的看著淩冽,第一次用邊角料出了六面血,現在又用蜂窩煤出了玉靈石,一次是運氣,難道兩次還是運氣?

做賭石的從來都是相信運氣的,因為對“賭”來說,運氣就是實力!

淩冽看著手中只有指甲蓋兒大小的玉靈石,卻是滿臉的失望,或許在別人眼中玉靈石已經是好寶貝了,可對他來說卻是未成熟的果實。

玉靈石聚集天地靈氣而生,蘊藏著大量的靈氣,如果再給一些時間的話,其中的靈氣就會孕發出生命種子,到時候玉靈石就不再是冰冷的石頭了,將會變成玉靈果!

玉靈果是一種可以食用的果實,吞服之後,其中的靈氣會立即被人體吸收,淩冽沒有見過,但神農百草經之中曾經提到過,腐朽的身軀如果吞服玉靈果,神奇會重新煥發活力。

說白了,就是有著可以續命的效果!

蘭小帥是一臉的難堪,沒想到淩冽竟然再一次讓人出乎意料。

“嘿嘿,看見沒有?我又漲了!”淩冽沖蘭小帥嘿嘿笑道。

這一塊玉靈石雖然有些小,但是也能值個幾十萬,而淩冽買下一塊蜂窩煤只花了兩萬,漲了幾十倍,贏的很徹底!

“哼!”蘭小帥冷冷的將手中一大塊青田玉扔給了淩冽。

淩冽接在手中,是樂的嘴巴都咧到耳根子上面了,就這麼屁大一會兒就進賬了三百多萬,比畫雨那個傻逼強多了,累死累活的寫了一本《都市極品藥王》,一個月的稿費去掉生活費,還不夠一次大保健。

兩人的賭石對決算是結束了,這時有保潔過來想要清掃剩下的廢料,可是淩冽突然大吼一聲:“慢著!”

那些覺得沒戲看的人都准備離開了,被淩冽這一嗓子嚎的渾身直哆嗦,媽的,這小子又想出什麼么蛾子?

淩冽指著還剩下一大塊的蜂窩煤沖工匠師傅道:“師傅,我的原石還沒解完呢!”

眾人都是一頭的黑線,這家夥腦子裏面都在想一些什麼呢?已經出了一塊玉靈石了,難道還不滿足嗎?

“我擦,竟然還不滿足,你以為還有嗎?要是還有,老子這一回把剩下的肥料全吞了。”有人道。

淩冽眼睛尖,指著那個人道:“剛才就是你,告訴你,別跑,等下要是不吞,追到你家炕上,連你媳婦兒也揍一頓!”

說完,一把就奪過工匠師傅手中的玉石刀,一刀揮了下去。

哢嚓!

光華頓現,其他人都傻眼了,裏面竟然真的還有!

哢嚓!

可是淩冽又是一刀劈了下去,又是一道靈光射出!

哢嚓,哢嚓,哢嚓……

淩冽像是劈上癮,就跟多餃子餡兒似得一陣亂劈,蜂窩煤宣告瓦解,但是眼前的景象所所有人都驚呆了!

透著靈光,只有指甲蓋兒大小的玉靈石,竟然足足有十幾顆!

如果只是一顆兩顆,頂多一顆值個幾十萬,但是十幾顆就不得了啦,如果做成項鏈,或者手鏈一類的玉飾,那價值將會是成倍,數十倍,甚至百倍的翻漲!

“寶貝啊,真是好寶貝啊!”有人激動的不行,看那樣子就差下手去搶了。

一些賭石高手看向淩冽的眼神變了,如果說兩次淩冽都是胡亂碰撞走了大運,那最後呢?淩冽一口咬定剩下的原石裏面還有寶貝,那肯定不是瞎碰的。

一旁的蘭小帥也是滿臉震驚的看著淩冽,他在賭石之中雖然稱不上是高手,但也算是好手了,再白癡也能看的出來,淩冽分明就是在扮豬吃老虎。

淩冽樂滋滋的將那些玉靈石給收了起來,指著地上的石皮沖旁邊一個家夥嚷道:“喂,你剛才說了,而且還說的兩次,如果漲了就把這些石皮吞下去,該是你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那個人的臉色頓時變的通紅,吱吱唔唔道:“我媽要生二胎,正在待產呢,我得趕緊去醫院。”

淩冽盯著那個人狼狽的背影,淩冽氣結道:“丫的,你都四十五歲了,你媽最起碼有六七十了,還讓你媽給你生二胎,你也太難為老太太了吧?”

“噗哧……”

“哈哈哈……”

眾人都是忍不住一陣哄笑,不過卻再也沒有之前那種對淩冽的嘲笑了,現在誰都能看的出來淩冽絕對是一個賭石高手。

每一個行業的強者都是受人尊敬的,淩冽已經彰顯出了他的實力,還有誰敢小看他?

淩冽又轉了一大圈,也發現了不少好東西,但是卻沒有出手,他明白一個道理,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如果他把好東西全都給扒拉了出來,估計一出這個大門,玉靈閣的老板就會雇傭殺手來幹掉他。

賭石算是過足了癮,可是始終有一個人跟在他的屁股後面,淩冽忍不住回頭道:“我說你總是跟著我幹什麼?你是不是還沒有過癮?來來來,咱們再來賭兩把!”

蘭小帥看見淩冽把袖子都挽起來了,慌忙擺手道:“不不不,大哥你誤會了,剛才是小弟有眼不識泰山,沖撞了大哥,大哥千萬不要生氣!”

“媽的,說人話!”淩冽黑著臉道。

“我只是想大哥收我為徒,傳我賭石的秘技!”蘭小帥有些不好意思道。

好武之人看見武林高手,哭著喊著要拜師,賭徒遇到賭術高手,掏心挖肺也要做人家徒弟,而對於喜好賭石的蘭小帥來說,已經將淩冽封為了自己的心中偶像。

“不收,你沒有天賦!”淩冽直接道。

他根本就不會什麼賭石秘技,只不過是能看穿所蘊藏的靈氣而已,想讓蘭小帥學會這一招根本就不可能。

見淩冽果斷的拒絕,蘭小帥是一臉的失望,正要離開,卻迎面走過來一個面色陰沉的青年,令蘭小帥的臉色頓時一變,轉身就想避開。

但是青年已經看見他了,快步攔住了他,陰陽怪氣道:“呦,這不是我的乖弟弟嘛,怎麼?閑著沒事,又跑出來丟人現眼了?”

蘭小帥抬起頭一臉的憤怒,道:“大哥,你不要太過分了!”

青年冷冷一笑,伸手拍了怕蘭小帥的臉頰,道:“覺得我太過分了嗎?一個只會丟人現眼的野種,也配說我太過分了嗎?”

蘭小帥握緊拳頭,咬著牙,顯然憋著怒火,卻不敢發作出來。

一旁的秦爽有些看不過去了,道:“喂,你差不多就行了啊!”

那個青年扭頭看向秦爽,兩眼頓時一亮,嘿嘿笑道:“這妞兒是你的女人?長的挺漂亮的,該不會是從哪個窯子裏面帶出來的窯姐兒吧?”秦爽的臉色立即變的陰沉,她好歹也算是一個有身份的人,竟然被人說成是窯姐兒,算是很大的屈辱了。

蘭小帥咬著牙道:“大哥,你不要亂說,你想要針對我就放馬過來,沒有必要牽連別人!”

“哼,一個只會混吃等死的野種,也配讓我來針對嗎?”青年一臉的鄙夷冷笑,轉身就想走。

“站住!”淩冽沉聲喝道。

他不知道這家夥跟蘭小帥是什麼關系,又有什麼過節,但他不應該辱罵秦爽。

“土豹子,你是在跟我說話嗎?”青年扭頭冷聲問道。

“你這個土鱉都答話了,難道還沒有聽出來嗎?”淩冽道。

青年大怒,獰笑道:“好,你有種,在豫州還沒有人敢這樣罵我蘭俊的,你是頭一個。”

淩冽是無語到了極點,怎麼到處都是這樣的傻逼?只需你罵別人是窯姐兒,是土豹子,別人說你是土鱉,你就受不了啦?

“蘭俊?沒聽說過!”淩冽搖了搖頭。

來到豫州之後,跟他打交道的可都是六公子這樣的牛逼人物,誰會在意蘭俊這樣阿貓阿狗的人物?

可是秦爽卻是臉色一變,道:“你是蘭家的蘭俊?”

淩冽沒聽說過蘭俊,但是秦爽聽說過,蘭家雖然比不上康家,霍家這些超級豪門,但也算是大家族了,勢力龐大。

還有一點不得不提的是,藍家跟竇家還是姻親,而這個蘭俊跟竇萬重可是親表兄弟。

本身實力就不俗,又背靠竇家這棵參天大樹,如果拋開六公子之流,這個蘭俊完全有資格在豫州橫行無忌!

蘭俊伸出手指,一臉陰沉的點著淩冽的鼻子,獰笑道:“小子,我算是記住你了,以後在豫州你……”

啪!

可是他話還沒有說完,淩冽伸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將蘭俊抽的在原地打了一個轉兒。

“最討厭你這種人,欺負人就欺負人好了,偏偏還喜歡唧唧歪歪的,煩死人了,難道不知道現在連寫小說都要快節奏,你就不能爽快點兒?”淩冽慢悠悠道。

秦爽傻眼了,蘭小帥呆住了,蘭俊更是懵了,而其他一些看熱鬧的人都是瞪大眼睛,嘴巴張的大大的,下巴殼子快跌在地上了。

我……靠!

這家夥難道是瘋了嗎?竟然敢打蘭家的大少爺,難道他就不怕蘭家的報複,甚至是竇家的報複嗎?

“混蛋,你敢打我……”

啪!

蘭俊反應了過來,立即暴跳如雷,可是剛跳起來淩冽反手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蘭俊又一次在原地打了一個轉兒。

“你是不是想說你的身份有多牛逼,然後威脅我說,我打了你,肯定是死定了?”

淩冽一臉冷笑道:“不過我這個人有個怪脾氣,最聽不得別人威脅的話,那樣的話,我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我就會找人發泄,你要不要再試試?”

說完,他又揚起了手掌,暴怒之中的蘭俊臉色一變,硬是強忍著怒火,一臉猙獰的陰笑道:“好好好,算你有種,咱們走著瞧!”

說完蘭俊就憤怒的離開了,他又不是傻逼,好漢不吃眼前虧,再糾纏下去,估計又要挨幾個大嘴巴子。

但是他已經發誓,必定要淩冽生不如死!

看見淩冽居然連抽了蘭俊兩個大嘴巴子,圍觀的人感覺都瘋了,媽呀,這小子究竟是誰啊?當眾抽藍家大少的臉,這時找死的節奏啊!

以蘭俊的身份,剛才的事情估計很快就傳遍豫州,而像蘭俊這樣的大少爺都極愛面子,為了報複,還不跟淩冽往死裏磕?

秦爽的臉色非常難看,道:“你這一次實在是太莽撞了。”

淩冽卻無所謂的笑道:“有什麼莽撞的?看見自己的女人被人辱罵,如果都不出手的話,那還算是一個帶把兒的嗎?”

這時,蘭小帥卻跑了過來,拉著淩冽神色慌張道:“大哥,我看你還是趕緊走吧,有多遠走多遠,我大哥那個人不是好惹的,你讓他丟了這麼大的臉,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淩冽有些意外的看著蘭小帥,道:“就算他不放過我,又關你什麼事啊?”

“不管怎麼樣,如果不是我的話,你也不會跟我大哥結仇了,你還是趕緊走吧,事情因我而起,跑路的錢我出了,不多,幾百萬還是有的!”蘭小帥催促道。

看來這個蘭小帥跟蘭俊不是一路貨色,最起碼他還知道替別人著想。

“我說,那家夥不是你大哥嗎?怎麼看起來,你們兩個合不來啊?”淩冽問道。

蘭小帥的表情一下子變的黯然起來,道:“不瞞你說,我媽只是我爸在外面養的女人,長這麼大,我連蘭家的大門都還沒有進去過。”

淩冽立即就明白了,怪不得蘭俊罵蘭小帥是野種了,原來這小子是一個庶子,連進蘭家大門的資格都沒有。

“算了,不說我了,你還是趕緊走吧,等我大哥帶人找來,你就走不了啦!”蘭小帥拉著淩冽道。

淩冽挺了挺胸脯,牛逼哄哄道:“怕個毛線啊?我連向振華那小子都敢抽,還會怕你大哥那個小癟三?”

他以後注定會跟竇家杠上,與其等人家找上門,還不如主動出擊,如果蘭俊不識相,繼續來找事兒的話,就先拿這個蘭家開刀,蘭俊就是他的第一塊磨刀石!

“我……日,大哥,我滴親哥,這個時候你就別吹牛逼了行不行?”蘭小帥壓根兒就不相信,以為淩冽是在吹牛逼。

就在這個時候,一群人急匆匆的趕了過來,領頭的一個中年人氣度不凡,秦爽臉色一變,道:“糟了!”

她認得這個人,玉靈閣的老總錢耀同,也是她這一次前來洽談合作的對象,藍家大少被人毆打,一定是有人通知了他,特意趕過來處理的。

錢耀同是商人,利益至上,斷然不會得罪蘭家,估計這一次合作不但要黃,甚至還有可能追究淩冽的責任。

“是誰?是誰在這裏傷人!?”錢耀同怒氣沖沖道。

一個保安指著淩冽道:“錢總,就是他,毆打了蘭大少!”

錢耀同一看見淩冽,頓時臉色一變,快步走了過來,之前那些看熱鬧的人都有些幸災樂禍,可能不等蘭俊的報複,錢耀同就已經把淩冽給收拾了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