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你们老公是怎么搞你的,如何才能很快的怀上孕

你们老公是怎么搞你的,如何才能很快的怀上孕,秦爽抽空說了一句,然後就將淩冽直接撲倒在地上,一陣狂吻,不過別看秦爽都已經二十五六歲了顯然沒有激吻的經驗。

笨拙的將舌頭伸了進去,還沒有等淩冽藏著味兒,突然就是一聲慘叫。

秦爽被淩冽這一嗓子給嚇了一跳,酒也醒了一大半兒,慌忙推開他,緊張道:“怎么了?”

只見淩冽捂著冒血絲的嘴巴,痛叫道:“咬到舌頭了,哎呦,我自己又咬了一次……”

“對……對……對不起,我是第一次,我看電視上面都是這樣演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爽有些慌張,結結巴巴道。

淩冽倒是不介意被秦爽咬一口,每天咬一次他也願意啊,他現在介意的是秦爽剛才說的話。

“你剛才說的什么?我沒聽清楚,你能再說一遍嗎?”淩冽道。

“你真的沒聽清?”秦爽臉一紅,不相信。

“真的沒聽清!”淩冽一臉認真道。

秦爽突然安靜了下來,坐在淩冽的身邊,將頭輕輕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面,幽幽道:“我跟康偉是在大學的時候認識的,那個時候他是我們學校的校草,你知道校草嗎?”

淩冽立即挺了挺胸脯,道:“當然知道,像我這樣帥的,在學校裏面一般都是校草。”

“噗哧!”

秦爽笑完之後,道:“那個時候他真的很帥,籃球打的也很很棒,不知道多少女生都喜歡他!”

淩冽憤然道:“我不光長得帥,我的籃球打的也很!”

“我當時只有十幾歲,跟別的女孩子一樣,希望能有一個帥氣,又陽光的白馬王子,康偉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淩冽心裏面酸酸的說道:“為什么沒人說我是白馬王子呢?難道我比較黑的原因,可是現在女孩子不是都喜歡黑馬王子嗎?”

秦爽一瞪眼,道:“你到底要不要聽我說?”

“好好好,你說,你說,我不打岔了!”淩冽捂住嘴巴道。

跟很多青春少男少女的初戀小故事一樣,秦爽是校花,康偉是校草,而且兩人又走的很近,很多人都認識兩人其實是一對兒,就連他們兩個也是這樣認為的。

只不過保守的秦爽堅持要在畢業之後開始這段感情,所以,兩人相互愛慕著,卻壓抑著內心即將迸發的激情。

但是可惜的是,畢業之後康偉卻神秘的失蹤了,秦爽曾經找過,但是卻沒有任何音訊,然後一直到現在,康偉再次出現。

“你知道嗎?看見他出現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他剛才向我表白了,如果換做是三個月以前,可能我一定會答應他,但是我卻拒絕了他!”秦爽道。

“為什么?”

“因為我的心胸很狹窄,只能裝的一個人,當年康偉他在我的心裏,裝不下別人,可是他走了,現在我的心裏已經裝進了另一個人,那自然再也裝不下他了。”

淩冽心裏的某根弦好像被什么東西狠狠的觸碰了一下,剛才他很失落,他以為自己失去了秦爽,結果幸福來的太快,秦爽竟然跑過來向他表白。

他真的很想抱著秦爽然後大吼一聲,道:“走,咱們生娃兒去!”

可是現在他卻反而不敢伸手了,秦爽的心裏只能裝的下一個人,可是他呢?他已經有了楚香湘,但他竟然還是不滿足,跟秦爽的專一比起來,他是不是太過無恥了?

他默默的坐起身來,和秦爽拉開了距離,從兜裏掏出一包香煙,點上之後,淡淡道:“我的心裏也裝了別人,你說我應該怎么辦?”

秦爽渾身猛的一顫,道:“你是在拒絕我嗎?”

淩冽一臉苦澀的搖著頭,道:“我哪兒有什么資格拒絕你?你漂亮,很有能力,很多人都會將你奉為女神,可我又是什么?愛了一個還愛一個,你不覺得我很可恥嗎?一個無恥之徒配不上你!”

“可是我就喜歡無恥之徒!”

淩冽一愣,我擦,見過表白的,這樣表白的到還是頭一回!

“我知道你有女朋友,而且我還知道,將來你還會有第三個,男人都是這樣,永遠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不錯,我也管不住我的下半身,所以,我們並不合適,只要你願意,有很多比我更加優秀的男人把你當成唯一,當成是寶,跟你相守到老!”

淩冽說完,就站起身准備離開,他心裏是有秦爽,可他不能去擁有,因為秦爽他視為自己的唯一,可是秦爽卻不是他的唯一。q8zc

他已經有了楚香湘,如果秦爽跟著他,可能這一輩子連穿上婚紗的機會都沒有了。

如果他為了自己的私欲,接受了秦爽,卻連基本的名分都不能給她,等同於毀了她的一生,那他還有自己資格說自己去愛她?

淩冽想走,可是卻沒有走掉,因為秦爽沖過來緊緊的抱住了他!

“我不要,我不要什么優秀的男人,你根本不明白,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那他就是天底下最好的,我說過我心裏再也裝不下任何人了,你還能讓我去愛誰?”

秦爽滿臉含淚的哭喊道:“淩冽,我愛你,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可以好好的愛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淩冽的心裏在發顫,道:“你這又是何必呢?”

“如果愛情可以控制的話,那世上就沒有那么多癡男怨女了,如果可以說愛就愛,說不愛就不愛的話,愛情就不會是一種永遠都戒不掉的毒藥了!”

秦爽抱著淩冽,很緊,很緊,喊道:“淩冽,我已經中毒了,很深,很深,已經滲入骨髓,你永遠都解不了!”

感覺到秦爽滾燙的淚水打濕自己的後背,淩冽大腦嗡的一響,轉過身緊緊的抱住了秦爽。

兩張嘴巴貼在了一起,瘋狂的激吻著,淩冽的舌頭又一次被咬到了,嘴角在滴血,但他死活就是不松嘴。

午夜,天上的皎月更加明亮了,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

可能是剛才秦爽的哭喊聲太響亮了,將睡在百草廬裏面的范毅跟肖俊豪吵醒了,揉著眼睛開門一看,立即就傻眼了。

“我……靠,俊豪,你師傅也太急了吧?可是再急也不能在大街上面啊。”范毅傻愣愣道。

肖俊豪還是一個孩子,也覺得這樣不是太好,縮著脖子上前捅了捅淩冽的腰小聲道:“師傅,你跟秦小姐去開房吧?”

啪!

一個暴栗狠狠的敲在了肖俊豪的頭上,淩冽舉著還沒有敲下來的手,只聽見秦爽惡狠狠道:“什么秦小姐?叫師娘,下次再叫錯了,就打斷你的狗腿!”肖俊豪被這一個暴栗敲的齜牙咧嘴。

秦爽又狠狠的瞪了范毅一眼,道:“看什么看?給我滾回去,沒見我正忙著了嗎?不知道打擾別人親熱是很沒有道德的嗎?”

范毅連忙嚇的拉著肖俊豪鑽進了百草廬,反鎖上大門,鑽進被子裏面不敢出來,媽呀,這母老虎發起火來怎么這么可怕呢?

但是最震驚的卻是淩冽,他發現一個問題,在沒確定關系之前,一個個都是既靦腆又溫柔,怎么一確定關系了,怎么一個個都變成了母夜叉?

楚香湘是這樣,秦爽也是這樣,想到以後兩個母老虎一人擰著一只耳朵,淩冽嚇的兩腿直打顫。

還是他的阿蝶比較好,體貼溫柔,可是想到阿蝶,淩冽的心情又好不起來了,已經過去好幾天了,白雲文還是沒有查到魅影的消息,這令淩冽非常的擔心。

畢竟魅影是一個殺手組織,還極有可能跟地府有很深的關系,必須盡早的找到她。

陰森的秘室之中,一群戴著口罩的白大褂正在忙碌著,如果有了解醫療的人在場的話,一定會震驚無比,秘室之中竟然擺滿了全球最先進的醫療設備。

在一個大大的圓形玻璃容器之中,一個全身血肉模糊,雙腿折斷的青年浸泡在藍色液體之中,全身插滿了管子,傷口被泡的藍色發白,看起來格外的恐怖。

但是青年並沒有死,呼吸均勻,心髒跳動的強勁有力。

一個全身籠罩在血色紅袍之中的怪人口中發出幹澀的刺耳聲音道:“開始!”

一個白大褂按下了身邊的綠色按鈕,一股綠色液體順著管子進入青年的身體裏面,青年猛然張開了雙眼。

“吼……”

青年身上的肌肉突然膨脹了起來,血管暴起,透著綠色,極為可怕,但更加可怕的則是青年像是在承受一種非人的痛苦,不停的嘶吼著,一張臉都要扭曲了,兩眼之中透發著恐怖的煞氣。

詭異的是,青年身上的傷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的複原,已經折斷變形的雙腿也恢複了正常!

轟!

圓形的玻璃容器突然爆開,青年沖了出來,只見他全身肌肉雖然暴起,卻像死人一樣的慘白,渾身的煞氣著,可怕的雙眼之中透著血腥的凶光,整個人就像是一頭發狂的猛獸。

噗哧!

青年一把抓向身旁一個白大褂,但他的手掌就像是抓在豆腐上面一樣,白大褂的頭顱輕易的被他抓的稀爛,鮮血跟腦漿流的到處都是。

青年立即就呆住了,顯然連他自己都被驚到了,難以自信的看著自己充滿力量的雙手跟完整無缺的雙腿。

“嘿嘿,很好,很不錯,比我預期的效果還要好!”血袍人發出興奮的獰笑聲。

青年一臉猙獰道:“你是誰?”q8zc

“我是將你從監獄之中救出來,賜予你的新的生命,以及強大力量的人!”

青年的記憶被打開了,他被抓進了監獄,被人打斷了雙腿,過著連狗都不如的日子,如果不是因為心中那一股恨意,可能他早就已經不堪忍受,自我了斷了。

“為什么要救我?”

“因為你恨淩冽,也恨向家,而他們也都是我的敵人!”血袍人嘿嘿笑道。

淩冽?向家的人?

青年身上的煞氣猛然升騰了起來,猩紅的雙眼這種充滿了可怕的恨意。

不錯,他恨淩冽,他恨向家,如果不是他們的話,自己現在還是光州四少,過著無法無天,驕奢淫逸的生活。

可是現在,他不僅家破人亡,甚至險些死在獄中,現在更是變成了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他怎么能不恨呢?而且恨入了骨髓。

秘室的門被打開,血紅花走了進來,道:“師傅!”

血袍人指著青年道:“這個人從現在開始就是你新的助手了!”

百草廬是越來越紅火了,現在幾乎整個豫州城的人都知道西城八大街這邊兒有一家百草廬,裏面有一個小神醫,不光醫術高明,而且收費很低。

不光如此,小神醫的兩個師侄也非常的厲害,可以說是藥到病除。

一大早門外面就圍滿了前來求醫的人,賴有品他們幾個看見這么多病人,是既興奮又痛苦。

興奮是因為這么多人認可他們的醫術,痛苦的是因為這么多病人,一天下來,估計又累的跟孫子似得。

這時,一個挺著將軍肚的胖子叼著煙兒,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肖俊豪微微皺眉,上前道:“這位先生,我們這裏是醫館,是禁止抽煙的,請你把煙掐掉!”

胖子斜了肖俊豪一眼,道:“老子抽煙犯法嗎?小逼崽子多管什么閑事兒,把管事兒的叫出來!”

見他這么囂張,范毅以為是哪個執法部門的人,連忙跑出來賠笑道:“這家醫館暫時是我在打理,先生你有什么事嗎?”

胖子直接掏出一張名片扔給了范毅,道:“既然是醫館,就得用藥,以後你們這裏的中藥就由我們來提供了。”

范毅接過名片一看,上面寫著仁濟堂業務經理張大海。

這段時間沒少聽到仁濟堂的名字,是一家大型藥鋪,幾乎壟斷了整個西城的市場,可是價格卻是高的離譜,同樣的藥,仁濟堂的價格卻高出了幾倍,甚至十幾,二十倍!

“抱歉,我們百草廬是不賣藥的。”范毅將名片還給了張大海。

別說百草廬不用藥,就算用,也不可能去仁濟堂這種黑心的商家。

可是誰知張大海一瞪眼,道:“不賣藥你特么的開什么醫館?”

范毅火了,冷聲道:“我們這裏是醫館不是藥鋪,就是不賣藥,請回吧!”

“嘿嘿,你說不賣就不賣?”

張大海冷笑道:“今天你是不賣也得賣,否則的話,你這家醫館就等著關門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帶著怒氣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道:“我不賣藥,你就讓我醫館關門?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讓我的醫館關門的!”

“你又是誰?”胖子粗聲粗氣的問道。

“我就是這百草廬的主人,剛才是你說要讓我的醫館關門?”淩冽冷眼問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