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和同事做完回家接着做,哥我还想最一次

和同事做完回家接着做,哥我还想最一次“不錯。”

胖子趾高氣昂道:“誰不知道整個西城是我們仁濟堂說的算?你想要在西城開醫館,還要看我們仁濟堂同意不同意了!”

淩冽笑了,他醫館的相關文件都是經過正規部門批下來的,手續齊全,現在一家藥鋪竟然說醫館能不能開下去,他們說的算,真是太可笑了。

“你走吧。”淩冽道。

“你……小子,你不要不識相,惹毛了我們仁濟堂,別說開醫館了,可能你在整個豫州都混不下去。”胖子威脅道。

“給我滾蛋!”

淩冽冷眼瞪了過去,眼中冰冷的寒光讓胖子渾身一顫,莫名其妙的害怕起來。

“好好好,算你有種,你就等著吧。”胖子惡狠狠的說了一句就跑了。

趕走了死胖子,范毅一把扯過肖俊豪叫道:“俊豪,快來叫師娘!”

肖俊豪上前叫道:“師娘好!”

秦爽立即臉一紅,羞怒道:“瞎說什么呢?誰是你師娘?”

說完一個暴栗敲在了肖俊豪的頭上,肖俊豪快哭了,但不是疼哭的是委屈的想哭,之前不是說不叫師娘就打斷腿嗎?怎么今天叫了還挨揍呢?

媽呀,都說女人是老虎,一點兒都沒有說錯,這變臉比翻書還快,動不動就揍人,看來以後得躲的遠遠的。

秦爽想不到的是,就因為她這一個暴栗在肖俊豪的幼小心靈上面留下了陰影,都幾十好幾了,看見美女都不敢追,美女跟他多說幾句話,都嚇的渾身直哆嗦。

肖俊豪向淩冽哭喪著臉道:“師傅,我是不是叫錯了?”

淩冽笑嘻嘻道:“反正遲早都是這樣叫的……哎呦,你踩我幹什么?”

天色漸晚,那些前來求醫的病患都散去了,賴有品跟賴有行癱坐在那裏,累的都快不冒氣了,哀嚎道:“師叔,這樣可不行啊,病人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鐵打的,這樣下去也得熬化了啊!”

淩冽也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必須要招攬更多的中醫,這樣下去,別說是賴有品他們了,就算是他都快頂不住了。

得知淩冽打算也要對病人出售中藥的時候,范毅索性就關掉了自己的菜店,將兩個門面合成一個門面,一個是診斷室,另一個則是藥庫,中間打通就是了。

說幹就幹,范毅立即聯系人,當天晚上就把兩家中間的牆壁打通,並且買來了藥櫃。q8zc

百草廬的另一邊隔壁是一個大媽黃阿姨開的縫衣鋪,第二天一早見這架勢,問清楚是什么情況之後,就提出把自己的門面房也讓出來給百草廬。

“黃阿姨,這樣不太好吧?你把房子讓給我們,你怎么辦?”淩冽道。

黃阿姨道:“沒事兒,反正我這也沒啥生意,賺不了幾個錢,還不如給你幹一些大事。”

雖然這么說,但畢竟是黃阿姨唯一的營生,淩冽正在為難的時候,秦爽走過來笑道:“黃阿姨,我看這樣吧,不如你就來百草廬幫忙,幫大家做做飯,打掃一下衛生,每個月給你開六千的薪水,怎么樣?”

淩冽頓時兩眼一亮,這的確是一個好主意,反正百草廬裏面的飲食起居總是需要人來打理的。

黃阿姨一聽,也高興道:“好啊,不過這薪水實在是太高了,不如給三千吧,這都比我以前每個月賺的多。”

西城雖然都是低收入人群,但這些人都是非常淳樸的。

淩冽笑道:“黃阿姨,六千不多,你也看到了,每天這裏都有很多病人過來看病,活兒會很重的,到時候我說不定還會給你加薪水呢。”

最後敲定,淩冽付給黃阿姨雙倍的租金,月薪六千。

只要舍得花錢,無論幹什么效率都是很快的,當天,淩冽跟賴有品他們直接在遮陽傘下坐診,范毅找來施工隊,很快就把三家門面並成了一家,裏面重新裝修,為了速度,所用的全都是簡易木料,兩天就能完工!

錢耀同那邊也有了消息,找來一個叫吳大勇的中藥批發商,並且很快親自找到了淩冽。

“淩先生,你好!”

“吳總,你好!”淩冽客氣跟吳大勇握手。

吳大勇身材微胖,看起來非常的和善,笑起來覺得非常的憨厚,令人很有好感。

“淩先生,對於你的善舉錢總已經跟我說過了,我是百分之百的支持,可是我覺得淩先生如果在西城開藥鋪的話,可能會有一些麻煩。”吳大勇的臉色有些灰暗道。

“哦?吳總有什么話盡管說!”淩冽道。

“不瞞淩先生,在豫州,我吳大勇的藥鋪可以說是最多的,尤其是在西城,因為這邊低收入人群比較多,也是中藥銷售最多的地方,可是自從那個仁濟堂出現之後,我在西城的藥鋪就全部關閉了。”

淩冽知道這件事情,聽說西城本來有很多中草藥鋪,價格也都是平價,自從那個仁濟堂開起來之後,那些藥鋪就莫名其妙的全關門了,原來那些藥鋪大部分都是吳大勇的。

“吳總,能告訴我這都是怎么回事嗎?”淩冽問道。

吳大勇一臉憤然道:“還能是怎么回事?仁濟堂的背景不簡單,之前找過我,要跟我合作,將我藥鋪全部歸到仁濟堂的名下,而且藥材的價格成倍的提升,我不同意,結果就只能退出西城了!”

吳大勇之所以大量出售平價藥材,就是希望一些普通老百姓也能承受的起,現在價格要成倍的翻漲,這跟他的初衷不符合,當然會拒絕。

可是拒絕之後,問題馬上就來了,先是黑道上的人不斷來鬧事,緊接著就是各種相關部門前來雞蛋裏頭挑骨頭的找麻煩。

搞的吳大勇的藥鋪動不動就罰款,嚴重的要關門歇業,甚至還有不明身份的人威脅他,要么投靠仁濟堂,要么就滾出西城,不然就要他的小命。

這樣一來,吳大勇的藥鋪還怎么能開的下去?只能卷鋪蓋走人了!

吳大勇的藥鋪生意既然之前能做的那么大,說明也是一個不簡單的人,可是仁濟堂竟然能把他逼走,看來仁濟堂一定有很強的背景。

“淩先生,我支持你的做法,但是在西城是行不通的,不如咱們去東城吧!”吳大勇勸說道,他也是好心。

去東城就不會跟仁濟堂產生沖突了,可是淩冽走了,西城怎么辦?仁濟堂之所以開在西城,就是看准了西城才是最需要中藥的地方。

淩冽可以走,但是西城的百姓走不了,難道繼續讓他們被仁濟堂這樣的黑心商家魚肉嗎?

“吳總,我是不會走的,我不光要開醫館,開藥鋪,還要開的紅火,仁濟堂想要找我的麻煩,就讓他放馬過來吧!”如果淩冽是為了錢,他可以選擇給那些權貴治病,憑他的醫術,不管要多少,人家敢不給嗎?

如果淩冽是一個怕事的人,他就更加的不可能卷入豫州的權勢之爭!

“淩先生,這樣做值得嗎?”吳大勇勸解道。

“值得!”

淩冽指著那些正被診治的病人,看著他們臉上露出的欣喜笑容,道:“我是一名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本分,能讓所有人能看的病,吃的起藥是我畢生志願,誰也擋不住我!”

說完這句話之後,淩冽身上爆發出一股逼人的氣勢,令吳大勇一陣動容。

以他的身份,見識過很多大人物,他還是頭一次在一個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身上見過這么強的氣勢。

“好,我一個賣藥的也算是半個醫生,媽的,我豁出去了,以後我就跟淩先生混了!”吳大勇拍著大腿道。

他雖然不是醫生,但從他藥鋪能開的那么大,卻始終將價格維持在尋常百姓能承受的范圍,就能看出吳大勇不是醫生,卻有醫德。

能讓所有人能看得起病,吃得起藥也曾經是他的志願。

“那就多謝吳總的支持了。”淩冽道。

“淩先生言重了,我曾經也有這樣的志願,只是沒有能力去實現,淩先生能幫我實現志願,我應該感謝你才對!”

吳大勇沖淩冽一拱手,道:“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回去安排,將我的藥鋪重新開到西城!”

“等等!”

淩冽攔住他,道:“照你這么說,如果我們這么做了,仁濟堂一定會來找麻煩,不如就讓我先會會他們吧!”

吳大勇想想也是,從錢耀同的口中他多少知道一些淩冽的背景,想要重新在西城開藥鋪,必須先搞定仁濟堂,就讓淩冽也會會仁濟堂再說吧!

又過去了一天的時間,新的百草廬就已經裝修完畢了,雖然有些簡陋,可是比之前強多了。

吳大勇認識很多中醫,自從他的藥鋪關門之後,這些中醫就沒有了生計,足足有十幾個,淩冽全部招募了過來,雖然醫術遠不及賴有品他們,但是應付一些小毛病是綽綽有餘的。

百草廬裏面的藥櫃也都塞滿了吳大勇拉來的中草藥,都是一些最常見,也是經常需要用到的。q8zc

有了那十幾個中醫的加入,百草廬診治病人起來顯得更加輕松了,而得知百草廬也開始出售中醫之後,那些病患更是大喜。

之前淩冽開完方子之後,他們都去仁濟堂買藥,可是同樣的藥,在仁濟堂要數百,在百草廬卻不到一百塊錢。

如此大的差價,加上淩冽等人精湛的醫術,一傳十,十傳百,前來求醫買藥的人更多了,整條街都擠滿了人,火爆的不得了。

仁濟堂不愧是整個西城乃至豫州最大的藥鋪,中藥大樓足足占地四五百個平方,建有三層,從最常見的草藥到珍惜的名貴中藥是應有盡有,銷售人員跟一些中醫藥劑師也差不多有上百人。

可是這兩天的時間裏,仁濟堂卻幾乎是門可羅雀,除了一些關系戶,老主顧,鬼影兒都不見一個。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仁濟堂的總經理張道仁一臉陰沉的問道。

坐在他下方的一群業務經理都是戰戰兢兢的不敢說話,之前跑到百草廬的張大海一臉畏懼的站起身來,道:“是這樣的,西城八大街那邊開了一家叫百草廬的醫館,同時也有大量的重要出售,價格比我們低了很多,所以……”

“所以,那些人都去了百草廬,沒人再來仁濟堂了是吧?”張道仁臉色鐵青。

“是這樣的!”

“哼,真是好大的膽子,沒經過仁濟堂的同意就敢開醫館,還出售中藥,不知死活!”

張道仁的眼中閃過一絲陰毒,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笑道:“是魏主任嗎?我是老張啊,有時間嗎?出來聊聊……”

下午的時候,百草廬,突然來了一群人,這些人都是身穿制服,一進門就囂張的叫道:“出去,出去,都給我出去,不要妨礙我們執行公務!”

那些病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這樣被趕了出去,范毅連忙跑過來賠笑道:“各位同志,請問你有什么事嗎?”

領頭的張狂叫道:“我是藥監局的魏主任,有人舉報你們的中藥不是正規渠道,而且大都是假冒偽劣的!”

范毅知道又是來找麻煩的,吳大勇曾經是豫州最大的藥材批發商,所有手續齊全,怎么能不是正規渠道?

而且他的藥都已經賣了幾十年了,更不可能有假冒偽劣的情況。

“同志,你們是不是弄錯了……”范毅道。

“有沒有弄錯,查一下就知道了,給我讓開,檢查!”

魏主任一揮手,他的那些手下立即沖向那些藥櫃,粗暴的將裏面的藥材拿了出來,看了一眼直接就扔在了地上,這哪裏是檢查,分明就是在搞破壞。

“主任,這藥有點兒不正常,好像是假的!”

“主任,這藥也不對,是不是過期了?”

“這是裏面是什么東西?快來,檢查一下!”

那是一包枸杞,再尋常不過的中藥了,可是上面卻有一些白色的粉末,魏主任撕開勾起,嘗了一下那些白色粉末,眼珠子立即就瞪了起來,吼道:“好啊,你們竟然敢藏毒!”

那些白色粉末居然是白粉,是毒品!

頓時,范毅跟賴有品等人都是臉色大變,賣假藥本來就是很大的罪,再查出藏毒,那他們幾個估計都沒有活路了。

大爺的,真是好毒啊,這是要把人往死裏整!

“哼,難怪醫館的生意這么好了,原來是一個毒窩,來人啊,給我帶走!”魏主任冷笑道。

立即有人上來把抓范毅他們,有些病人看不過去,站出來道:“你們想幹什么?他們都是好醫生,你們憑什么抓他們?”

“憑什么?”

魏主任揚了揚手中的白粉,道:“告訴你們,這是毒品,我現在懷疑這裏是毒窩,你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同夥兒,敢阻攔我們,都把你們抓進警察局。”

那些人聽到都粘上毒品了,立即都被嚇壞了,躲到一邊兒,不敢吭聲。

百草廬被封了,賴有品兩兄弟,范毅跟肖俊豪直接被帶走,就連打掃衛生的黃阿姨都沒有放過。

至於淩冽,因為極有可能是販毒團夥兒的頭目,居然直接被通緝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