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过年被家里亲戚插了,别停,继续,我还想要

过年被家里亲戚插了,别停,继续,我还想要,淩冽正陪著秦爽浪漫呢,突然就接到了劉文正的電話,笑罵道:“你小子在哪兒瀟灑呢?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成了販毒團夥兒的頭頭,正在被我通緝呢!”

“我靠,劉哥,這又是哪兒路神仙想搞我的事兒啊?”

有沒有販毒,淩冽再清楚不過了,顯然是有人陷害了他。

“還有能有誰?你搶了人家的生意,斷了人家的財路,人家當然要把你往死裏整了!”劉文正道。

“仁濟堂?”

聽到劉文正這么說,淩冽立即猜到是誰在背後搗鬼了,百草廬的藥鋪開張之後,仁濟堂生意大減,要是不搞事那才奇怪呢。

聽說劉文正說完事情的經過之後,淩冽忍不住問道:“劉哥,這個仁濟堂究竟有什么背景啊?”

吳大勇在豫州也算是有頭有臉了,竟然被逼的快走投無路,而還能出動藥監局的人來找自己的麻煩,肯定背景不簡單。

劉文正道:“其實,仁濟堂的背景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肯定不簡單,而且據我們調查,這個仁濟堂極有可能跟王駱仁有關,而且你也不是第一個這樣陷害的人。”

西城這么大,吳大勇的藥鋪並非是唯一的,他被逼走之後,還有不少藥鋪不肯走,但是他們都沒有好下場。

好的一點兒的,罰了款,關了門,而慘一點兒的,有的被告他的藥吃死了人,也有跟淩冽一樣,藥櫃裏面被查出有毒品,直接送進了大牢。

難怪仁濟堂可以任意的擺布其他醫療商家了,原來王駱仁參與了其中,有他在的話,整個豫州醫療系統他不是想整誰就整誰嗎?

“老弟啊,幫劉哥一個忙怎么樣?”劉文正道。

“劉哥,你說!”

“最近豫州毒品是越加的泛濫了,可是無論我怎么查,都查不到源頭,我懷疑極有可能跟仁濟堂有關,又算仁濟堂不是源頭,也肯定參與了其中。”

當然有關了,不然的話,那陷害別人的毒品是哪兒冒出來的?大街上面撿的嗎?

“劉哥,你開口了,我當然會幫忙,可是我對查案沒什么經驗啊!”淩冽道。

就算劉文正不開口,淩冽也不會袖手旁觀的,王駱仁知道地府的秘密,說不定就能在仁濟堂裏面找到線索。

“沒關系,你沒經驗,但是別人有經驗,我會派給你一個助手的!”劉文正道。

“好吧。”淩冽答應了下來。

先不說跟劉文正的這層關系,就算沒有這個關系,毒品橫行,禍害百姓,淩冽身為正道人士,也應該拔刀相助!

“嘿嘿,那就拜托老弟了,你的那個助手很快就出現了,到時候可能會有驚喜哦!”劉文正嘿嘿一笑就掛斷了電話。

驚喜,能有什么驚喜?難道那個助手會是一個絕世大美女不成?

就在這個時候,秦爽突然盯著一個走過來的女孩子欣喜道:“桐桐?”

不錯,來的正是江素桐!

淩冽也是一愣,劉文正說的那個助手該不會就是她吧?聽江崇武說過,江素桐本來就是一名緝毒警察!

想到兩人之間的過節,尤其是在白家拿著槍追他幾條街遠的場景,淩冽的臉立馬就綠了,媽的,這哪兒是驚喜啊?這分明就是驚嚇好不好?

“秦爽姐,你怎么跟這個敗類在一起?”江素桐盯著淩冽惡狠狠道。

淩冽一聽,立馬就不樂意了,道:“你說誰是敗類?”

“說你是敗類,頂著神醫的名號四處招搖撞騙,還販毒,最最可恥的是,還偷看美女換衣服,你不是敗類是什么?”江素桐氣洶洶道。

淩冽毛了,道:“就你還是美女?跟搓衣板似得,讓我看我都懶的看!”

“什么?你敢說老娘是搓衣板兒?”

江素桐大怒,掏出槍就頂住了淩冽的腦袋,喝道:“我現在懷疑你是販毒組織的團夥頭目,立即給我雙手抱頭蹲在地上,不然老娘一槍崩了你!”

被槍指著腦袋,淩冽立馬冷汗都冒了出來,戰戰兢兢道:“美……美女,小心一點兒,千萬別走火兒啊,咱們可是自己人,劉哥不是說了嗎?讓你當我的助手,咱們倆一起去搗毀販毒團夥兒呢!”

哢嚓!

江素桐槍的保險打開了,瞪眼道:“你說什么?讓我做你的助手?”

“不是,不是,不是,我是你的助手才對!”

淩冽都快哭了,都說母老虎可怕,但這個江素桐簡直就是一個母夜叉啊。

江素桐見淩冽這么說,才收回了槍,忿忿道:“這還差不多,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助手了,我讓你幹什么,你就得幹什么?敢違抗命令,立馬崩了你!”

“是是是,什么都是你說的算,我保證服從命令。”

淩冽跟孫子似得連忙點頭,心裏面卻早就罵開了,母夜叉,詛咒你一輩子找不到男人。

長的漂亮又怎么樣?萬一娶回家,一言不合,在床上拔起槍就說要崩了你,誰能受得了啊?

原來,塗新鵬倒了之後,劉文正要肅清警隊裏面的那些敗類,就必須得有自己信任的人重新補位才行,這個江素桐就是他專門從光州警局要來的。

江素桐覺得可靠信任,而且能力也是不錯,曾經還被豫州警局獎勵過警界新星的稱號。

這一次跟淩冽一起去查仁濟堂,是她來豫州的第一件案子。

現在淩冽都成通緝犯了,秦爽也就不適合跟他在一起,正好可以空出時間來跟錢耀同談合作的事情。

“美女,接下來咱們應該怎么辦啊?”淩冽向江素桐問道。

誰知江素桐一瞪眼道:“叫什么美女?臭流氓,叫領導!”

“我……”

淩冽正要發脾氣,看見江素桐摸著槍,立即訕訕的笑道:“好好好,領導,接下來咱們應該怎么做啊?”

“哼,既然覺得仁濟堂可疑,那我們就去仁濟堂看看。”江素桐冷哼一聲道,說完就想直接過去。

“我說領導,咱們就這樣去啊?”淩冽愕然道。

他現在可是通緝犯,估計一露面就被那些懲惡揚善,除暴安良的好警察給擊斃了。

“怎么著?難道你還想易容?”江素桐斜著眼睛道。

“嘿嘿,確實有這樣的想法。”

淩冽說完,掏出幾根很短的銀針,快速的插在了臉部上面的穴位,江素桐的眼睛立即瞪的溜溜圓,就跟活見鬼了似得。

只見淩冽的銀針插進臉之後,他面部的肌肉竟然出現了萎縮,這令他的臉型大變,雖然大致輪廓還在,但顯然已經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看見江素桐一臉震驚的表情,淩冽得意洋洋道:“怎么樣?我牛逼吧?”

誰知江素桐,突然拔出槍指著他冷喝道:“說,你用這種方法偷看過多少女人洗澡?”淩冽一陣狂暈,道:“你可別冤枉我,我從來沒幹過這種事情!”

“你有沒有幹過誰知道?說不定我上一次沒抓住的偷窺狂就是你這個敗類易容假扮的!”

淩冽簡直想哭暈在廁所,叫道:“領導,你究竟想怎么樣啊?”

“很簡單,你應該把這種易容的方法交給我,這樣一來,以後我就能及時的發現那些易容的罪犯了。”江素桐正氣凜然道。

淩冽立即啥都明白了,感情這是小娘皮看上自己的易容手段了,想要學啊!

“我說領導,你想學就直接告訴我啊,何必動刀動槍的呢?萬一走火了,多不吉利啊?”淩冽道。

顯然淩冽猜對了江素桐的心思,臉一紅,怒道:“我呸,我要學了,我只是想要更加的了解你們這些犯罪分子的手段,好能更快的撕破你們的詭計!”

“切,死鴨子嘴硬!”

淩冽拿開江素桐的槍,道:“你就算想學也學不了,要是誰都用幾根針易容,我保證你們一個賊都抓不住。”

用銀針改變面目肌肉可沒有江素桐看的那么簡單,紮幾下就行了,不光要求手法精准,還要易容者用體內的真氣來控制自己的面部神經。

所以,普通人想要學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哼,借口,你一定是怕我撕破了你的犯罪手段!”江素桐不相信。

“愛信不信!”淩冽一臉不耐煩道轉身就走。

“你……”

江素桐拿著槍恨的牙癢癢的,只能忿忿的追了上去。

百草廬被封了之後,那些需要中藥的人只能再一次回到了仁濟堂,雖然這裏的藥很貴,可是沒有辦法,他們已經別無選擇了。

易容之後的淩冽跟江素桐走進了仁濟堂,看見如此大規模的藥鋪,還有那么多前來買藥的人,淩冽終於明白仁濟堂為什么連那種陰險的手段都能用的出來了。

稍微轉了一圈,淩冽大致發現半個鍾頭的時間就有十幾萬的進賬,可是那些尋常的藥材在淩冽的百草廬成本最多幾萬塊,也就是說,就這個半個鍾頭,仁濟堂就賺了十萬。

這樣一來,一天的時間仁濟堂最起碼有這近百萬的收入,這可是暴利啊,任誰都會鋌而走險的。

可是轉了大半天,兩個人也沒有什么意外的發現,所有的藥材除了價格高一點兒之外,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

沒有收獲,只能暫時離開了,可是當兩人正准備出去的時候,一批新藥進來,可是他用鼻子卻聞到了一股異味兒,那是天麻的味道,可是卻參雜著一股怪味兒,那樣的話,這一批天麻就不能用了。

“小哥,這裏面裝的是天麻吧?”淩冽走前問道。

正在搬運的員工道:“是啊,是新到的天麻。”

“我可以看看嗎?我想開一家藥鋪,正需要大量的天麻!”淩冽道。

有生意上門,正常情況下肯定是立即開箱給客人看看,誰知道那個員工卻是一臉警覺道:“不行,這些天麻已經被人訂了,你想要的話,就等下一批吧!”

這個借口倒是不錯,可是就算是被別人訂了,讓淩冽看看成色也是應該的,可是那個員工說完之後就急匆匆的把東西搬了進去。

“有什么發現嗎?”江素桐問道。

淩冽嘿嘿一笑道:“這批天麻裏面有古怪!”

“你怎么知道的?”

“用鼻子聞到的!”

“哼,你是狗鼻子嗎?隔著箱子還能聞到?”

江素桐翻著白眼,然後道:“晚上夜探仁濟堂!”

“你不是不相信嗎?”淩冽道。

“我不是相信你,我是相信我的直覺,我也覺得那批天麻有古怪!”江素桐挺了挺胸脯理直氣壯道。

淩冽:“……”

淩晨時分,兩人換上了一身黑衣,貓手貓腳的跑到仁濟堂大樓的後方,他們只能靠翻窗戶潛入進去。

只見江素桐縱身一跳,雙手就扒住了窗戶,窗戶裏面就是走廊,是最好的潛入地點了,可是江素桐正要爬上去,突然一聲驚叫,直接摔了下來。

不管怎么說也是自己兄弟的妹妹,都摔下來了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淩冽慌忙伸手去接。

可是沒想到江素桐的伸手不錯,在落地的時候扭動了一下身體反轉了過來,好讓落地的時候四肢著地不至於摔傷,但她剛扭過來過來,就被淩冽給接住了。

淩冽本來是想抱住江素桐的腿跟後背,可她這么轉,完了,一只手正好按在了她的胸脯上面。

“啪……”

大嘴巴子響亮,淩冽一臉委屈的捂著臉,道:“為什么打我?我可是救了你!”

江素桐卻掏出槍惡狠狠道:“王八蛋,你的手在幹什么?還說是救我?”

“呃,意外,純屬意外!”

淩冽訕笑一下,看見江素桐眼中的殺氣,渾身打了一個冷顫,兩腿兒一蹬直接就竄進了窗戶裏面去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跳進走廊,淩冽才知道剛才江素桐剛才為什么被嚇的摔下去了,整個走廊裏面竟然拴著四條凶神惡煞的大黑狗,個頭兒非常大,簡直就跟牛犢子似得。

看見淩冽跑了,江素桐也慌了,連忙跳了上去,裏面那四條大黑狗實在是太強壯了,要是一起沖過來,一個成年被撕成碎片根本就不費勁兒。

可是當江素桐跳進去之後,卻發現,四條大黑狗竟然都倒在了地上,淩冽則是興奮的跟打了雞血似得,道:“狗肉滾一滾,神仙站不穩,好東西,好東西啊,純黑毛的大黑狗最為極品,這兩條燉火鍋,這兩條烤著吃!”

江素桐大驚,沒想到就這么一瞬間,四條那么嚇人的大黑狗竟然被淩冽給擺平了。

當她正准備說話的時候,淩冽連忙示意禁聲道:“噓,有人來了!”

兩人連忙躲到走廊的角裏面,看見兩個壯漢從一樓走了上來,看他們的打扮跟身上的氣勢,絕對不是仁濟堂裏面的員工,倒像是守衛。

可是他們的腰間竟然插著槍,這裏是藥鋪,不是銀行,他們竟然有槍,看來這裏面的問題大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