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用身体帮助儿子度过青春期,妈妈只让你一个人睡

用身体帮助儿子度过青春期,妈妈只让你一个人睡,等淩冽醒過來的時候,也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了,他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沖出病房外面,江崇武正在守在外面。

“桐桐,桐桐,她怎么樣了?她究竟怎么樣了?”淩冽抓著江崇武的肩膀吼道。

江崇武一臉痛苦的抓著頭,紅著眼睛道:“醫生說她身體受傷太重,又中了毒,基本上已經沒有生命意識,如果不是因為身體裏面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維持著,估計已經……”

江素桐現在已經變成了沒有了意識的植物人!

轟!

淩冽感覺腦子都要炸開了,江素桐變成了植物人,自己將江素桐辦成了植物人!

他瘋狂的沖進了江素桐的病房,只見江素桐臉色蒼白的躺在那裏,體內的毒已經被淩冽的解毒丹化解掉了,身體所受到的傷勢也因為龍檀木基本痊愈。

可是就像江崇武說的那樣,江素桐現在只是身體還活著,而實際上自己的腦意識已經消散了,變成了一個活死人!

“桐桐,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淩冽掏出自己的銀針,一聲大吼:“龍抬頭!”

“定龍樁!”

“潛龍升!”

………………………………………………………………………………………………

天龍八針盡出,可是江素桐還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了,他就算是神醫,也不能將一個沒有靈魂的人複活。

“哇……”

一口氣用完天龍八針,淩冽的身體承受不了,噴出一口鮮血,單膝跪在地上,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這時,江崇武等人進來了,看見淩冽這樣都嚇壞了。

“老四,桐桐的事情不怪你,總有一天,我們會抓住他們,替桐桐報仇的!”江崇武紅著眼睛道。

“二哥,二哥,打傷桐桐的是我啊……”

淩冽跪倒在江崇武的跟前,指著自己的鼻子顫聲道:“是我將桐桐害成這樣的啊!”

知道事情的經過之後,眾人頓時一臉的震驚,他們趕到的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本來以為桐桐是被仁濟堂的人打傷的,沒想到傷她的人是淩冽。

“二哥,是我害了桐桐,我本來應該保護她的,可我卻親手害了她,如果你要報仇,就殺了我吧!”

雖然淩冽跟江素桐不對付,可是他跟江崇武卻是真正的兄弟,江素桐跟著他,他就應該豁出性命也要保護好,可他卻反倒親手將江素桐害成這樣。

可是江崇武卻冷靜了下來,蹲下身拍了拍淩冽的肩膀,沉聲道:“老四,我不知道你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去傷害桐桐,如果要恨,就恨那些罪魁禍首,如果不是他們作惡,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白雲文也道:“是啊老四,如果你覺得心中有愧,就想盡辦法治好桐桐,你是神醫,我們相信你一定能治好她的!”

“老四,你如果能把桐桐治好,就是最好的交代了。”喬峰也道。q8zc

淩冽看著三位兄長眼中的期待,重新站了起來,握緊拳頭咬緊牙關道:“我一定會治好桐桐,從現在開始,地府的人,我見一個殺一個!”

現在他已經確定,當初抓他跟阿蝶的組織,以及仁濟堂實驗室的操縱者是地府無疑了。

江崇武說的不錯,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地府,害了阿蝶不算,現在江素桐也變成了這樣,這個仇一定要報!

聽到淩冽的話,白雲文臉色一變,道:“你說仁濟堂的後台是地府?”

到現在淩冽才知道,白雲文他們趕到之後,除了那十幾個孩子,整個實驗室沒有一個活人了。

劉文正立即對仁濟堂的負責人張道仁展開抓捕,可是趕到之後,張道仁已經氣絕身亡。

至於仁濟堂裏面其他的工作人員,經過審問,確認跟實驗室裏面發生的一切都不知情。

也就是說,仁濟堂是垮了,可是卻沒有抓到罪魁禍首,仁濟堂的背景很大,張道仁顯然不是最大的魚,最大的魚還沒有露面呢。

所以,劉文正他們的線索斷了,也根本不知道這一切都跟地府有關系。

當淩冽將阿蝶已經變成勾魂使者之後,其他人立即斷定仁濟堂的背景是地府了,勾魂使者就是最好的證明。

“該死的,總有一天我要滅了地府!”江崇武一臉殺機道。

之前整個龍鋒小隊差點兒因為地府全軍覆沒,現在妹妹又被害成這樣,新仇舊恨加起來,不共戴天!

之後,在仁濟堂的實驗室裏面查出有大量毒品,就在大家以為仁濟堂藏這么多毒品只是為了謀取暴利的時候,福利院那邊卻打來了電話,剛剛送過去的那十幾個孩子竟然一起犯了毒癮!

那十幾個孩子正是從仁濟堂的實驗室裏面解救出來的,被喬峰送到了由喬家贊助的福利院去了。

進了福利院之後,院長發現這些孩子不僅身體非常消瘦,而且精神極為恍惚,任何人靠近都是一臉的驚恐,一開始以為他們只是被人控制,看了那么多血腥的殘忍畫面,心靈受到了刺激。

可是沒想到最後發現這十幾個孩子竟然全都染上了毒癮。

“王八蛋,這群畜生,竟然這樣對待那些孩子!”喬峰憤怒的咆哮道。

白雲文一臉的悲憤,道:“馬上把他們送到戒毒所!”

淩冽微微搖頭,道:“沒用的,毒癮本來就很難戒,而他們又是孩子,意志力相對薄弱,這段時間裏面估計他們早就已經絕望了,毒品可能是他們唯一的寄托,尋常的戒毒所根本就不管用。”

淩冽切身經曆過那種絕望的黑暗,甚至讓人喪失活下去的,那些孩子早就已經麻木了,失去了生存的動力,根本就不可能把毒戒掉。

“那怎么辦?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孩子毀掉嗎?”江崇武憤怒道。

“把那些孩子交給我吧,讓我來幫他們解毒!”淩冽道。

看見那些孩子,他就仿佛想起了曾經的自己跟阿蝶,當年他幫不了阿蝶,但他現在可以去幫那些孩子,有著同樣經曆的孩子。

福利院單獨空出來了一個院子來安置那十幾個孩子,那些孩子一旦毒癮發起來,不是傷害自己就是襲擊身邊的人,根本不能跟正常的孩子放在一起。

走進院子,那些孩子的毒癮已經過去了,一個個臉上滿是傷痕,嘴角留著血絲,這都是毒癮發作的時候自己傷的自己。

這么大的太陽,他們就直接坐在院子裏面,兩眼空洞,表情麻木,看見淩冽走進來,立即一臉的驚恐,一個個都跑到牆角裏面圍成了一團。“不要害怕,我是來幫你們的。”

淩冽盡量讓自己的表情和藹起來,可是那些孩子卻依然對他充滿了恐懼,他們的可怕經曆已經讓他們對所有人失去了信心,他們不願意相信任何人的善意。

“給,這些給你們!”淩冽從口袋裏面掏出一些裝著粉末的塑料袋。

那些孩子一看,兩眼之中頓時冒出了亮光,這可能是他們唯一的期待眼神了。

那些塑料袋裏面是毒品,是劉文正提供的,在警局備案過,因為淩冽知道,想要讓這些孩子打開心靈,目前毒品是唯一鑰匙。

不過這些毒品的純度很低,被淩冽稀釋過了,可以緩解這些孩子的毒癮,但是危害要大大縮減。

因為之前的生活裏面只有死亡和恐懼,吸毒之後的幻象可能是他們唯一能感受到希望的機會。

果然,看見淩冽手中的毒品,那群孩子立即圍了上來,伸手就想去搶毒品,但淩冽卻縮了回來。

他用手摸摸一個孩子的臉,問道:“如果你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給你。”

那個孩子只有歲,聽到淩冽的話之後,口齒明顯有些不清的說道:“我……我……不知……知道!”

也就是說,這個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或者說已經忘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

淩冽經曆過,地府抓的那些孩子,基本上都是孤兒或者流浪兒,很多的確根本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一陣心酸之後,淩冽笑道:“那你可以叫我一聲哥哥嗎?”

“哥……哥哥!”

那個孩子叫完,就盯著淩冽手中的毒品,現在他們心裏面只有毒品,無論讓淩冽讓他們做什么他們都願意。

把手中的毒品給了那些孩子之後,淩冽看向下一個孩子,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個孩子木然的搖搖頭,淩冽摸摸他的腦袋,道:“沒關系,你叫我哥哥也行!”

“哥哥!”

“乖!”

接下來淩冽詢問過每一個孩子,一大半都不記得自己的名字,有些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姓氏。

說白了,這些孩子都是一無所有,無家可歸,最可憐的人,地府卻專門對這些孩子下手,實在是滅絕人性!

聞到最後一個孩子,是一個女孩子,大約十四五歲,面黃肌瘦,可是眼中卻有著其他孩子所沒有的亮光,雖然很微弱,但是淩冽還是發現了。

淩冽一陣失神,好像,真的好像!

同樣的消瘦,同樣的恐慌,好像對什么事情都沒有安全感,而心中始終有一份期待與希望!

這一瞬間,淩冽從這個女孩子的身上看到當年阿蝶的影子。

“你是好人嗎?”女孩帶著一絲畏懼向淩冽問道。

淩冽一陣迷惘,他算是好人嗎?這個好人該怎么定義呢?

不等淩冽回答,女孩又道:“你不是好人,你是壞人,如果你是好人,你不會給我們毒品,你會送我們去戒毒所!”

聽到這話,淩冽頓時兩眼一亮,驚喜道:“你願意戒毒嗎?”

“你會幫我嗎?”女孩看著淩冽問道。

“我會幫你!”淩冽非常肯定的說道,他的態度從來沒有這么堅決過。

女孩非常認真的看了淩冽好一會兒,將手中的毒品直接扔在了地上,咬著牙道:“請你幫我戒毒!”

淩冽帶著驚喜的問道:“可以給我一個理由嗎?”

染上毒癮的人是很難戒除毒癮的,必須要靠外人的輔助,以及本人堅強的意志力,本來他以為這些孩子的意志力早就已經被磨滅掉了,沒想到這個女孩竟然還能憑借自己的意志力提出戒毒。

女孩一臉麻木道:“我哥哥死之前,告訴我一定要活下去,所以,我不想死,現在我有機會活下去了,就不能被毒品害死!”

並非是女孩比別的孩子堅強,而是因為她有生存下去的目標,他哥哥臨死之前的話成為了她的精神支柱,其他的孩子都絕望了,唯獨她沒有,因為她還記得她哥哥,記得她哥哥的話。

淩冽將地上稀釋過的毒品重新放在女孩的手中,道:“拿著,這是稀釋過的毒品,你現在還需要,想要戒毒,我們得一步一步的來。”

這些孩子中毒很深,如果強行戒毒,只會讓他們痛苦而死,現在只能不斷的減輕他們身體對毒品的依賴性,然後再根除他們的毒癮。

那個女孩看了看手中的毒品,什么都沒有說,拿著離開了。

所有的孩子都用完了手中的毒品,但一個個都是滿臉期待的看著淩冽,可能是在想,以後淩冽會不會繼續提供他們毒品。

淩冽道:“好了,我已經滿足了你們,你們是不是也應該滿足我一個小小的要求呢?”

他打算給每一個孩子都檢查一下身體,他們常年被關在鐵籠子裏面,一定都患有疾病。

那些孩子可能是為了得到淩冽下一次的毒品,都非常的配合,淩冽替他們診斷之後,發現他們基本上都有患病,不過卻不是大毛病。

“哥哥明天再來,不過在哥哥來之前,你們一定要聽院長阿姨的話,如果我聽說有誰不聽話,那我就不會再給他毒品了,聽到沒有?”淩冽很嚴肅的說道。

那些孩子一個個慌忙點頭,只要聽話,就能得到毒品,他們當然願意!

果然,淩冽走後,那些孩子都非常的聽話,等第二天淩冽再去的時候,他們都已經打扮的幹幹淨淨,臉色也變的紅潤了許多,就是精神上面懶散了許多。q8zc

看見淩冽來了,幾個孩子立即跑了過來,叫道:“哥哥,哥哥……”

淩冽把手裏的毒品分發了下去,輪到那個女孩的時候,卻看見她臉色慘白,嘴角冒著血絲,雙眼通紅。

“你怎么了?”淩冽問道。

女孩攤開自己的手,道:“我可以戒掉毒!”

看見女孩手裏的東西淩冽震驚了,那竟然是昨天給她的毒品,她竟然沒有用,強制撐了過來。

一個只有十四歲的孩子,竟然憑著自己的意志力強行撐過了毒癮,這實在是太驚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女孩突然全身抽搐了起來,一頭倒在了地上,滿臉的痛苦,口吐白沫,不斷有血絲滲了出來,她咬碎了牙關。

淩冽連忙掏出毒品來,可是女孩卻伸出手直接將毒品打翻在地上,翻著白眼,口中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如此痛苦,她竟然都能忍受的了,這么強的意志力,她究竟經曆了什么?真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具備的。

淩冽震驚了,上前將女孩抱了起來,女孩突然一口咬住了他的胳膊,鮮血流了出來,很疼,感覺肉都要被咬掉下來一塊,淩冽卻一聲不吭,將女孩緊緊抱在了懷裏。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