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真实给过儿子一次,麻麻坐我身上

真实给过儿子一次,麻麻坐我身上,楚香湘捂著嘴道:“他呀,來頭兒可大了,說出來都能嚇死你!”淩冽一愣,能嚇死自己的人還真的不多,莫非這個劉俊輝是某個中央大首長的兒子或者孫子?

劉俊輝的幾個保鏢沖了過來,劉俊輝囂張的叫道:“給我打,狠狠的打!”

那幾個保鏢看清楚淩冽的樣子之後,臉色立馬就變了,態度無比恭敬的彎腰道:“淩少!”

淩冽也認出了這幾個保鏢,之前他獨闖馬家的時候曾經見過,都是馬俊鵬的人,難道這個劉俊輝跟馬家有什么關系?

“這個傻逼是誰?”淩冽指著劉俊輝問道。

那幾個保鏢不敢隱瞞,滿臉尷尬道:“他是我們表少爺,是我們少爺的親表哥。”

原來這個劉俊輝是馬俊鵬姑姑的兒子,家是陽州的,之前看不起馬家是混黑道的,沒什么走動,可是現在馬家漂白,而且又越做越大,可劉家卻是末落了,得罪了權貴,被趕出了陽州。

現在劉家是專門跑到光州來投靠馬家的,因為太久不見親人,馬俊鵬的母親極為疼愛這個侄子,專門讓馬俊鵬派了一些保鏢來保護他。

可是這家夥張揚跋扈慣了,加上現在馬家在光州勢大,就更加的無法無天了。

淩冽忍不住想笑,難怪楚香湘說能嚇死自己了,原來搞了半天,是自己小弟的人,而且還是一條喪家之犬!

“媽的,你們還傻愣著幹什么?還不動手,是不是炒魷魚,一群廢物!”劉俊輝見幾個保鏢還不動手,頓時就怒了。

那幾個保鏢雖然之前是混黑道的,但黑道也是道,不是隨隨便便就打打殺殺的,可這個家夥來了之後,是到處惹是生非,稍有不如意就對他們非打即罵。

可以說,如果不是看在他是馬家表親的份兒上,早就弄死他了!

淩冽一陣搖頭,但可以平庸,但卻不能無知,平庸又無知,那就是徹頭徹尾的傻逼了。

掏出電話撥通了馬俊鵬的電話,陰陽怪氣的說道:“小馬兒,現在混的不錯啊,都要剁我的手,打斷我的腿了?”

馬俊鵬被嚇了一跳,道:“老大,你可別瞎說啊,我對的忠心可是日月可鑒!”

“少廢話,現在你那個傻逼表哥要收拾我,你自己看著辦吧!”淩冽冷哼一句。

馬俊鵬傻眼了,但他很快就想到是誰,一下子就蹦了起來,吼道:“特么的,又是這個王八羔子,以前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現在都成喪家之犬了,還這么能裝逼,老大,你放心,老子早就想收拾他了!”

說完,馬俊鵬就掛斷了電話,很快,其中一個保鏢的電話就響了起來,聽完馬俊鵬說的話之後,那個保鏢頓時興奮的跟打了雞血似得,道:“少爺,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掛了電話之後,那個保鏢一揮手,叫道:“動手!”

那幾個保鏢立即沖了過去,可是卻不是沖向淩冽,而是沖向劉俊輝,看見幾個保鏢都是凶神惡煞的,劉俊輝被嚇了一跳,道:“你們想幹什么?”

“幹什么?老子想收拾你!”

啪!

一個保鏢伸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這些保鏢之前都是混黑道的,身經百戰,出手很重,劉俊輝嬌生慣養的,哪兒能受的了,直接被這一個大嘴巴子抽的在原地打了一個轉。

“特么的,老子早就想收拾你了,兄弟們上!”

一個保鏢一腳將劉俊輝踹翻在地上,幾個人一擁而上,劈裏啪啦的一陣海扁,嘴裏還罵罵咧咧的道:“你大爺的,都被人當狗一樣趕了出來,居然還這么囂張,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要不是夫人護著你,老子早就弄死你了!”

劉俊輝被揍哇哇慘叫,鼻血,眼淚跟鼻涕混合在一起,臉上那個精彩啊。

估計他到現在都還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這幾個保鏢不是來保護自己的嗎?怎么把自己給揍上了?

這還不算,一輛跑車飛速開了過來,本來還圍在一旁看熱鬧的人看見這輛車立即都躲的遠遠的,因為他們都認得這輛車,這可是新任光州四少馬少的座駕啊!

說來也有趣,林文昭跟楊成偉死後,光州四少也就不複存在了,但總有那么一些好事者又重新把光州四少的名頭給補全了。

宋超輝跟陸天明本就是四少之一,而另外兩個新上任的則是最近風頭正盛的馬家少爺馬俊鵬,而另一個就是淩冽。

淩冽雖然沒有顯赫的家世背景,但是毫無疑問,在眾人的眼中,他的能量其他三個人加起來或許都比不上,更重要的則是,有些人已經知道,其他三個好像都是他的小弟。

跑車停下之後,馬俊鵬一臉陰沉的走了下來,都快被揍成豬頭的劉俊輝看見表弟來了,頓時大喜,以為是救星來了,慌忙喊道:“表弟,表弟,你來了就好了,你這幾個保鏢造反了,還有那個小雜種,也欺負我,你要替我報仇啊……”

可是馬俊鵬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快步跑到淩冽的跟前,點頭哈腰道:“老大,嫂子!”

除了那幾個認識淩冽的保鏢之外,在場所有人都懵圈了,老大?馬俊鵬叫這個人老大?堂堂馬家少爺叫一個窮絲老大?

特么的,老子沒聽錯吧?

現場有知道其中隱情的人臉色立即一變,回想一下之前網絡新聞上面的照片,叫道:“我知道他誰了?他就是小神醫淩冽!”

轟!

全場頓時一片,他們或許沒見過淩冽,但是淩冽的大名誰沒有聽過?

白家的幹兒子,跟市長大人稱兄道弟,就連之前的林家跟楊家之所以覆滅,也是因為他,現在的光州四少,另外三個兩個是他的小弟,一個是他的徒弟……

媽呀,誰都沒有想到,威名赫赫的淩少,竟然是這么一副窮絲打扮。

之前那些向楚香湘表白的家夥臉都綠了,手中的鮮花偷偷的扔在地上,甚至有的人覺得扔地上太顯眼了,直接塞進褲襠裏面。

跟淩少搶女人,你特么的不想活了嗎?q8zc

劉俊輝也是傻眼了,他也聽過淩冽的名字,打死他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惹上這個活祖宗!

“表弟,我……”劉俊輝想要求情。

可是馬俊鵬卻是眼珠子一瞪,吼道:“我表尼瑪的弟,要不是我媽護著你,老子早就收拾你了,都讓開,我親自來!”

說完,馬俊鵬推開那幾個保鏢,沖上去對劉俊輝就是一陣猛踹,從小劉俊輝一家就因為馬家是混黑道的,瞧不起他,馬俊鵬每一次去劉家都沒少受白眼跟被劉俊輝欺負。

劉俊輝一來,馬俊鵬就想收拾他,只是有老媽護著,他不敢,現在可算戴著機會了,這一頓猛踹,心裏頭那個舒爽啊。現在整個馬家都是對淩冽畢恭畢敬的,得罪了他,馬俊鵬就算打斷劉俊輝的腿,他老媽都不敢多坑一句。

眼看劉俊輝都快被揍的不冒氣了,淩冽才道:“算了,真打壞了,對阿姨沒法交代。”

“沒事兒,這王八蛋皮厚,大不壞。”

馬俊鵬笑嘻嘻道,但最終還是停手了,畢竟是表兄弟,說啥也不能下狠手。

“老大,現在光州沒我啥事了,要不我也去豫州跟著你混吧?”馬俊鵬搓著手一臉期待道。

淩冽想了想,道:“只要馬叔同意,我就沒有意見。”

馬俊鵬雖然是黑道出身,但品性還是不錯的,值得信任,淩冽預感到不久的將來可能會有很多事情發生,如果想要建立自己的勢力,就要有自己的班底。

像二狗,宋超輝,陸天明以及馬俊鵬這些人,無疑是他最信任的一批人了。

馬俊鵬一聽頓時大喜,道:“我這就回去跟老頭子說,只要說跟著你,他肯定同意。”

看他那架勢,就算馬天宏不同意,打斷腿估計也會跟著自己跑了,擺擺手道:“滾蛋吧,我還有事兒!”

“呵呵,那我就不打擾你跟嫂子兩個浪漫了,我滾蛋!”馬俊鵬說完就鑽進車一溜煙跑了。

等馬俊鵬都跑遠了,淩冽才拍著大腿罵道:“媽的,小子跑的倒是挺快,也不說送老子一程!”

楚香湘抱著淩冽的胳膊,笑道:“這樣挺好,就當是散步了!”

愛情就是這樣,轟轟烈烈的時候,就算是啃鹹菜窩窩頭也是愛的死去活來,不愛的時候,你把王母娘娘的蟠桃摘下來也留不住。

“好,我們就散散步!”淩冽攬著楚香湘的腰向學校走去。

都說戀愛中的男女不是瘋子就是傻逼,這么大熱的天,兩人放著跑車不做,愣是徒步走了大半個鍾頭,搞的滿頭大汗,卻還覺得挺浪漫。

看見一頭汗的楚香湘,淩冽問道:“我們是不是很傻?”

楚香湘卻抱著他笑道:“不管有多傻,只要開心,就是最浪漫的事兒!”

淩冽想起那首歌唱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一起變老能有多浪漫嗎?但對於愛情來說,就是最浪漫的事。

兩人到了學校門口,卻看到有很多少男少女都有些忐忑的等在那裏,有些人手中拿著鮮花,有些人手中則拿著其他的禮物。

不用猜淩冽也知道,這些人一定是想要跟自己喜歡的人表白的。

高中,正是青春花季,情竇初開的年紀,一些女生心裏有自己的白馬王子,而男生也會有自己的夢中情人,高中那會兒,楚香湘就是自己的夢中情人。

可是高中的學業太重了,很難讓人將這種情感釋放出來,就算心裏喜歡也能忍著不說,可現在馬上就要高考了,大家都要分道揚鑣,天各一方,這幾天可能就是最後的表白機會了。

不光是這裏,可能全國各個高中現在估計都是這樣的畫面,一起紮堆向自己的暗戀對象表白。

“我記得你畢業的時候,可是有很多人守在門口給你送花,送情書,表白的。”淩冽酸溜溜道。

楚香湘一臉驕傲道:“那其中究竟有沒有你呢?”

淩冽沮喪道:“沒有,我只是遠遠的看著,我怕你說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可是現在你這只癩蛤蟆還是把天鵝肉吃到嘴了啊!”楚香湘白了他一眼道。

淩冽挺了挺胸脯,一臉驕傲,道:“那是當然,就算我是癩蛤蟆,我也是天底下最風騷的癩蛤蟆,天鵝肉都乖乖的往我嘴裏鑽,哈哈哈哈!”

“德性!”

不斷的有人出來,不斷的有人表白,有人看見自己喜歡的人對自己表白,驚喜的想哭,有人看見自己喜歡的人拒絕了自己,難過的想哭。

這段青澀的卻幹淨的歲月淩冽跟楚香湘都曾經經曆過,那是一種再也回不去的青春了,看見這一幕難免有些感傷。

終於看到穆鏡心跟她的兩個死黨出來了,淩冽看到足足有十幾個早就埋伏在那裏的男生,突然兩只眼睛冒出了綠光,操起手裏的花跟禮物就沖了過去。

“穆鏡心,我喜歡你,喜歡了很久,做我女朋友吧!”

“鏡心,別聽他胡說,他都已經有女朋友了,我才是真心喜歡你的人,我喜歡了你三年!”

“你也滾蛋,你也不是好東西,鏡心,我為了你守身如玉三年,這份心日月可表……”

看見一群男生為了跟穆鏡心表白差點兒就打了起來,淩冽立即就傻眼了,我擦,老婆是這樣,老妹也是這樣。

火氣噌的一下就竄上來了,打自己老婆的主意也就算了,連老妹的也不放過,這群小兔崽子,不想活了嗎?

看見淩冽憤怒的想沖過去,楚香湘連忙拉住他,瞪眼道:“你幹什么?”

“你說我幹什么?他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得上我老妹嗎?”淩冽怒氣沖沖道。

有的時候男人就是很奇怪的動物,對於自己喜歡的女神,可以自卑,但是自己的姐妹,卻是全天下最好,最優秀的女孩子。

“難道你不覺得,這並不是一件壞事嗎?我們都經曆過,現在也輪到心心了,很多年以後,她回想起這一幕,可能會當作美好的回憶!”楚香湘道。

淩冽仔細想一想,確實,每個人都應該有一段放肆的青春,當時不覺得什么,可很多年以後都會覺得非常珍貴。

“哼,最後別答應,心心答應誰,我就打斷誰的第三條腿兒!”淩冽惡狠狠道。

“你呀!”

楚香湘點了一下淩冽的頭,道:“要是那些人追我,我答應了誰,你打算怎么辦?”

“我直接幹掉他!”

穆鏡心被一群男生圍著,顯得有些手忙腳亂,可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突然臉色一變,瘋狂的沖了過去!

煞氣,是勾魂使者身上那種陰冷的煞氣!

只見,那群男生之中一個青年突然暴起,手中的匕首閃電般的刺向穆鏡心的喉嚨。

砰!

淩冽發現的早,已經沖到了穆鏡心的跟前,抱起她就竄了出去,殺手的攻擊落空了。

這裏是學校,竟然有殺手出現,一旁的那些學生都是驚聲尖叫了起來。

那個殺手抬起頭看向淩冽,嘿嘿一笑道:“淩冽,好久不見啊。”

這聲音很熟悉,淩冽看清楚那個殺手的樣子之後,頓時一臉的愕然,道:“不可能,你已經死了!”

“桀桀……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能讓垂死之人複生,難道就不能讓別人將死人複活嗎?”

殺手口中發出刺耳的詭異笑聲,道:“淩冽,今天我只是來跟你提一個醒兒而已,我很期待我們下一次的見面!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