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把她压在办公室玻璃窗,怎么湿成这样小东西

把她压在办公室玻璃窗,怎么湿成这样小东西,一些經過的醫生跟護士都也懵住了,之前很多人都親眼所見,韓筠拿著手術刀滿醫院的追殺淩冽,原因好像就是淩冽把她給看了,摸了……

現在韓宏遠就說淩冽把她給睡了,媽呀,該不會是真的吧?

淩冽想死,想到上一次韓筠追殺她的情景屁股上面都還在疼,媽的,完了,這一下韓筠非將他大卸八塊不可。

就在淩冽正准備逃命的時候,卻聽見辦公室的門打開了,韓筠面無表情的說道:“爺爺,不要胡說八道,這對醫院的影響不好!”

淩冽跟韓宏遠馬上就愣住了,沒事兒?韓筠好像根本沒有當一回事兒。

“孫女啊,你千萬不要嚇我啊,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啊?”韓宏遠跑上去問道。

以他們對韓筠的了解,這種事情,應該是拿著追殺淩冽才對,甚至連韓宏遠都不放過,現在怎么反而沒什么反應呢?這不科學啊!

“我沒事,都走吧!”韓筠說完之後就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淩冽的心髒好像被什么東西給狠狠揪了一下,韓筠之所以不追究,是因為她不在乎,他能感覺到韓筠身上那種距離感。

歎息一聲,淩冽轉身離開了宏遠醫院,緣分天注定,不能太過貪得無厭!

穆鏡心的高考開始了,她的成績本來就非常的優異,淩冽專門去見過一次她的班主任,以穆鏡心的成績,考取天京大學根本不成問題。

別人走進考場的時候都是愁眉苦臉的,可穆鏡心就跟要進行高考考場一日遊似得,絲毫不見壓力。

高考結束之後,淩冽就帶著全家趕往了豫州,只有穆鏡心的成績究竟怎么樣,他才不會擔心,就算穆鏡心不上學,他也能養她一輩子。

在到豫州之前,淩冽就已經跟齊國亮打好招呼了,在萬通旗下的物業訂了四套房子,秦家,楚家跟二狗都住在這個小區。

本來喬峰是想讓淩冽一家搬到喬家大院的,只不過奶奶是窮苦人家出生,讓她去首長的深宅大院裏面去住,不是存心讓她拘束嗎?就拒絕了。

而且,奶奶跟楚母,還有范珍她們都很熟悉,跟她們做鄰居,沒事兒還能竄竄門,嘮嘮嗑,比在喬家大院裏面自在多了。

搬家的時候,喬,白兩家的人都來了,淩歡也跟著喬坤宇一同來了,這丫頭在喬家的一段時間,生活無憂,身體越來越健康了,之前沒有看出來,她竟然還是一個美人胚子,雖然年紀還小,但已經出落的很動人了。

只不過可惜的是,除了在淩冽跟前好一些之外,在其他人面前她還是冷冰冰的性子,生人勿近。

只不過淩歡接觸到奶奶一家之後,性格明顯緩和了許多,尤其綿綿拉著她一口一個姐姐的時候,竟然還露出了笑臉,這是所有人看見她第一次笑。

見此情景,淩冽就跟喬嬸兒商量,以後就讓淩歡住在淩家好了,有鏡心跟綿綿她們在,年齡相差不是太大,或許能讓她更快的走出陰影。

而喬坤宇夫婦雖然對她疼愛有加,可是畢竟年齡相差太遠了,難以有共同語言。

喬嬸兒雖然舍不得,但是為了淩歡的成長,也只好拉著淩歡的手,抹著眼淚同意了。

撲通!

淩歡突然跪在了喬坤宇跟喬嬸兒的跟前,磕了幾個頭,道:“爸,媽,我永遠都是你們的女兒,我會回去看你們的。”

眾人都是一愣,平日裏想讓淩歡開口講話都難,今天居然主動下跪,叫了一聲爸媽,雖然她的語氣依舊冰冷,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只是不善於表達而已。

她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而是因為她的心太冷了,根本就知道該如何去表達,不願意敞開自己的心扉。

“你這孩子,快點兒起來,快起來!”喬嬸兒哭著將淩歡給拉了起來。

淩歡就這樣在家裏住了下來,知道她的身世之後,奶奶跟穆鏡心,還有綿綿祖孫三個都哭成淚人了,抱著淩歡不願意撒手。

馬俊鵬也跟著淩冽到了豫州,不過直接被他踢進了特戰團,這小子畢竟是黑社會出身,一身的匪氣,平日裏做事情吊兒郎當的,另外,二狗也將他踢進了特戰團,讓他去特戰團裏面好好操練一番。

將來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誰都不知道,跟淩冽太過親近,總是會有危險的,想要保證身邊人的安全,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們擁有自保的能力。

聽到二狗他們要去特戰團訓練,穆鏡心也是興起,吵嚷著也要去,淩冽想想也好,去特戰團鍛煉一下,有一個好身手,最起碼以後遇到色狼不用擔心了。

“我也要去!”淩歡冷聲道。

到現在淩冽才知道,自從淩歡跟喬坤宇開始學槍之後,把老頭兒快給嚇壞了,這丫頭年紀不大,但是對槍支非常有感覺,只用了三天的時間,喬坤宇就已經不是她的對手了。

半個月之後,他的幾個守衛也都對淩歡甘拜下風,要知道,他的守衛之前在軍中可都是神槍手!

毫無疑問,淩歡是那種天生的神槍手,她對槍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淩冽想了想,如果淩歡真的喜歡槍,以後讓她從軍,上陣殺敵,或許就是她的人生目標了!

他甚至想過將福利院裏面其他的孩子也送進特戰團,但想想他們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剛剛戒毒,身體素質太過虛弱,只好再等等。

喬峰已經將福利院的事情辦好了,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去照顧那些孩子,得知還有這么一群可憐的孩子,奶奶,楚母跟范珍立即迫不及待的要跑過去看。

最後看到那些孩子之後,聽到那些孩子的遭遇之後,幾個人都哭的不像話了,抱著孩子不願意撒手。

最後楚母跟范珍商量了一下,要留在福利院照顧那些孩子,楚香湘跟二狗立即表示贊同,他們本來就心疼這些可憐的孩子,交給別人還不放心呢。

楚母跟范珍都是非常喜歡孩子,而且都非常的善良,她們又閑著沒事兒,是照顧這些孩子的最佳人選。

只是這些孩子還是好像生人勿近的樣子,對淩冽以外的其他人充滿了冷漠與排斥,可是沒有辦法,淩冽不可能一直陪著他們。

但是奇怪的是,當綿綿出現的時候,那些孩子竟然放下了戒備,滿是好奇的盯著她看。淩冽心裏一動,沖綿綿道:“綿綿,他們也是哥哥的弟弟妹妹,以後跟你也是兄弟姐妹,過去陪他們玩吧!”

綿綿非常的懂事,知道那些孩子的遭遇之後,也是非常的同情,跑過去,拉著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女孩的手道:“哥哥說了,以後我們都是兄弟姐妹了,我叫綿綿,你比我小,以後要叫我綿綿姐姐哦,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奶聲奶氣的說道:“我沒有名字,我不知道我叫什么。”

綿綿跟小大人似得想了想道:“你就跟一個小不點兒似得,以後就叫你點點了,好不好?”

小女孩一聽,非常高興道:“太好了,我有名字了,我叫點點,綿綿姐姐,我叫點點!”

一個小男孩也跑過來拉住綿綿的手叫道:“綿綿姐姐,我也要名字,你也給我起一個吧!”

綿綿摸了摸他的頭,道:“長的跟瘦猴子似得,不過不怕,有綿綿姐姐罩著你,以後肯定把你養的虎頭虎腦的,就叫你虎子吧!”

“好耶,好耶,我也有名字了,我叫虎子……”小男孩高興的是又蹦又跳。

一群孩子都圍住了綿綿,吵嚷著要綿綿給他們起名字,那樣子就像是見到非常親熱的小夥伴兒,完全放下了自己的戒備之心。

范珍她們都是一臉的愕然,哄了大半天那些孩子都不願意跟她們說一句話,怎么跟綿綿這孩子這么黏糊呢?

淩冽卻明白是怎么回事,綿綿身上充滿了靈氣,有一種天然的親和力,好像對每一個人都充滿了善意,只要不是心存歹心的人都會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她。

所以,綿綿也遠遠要比其他人更加容易的走進這些孩子孤單無助的內心,盡管是第一次見面,他們就已經把綿綿當成了自己最親密的夥伴兒。

淩冽想了想,對奶奶道:“奶奶,不如以後就讓綿綿也住在福利院吧,就讓她跟這些孩子住在一起,可以嗎?”

既然綿綿能跟這些孩子融入一起,那讓他們相處在一起,

現在福利院已經是淩冽的了,他打算重建,把這裏建立的像一個大家庭,讓這些孩子有家的感覺。

奶奶一聽,連忙點頭道:“好好好,反正我也沒事兒,就也搬過來,給他們洗洗衣服,做做飯好了。”

也好,奶奶本來就喜歡孩子,喜歡熱鬧,讓她跟這些孩子在一起,也算是一種樂趣了。

淩冽猜想的果然不錯,那些孩子跟綿綿接觸之後,性格果然開朗了很多,最後慢慢的沖奶奶,楚母跟范珍她們也露出了笑臉,只有敞開心扉,才能感覺到別人的善意,綿綿幫他們打開了了那一扇門,讓他們知道奶奶對他們的好。

只不過他們在遇到外人的時候,雖然沒有之前那么恐慌了,卻依舊非常的冷漠,淩冽不禁有些歎息,他們心裏有傷,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治好的,可能需要時間,但也可能永遠都好不起來。

但他們好像很滿足,因為淩冽,綿綿,奶奶……已經被他們當成了自己的親人,他們不孤單。

淩冽還發現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那些孩子身體本來就很虛弱,又因為曾經吸毒,更是非常的脆弱,但是接觸綿綿之後,沾染上了濃鬱的靈氣,身體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恢複了健康。

這還不算,這些孩子雖然年紀小,而他們的筋骨都異常的堅韌,體質也比常人要強橫許多。

畢竟,在那種地獄般的環境下,能熬過來的,肯定有過人之處,否則的話,可能早就撐不下去,變成屍體了。

這些孩子暫時還不能接受那些老師,無奈之下淩冽就自己在閑餘時間教授他們一些簡單的功課,中醫之術,以及一些武學的入門功夫。

結果卻發現這些孩子對那些所謂的功課卻是沒有太大的興趣,反而都對中醫之術跟武學非常的向往,而且他們的天賦都很好。

有一半人在中醫上面,淩冽只需要講一遍,他們就能領悟,而還有一半人則是對武學有極高的領悟能力。

這些孩子本身就對人生沒有太大的目標,現在他們有了自己想要追求的東西,必定會努力的學習,假以時日,必定都能有一番卓越的成就。q8zc

淩冽當機立斷做出了決定,那些喜歡中醫的孩子他會傾囊相授,毫無保留的教會他們醫術。

至於那些喜歡武學的孩子,他也會傳授他們上乘武學。

然而更加令他想象不到的卻是綿綿,奶奶曾經跟她說過,綿綿不光有治愈別人傷勢的能力,學習能力更是超強,在光州神童的稱號已經傳開了。

這一次他算是見到了,只見綿綿腳下一動,身體就跟離弦的箭似得竄了出去,興奮的大聲叫喊道:“太好嘍,太好嘍,我學會輕功嘍,點點,虎子,你們快點兒來追我啊!”

綿綿所用的是淩冽教她的輕身步法,當初淩冽學會都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可是綿綿這才一天的時間,就竟然已經登堂入室了。

都說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得扔!

這綿綿哪裏是什么神童,簡直就是一個妖孽!

這綿綿太神奇了,在淩冽欣喜的同時,心裏也增添了一份憂慮,綿綿越是與眾不同,越容易引起險惡之人的覬覦,他感覺自己肩膀上面的責任更重了。

就這樣,淩冽算是徹底在豫州安了家,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豫州顯得格外平靜,平靜的太不尋常了,豫州六公子沒有任何的動作,地府的人也是沒有任何的蹤跡。

但是淩冽知道,這種平靜絕對不會持續太長時間的。

奢華的房間之中,竇萬重著急道:“我說老霍,你想想辦法啊,那小子現在的根基越來越穩了,如果再不動手的話,以後可能就真的麻煩了。”

“你急什么?要知道,想對付他的可不止我們。”霍青玄淡淡道。

同一時間,昏暗的房間之中,劉向天面色陰沉道:“少爺,我們真的什么都不做嗎?”

“有些事情不需要我們動手,就會有人幫我們做好,為什么不坐山觀虎鬥呢?”關禦河笑眯眯道。

“霍青玄跟竇萬重會動手嗎?”劉向天問道。

關禦河輕輕搖頭道:“為什么要讓他們動手?有些人比他們更加著急才對!”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